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六十一章 不让走,那我,留下便是

第五百六十一章 不让走,那我,留下便是

  “星辰之子!”

  聂天轰然一震,旋即呆呆看着阿姆斯,一脸错愕。

  按照阿姆斯的说法,星辰之子这个称号和意义,在那些异族眼中,竟抵得上陨星之地!

  这怎么可能?

  他虽然知道碎星古殿的强大,知道碎星古殿的那座殿堂,坐落于浩瀚星河深处,恐怕至今依旧长盛不衰。

  可仅仅只是一个星辰之子,怎么在阿姆斯的眼中,会比陨星之地都重要?

  “小子,你不清楚星辰之子意味着什么,那是因为你目前境界还不够,你得到的碎星印记,应该也没有真正炼化。”阿姆斯脸上满是敬畏,“要是你能活着出去,有朝一日突破到凡境,再炼化一枚碎星印记,或许你就能明白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在星河深处代表着什么。”

  “可惜的是,你恐怕是没有机会离开了,你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这般说着,阿姆斯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从眼瞳和眉心的棱形晶体内,又飞出三团青色光芒。

  鲜血入驻青色光芒,陡然燃烧,重新变幻为燃魂血咒!

  和之前不同,这趟那三个燃魂血咒,只闪现一霎,就倏地消失。

  还没有等聂天弄清楚阿姆斯的意图,离他最近的三只天眼,就被燃魂血咒突然击中。

  他瞬间和那三个天眼失去联系。

  但他却感觉到,被阿姆斯释放在外的三个燃魂血咒,并没有因为天眼的碎裂消失,而是继续找寻着其它几只天眼。

  “知道你是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我自然就明白,你释放在外的是什么。”阿姆斯脸色冰冷,“也唯有星辰之子,才能在先天境,就在灵魂识海当中,凝聚一枚枚灵魂结晶!这,才是碎星古殿的核心传承,是星辰之子赖以强大的基础之一!”

  “蓬蓬!”

  阿姆斯讲话时,另外几只天眼,也旋即碎裂,显然都被燃魂血咒找到。

  突然间,聂天就再也无法借助天眼,将附近的场景一一映照心间,失去了对局势的把握和掌控。

  他也明白,要不了太久,阿布鲁那些异族都会汇聚过来,对他形成包围。

  眼前的阿姆斯已极为强悍,待到众多异族一一赶来,以他目前的战力,恐怕并非对手。

  “这趟,我不会让你逃脱了!”阿姆斯狞笑着,“杀了你,将你的尸体带回我族,我们这一脉,必将在邪冥族绽放光辉!区区一个偏远的陨星之地,价值怎能比得过星辰之子!”

  “血脉幽暗魂界!”

  阿姆斯眉心的棱形晶体,顿时变得青光夺目,一滴滴鲜血,飞入青光衍变为血雾,形成一种奇妙的禁制结界。

  禁制结界,在极短时间内,就笼罩八方天穹。

  在聂天的眼中,方圆五里范围的天空和大地,都忽然变得幽暗无关,那座镇压天地,禁制一方世界的可怕感,溢满心间。

  冷哼一声,他猛地催动星辰之力,施展短途星烁。

  “嘭!”

  他的躯体,狠狠撞击在一层看不见的结界,灵魂猛地传来绞痛。

  这种绞痛,是血肉和灵魂即将剥离的感觉,痛不欲生。

  他一半身子,明明穿透了结界,可因为灵魂的剧痛,他又不得不退回结界中。

  阿姆斯缔结的幽暗魂界,像是可以阻扰灵魂的跨域,他如果胆敢强行冲离,他的灵魂会被幽暗魂界给拦截留下,灵魂和血肉直接分离!

  以他目前的境界,还远远达不到灵魂和血肉分开的层次,灵魂和一旦分开,结果就是死亡。

  更何况,阿姆斯身为邪冥族的族人,种种血脉秘法和灵魂能完美糅合。

  别说他不能魂肉分离,即使可以,他灵魂一脱离血肉,裸暴露在阿姆斯眼前,处于不设防状态的灵魂,也会被阿姆斯轻易轰杀。

  强忍着灵魂的绞痛,聂天只能被迫留下。

  这时,他已隐隐听到,从远处传来的激动咆哮声。

  他旋即明白,那些收到阿姆斯讯息的各方异族,如潮水般,正在疯狂汇聚。

  那一声声的咆哮,充满了兴奋和狂喜,犹如发现了至宝。

  “是因为我的星辰之子身份么?”

