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零五章 浩劫开启

第六百零五章 浩劫开启

  幻空山脉。

  虚空深处,污秽的天地灵气疯狂涌动汇聚,如域外天河倾泻,一条条垂落。

  阵阵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在山脉八方震荡不休,有的区域大雪纷飞,岩地和山川,被坚冰冻结,有的位置火焰滔滔,连山河都在汹涌燃烧。

  有的空中,雷电凝为巨龙,高空游动,绽放出漫天电芒,掀起恐怖雷轰。

  一座矮小的山川,金光灿灿,仿佛为通灵至宝变幻而成,四处镇压。

  更有凄厉如鬼的嚎叫,响彻在山脉各个角落,灰白大地,也撕裂出一条条鸿沟,清澈溪流被鲜血染红。

  一条空间缝隙处。

  邪冥族的巴斯托,挥动着那柄冥灵刀,刀芒衍变为尸山血海,有亿万凶魂匍匐在血海内,疯狂嘶啸着。

  青耀刀芒,绵长如光河,所过处山崩地裂,空间裂纹遍布。

  天宫宫主赵洛峰,长老凌冬,两人合力,借助千万冰晶寒剑,还有那座犹如黄金铸造的灿灿金山,辛苦抵御着刀芒的寸寸逼近。

  两人周遭,天宫早先打造的灵力结界,组合结界的数百岩石,纷纷炸碎。

  另一侧。

  器宗的祁白鹿,客卿身份的武琅邪,合力围击从第四魔域而来的奥登。

  浑身披着厚重魔甲,骑着一头巨大黑色战马的奥登,脸色带着狰狞鬼面,只有一双眼瞳似燃烧着黑色魔火。

  他手中提着的长枪,漆黑如永夜,长枪每一次轻点,枪尖就仿佛穿透魔域,有无穷无尽的汹涌魔气陡然爆开。

  灵境中期的祁白鹿,召唤出炎罗镜,吸扯诸多火焰秘界的炙烈炎能,也只是堪堪挡住。

  寒冰阁驻守地。

  乾穹退后三千米,看着他们宗门两位灵境强者,营造出冰寒极境,令万物冰冻。零九

  可在极寒天地中,却有两个幽族的七阶血脉者,牵动污秽灵气中的腐蚀剧毒,混合血脉秘法,形成漫天的五彩瘴云。

  一簇簇鲜艳云团,皆含有侵蚀天地的剧毒,云团渐渐弥漫开来。

  出自寒冰阁的,两位灵境强者,合力缔结出的冰寒极境,仿佛是一个冰寒域界,正遭受着另外一个剧毒域界的逐渐蚕食。

  极寒灵力,和恶毒的血脉之力,在这片天地不断冲击着。

  冰冻的大地,厚厚的岩冰,慢慢裂开。

  裂开的大地深处,似有污秽的鲜血流淌,有含有剧毒的烟雾蒸腾而出。

  乾穹站在远处,看到撕裂大地下的异状,就知道他们宗门两位灵境者缔造的冰寒世界,已不堪重负,即将破碎开来。

  百战域各方,守护着另外一条空间缝隙。

  董家灵境中期的老怪董王陵,站在一头红色巨猿头顶,也在和一名七阶血脉的邪冥血战。

  那头红色巨猿,乃是董王陵的兽魂,身高抵得上骸骨血妖,威风凛凛。

  可此刻,在那头巨猿身上,却悬吊着众多凶魂恶煞。

  那些凶魂恶煞,被七阶血脉的邪冥,以眉心的棱形晶体掌控着,像是蚂蚁啃噬大象般,正在撕咬着巨猿的魂体。

  董王陵看着那头兽魂,被一点点消耗着力量,也是面色深沉,一时有些没撤。

  不远处,丹楼、曹家和古家的三位灵境初期者,也在和七阶血脉的幽族和妖魔苦战,处境同样堪忧。

  类似的战斗,发生在幻空山脉各个区域,天衍宗、雷山、幽灵府、阴宗、阳宗,面对着七阶血脉的异族,都是落于下风。

  天宫那位境界达到灵境后期的老怪,目前在最为关键的,冲击域境的阶段。

  就算是陨星之地天翻地覆,他都不可能出关,没办法赶来助战。

  炎神殿的夏羿,也在冲击着灵境后期,也早就放话出来,在他没有跨入灵境后期前,他绝不会出关。

  如此一来,幻空山脉人族灵境者的战力,就跟不上异族的节奏。

  他们边战边退,渐渐远离那六条敞开的空间缝隙,那六条空间缝隙,时而膨胀,时而收缩,总有趋于稳定时。

  每当一条空间缝隙稳定下来,就有新的异族,从中走出。

  新进入的异族,血脉大多在四阶、五阶、六阶,他们到来后,并不着急,就优哉游哉地注视着族内强者,和人族灵境的战斗,似在默默等候着。

  他们在等待族内强者获胜,要么斩杀人族灵境,要么逼那些人族灵境撤离幻空山脉。

  幻空山脉的严峻局势,异族的强悍,令整个裂空域人心惶惶。

  废墟,遗弃之地,还有破灭城内,很多过来见识异族实力的炼气士,大多因恐惧而逃离。

