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以一敌众!

第五百六十七章 以一敌众!

  古木衍生阵内,聂天终于睁开眼。

  他略略感测了一下,就知道他耗去的星辰之力,经过这段时间的吸纳,恢复到五成左右。

  但火焰灵力和草木灵力,并没有积蓄太多。

  反倒是先前因塞隆的血脉秘法,被毒雾和枯萎之瞳伤创的躯体,已彻底痊愈。

  这是因为他斩杀黑鳞族、灰岩族族人时,以生命汲取抽离了众多血肉精气,那些血肉精气沉淀在他骨骼脏腑,不仅令他伤势迅速恢复,还有不少盈余。

  他已具备了再战之力。

  眼看古木衍生阵,再难从更远范围,去吸纳草木精气,持续供给阵法的能量,他突然站了起来。

  “血脉!幽暗魂界!”

  发现他站起时,阿姆斯脸色骤变,不及多想,就又一次缔结灵魂秘法,将他所在的那片天地,给完全笼罩。

  阿姆斯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知道碎星古殿的星烁,能够帮助聂天短瞬脱身。

  要是给聂天以星烁,从这方天地遁离,他就能在另一片草木繁茂之地,再次构建出古木衍生阵。

  古木衍生阵,对附近的草木精气依赖巨大,倒是不需要施法者本人,太过消耗力量。

  聂天一旦脱身,继续动用古木衍生阵,又能从周边二十里范围,吸纳草木灵气,维持阵法运作。

  那样的话,他们就必须煞费苦心,花几个时辰,将阵法重新破开。

  幽暗魂界的产生,能阻止星烁的挪移,使得聂天不敢魂体分离,被迫留在此地。

  “轰!”

  众多异族强者,又一波汹涌攻势降临,虚空中电闪雷鸣,血光闪耀。

  那层暗绿色的光幕,因无法抽离草木精气补充,终被轰击破碎。

  阵法碎裂的霎那,聂天两手连续牵动,一根根晶莹透亮的树枝,乳燕归巢般,飞入他储物戒。

  与此同时,聂天陡然暴喝一声:“出来!”

  蛰伏许久的炎龙铠,宛如潜龙出渊,从戒指内呼啸而出,化为一团火光,从聂天头顶套落。

  一瞬间,炎龙铠就被聂天穿戴在身。

  原本沉重如山,令聂天每次活动都颇为艰难的炎龙铠,这次披戴时,仿佛变轻了许多。

  聂天稍稍琢磨,就知道因为他这具躯体,经过天木重生术的淬炼,晶骨的形成,使得他血肉之躯变得愈发强悍,似渐渐能承载炎龙铠的厚重。

  下一刻,源自聂天体内的浓烈血气,就从皮肉中流逸而出。

  一缕缕血肉气息,飞入炎龙铠,令他和炎龙铠的联系,变得无比紧密。

  血肉气息中,还夹杂着一点他体内的火焰灵力,这件来历神秘的铠甲,似乎也只能灌注血肉精气和火属性的灵力。

  铠甲表面,许许多多精美的火焰花纹,如一簇簇赤红火焰燃烧。

  聂天所在的那片空间,传来“噼里啪啦”的异响,像是空气都在被焚烧着炸裂。

  一股焚灭天地,燃烧域界虚空的暴烈气息,从聂天体内滚滚涌出,他咧嘴一笑,突地冲天而起。

  “出来了!他冲出来了!”

  “立即斩杀他!这个星辰之子,绝不能活着离开!”

  “不错!他要是活下来,等境界再次提升,返回碎星古殿,我们的家族,都会被他摧毁!”

  众多异族咆哮着,眼中缭绕着无穷杀机,都死死盯着聂天。

  聂天则是化为一道火焰洪流,在电光火闪间,就飞逝到半空中,悬浮着的枯萎之瞳。

  炎星一刀斩出。

  他非常清晰地感应到,从炎龙铠的胸口血核内,涌现出一条条火焰流光。

  火焰流光疯狂注入炎星,令炎星内部刻画着的火焰法阵,都像是快要承受不住。

  赤红的刀芒,汇入炎龙铠血核内的炽热炎能,加上他自身的火焰之力和血肉精气,于空中蜕变,仿佛衍化为一头睥睨天地的炎龙。

  刀芒变幻而成的炎龙,怒啸着,携带着灭世般的火焰,将塞隆以血脉缔结的枯萎之瞳淹没。

  “嗷!”