  望着那肉眼不可见的结界,他脸色冰冷,凝聚九颗碎星的魂力,将其汇入眼瞳。

  他眼瞳深处,突有点点星芒闪烁,先前看不到的那层幽暗魂界,忽然就呈现出来。

  那是一层幽暗深灰的薄薄结界,其中有零星的血光,像是微小的虫豸扑在结界上,组合成邪冥族的血脉秘咒。

  “你要是突破到凡境,灵魂识海发生蜕变,我的幽暗结界恐怕困不住你,无法阻止你的星烁。”阿姆斯一步步走来,一点都不着急,“可你偏偏只是先天,先天境的你,想要灵魂和血肉保持一致,从幽暗结界逃离,几乎不可能!”

  “聂天!你这个初生的星辰之子,就给我老实留在我的幽暗魂界内,成为我们这一脉闪亮邪冥族的筹码吧!”

  “不要我走?”聂天嘿嘿一笑,“你真的就能留得住我?”

  一根根翠绿色的树枝,突然从他储物戒飞出,按照特定方向,散落向周边,插入坚硬大地。

  那些树枝,其中有一半处在幽暗魂界,另外一半,直接飞到外边。

  聂天已经感觉到,阿姆斯释放出来的幽暗魂界,只能隔绝灵魂的跨域,若是强行冲击,也并非不可能。

  只是,一旦魂肉分离,就成为了阿姆斯的靶子,他目前的境界,也暂且做不到魂肉分离。

  但幽暗结界,对于器物,根本就没有任何阻碍!

  七十二根树枝,一半在外,一半在内,顷刻间就组合成庇护木族一方祖地的阵法。

  阵法倏一形成,就有暗绿色的光幕如巨伞撑开,将那一片区域笼罩。

  暗绿色的光幕中,众多神秘的树纹游荡着,像是木族大尊的灵魂呼啸,犹如木族顶尖强者的鲜血轰鸣。

  从阵法内产生的暗绿色光幕,立即碰撞到幽暗结界,阿姆斯缔结出来的幽暗结界,碰触到暗绿色光幕时,简直不堪一击,陡然爆碎。

  聂天站在那暗绿色光幕外面,这时若是想走,只需要收起树枝,再次释放星烁即可。

  但他并没有那样去做。

  他取出音讯石,轻声道:“不用一味坚守了,你们……可以跨海而来了!那些异族,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强大,我能斩杀一部分,剩下的,交给你们来对付!”

  在没有以天木重生术凝结晶骨时,他没有这样的底气,可在和阿姆斯连番交战,逼迫阿姆斯动用燃魂血咒,还有幽暗结界,都不能困住他的时候,反倒是助涨了他的信心,让他觉得这些曾经称雄陨星之地的异族,也并非不可战胜。

  阿姆斯,应该还是那些异族当中,最强的一位。

  就连这个强悍异族,似乎也不是那般强大,他就觉得,待到那些人族各宗天骄汇聚,加上他个人的战力,是绝对有胜算的!

  “这,这是……”

  阿姆斯骇然失色,嘴角鲜血狂流,眼瞳暴突着,模样显得极为凄厉。

  他以核心血脉,运转灵魂秘法缔结的幽暗魂界,既然被暗绿色的光幕直接撕碎,他就瞬间遭受了反噬。

  此刻的他,先被聂天重击血肉,又被灵魂之刃斩碎三个燃魂血咒,又再次缔结三枚,还被撕碎幽暗魂界后,其实不论是躯体,还是灵魂,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伤创。

  看着略有些熟悉的暗绿色光幕,其中游动的神秘树纹,他似乎认出了阵法的来历。

  “你既然不愿我走,那我,留下便是!”聂天森然一笑,清晰地感觉到附近精纯的草木精气,被那阵法牵引着,疯狂汇聚而来。

  身为施法者的他,往后退了几步,就进入暗绿色光幕底下,开始接受那些浑厚而有精纯的草木精气。

  他和阿姆斯一战,损耗的草木精气,以难以想象的高速凝聚。

  草木漩涡底下的灵液湖泊,一点点凝结着草木灵液,就连他体内和阿姆斯战斗产生的疲惫感,都被瞬间扫荡一空。

  “大哥!”

  “阿姆斯殿下!”

  阿布鲁和塔戈,这时候终于赶来,纷纷惊叫。

  阿姆斯此刻脸色可怖,嘴角全是鲜血,分明是过度消耗了血脉之力,和灵魂秘法。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585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