  尤其是不受调度的散修,当他们知道,各个大宗的灵境强者,都守护不住幻空山脉时,他们率先逃离。

  乾穹,董腾飞等人,眼看战局不妙,也都悄悄下达命令。

  留在破灭城的玄岢,董百劫、董丽,叶琴这类先天境小辈,都被他们要求尽快回归宗门族地,将庇护宗门和家族的大阵开启,龟缩不出。

  那些大宗和家族,因早知陨星之地不会永久平静,千百年来,他们将诸多积蓄,都用来打造种种牢不可破的奇阵。

  那些奇阵,几乎都具备抵御七阶血脉异族的力量,最不济,也能苦撑一段时间。

  乾穹等人,就是要他们宗门的核心种子,潜藏在宗门大阵内。

  在他们的授意下,玄岢,叶琴、秦嫣这些先天境的小辈,都各自撤离。

  就连董丽,也被董百劫强行带走。

  很快,破灭城就人影寂寥,街道上几乎看不到炼气士。

  血骷髅总部。

  蔡澜站在高耸塔楼,眺望四方,脸色一片灰暗。

  旁边石清叹息一声,无奈道:“有一战之力的,都去了幻空山脉。实力不足者,都返回各自宗门家族。至于散修……逃的更快。现在的破灭城,除了我们血骷髅成员,就没有多少人了。”

  蔡澜心中满是绝望无力,“我们庇护破灭城的阵法,比起那些大宗和底蕴深厚的家族,实在不值一提。别说是七阶血脉的异族了,就算是六阶的,过来几个,都能轻易轰破踏入。”

  “而我们,一直都不被各方认同。我们即便舍弃破灭城,去了别的域界,应该……也不会被纳入那些大宗和家族的阵法保护之下。”

  石清苦笑点头。

  他心知肚明,如天宫、炎神殿、董家这类大宗,麾下依附者无数,眼看异族强势,他们的宗门和家族内部,只会为自己人,还有千百年来供奉他们的势力,提供保护。

  血骷髅,显然不在此列。

  没有那些各宗、家族,倾尽一切,耗费千百年时间打造的古阵保护,他们这些人就算离开破灭城,去了别的域界,一旦碰到涌入的异族,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这种严峻局势下,血骷髅该何去何从,蔡澜也没有主意。

  “也不知聂天,究竟去了何处。”石清再次叹息,“他要是在城内,有那具骸骨血妖在,至少能多撑一阵子。再不济,我们和他一同离开裂空域,去他们的离天域,只要有骸骨血妖在,即便没古老大阵,安全也会提高不少。”

  “没人知道他在何处。”蔡澜百般无力,“或许,他见机不妙,已先行离开了。他有骸骨血妖在身,孤身行事,只要不碰到太强大的七阶血脉异族,他不论在何处,应该都有自保之力。”

  “魁首,幻空山脉真受不住,我们……究竟走还是不走?”石清低声道。

  “只能走了。”蔡澜看着空无一人的城池,眼睛通红:“这座城,是我毕生心血,可惜啊,我终究守不住它!”

  ……

  “你们走吧,这里,暂时不需要你们。”乾穹看着冰峰的天地,渐渐被毒瘴气覆盖,突然冲身后的常森、黎婧等人说道:“幻空山脉守不住了,依我看,要不了多久,那些灵境者,都会选择离开。”

  黎婧望着远方,视线内都是翻滚不休的毒雾,无力地说道:“我们即便回归离天域,以我们底蕴筑造的阵法,恐怕也挡不住七阶血脉者的冲击啊。”

  “我们寒冰阁,也没办法为你们提供保护,我们那座古阵内,需要接纳的人太多太多。”乾穹也满脸无奈,“就算是我们,都需要舍弃很多人。大多数凡人,在异族的涌入下,恐怕都会死亡。”

  停顿一下,他再次说道:“我对你们只有一个建议,回归离天域以后,去你们以前试炼的小秘境。那些秘境,或许天地灵气不足,但你们在内生存……应该不是问题。进去后,截断和外界的连续,过个几十年百年,再重新建造和离天域互通的传送阵,去瞧瞧外面的变化。”

  此言一出,离天域各宗玄境者,都沉默了下去。

  如青幻界这般的秘境,就连高级灵兽都无法产生,他们进入后,或许只能借助灵石修炼。

  而灵石,并非无穷无尽,终有耗尽的一天。

  等灵石都消耗完了,他们这些人的境界,不但不可能提升,还可能会倒退。

  这是他们难以接受的。

  “走吧,都走吧,我们寒冰阁的凡境、玄境者,也会尽快从裂空域逃离,去宗门大阵内苟延残喘。”乾穹挥挥手,神色落寞,像是突然苍老了一大截。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745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