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种族之战!

第六百三十三章 种族之战!

  一霎后,聂天就出现于天宫大殿。

  一座座通往不同域界的空间传送阵,闪耀着明熠光辉,不时有各域的凡境、玄境者昂然而出。

  聂天,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位。

  坐镇传送阵的一位天宫长老,白眉白须,他本垂头不语,此刻却突然神色一变。

  这名天宫长老,并没有看向聂天,而是眸中光芒熠熠,突然盯住和聂天并肩而立的赵山陵。

  此人,为玄境后期修为,名叫无涯,同样精通空间之力。

  “赵兄!”

  无涯霍然而起,神情略显激动,一步临近赵山陵。

  赵山陵冷笑一声,大袖一挥,一股浩浩荡荡的力量,将无涯直接扫荡的步步后退。

  旁边几座空间传送阵,也有从其它域界踏入者,也是来助战的。

  其中有不少人,分明认得赵山陵。

  “是他!”

  “这疯子竟然也来了?难道,他也是来助战的?”

  “怎么可能?他在大荒域造下的浩劫,比异族都要残忍无情。他绝不会因为这场劫难,特意而来!”

  “他来了,我反而觉得有点担忧。这疯子,就算是和异族联手,轰杀人族都不稀奇。”

  “……”

  很多凡境、玄境者,看到赵山陵现身,都神色巨变,压低声音议论着,悄悄后退。

  “赵兄。”被赵山陵扫荡到一边的无涯,脸上堆满苦笑,拱手说道:“宫主吩咐过,那个……不希望你来玄天域。”

  “我那大哥,是担心我在玄天域丢了性命,还是怕我和异族一样,大开杀戒?”赵山陵嘲笑道。

  “这我就不知了。”无涯轻轻摇头。

  同样修炼空间之力,且达到玄境后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赵山陵的可怕。

  他在看向赵山陵时,神色一动,突惊呼:“恭喜赵兄境界更进一步!”

  “聂天!”

  一道身影,从另一座空间传送阵跨域而来,她顿时惊叫起来。

  聂天扭头一看,奇道:“柳姐姐?”

  刚刚完成传送的,乃是阴宗的柳玲,她身旁还有几名阴宗凡境和玄境者。

  “你来做甚?”柳玲勃然变色,急切道:“赶紧回去,这场战斗和你无关!你出现于玄天域,只会惹来麻烦!”

  “聂天!”无涯大惊。

  “他就是聂天!”

  大殿内,从传送阵出来的很多凡境、玄境者,视线猛地聚集到聂天身上,一个个都变了脸色。

  聂天名号,最近实在太过于响亮,华暮等人为了聂天手中的炎龙铠,和夏羿、赵洛峰等人冲突数次,始终没有能达成默契。

  在这个敏感时刻,身为关键人物的聂天,突地在天宫大殿现身,让他们都神情动容。

  一名巫毒教的凡境者,嘿嘿一笑,喝道:“聂天!你一定是想通了吧?还不算迟,只要你将炎龙铠献上,炎神就会出战!炎神出手,只要能抵住巴斯托,此战,我们人族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手中的炎龙铠,终于能派上大用场了!”幽灵府一人喝道。

  其余人,也连声夸赞,都觉得聂天特意而来,必然是准备向夏羿、赵洛峰服软,乖乖交出炎龙铠。

  “快给我滚回传送阵!”阴宗的柳玲,不由分说地扯着聂天,将他往传送阵内推,让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她是真正关心聂天安危,并且知道一旦聂天现身于玄天域,将会引起什么变故的人。

  “我也觉得,你回去更稳妥。”赵山陵淡淡道,并未阻止柳玲的异动。

  “别!你不能走!即便真要走,还请将炎龙铠留下!”天宫的无涯,一见柳玲强行要送聂天回去,又急着上来。

  “滚开!”赵山陵脸色一冷,大手一挥,无涯又被瞬间逼退。

  “赵兄,你,你押送他过来,难道不是让他交出炎龙铠?”无涯愕然。

  “谁说我是押送他的?”赵山陵懒得解释,只是回头看向聂天,“走,还是留?”

  “留!”聂天急忙吆喝。

  “好!”赵山陵抬手一抓,被柳玲强行拉扯着的聂天,被他一把带了过来。

  “咻!”

  在聂天的感觉中,他似突然逸入一个隐秘的微小秘界,在那域界的霎那,他只能感觉到旁边的赵山陵,再也察觉不到一点柳玲等人的气息。

  不过,在那奇异秘界中,他的视线完全不受影响。

  他能看到大殿中的所有人,也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就是感觉不到从那些人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

  “这是独属于我的虚空秘界。”赵山陵神色淡然,“在这里,我们和真实世界其实隔着层层虚空。我借用空间秘术,可以让你看,让你听。但外界针对你的一切攻击,都会被空间拦截。”

  “那我和血肉傀儡之间的联系,会不会?”聂天急忙问。

  “这我便不知了。”赵山陵皱着眉头,突然道:“那具骸骨族族人,心脏处的血脉晶链,为何会重新拧结出来?”

  “或许是因为吸纳了众多异族鲜血吧。”聂天撒谎。

  “异族鲜血?”赵山陵冷笑,“区区血宗的炼血术,也只能令他牵引汇聚鲜血。我怎么不知道,血宗的秘法,还能令爆碎的血脉晶链重聚?”

  “我也不知道。”聂天摊开手。

  “看来,在你的身上,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赵山陵眯着眼,似乎在他的虚空秘界,他压根不担心声音会泄露,“算了,我们看看外界局势如何。此战,你万万不可走出我的虚空秘界一步,否则我也护不住你。”

  “呼!”

