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三十章 一个突生的想法

第六百三十章 一个突生的想法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一个突生的想法

  下一章

  董家族地。

  一个个玄境、凡境的董家族人,在董千奇的带领下,进入空间传送阵,直达玄天域。

  玄天域即将爆的那一战,举世瞩目!

  几乎所有大宗都知道,不久后,天宫的五行造化阵就会告破。

  阵法一破,便是异族和人族的最终之战,胜负关乎所有宗门。

  也是如此,在天宫的授意下,绝大多数的宗门,都把近一半的凡境、玄境者,派遣到玄天域,准备迎接最终之战的到来。

  生在天宫的争执,也不胫而走,很多人都知道了炎神夏羿,向聂天索要炎龙铠,却被拒绝一事。

  如巫毒教、幽灵府、雷山、天衍宗这般的宗门势力,都在声讨聂天,说聂天不识大体。

  器宗、寒冰阁之类宗门,则是保持着沉默。

  可宗门内部,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也觉得聂天应当接受天宫赵洛峰的条件,以炎龙铠换取那件天宫木属性通灵至宝,让夏羿能依仗炎龙铠,和巴斯托一战。

  看着最后一位董家族人,消失在空间传送阵,董百劫脸色凝重,突道:“此战过后,能活着归来的族人,不知还剩多少。”

  其余一些董家族人,也是忧心忡忡,缺少了夏羿的那一战,令所有宗门都感到担忧。

  如果没人能挡住巴斯托,这个血脉等阶相当于人族灵境后期的异族强者,或许无人能治,他一个就能改变整个局势。

  一旦人族溃败,涌入玄天域的众多凡境、玄境者,都可能横尸当场。

  “聂天,怎会选择在这个危机时刻,去闭关修炼呢?”秦嫣戳着眉头,轻声叹息,说道:“他即便不拿出炎龙铠,只带着那具血肉傀儡赶赴玄天域,也是一股强大战力啊。”

  “我相信聂天此举,必有深意。”董百劫道。

  “聂天即便不去,又能如何?”董丽神色不悦,冷冷看了秦嫣一眼,“聂天为陨星之地所做的还少吗?几年前,要不是他前往天宫,以碎星古殿的印记,将那条空间缝隙封闭,天宫早就沉落了。”

  “可事后,天宫是如何对待他的?”

  秦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丽,我没有别的意思。”

  “你也知道,在他解决玄天域那场灾难后,天宫强行要他成为天宫弟子。如果不是阴宗、阳宗极力庇护,聂天恐怕已被迫加入天宫。”董丽哼了一声,嘲笑道:“谁都知道,天宫真正看重的,不过是他得到的三枚碎星印记,也想获知碎星古殿的秘密传承罢了。”

  “他为天宫,为陨星之地做了那么多。事后,天宫和炎神殿不还是暗中搜寻他的下落?”

  “他也因此,被迫缩在裂空域,隐姓埋名多年。”

  一想到聂天遭遇的不公平,董丽就暗暗心痛,咬牙道:“天宫这种无情无义的做法,聂天凭什么答应他们的条件?以天宫一贯的嘴脸,即使聂天拿出炎龙铠,暂时换取那件木属性的灵器,天宫还是会秋后算账。”

  “等动荡平息,天宫那位老怪成功冲域,他们再对聂天索要那件木属性灵器,聂天给还是不给?”

  这番话说出,围着传送阵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他们仔细深思,也都觉得董丽的猜测,非常有可能。

  一旦聂天交出炎龙铠,被夏羿获得,夏羿绝不会让出。

  就算天宫补偿了那件木属性灵器,最终的归属,也是大问题。

  另外,给踏入灵境后期的夏羿,得到炎龙铠以后,夏羿实力必然有着长足暴涨,那样的夏羿,谁能从他手中讨回炎龙铠?

  因此,不论是借用炎龙铠,还是以物易物,聂天十有都是最终吃闷亏的那方。

  华暮这类大智慧的人物,应该也是看出天宫的算计,所以才会不惜和天宫、炎神殿交恶,也要拒绝赵洛峰的提议。

  “就怕,就怕此战过后,天宫和炎神殿算账。”秦嫣幽幽道。

  不论对错,永远都会站在聂天这边的董丽,听到她这句话,也忽然沉默了。

  她也感觉到了如山压力。

  玄天域那边,人族若能真的成功抵住入侵异族,事后追究起来,以夏羿灵境后期的修为,加上天宫底蕴,还有巫毒教等宗门的支持,聂天……怕是依然逃脱不掉。

  天宫那位,冲域便是失败了,只要没死,还是灵境后期。

  他,加上同为灵境后期的夏羿,要对聂天难,华暮、宗峥、董王陵等人合力,是否就能护住聂天的周全?

  还有,那一战结束后,华暮等人会不会陨落几人?

  那样的话,维护聂天的那些人,真就有底气,有能力,和天宫、炎神殿叫板?

