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另辟生机

第五百六十四章 另辟生机

  一看塞隆开始动用血脉天赋,这些异族的族人,都自发散开,没有人胆敢进入那片幽绿色的烟雾区。

  所有异族族人,包括阿姆斯,都在迅速后退。

  几十秒过后,三里范围的天和地,都被幽绿色的烟雾笼罩,塞隆的血脉秘术,也悄然激发出来。

  同样被幽绿色烟雾覆盖的聂天,人在其中,全身都生出酸痛感。

  “咦!”

  他凝神一看,就见到被幽绿色烟雾包裹住的身躯,血肉似乎被腐蚀着,浓烈的血肉生机一点点流逝。

  短途星烁的挪移距离有限,他那片区域又被彻底笼罩,可能需要三次左右的星烁,才能脱离幽绿色烟雾的弥漫范围。

  “咻咻!”

  三次星烁过后,他果真脱离那片幽绿色烟雾覆盖区间,可幽族的塞隆,却低低冷笑,再次变动血脉秘法。

  原先覆盖他站立区的幽绿色烟雾,如飞速的云团,很快又重新弥漫过来,将他再一次罩在其中。

  “有点麻烦啊。”

  聂天微微皱眉,没有预料到幽族的塞隆,以血脉天赋形成的幽绿色烟雾团,居然可以那么快再次覆盖过来。

  幽绿色的烟雾中,他的血肉遭受着剧毒腐蚀,血肉精气流失极快。

  他体内的星辰之力有限,再多动用几次,恐怕就会耗尽。

  一旦星辰之力失去,他没了短途瞬移的能力,只要走出那阵法,就会被众多异族围击。

  一对一,一对二,他还能游刃有余,可他要是成为了靶子,被数十个异族合力轰击,他也没有一点把握能侥幸存活。

  先前,那些异族合力的一击,还记忆犹新,那种恐怖威力……足以斩杀人族凡境强者。

  他忽然看向那些由七十二根树枝形成的阵法,暗自思量着,要不要先进入其中,等各宗人族天骄到来,再继续动手?

  就在他考虑时,后续的幽族族人,也相继赶来。

  新来的幽族族人,有十几个之多,每个人身上都缭绕着浓烈毒雾,目光凶狠。

  “塞隆大人!”

  他们将首领将幽族的血脉天赋展现,都猛地一惊。

  “别啰嗦,都给我激发血脉天赋,助我一臂之力,将那片区域再扩大三倍!”塞隆喝道。

  新来的幽族族人,听他这么一说,毫不迟疑,各自施展血脉天赋。

  一簇簇浓稠的绿色烟雾,掺杂着紫色,黑色,还有灰白色的种种毒烟,猛地注入塞隆营造出来的那片区域。

  幽绿色的毒烟,范围果真扩大到三倍左右。

  不仅如此,后续赶来的幽族族人,还取出种种盛放着沼泽毒云的器皿,将器皿内的酸毒汁水,洒落向毒烟覆盖的区间。

  被他们收集的酸毒汁水,和他们的血脉似乎呼应,落向那片空间时,竟然一滴滴悬浮半空。

  在聂天的眼中,他所在的空间,犹如正在下着的倾盆大雨,突被时间定格。

  虚空中,雨帘垂落,一滴滴各种色泽的酸毒汁水,闪耀着晶莹的水光,于空中静止,显得无比奇妙。

  “嗤嗤!”

