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牢不可破

第五百六十六章 牢不可破

  “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些妖魔和邪冥,为何舍弃了我,没有继续四处搜查?”

  镂空的树洞中,裴琦琦睁开眼,眸中有细密的空间光刃闪烁着,这让她单单只是眼神,仿佛都具备刺破人心的力量。

  经过这段时间的恢复,她的伤势再次稳定下来,对空间之力的领悟,又提升一大截。

  要是没有聂天出现,将妖魔和邪冥吸引过去,她需要无时无刻地动用体内空间之力,形成层层结界,防止妖魔和邪冥的感应。

  那样的话,她绝无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将伤势稳固。

  她要是重伤下,被妖魔、邪冥给寻觅到,她的处境将艰难无比。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在妖魔和邪冥,还有众多异族,都将聂天这个星辰之子视为目标,已经遗忘她的时候,她伤势稳定下来,有了再战之力。

  恢复伤势时,她还在坚持不懈地领悟体内,那异族强者血脉中的空间奥妙,她此刻的战力,又有了提升。

  “咻咻!”

  空间光刃闪过,古树被洞穿,她旋即走出。

  “一定发生了什么变化,不然附近不会连一个异族都没有。”她释放出精神意识,稍稍感应了一下,就看出了不对劲。

  “到底是什么回事?”

  这般思量着,她身影如电,在茂密林间穿梭,四处搜查动静,想要通过一名异族的族人,弄清楚目前情况。

  与此同时,围绕着聂天形成的那个小同盟,也跨域黑色海洋,降临这座异族横行的海岛。

  一落入海岛,那一辆辆飞行灵器,瞬间摇晃着落下。

  陨星之地的那些人族炼气士,被迫收起飞行灵器,只能徒步行进。

  “聂天给出了大致方向,我立即带你们过去。”董丽这些日子,一直借助音讯石,和聂天保持着联系,聂天所走过的路,对这座海岛的洞察,她早就了然于心。

  这相当于聂天为她绘制了一幅地图,她即使没有来过,也能找准方向。

  玄岢、陈昊和叶琴,轻轻点头,叮嘱同门小心一点。

  百战域的那些人,来到海岛后,因知道异族的存在,也都是如临大敌。

  “为了一个聂天,让所有人陷入险境,真就是明智的决定?”古家的一名族人,小声嘀咕了一句,脸上满是不情愿。

  古浩枫一脸无奈,低声道:“别说了。”

  董百劫咧嘴一笑,看向讲话的那名古家族人,道:“古浪,这座异族盘踞的海岛,总需要人查探,聂天既然主动过去,就代表着大家,都欠他的。没有他过来,谁能知晓此地的情况?”

  “他不是也收取了酬劳吗?”古浪小声道。

  “聂天的确收取了酬劳,但可曾向你们古家索要?”董百劫似笑非笑道。

  “这……”古浪一窒。

  “那不就对了?”董百劫一脸揶揄,“在场的诸位,都没有付出酬劳。我们凭什么,就眼睁睁看着聂天送死,而在那座海岛理所当然地等候消息?”

  古浪自知理亏,闭嘴不吭声了。

  董丽的脾气,可没有她哥哥好,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古家如果不愿意过去,尽管离开就是了。多你们一个不多,少你们一个,也不少!”

  她一心念着聂天,尤其是知道聂天被异族围困时,只想尽快赶过去救援。

  古浪如此不识相,瞬间惹怒了她,让她再也没有好脸色。

  “好了好了。”曹秋水打圆场,“大家都从百战域而来,应该团结一致,不要为了聂天伤了和气。依我看,那聂天虽然被包围,也未必就会出大事。那家伙……不能以寻常人来对待。”

  丹楼的钱鑫,道:“聂天能连杀十几个异族,足以证明他的实力。大家都应该期待他活着,他活着,才是那些异族的噩梦。如果他出了事,我们即便坚守那座海岛,也未必就能守到最后。”

