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突生巨变

第六百三十五章 突生巨变

  “哧啦!”

  赵山陵独有的虚空秘界,不断传出异响,绽放出碎的空间光刃。

  巴斯托以精血和灵魂衍变出来的狰狞鬼手,一根根指头,似在不同空间穿梭着,仿佛一旦到达赵山陵和聂天藏身之地,就能将两人魂魄给硬生生揪出来。

  下方,从冥灵刀飞出的筋脉般的巨蟒天龙,死死捆缚着骸骨血妖,骸骨血妖疯狂挣脱。

  不时有一根根粗长筋脉,被其骸骨不破身挣扎断裂,可那些断裂的筋脉,都以飞快的度重新连接,继续束缚着骸骨血妖。

  冥灵刀静静悬浮虚空,从刀体内,飞射出无数幽魂恶煞,为那些筋脉持续添加着能量。

  “聂天!”

  稍稍松了一口气的华暮,举头看天,失声爆吼。

  黄铜古钟托浮着他,令他瞬间冲天,灿灿金芒,混杂他的灵魂意识,忽刺入向巴斯托施展的拘魂幽手。

  灿灿金芒,和他灵魂意识拧结,仿佛化为金线刚丝,穿刺到那拘魂幽手。

  那只诡异的大手,被一道道金芒洞穿,可抓向赵山陵和聂天的姿势,还是未曾改变。

  “虚空千幻!”

  赵山陵冷哼一声,双瞳深处,似乎在衍变无穷天地。

  聂天突然生出奇妙感觉,他和赵山陵藏身的虚空秘界,仿佛渐渐远离玄天域,似坠落向某个未知的虚空。

  一幕幕场景,一个个域界天地,像是在他眼前滋生出来,又迅破灭。

  那只抓来的大手,变得越来越,越来越虚幻飘渺。

  他俯瞰大地,觉得和不远处的华暮,隔着无穷无尽的虚空,就连华暮的踪影,都像是水中倒影,随时都会消失。

  他下意识地看向身后,现一圈圈光环,悄悄浮现。

  光环之心,像是一扇空间秘门,有无数流光溢彩闪耀,有星辰仿佛在消失碎灭,那仿佛是一处生灵无法涉足的神秘天地。

  “虚空乱流!”聂天骇然失色。

  他听人过,赵山陵曾经被放逐在虚空乱流深处,和陨星之地永远断了联系。

  在那没有一丝天地能量,处处都是凶险的诡地,此人漂泊了无数岁月,最终找回了归来之路。

  在陨星之地,没有人比赵山陵,更为熟悉那片天地。

  似乎,只要他跨入那片天地,世间将再没有一人,能追逐到他的踪影。

  “难道,他要带我踏入那方天地?”

  聂天惊骇欲绝时,他突然现他不断往后退的身影,终于堪堪停住。

  在他的前方,那只朝着他抓来的拘魂幽手,早就消失不见。

  而他,也失去了华暮的踪影,再也看不到那片血腥战场。

  不仅如此,在此地,他和骸骨血妖之间的连续,也彻底中断了。

  “好歹毒的灵魂秘术,隔了七重空间,都差点被它刺透进来。”赵山陵长长呼出一口气,神色略显疲惫,扭头对聂天道:“这次帮你,我消耗不少。记得答应我的两件事,定要为我尽心尽力。”

  “一定!”聂天连忙道。

  “好了,那巴斯托施展的灵魂秘术,余威若在,应该也转移目标,对付灵鹫会的华暮了,我们现在就回去。”赵山陵轻声低语,声音倏一落下,聂天就有了一种和玄天域,迅拉近的错觉,他所在的虚空秘界,似在一层层空间迅穿梭。

  不久,他就现再一次出现于那方天地,又看到了底下血战的场景。

  此刻,骸骨血妖已崩断束缚他的所有筋脉,挣脱而出,但在失去主人后,骸骨血妖并没有将巴斯托视为敌人,反而去攻击一名血脉返祖的妖魔。

  巴斯托重新执掌冥灵刀,眼中光芒稍显黯淡,以冥灵刀去斩华暮。

  华暮的状态,比巴斯托还要差,他脸上满是惊惧不安,似在恐慌着什么。

  “去!”

  聂天倏一返回,就再次和骸骨血妖达成联系,为他将目标重新锁定。

  正在围杀一名返祖妖魔的骸骨血妖,立即转身,又奔着巴斯托而去。

  “还敢回来!”巴斯托勃然动怒。

  “聂天!走!不要留在这里!”就在此刻,华暮脸上纤细的血管,一根根暴现出来,像是的蛇,不断蠕动着。

  他眼瞳深处,有光芒忽闪忽灭,似乎有某种东西,即将从他体内冲出。

  “这……”

  一名灵鹫会的巨头,看到华暮如此模样,猛地大变。

  “走!”