  强大如塞隆,在几个幽族族人的中央,突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凄厉如鬼哭。

  塞隆双瞳暴突,眼角鲜血止不住地流淌,那具蕴含剧毒的躯体,竟然顷刻间布满众多细密裂痕。

  缕缕血迹,从他身上纵横密布的伤口溢出,他一副要眩晕的模样,摇摇晃晃的,轰然坐地。

  “塞隆大人!”

  “塞隆大人遭受血脉反噬了!”

  “那家伙,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大了?”

  幽族的族人,大惊失色,赶紧拖住塞隆,将他往外面带,让他不要出现于聂天的视野范围。

  “啪啪!”

  刀芒蜕变的炎龙,化为一片炽烈火焰海,被淹没的枯萎之瞳,被刀芒撕碎,形成枯萎之瞳的千万水滴,被焚烧殆尽。

  来自塞隆的血脉和灵魂之力,寄托在万千水滴,也被一并燃烧干净。

  这,才是造成塞隆重创的原因!

  一击之后,冲天的聂天,又受到重力牵引,猛地坠落。

  一簇簇赤红火焰,从他身上穿戴的炎龙铠中燃烧着,令此刻的他,像是汹涌燃烧的火人,沐浴在滔天烈焰中,神鬼不可近身。

  “通灵至宝!”

  “那铠甲,至少是人族通灵级别的器物,有毁山碎海的大恐怖!”

  “一定是碎星古殿留给他的,也唯有碎星古殿的手笔,才能将通灵至宝直接给予尚未成长起来的传承者!”

  各族强者,七嘴八舌,眼中分明有着一丝惊惧。

  碎星古殿在他们的认识中,乃是人族最古老最强悍的宗门,雄霸着星河深处,和另外几个宗门震慑万族。

  这样的至强宗门,赐予星辰之子通灵至宝,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们恐惧之时,聂天以灵魂暗自沟通炎龙铠的器魂,模糊地知晓,炎龙铠在得到众多地火晶线和地火精华的滋养后,不仅补充了之前所有消耗,似乎还再次发生了变化,具备了更强威力。

  塞隆辛苦缔结的枯萎之瞳,在他调用炎龙铠的恐怖烈焰,一刀斩出,就被轻易毁去。

  他以血肉感知,也能察觉到从炎龙铠的血核内,涌现出仿佛无穷无尽的炽热炎能。

  炎龙铠不仅能为他提供庇护,他还能挪用属于炎龙铠这件器物本身的炎能,令他举手投足间,都仿佛被赋予了远古炎龙的火焰威能。

  察觉到炎龙铠的妙用,聂天哈哈大笑着,旋即催动星烁,不断在分散的异族中显现。

  每一次冒头,他都会承受一到两个异族的轰击,然而从炎龙铠中释放的火焰光盾,却能轻易抵住那些攻击。

  而他挥动炎星时,调用炎龙铠血核内的炽热炎能,形成的攻击,就不是那些异族能抗御的。

  每次星烁过后,他都能以炎星,斩杀一两个异族。

  炎龙铠形成的火焰光盾,远不及古木衍生阵,无法承受数十个异族的合力攻击,可古木衍生阵毕竟是死的,不能活动。

  由炎龙铠祭出的火焰光盾,始终随着他的星烁挪移而动,这让那些异族根本没办法集中起来,一同将力量轰击到火焰光盾。

  他神出鬼没地,在异族中游荡着,连连抽离血核内的力量,不断痛下杀手。

  一个接着一个的异族,被他以炎星斩杀,被远古炎龙的恐怖火焰吞没。

  血核中的力量,凝结而成的火焰光盾,还能帮助他无视大部分攻击,令他几乎立于无敌之境。

  “聂天在那边!”

  就在他如入无人之境,大开杀戒时,远方传来了董丽的叫嚷声。

  “终于赶来了。”聂天咧嘴一笑,愈发淡定。

  他看了看散落一地的异族尸首,突然意识到,董丽等人的到来,会使得他和异族的战斗,要提前结束了。

  ……

  ps:老逆虽然不过情人节,但还是祝各位小伙伴情人节快乐,今晚能有人陪伴,没异性的话,好基友也阔以哦~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602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