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零八章 困局

第六百零八章 困局

  胡菡不着一缕,跪伏在聂天面前,背臀曲线美好。?

  她低垂着头,不敢去看聂天,洁白玉臂交叉胸口,将颤颤巍巍双峰遮住,可依然有大片白腻显现而出。

  她的两腮,泛起淡淡红晕,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架势,倒别有一番迷人风情。

  聂天冷冷看着她,迈步而来,在她眼前停下,沉声不语。

  胡菡的容貌只是中上之姿,连叶琴、秦嫣都比不过,自然更是远远不及董丽、裴琦琦这类倾城绝色。

  她当年所作所为,聂天也知都是为了她弟弟,可惜……她弟弟手指还是被麻九斩断。

  见聂天始终不话,胡菡心中愈忐忑,她忍不住抬头,看了聂天一眼,她从聂天眼中瞧见的都是漠然,并无一丝。

  暗自哀叹一声,她苦涩道:“我知道聂少身份不凡,恐怕见过太多貌美女子。我自然比不过她们,但……这些年我还算是洁身自好。为了弟弟,我出卖了很多人,做了很多错事,可唯独没有出卖过自己的身子。”

  迟疑一下,她又轻声道:“我,还是干净的。”

  聂天脸上终现一丝异色。

  他本以为胡菡不知经历过多年男人,为了她弟弟的性命,早就舍弃了一切,倒是没料到胡菡还能难得可贵地,守住最后一道底线。

  “既然这些年都挺过来了,这次,又为何要作践自己?”聂天奇道。

  “因为我再没有底牌,可以拿出来交换。”胡菡自嘲一笑,嘴角满是凄苦无奈,“当时在暗月,我境界在先天境中期,加上懂得一点炼器之道,所以还有价值。我被安排在李冶身旁,对暗月有大用。”

  “后来,我也的确将你引入幻空山脉,虽然失败了,好歹展现出了能力。”

  “那次失败后,我不久就将境界提升到先天境后期,我偷偷帮助流火做了一些事情,在流火的帮助下,将我弟弟从暗月救了出来。”

  “我成了流火客卿,我弟弟通过我,在废墟立足了。”

  话到这儿,她低叹一声,“对暗月和流火,我还算是有点用,可对聂少你……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价值。”

  聂天独来独往,没有成群结派,不需要麾下。

  她那点炼制的手段,流火、暗月可能会重视,可聂天背后有李冶和甄大家,那会看上她炼器的皮毛?

  她先天境后期的境界,放在有骸骨血妖,还有李琅枫追随的聂天眼中,更加不值一提。

  她左思右想,现除了那具还算干净的身子外,就再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了。

  裂空域形势空前恶劣,她弟弟在灰幕森林内,没有任何异族和变异灵兽的威胁下,都可能撑不了太久。

  她又曾经交恶聂天,她除了以身子换取弟弟的性命外,又能如何?

  聂天皱着眉头,盯着她看了半响,慢吞吞道:“穿上衣服起来吧。”

  “聂少,你?”胡菡迷惑地仰望着他。

  “杀你很容易。但我觉得,即便杀了你,也不会令我痛快。”聂天眯着眼,“至于你这具身子,你先留着吧,暂时我并不想享用。”

  “那,那我就为聂少您留着。”胡菡眼睛一亮,利落地将地上衣衫捡起穿上,毕恭毕敬站在一旁,道:“你何时想要,我都会乖乖奉上。除此之外,不论你想我为你做什么,我都会尽心尽责。”

  聂少一脸讥讽,“你能为我做什么?”

  “我……”胡菡苦笑。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事。”聂天挥挥手,示意她离开。

  “聂少,我弟弟……”胡菡欲言又止。

  “你的弟弟,你自己来守护。”聂天轻哼一声,略显不耐地嚷嚷道:“让傅横来见我。”

  “好。”远处传来李琅枫的回应。

  不久后,李琅枫就带着流火的傅横到来,傅横看到胡菡也在时,神色有些怪异。

  可他只看了胡菡一眼,就收回目光,然后向聂天致意,并哀求道:“聂少,还请让我们留在你身旁。”

  “我不是你们流火的客卿,没义务保护你们的生命安全。”聂天神色淡漠,也不管胡菡赖着不走,直接询问道:“你应该有音讯石,可以联系到其它逃离者吧?”

  傅横点头,“确实有。”

  “可知道何处,还有遗留的空间传送阵,能出走裂空域?”聂天问。

  傅横摇了摇头,“如果还有能离开的空间传送阵,我们何必来灰幕森林避难,导致死了大多数同伴?”