  聂天所站之地,在酸毒汁水出现后,他急忙凝聚火焰、草木灵力,形成一层光幕。

  他欲图以光幕抵御。

  可那些被幽族收集的酸毒汁水,却剧毒无比,碰触到他释放出来的灵力光幕时,竟然连光幕都在急剧腐蚀着。

  聂天的灵力,以很快的速度消耗着,脸色再变。

  不仅是他,就连那些各族的强者,看到新来的幽族族人,不仅释放血脉秘法,还将辛苦收集的酸毒汁水,一并洒落时,都目显惊惧。

  那些异族强者,显然知道这种幽族血脉天赋的恐怖,本来离聂天所在区域就有段距离的他们,一个个还在下意识地后退。

  似乎,他们也都感到了恐怖,生怕聂天挪移到他们身旁,将那些毒雾和酸毒汁水,给带了过来。

  聂天突然发现,因为他一霎的犹豫,他已经被毒雾彻底淹没。

  因毒雾范围扩大,他想继续动用星烁,挪移到那座他形成的木族古阵,至少需要六七次。

  他的星辰之力,或许,支持不了他连续六七次的星烁。

  “你们给我进去!”塞隆再次下令。

  十几个幽族族人,得到命令后,冷笑着,突然冲入毒雾烟雾之地。

  对其它种族而言,要命的烟雾和酸毒汁水,不但不会对幽族的族人造成影响,仿佛还能增强他们的战力。

  聂天看到,那些踏入此地的幽族族人,血肉沐浴在毒雾内,气势不减反升。

  原先静止不动的酸毒汁水,在他们到来以后,一滴滴都似乎受到他们血脉的牵引。

  突然间,悬浮着一动不动的酸毒汁水,就当真如倾盘大雨般,直朝着聂天一人汇聚。

  猛然一惊后,他再也不敢停留原地,也没有以星烁飞逝,只是催发源源不绝的血肉之力,以肉身带起的高速,在浓稠毒雾中活动。

  只要他不断地活动,那些被调到的酸毒汁水,就无法瞄准他一个洒落。

  他释放出来的灵力光幕,也因此而减弱了消耗速度。

  “十几个幽族族人……”

  聂天挪动时,方向不断凑近他形成的古阵,眼中异光闪现。

  此刻,不再有大量的酸毒汁水,抛洒向他一个人,可那些幽绿色的烟雾,依然渗透而来,“噼里啪啦”地腐蚀着他释放的灵力光幕。

  他的灵力的确在流逝着,但是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

  因幽族形成毒烟覆盖区,导致众多异族也不敢深入,使得他眼前的对手,其实就只剩下十几个幽族族人。

  这十几个幽族族人,还释放着血脉秘法,暗中调动着毒雾的游荡方向,追随着他。

  暗暗琢磨了一会儿,他咧嘴一笑,突然盯上一位幽族族人,忽地靠近。

  炎星绽出绚烂神辉,灵力,草木之力,火焰之力,经过炎星内部的阵图强化激发,凝结为一条恐怖刀芒。

  “血脉!瘴云盾!”

  那名幽族族人,低喝一声,忽地汇聚临近的烟雾还有滴滴酸毒汁水,加入自身血脉力量,形成一个绿幽幽的光盾。

  光盾内,有零星点点的血光闪耀,有刺鼻的酸味流出。

  “哧啦!”

  刀芒如天神之刃,斩击在瘴云盾,那薄如蝉翼,绿幽幽的盾牌,被刀芒撕裂,炎星顺势斩落。

  他紧握着炎星的那只手,疯狂汇聚血肉之力,加重炎星的力道。

  “喀嚓!”

  那名幽族族人的躯体,被炎星如山如海的沉重巨力,给直接砍成两截。

  “咦?”

  聂天只是愣了一下,就突然意味过来,幽族族人的躯体强度,别说和妖魔和灰岩族相比了,就连邪冥都不如。

  幽族的体魄,只是比翼族稍稍强大一点,也不如黑鳞族。

  “和翼族一样,血肉不够强大,那么……应该也不擅长近战了。”这般想着,聂天信心突增,哈哈大笑着,又突然在另外一个幽族族人眼前冒出,一拳砸向那人脑壳。

  “蓬!”

  那名幽族凝聚的盾牌,也被一击碎裂,聂天势若万钧的拳头,如铁锤轰落。

  “喀喀!”

  骨骼炸裂声,从那人头骨传来,聂天指尖灌入的一缕草木精气,也立即渗透。

  “天木荆棘术!”

  草木精气逸入那人体内,马上抽离血肉生机,结出一株幼小的树苗,以树枝将其刺死。

  “只要能抵御住烟雾和酸毒汁水,这些幽族,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聂天醒悟过来,悄悄朝着阵法靠近时,又再次连续下杀手。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590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