  他只是愣了数秒,就突然放声暴喝:“所有人族,只要灵境以下,退回天宫的五行造化阵!”

  此言一出,和异族交战的众多人族强者,都愣住了。

  天宫的凌冬,正在围杀黑鳞族的七阶血脉者,闻言更是不满地怒吼道:“你们灵鹫会这是何意?大战正酣,你们动乱军心,究竟想做什么?”

  寒冰阁、董家、还有阴宗、阳宗的很多人,也在满脸茫然,不清楚灵鹫会吆喝什么。

  那名灵鹫会巨头的提醒,除了令人震动外,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

  “怎么回事?”聂天也一脸茫然。

  场内众人,都不明所以,就连那炎神夏羿,也皱着眉头,脸色深沉地看着华暮,不知道灵鹫会在这个时候搞什么鬼。

  “灵鹫会的所有门人,远离华暮老祖!”那人再次咆哮。

  所有散落于附近的,出自灵鹫会的炼气士,闻言立即弃下对手,潮水般退走。

  “你们灵鹫会竟然在这个时候逃?”天宫的赵洛峰,震怒至极,喝道:“此事过后!所有宗门,必声讨灵鹫会!”

  两位灵鹫会巨头,压根没有搭理他,两人呼啸而出,不断出手,他们的玉尺和宝塔,垂落出一道道灵力晶光,将那些未曾逃离的,不论属于那一宗的炼气士,都给绑住,带着那些人,迅撤离华暮周边。

  灵鹫会的异常举动,让所有人都觉得诡异,不清楚他们因何这般行事。

  “呼!”

  横空飞驰的骸骨血妖,即将冲到巴斯托身前时,骤然止住。

  骸骨血妖灰绿色的眼瞳,燃烧着摄人的光芒,他死死瞪着华暮,仿佛察觉到什么,竟未曾接近。

  聂天顺着他的视线,仔细一看,就见到华暮眉心之中,一个树藤般的古老图案,悄然闪现。

  那树藤图案浮现之后,华暮的眼瞳,魔光幽幽,透露出无尽诡异。

  “嗤嗤!”

  一条条纤细的藤条,突从华暮体内飞出,虚空蜿蜒扭动着,猛地钻入附近众多五阶、六阶的妖魔体内。

  那些五阶、六阶的妖魔,魔体强悍,可在藤条刺击下,如豆腐块般,不堪一击。

  一根根藤条,奇准无比地,都刺入妖魔心脏。

  纤细的藤条,一进入那些妖魔心脏,就如抽水泵般,迅抽离妖魔心脏内的鲜血。

  极短时间,那些饱饮妖魔鲜血的藤条,就开始生长壮大,从头丝般纤细,变得粗长如人手。

  “嗷!”

  华暮出一声不像生灵的怪异嘶啸,如扎根大地的魔域植物,有更多的藤条从他体内飞出。

  “哧!”

  一名血脉返祖,七阶的妖魔,转身之际,就被一根壮大后的藤条穿透心脏。

  七阶血脉,拥有妖魔不灭体的他,竟然都没有能以血肉,阻挡藤条的穿刺。

  他那庞大躯体,被洞穿心脏之后,急剧缩。

  那根藤条,则是以肉眼可见的度,快地膨胀着,眨眼间,藤条变得千米长,并锋利如魔刃,布满利刺荆棘,透露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咻!”

  巨大而又锋锐的藤条,猛地倒飞而来,抽打向同样被惊住的巴斯托。

  巴斯托急忙挥动冥灵刀,以冥灵刀的锋芒,去迎击藤条。

  “蓬!”

  宽阔无比的冥灵刀,被魂河裹着,和那根藤条碰击,魂河内无数亡魂烟消云散。

  冥灵刀重重沉落,由巨大无比,迅缩。

  巴斯托伸手一抓,脸色变得出奇凝重,猛地看向第二个血脉返祖后的妖魔,喝道:“此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魔藤!他体内有一株天魔藤!”

  那名血脉返祖的妖魔,也被彻底惊住,眼看有众多细的藤条飞来,他恐惧地不断往天空飞。

  可那些藤条,却仿佛有着灵性,紧追不舍,也往天上飞去。

  “巴斯托大人,他是那个去过第三魔域,并窃取了天魔藤种子的人族子!”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830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