  “这么说,那些大宗离开前,都将空间传送阵摧毁了?”聂天沉声道。

  “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是这样的。”傅横叹了一口气,“暗月和我们流火,比较倒霉一点。那些大宗,没有等我们离开,就强行摧毁了空间传送阵。破灭城的血骷髅,运道不错,听说寒冰阁那些宗门,容许他们先撤离,然后才毁去阵法。”

  “这么说,血骷髅成功离开了?”聂天道。

  “具体不知。”傅横也是无奈,“我们流火和血骷髅,本就处于敌对。异族涌入前,交流虽然多了一些,但也没达到掏心掏肺的程度。我们收到的消息,也只是那些大宗,容许血骷髅离开,至于他们如何选择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流火的其他人散落何处?”聂天再问。

  “和我们一样,同样是在裂空域最为偏僻之地。”傅横神色黯然,“以前,我们从未探索过那些天地,没料到……那些区域变异灵兽的数量,出奇的多。不仅我们,分头逃离的另外几批,也都遭遇了变异灵兽,处境和我们类似。”

  “有几批,彻底断了联系,应该比我们还要糟糕,可能死绝了吧。”

  聂天沉默半响,又说道:“可知异族目前在裂空域的实力分布?”

  “不清楚,幻空山脉,破灭城、遗弃之地和废墟这些以前人族聚集地,早就人去楼空。没有人不知死活的,还敢逗留在那些地方。”傅横说道。

  聂天沉默半响,眉头深锁,挥挥手,示意傅横可以走了。

  “聂少,那个……”傅横再次哀求。

  “我不会和你们一样,永远躲藏在这里。”聂天冷哼一声,道:“我只给你们一个建议,不要继续往灰幕森林深入了。里面,没意外的话,存在着更强的变异灵兽。以你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存活下来。”

  “我知道。”傅横叹道。

  聂天犹豫了一下,取出一些灵石,丢在地上,说道:“这些灵石给你们,希望你们能多撑一阵子。”

  所有抵御污秽灵气的器物,都依赖灵石,这些人的生存,同样需要灵石。

  在聂天来看,给予一些灵石,让他们自生自灭,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没有义务,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困守于此。

  尤其在他知道,异族是有能力,涌入暗冥域这些域界时。

  见傅横还要请求,聂天冷哼一声,就示意了李琅枫一下,两人飞身跃到骸骨血妖肩膀。

  很快,在傅横和胡菡绝望的目光下,骸骨血妖就冲天而起。

  “这方向,不是灰幕森林深处,他要去何处?”傅横一惊,“难道他准备去幻空山脉?”

  “幻空山脉,必有强大异族驻守,这头血肉傀儡,恐怕都保不住他的安全。”胡菡呆了呆,喃喃低语:“留在灰幕森林不好么?这里虽有变异灵兽,可那些异族,似乎也没有来啊。短时间来看,这里还算是安全的。”

  傅横沉默了一下,突然道:“我明白了,他有必须要保护的人。那些人,应该在离天域!在所有空间传送阵都被摧毁以后,或许也只有幻空山脉深处,众多游移不定的空间缝隙,能带他回去。”

  “他不懂得空间秘法,应该不太可能,找到连接离天域的空间缝隙吧?”胡菡道。

  “此人,岂能以常理来看待。”傅横叹道。

  “他走了,我们……该何去何从?”胡菡眼中满是绝望。

  “比起那些大宗来,他对我们已经足够好了。”看着聂天留下的那些灵石,“有了这些,我们至少可以多坚持一段时日。希望,到了那时,裂空域已经有了转机吧。”

  “聂少,你这是要去何处?”骸骨血妖身上,李琅枫惊惧不安,“灰幕森林,似乎没有异族到来,此地至少现在是安全的。莫不成,你打算去破灭城,亦或者幻空山脉?”

  “不一定非要去幻空山脉,但我们必须找到异族。从异族口中,才能获知有用的消息。”聂天心中早有方针,“傅横这些家伙,都被吓破胆子了,他们得来的消息,毫无价值可言。只有找到异族,我们才能得知裂空域的真实情况。”

  “也只有通过异族,才能知道,究竟有没有办法,从此域离开!”

  李琅枫皱眉,“如果异族能离开,那陨星之地就没有安全的域界。在我来看,留在灰幕森林,也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

  “我有必须要走的理由。”聂天脑海中,浮现出聂东海、聂茜,师傅巫寂等人的面容。

  这些人都在离天域,而且整个离天域都没有灵境者坐镇,没有能令七阶血脉异族,都感到麻烦的古阵。

  一旦异族踏入其中,聂东海、聂茜、巫寂,那些他关心的人,将何去何从?

  “我明白了。”李琅枫低声道。

  这一刻,他就知道聂天和他以前碰到的很多人,分明是不同的。

  看着聂天明知前途凶险重重,依然坚定的脸庞,他就不再劝说一句。

  骸骨血妖,冲出灰幕森林了,聂天都没有通过天眼感知到一个异族,就在他暗暗失望时,一人突然在天眼视野范围显现。

  “他居然也还在!”

  ……

  ps:看到很多人让我爆三更,那个,最近老婆不在家,出去旅游了,老逆天天带孩子,接送孩子上学放学,这几天是真没有精力。这月的月中,月末,等抽出时间来,会多写一点,抱歉~8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752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