  下一刻,聂天就现大殿中的无涯、柳玲等人,尽数消失。

  他一阵天旋地转,就看到他和赵山陵两人,处于那奇特的虚空秘界内,缓缓飞上天空,并脱离了那座还在运转的五行造化阵。

  夜色如幕,大雨倾盆,高空电蛇游走。

  暴雨浇灌的大地,惨烈血腥的厮杀,遍布在天宫方圆千里!

  人在高空,极目远眺,他所看到的都是人族和异族的杀戮,无数明耀闪亮的灵器,引动灿灿宝光,和异族血脉秘法抨击着。

  天宫附近,巨大的滚石沉浮着,被灰岩族血脉秘法御动,将很多凡境者躯体碾成血沫。

  也有阳宗强者,动用灵诀秘法,掌控着炽热太阳般的灵器,和灰岩族族人战斗。

  一片区域,高空滴落的水珠,都化为极寒冰晶,如匕刺透翼族躯体。

  聂天远远看去,就知道那片区域的乃是寒冰阁的强者,他们脚下大地结冰,动用的器物似乎为坚冰和水珠,赋予了无穷寒冰异力。

  另一处,倾盆大雨,被剧毒填满,碧绿如恶鬼之眼,滴落在人族炼气士的光罩出,令众多鲜艳的光罩,冒着缕缕绿色浓烟。

  一具具尸体残肢,散落于大地,尸体有人族的,也有各大异族的。

  惨烈的战斗,不知进行了多久,聂天眼睛所看到的,都是血腥和杀戮。

  所有人,不论人族还是异族,都仿佛疯了,只剩下最纯粹的嗜血,不将对手彻底斩杀,似乎根本不会停下。

  “去那边。”

  虚空秘界如大雨中的一个气泡,飘飘荡荡的,向天宫更远处浮动。

  底下一幕幕血腥画面,映入聂天眼底,他看到人族和异族的厮杀,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并没有处于绝对下风。

  然而,等赵山陵的虚空秘界,横移数十里,远远从天宫飞走,他便注意到七阶异族和人族灵境者的厮杀。

  巅峰之战,才是决定谁胜谁负的关键!

  祁白鹿,宗峥,董王陵,钱不悔,每一个灵境者,都在和七阶异族血战。

  有两个血脉返祖的妖魔,如上古魔神雄霸天地,呼吸时,如吞吐着无穷无尽的魔气,围攻那两个妖魔的李牧阳和邢嬛月,祭出通灵至宝。

  两人的通灵至宝,如一颗汹涌燃烧的太阳,加一轮明熠的月亮。

  他们和妖魔血战时,太阳和月亮时而壮大,时而缩小,变幻无穷。

  可返祖的妖魔,屹立天地的庞大魔身,每个毛细孔都喷涌出黑漆漆的魔光,魔光似衍变为恐怖魔域,竟然将那炽热太阳和月亮,都给镇压在内。

  “那边!”赵山陵伸手一指,嗤笑一声,“他倒是悠闲。”

  聂天举目去看,就见一人如汹涌火山,端坐于大雨磅礴的虚空。

  此人顶着一个显眼的光头,体格魁梧,只是微微眯着眼,望着下方战斗,分明没有出手的意思。

  “他就是夏羿?”聂天低喝。

  “不错,炎神夏羿!”赵山陵难得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除了那位老怪外,他是目前陨星之地,第二个跨入灵境后期者。”

  聂天顺着夏羿的目光,看向远方,现以华暮为的灵鹫会三巨头,正合力围击一名邪冥。

  那位邪冥手中把持的,赫然就是冥灵刀!

  “巴斯托!”只看了一眼,他就猜出了那位邪冥的身份,知道此人乃是七阶高阶的血脉,也是这趟异族的脑。

  那柄冥灵刀,在巴斯托手中,似能沟通地狱黄泉,无数幽魂恶鬼哭泣着,似将冥河从地狱深处牵扯而来。

  华暮和灵鹫会的另外两个巨头,在亿万凶魂恶鬼汇聚的魂河内,分别祭出一个黄铜古钟,一把晶莹玉尺,一座七层宝塔。

  古钟,玉尺,宝塔,皆为通灵至宝,绽放出将漆黑天穹照亮的光芒。

  三件通灵至宝,似乎出自同一人之手,古钟、玉尺和宝塔上,皆着灵鹫会独特的标记。

  三样通灵至宝,在魂河内浮浮沉沉,宝光万丈,死死抵御着亿万凶魂的蚕食。

  “灵鹫会的底蕴,果真难以测度,三人合力,以三件通灵至宝,竟能拦下巴斯托。”赵山陵赞叹一声,又摇了摇头,“可惜,看样子应该撑不了太久。三件通灵至宝,一旦被异物恶魂腐蚀,失去灵性,那三人恐怕也要跟着一起死了。”

  “赵兄。”就在此刻,光头夏羿,也注意到虚空秘界,咧嘴一笑,“可还记得你我约定?我答应过你,一旦我跨入灵境后期,你我分食大荒域。你还是做你的器宗之主,而我,则是要大荒域残存的地火精华。”

  “哦,那个约定啊?”赵山陵古怪地笑了笑,“我师兄都退步服软,愿意让出器宗之主宝座了,我们的约定自然就取消了。”

  “你身边小子,我见过他的太多画像,他就是聂天吧?”夏羿嘿嘿笑道。

  “不错。”赵山陵点头。

  “多谢赵兄帮我将他带来。”夏羿伸手,突看向聂天,“小鬼,炎龙铠拿来,你我一切恩怨一笔勾销。我承诺,只要你交出炎龙铠,我夏羿保你离天域千年太平!”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825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