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强力后台

第五百八十九章 强力后台

  喧嚣的庭院内,因乾穹的一句话,一个小小的举动,瞬间安静到落针可闻。

  本就不大的庭院,由于寒冰阁、阴宗、阳宗的到来,变得愈发拥挤。

  就连天衍宗的季青云,还有余薇等人,都被后续赶到的寒冰阁众人推推嚷嚷的,拨动到一边,再也不是独占中央。

  季青云面色尴尬,他一脸热情地迎上来,却被乾穹不客气地推开,这让他颜面尽失。

  可他在面对乾穹时,明显收敛了倨傲,只讪讪干笑,不敢问责。

  因为他深知乾穹的可怕。

  乾穹乃是玄境后期修为,而且浸没这个境界多年,传言他已摸到跨入灵境门槛,只欠缺一点机缘和运气。

  而寒冰阁在整个陨星之地的实力,也仅仅逊色天宫半筹,这是因为寒冰阁有两位灵境者坐镇!

  天衍宗和寒冰阁相比,都要弱几分,他本人的境界,在宗门的地位,都远远不及乾穹。

  “前辈客气了。”在众人迷茫不解时,聂天一鞠到底,急忙充满敬意地回应。

  他抬头时,就看到玄岢面带一丝微笑,冲着他微微点头。

  他立即就知道,因玄岢曾经看过他这张面具,过来霎那,就分辨出了他真实身份。

  玄岢也道:“我是听血骷髅的石清说起,说你走出修炼室,来了这里,才特意寻来。”

  “咯咯,我们就不和你客气了。”阴宗的柳玲,笑颜如花,说道:“反正你只要知道,千绝域的各宗,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就是了。”

  话罢,她还看了一眼孔弘。

  阳宗的孔弘,迅速笑着回应,“当然,千绝域所有宗门,都是你的坚实后盾!”

  此言一出,离天域的姜之苏、房晖等人,都是满头雾水。

  唯有胡荣,知道实际的情况,一点都不惊奇,始终谦卑地笑着。

  “你究竟是何人?”被聂天重伤的余薇,好不容易压下伤势,再次忍不住开口询问。

  直到此刻,聂天才揭下面具,冷声道:“在下同样出自离天域。”

  “聂天!”

  “竟然是聂天!”

  血宗的黎婧,凌云宗的姜之苏,不分先后地失声惊呼。

  鬼瞳和房晖等人,也是眼睛猛地一亮,骤然反应过来。

  可他们惊奇归惊奇,还是不清楚寒冰阁的乾穹,为何特意来道谢。

  聂天踏入那条空间缝隙时,也隐姓埋名,没人知道详情。

  离天域的各方,仅知道聂天因为躲避天宫和炎神殿的追击,潜隐着身份,不知去了何处。

  聂天在那奇异的两层大陆所作所为,他们没有收到一点消息,都困惑不已。

  他们到了裂空域,只通过血骷髅那边,知道聂天也在,并且就在血骷髅的修炼室苦修。

  他们不清楚,可玄岢、陈昊、叶琴等人回归宗门后,自然如实向宗门长辈禀告了一切。

  乾穹等人,也从而得知,是因为聂天率领众多天骄,先击溃天宫和各方的联手,又挡下邪冥的阿姆斯恐怖一击,并为他们指明了一条回归之路,他们才能安然归来。

  在玄岢等人归来后,一个多月了,再没有一人能活着返回,愈发显露出聂天的不凡。

  “聂天!碎星古殿的传承者!”季青云惊憾。

  天衍宗的余薇,深深看向聂天,也突然觉得败给聂天,似乎……并非那么难以接受。

  能够从天门内,夺取两枚碎星印记,并从天宫最耀眼的宁央手中,将最后一枚碎星印记补全,然后面对天宫和炎神殿的暗中搜寻,都安然无恙的聂天,早就扬名陨星之地各方,令所有宗门都深深记住了他。

  “刚刚这边发生了什么?”乾穹冷冰冰道。

  胡荣轻声一笑,简单将事情描述了一遍。

  乾穹暗暗皱眉,冷眼盯着季青云,哼了一声,“我怎么不记得,各宗有共同约定,要离天域强者尽出,并率先去驻守一条空间缝隙?”