  一想到以后,聂天将会承受的压力,董丽就满心烦躁。

  “船到桥头自然直,兴许那时候,局势又有了新的变化了。”董百劫劝慰,“聂天这小子,常常会带来奇迹。这一次,说不定也会有奇迹生,我们永远不要小看了他。”

  “奇迹……”秦嫣轻轻摇头,显然信心不足。

  “不错!一定会有奇迹!”董丽稍稍振奋。

  ……

  满是灵玉的石室。

  聂天轻轻呼出一口气,睁开眼,双瞳明亮如钻。

  七阶妖魔的尸骸,在鲜血流尽,又被他以生命汲取,将所有潜藏在骨骼、脏腑、筋脉内残留的血肉能量抽尽之后,干瘪缩小了一倍都不止。

  失去所有血肉能量后,那具七阶妖魔的尸骸,在聂天眼中已毫无价值。

  生命汲取的神妙,就是能够将血肉生灵每一丝血肉之力,都抽离干净。

  没了丁点血肉之力的七阶妖魔,就像是被吸收掉灵力的灵石般,沦为凡物,不堪再用。

  “竟然,竟然还没有填饱它!”

  感受着心脏处,那道烙印着生命奥秘的青色血气,依旧释放出来的渴望和贪婪,聂天眼中满是惊骇。

  他连续动用生命汲取,十几次之后,才将七阶妖魔余留的血肉能量尽数带走。

  七阶妖魔,失去鲜血了,依然有着磅礴浓烈的血肉能量。

  聂天本以为,七阶妖魔残存的血肉能量,足够那道青色血气积累出,觉醒出下一个血脉天赋的力量。

  他觉得青色血气会蛰伏,会进行新的蜕变,可青色血气并没有如他所愿。

  “不过是一道青色血气,所需的血肉能量,居然是天文数字!而且,随着血脉一次次蜕变,天赋的觉醒,越往后需要的血肉能量就越恐怖。”

  “只是现在,一位七阶妖魔的残存之力,竟然都不足以令它再次蛰伏蜕变。”

  “以后,它的需求,它的胃口,究竟要大到何种程度?”

  审视着心脏处,那道神秘莫测的青色血气,聂天都有了一种无语的感觉。

  强行令自己镇定下来,他又看向骸骨血妖,现骸骨血妖已经着手,对最后那个七阶的邪冥,进行着鲜血的剥离。

  灰岩族,黑鳞族的七阶血脉者,体型缩小一截,被其随意扔在一边。

  “幸好,幸好还有三个七阶异族强者。”

  身影一动,他去了黑鳞族族人尸骸旁,再次运转生命汲取,抽离当中残存的血肉能量,去满足青色血气仿佛无止尽的索取。

  不知过了多久,聂天再次以生命汲取,将七阶黑鳞族族人血肉精气抽取,回归之后,他再没有感受到那道青色血气的异动。

  而这时,七阶血脉的黑鳞族族人,余剩的血肉能量已经不多。

  “终于,终于令你满足了么。”

  聂天喃喃低语,聚集一缕魂力细细端详,果真看到那道青色血气,变得无比安分。

  青色血气内部,众多细密如晶丝的血脉晶链,闪烁着璀璨神辉,彼此虬结着,似在催出更多青色光烁,衍生出新的血脉天赋。

  有过上次的经历,他知道,每次血脉的觉醒蜕变,时间都是不固定的。

  有时很快,有时,可能需要数月之久。

  归来的一条条粗壮血肉精气,未被青色血气蚕食,在他体内不断流窜,他灵机一动,就开始运转天木重生术,调用草木漩涡内的草木之力,混合着那些新涌入的血肉精气,对脏腑进行淬炼。

  蕴脏,是对五脏六腑都一一重炼,他目前仅仅完成心脏的淬炼。

  随着血肉和草木精气的汇聚,丝丝缕缕的能量,逸入肝部,他以同样的方式,开始强化改造肝脏。

  他很快就现,肝脏的改造,比起心脏来,似乎要容易许多。

  心脏,仿佛是蕴脏这个阶段最为艰难的一步,心脏改造成功,后续的脏腑要容易不少。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他通过那具黑鳞族族人残留的血肉能量,加上自身的草木之力,将肝脏也以天木重生术强化改造了一番。

  等那具七阶黑鳞族的族人,一身余剩的血肉能量,被生命汲取抽尽,他也成功完成了肝脏淬炼。

  这时,他注意到骸骨血妖,已经将四具七阶异族的鲜血,都给抽离干净。

  望着剩下两具,灰岩族和邪冥尸体,聂天感受着骸骨血妖骨骸内,鲜血如奔腾江河般的涌动声,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骸骨血妖,极度渴望他的精血,源自于他鲜血精华的精血,对骸骨血妖似乎有大用。

  如今,他极度需要骸骨血妖,具备更强的战力。

  而他,也能在取出精血之后,以剩下的七阶灰岩族、邪冥尸体,再次凝结出来。

  “既然他这般渴望,而我又需要他的战力,那就试试看吧。”这般想着,他从心脏处,将一滴红玛瑙般的晶莹精血取出,犹豫数秒,便将那一滴精血,滴落向骸骨血妖的心脏。

  ……

  ps:今日三更,答应诸位月中找时间爆,嗯,本周看状态,不定期爆~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814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