  “为了丽丽的小情郎,我也只能奉陪了。”秦嫣轻笑道。

  董丽瞪了她一眼,不再啰嗦,第一个带头冲向目标。

  寒冰阁和阴宗、阳宗,几乎没有犹豫,也立即跟上。

  之后便是董家、丹楼,曹家和水月商会。

  只有古家的几个族人,还留在原地,默默看向古浩枫。

  “少爷?”古浪目露询问。

  古浩枫看着那几个古家族人,叹了一口气,“我们其实没有选择,要么不来,和天宫、炎神殿他们一起,要么就和董家、寒冰阁一道。留在那座海岛,面对天宫和炎神殿几方,也未必就是好选择。”

  “少爷的意思,是过去了?”古浪再问。

  “我的确非常厌恶聂天,可现在的局势,我也希望他活着。”古浩枫还算是能拎得清,“他杀了太多异族的族人,只要他活着,他就是异族的靶子,是首要目标。他的存在,能够让我们减轻很大的压力。”

  那些古家族人,也并非都是蠢货,稍稍琢磨了一下,都醒悟过来。

  旋即,拉在最后的他们,也选择跟了上去。

  ……

  “方圆十里!所有的草木精气,都被吸纳一空了!”

  “但古木衍生阵,依旧还在运作着,还在抽离更远处的草木能量,用来抵御我们的轰击!”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木族族内,那些四阶血脉的族人,以血脉天赋掌控古木衍生阵,也顶多只能将十里范围的草木能量聚拢。超过十里,木族四阶血脉的族人,应该也没办法动用才对!”

  “这个叫聂天的人族,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族和碎星古殿,应该一点联系都没有啊!即便是星辰之子,也不太可能,施展出比木族族人,还要强大的古木衍生阵,他为何偏偏可以?”

  “……”

  众多异族强者,连续以血脉秘法,以种种魔器和冥器,去轰炸那暗绿色光幕。

  塞隆也继续催动血脉,加剧着枯萎之瞳的威力,不断消泯着古木衍生阵中滋生的草木能量。

  这时,他们其实都消耗很大了。

  本以为,方圆十里内的草木枯死后,古木衍生阵就会顺势停下,再难形成。

  万万没有想到,十里之外的草木精气,也开始被古木衍生阵吸取,继续填充着阵法的威能。

  一群异族强者,看着那始终未破的光幕,都有了颓败感。

  他们都注意到,聂天紧闭着眼,只是取出一块又一块的星辰石,持续吸纳着星辰之力。

  他们这些人的血脉和力量,经过长时间的轰炸,都在消耗着。

  而聂天,缩在古木衍生阵底下,则是不断恢复。

  这让他们无比的难受,一个个暴怒异常,却又无计可施。

  “不要停下来,给我继续轰击!”阿姆斯看众人有了颓丧感,怒吼着说道:“这天地间,压根就没有无法轰破的结界和壁垒,只要力量足够,什么都可以破碎!他聂天能抽离十里外的草木能量,难道还能抽离百里外的?”

  “只要大家齐心合力,坚持不懈轰炸,那古阵终有爆碎的时候!”

  这般说着,他再次伸手,向阿布鲁索要了一颗四级灵兽的心脏,猛地吞下,就吆喝道:“不要那么蠢!轰击古木衍生阵时,我们也可以慢慢恢复!大不了,我们分工合作,一部人动手轰击,另外一部分,停下来去恢复力量!”

  “不错!将时间延长,不要急切,一边恢复,一边轰炸,我们战力就能保持!”塞隆也被鼓舞了士气。

  接下来,那些异族强者,果真依照阿姆斯的吩咐,先由异族、黑鳞族和幽族动手,其他各族以灵兽心脏,以他们带来的灵药和血液,去恢复战力。

  一个时辰后。

  方圆二十里的草木枯死以后,更远的草木能量,似乎终于逃过了古木衍生阵的抽离范围。

  “阵法要破裂了!”阿姆斯振奋道。

  “这个星辰之子,注定将陨落于此,我们再加一把力!”塞隆激动地咆哮。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594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