  “我们阴宗也没有听过。”柳玲嘲讽道。

  孔弘脸色不善,同样道:“什么时候,你天衍宗能够号令各方,代替我们做决定了?”

  季青云脸色青红皂白,面对三方指责,有心想要辩解两句,却发现的确找不到有力的借口语言。

  “不怕告诉你,不仅我们寒冰阁,还有阴宗、阳宗。”柳玲嗤笑一声,优哉游哉地说道:“百战域的董家、古家、丹楼、曹家,还有水月商会,都会庇护聂天。你天衍宗若是敢动聂天,最好想清楚后果!”

  “嘿!”孔弘也插了一句,“聂天进入那条空间缝隙,是受到甄大家和器宗邀请。”

  这时,胡荣又笑嘻嘻地,冲着季青云点头哈腰,“不好意思哈,不好意思啊。那个,灵鹫会也是如此。聂天,乃是华暮先生的侄子,你……是否明白?”

  季青云骇然。

  他呆呆看着夸夸而谈的孔弘、柳玲,还有嬉皮笑脸致歉,眼中却毫无歉意的胡荣,只觉得心中冰冷。

  聂天踏入空间缝隙,将那批天骄成功带回陨星之地,将异族即将涌入消息带来的事,他一无所知。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出自离天域这种寒酸之地的聂天,竟然能得到陨星之地众多大宗的合力庇护。

  这在整个陨星之地的历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先例!

  一个先天境的小子,没有强大靠山,只凭借碎星古殿传人的身份,何德何能,依仗着什么,让众多巨头齐齐发话要保护?

  “冰封域,千绝域,百战域,大荒域,再加上灵鹫会……”

  季青云内心稍稍衡量了一下,就知道别说他们天衍宗了,就算是天宫面对这股联合后的恐怖力量,都只能选择退让。

  兴许,只有剩下的所有强大宗门,也缔结同盟,才能与其抗衡。

  可目前陨星之地又面临着异族威胁,天宫、炎神殿、幽灵府、巫毒教这类的大宗,都定下方针,准备先抵御外敌。

  在这种特殊而又敏感的时刻,谁也不想内部先乱了,白白便宜异族。

  沉吟半响,季青云就认清了局势,干笑一声,道:“那个,这趟我只代表个人,不代表天衍宗,也不代表任何人。”

  话语一落,他拱拱手,致歉道:“来前,是我不清楚状况,一时糊涂,莫怪,莫怪哈。”

  “离天域各宗如何安排,我会听候各方的意见,再不会擅作主张。”

  丢下这句话,他无地自容,一刻都不想逗留,对余薇等人使了个眼神,便急匆匆地向外走去。

  “姓余的丫头,你和余洋是什么关系?”

  就在天衍宗一行人,即将离开时,聂天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余薇忽地顿住,回头看了聂天一眼,“他是我哥哥。”

  “哦,怪不得看着有点像呢。”聂天神色平静,语气淡漠如水地说道:“你那哥哥,还有雷山的廖彦,包括所有天衍宗和雷山子弟,都在那方世界中的一个海岛,被异族给撕成粉碎。”

  余薇悲痛欲绝,凄然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就在一边看着,自然一清二楚。”聂天落井下石。

  玄岢、陈昊等人,面色古怪,他们都知道余洋和廖彦,分别死在他和董丽之手。

  天衍宗的季青云,面色铁青,“你既然在,为何没有伸手援救?”

  “我为何要救?”聂天面色不变,“那些异族没有来之前,他们视为为敌人,还想抢夺我盯上的灵材。异族涌入后,我逃得快,率先摆脱了。而他们,就成为了异族的目标,那些异族因为要杀他们,我才能从容离去。”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他们呢。”

  “好!聂天!你很好!”季青云咬着牙齿,死死瞪了他一眼,硬拽着余薇,将她拖了出去,迅速离开。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694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