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末日来袭

第六百三十七章 末日来袭

  此时此刻,因华暮突生巨变,人族和异族血战,被迫中止。

  更远处,天宫那座宏伟宫殿周边,或许还有很多异族、人族没有收到消息,不明白生了什么,犹在战斗。

  但这里,就连先前还在厮杀的灵境强者,和七阶血脉异族,都停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华暮身上。

  “刘岷皇,这次恐怕是自讨苦吃。”赵山陵眯着眼,嘴角满是讥笑,冷嘲热讽,“他或许以为不久前他和华暮的那场战斗,没有各方干涉,他会是获胜的一方。”

  赵山陵轻轻摇头,“可惜,如今的华暮,不是他能够抗衡的了的。”

  刘岷皇,便是幽灵府的现任府主,连异族都没有跳出来,急着对华暮动手,他偏偏因为华暮捕食幽灵府的炼气士,不知所谓冲出,这让赵洛峰和宗峥等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异族威胁还在,巴斯托在没有弄明白华暮状况前,也只是稍稍后退。

  异族没有急于下手,刘岷皇率先跳出,这分明是挑起了人族内部矛盾。

  “有趣。”巴斯托低笑一声,愈不着急,他一手紧握冥灵刀,又主动避让数千米,悬浮半空,冷冷看向刘岷皇飞扑向华暮,并对那位血脉返祖的妖魔说道:“在整个魔域的魔植中,排名第三的天魔藤,为何会有一颗种子在他体内扎根芽?”

  “具体我也不清楚。”那位血脉返祖的妖魔,以异族语言和巴斯托交流,“但你应该知道天魔藤的恐怖之处,既然这一株天魔藤已经生长出来,此人这一生都摆脱不了它。”

  “要么,他能彻底压制天魔藤,令天魔藤被他掌控。要么,就是天魔藤夺舍他,将他蚕食的骨头渣都不剩,最终成为天魔藤的一部分。”

  巴斯托轻轻点头,“看看这株天魔藤,究竟成长到何种地步吧。”

  “咻!”

  幽灵府的府主,凌空而来,袖口一枚青色铜钱忽地飞出。

  那青色铜钱倏一显现,众人灵魂都为之一振,刻印在铜钱上的几个古字,仿佛以邪冥之血混杂厉鬼凝成,那种奇特的古字,既不属于人族,也不像是某个异族,好像没有特别的含义。

  可青色铜钱飞下时,却急剧阔大,中央的钱眼掀起恐怖的灵魂风暴。

  铜钱上,几个奇特古文,此刻仿佛变为恶鬼,合力扭动着钱眼内的灵魂风暴。

  在那灵魂风暴当中,传出撕碎众生灵魂的诡异气息,不断膨胀的钱眼,隐隐罩住华暮,滋生出强大吸力。

  “透幽鬼钱!灵魂大磨盘!”

  有灵境强者,一眼认出刘岷皇取出的铜钱,正是幽灵府的通灵至宝,而刘岷皇施展的灵诀,也是幽灵府的大杀器灵魂大磨盘。

  “这……”巴斯托都神色一动,表情满是惊诧,喃喃低语:“幽灵府,没想到区区一个人族的宗门,竟能领悟我邪冥族秘法,还能以灵魂施展出类似的效果。”

  “呼呼呼!”

  铜钱钱眼内滋生的灵魂风暴,疯狂旋动,传出吸扯众生之魂的诡异之力。

  华暮眉心深处,变得无比清晰的树藤图案,陡然魔光四溢。

  “咻!咻咻咻!”

  一霎那,千百漆黑锋锐魔藤,化为巨魔利刃,纷纷刺向天穹。

  很多魔藤的尖端,还带着尚未吸尽的异族尸骸,恐怖的魔藤一根根敲打在庞大无比的通幽鬼钱上。

  这件刘岷皇掌握的通灵至宝,被魔藤抽打着,虚空剧烈晃荡着,四处飘飞。

  铜钱中浮现出来的恶鬼,不论如何嘶啸,都奈何不了那些漆黑藤条。

  华暮眉心的树藤图案,根本未曾被灵魂大磨盘吸扯出来,像是最深刻的印记,早已成为华暮血肉的一部分,不被任何灵魂邪术影响。

  “呼!”

  通幽鬼钱,终于承受不了魔藤的抽打,有灵性一般,连刘岷皇的吩咐都不听,直接飘飞向远处,离华暮远远的。

  刘岷皇闷哼一声,眼睛流淌出两道鲜血,令他的模样极为狼狈。

  华暮倒是并没有理会他,冲天而起的魔藤,如巨龙俯冲落地,继续向异族居多的人群捕食。

  旋即,就见又有不少异族,纷纷成为魔藤的目标,被洞穿心脏而亡。

  “天魔藤,会很自然地捕杀血肉生机浓烈的目标。”七阶血脉的妖魔,神色凝重,“人族肉身孱弱,没有太多的血肉养分,永远不会成为优先挑选的对象。巴斯托大人,这一株天魔藤,不太容易对付。”

  一看刘岷皇吃瘪,巫毒教的教主,神色巨变,急忙暂停报复之心。

  随后,所有人族的灵境强者,或者大声疾呼,或者以音讯石传讯,让那些凡境、玄境者,尽快撤离五行造化阵,不要和异族念战。

  聂天也看出,华暮的出现,令这场种族之战,有了最大的变化。

  从华暮体内飞出的魔藤,最先挑选的对象,永远都是妖魔,随后是血肉气息浓烈的邪冥、幽族,其后为翼族,最后才是人族。

  人族不断退向五行造化阵时,那些魔藤条根本不曾追击,只是朝着异族聚集处游动。

  强大如巴斯托,在魔藤从华暮体内狂暴而出时,也没有轻举妄动,似在以独特方式评估华暮能造成的威胁。

  “聂天,看来你的那具血肉傀儡,排不上太大用场了。”赵山陵摸着下巴,一脸意外地说道:“那些异族如果解决不了入魔的华暮,恐怕难以在陨星之地再有作为。这场本该席卷陨星之地九域的血战,可能会因为一个华暮,提前截止。”

  “异族要是解决不了,华叔始终如此,那岂非是另一场浩劫?”聂天道。

  “无妨,华暮问题解决不了,所有人族撤离玄天域,将此域留给他一人折腾就是了。”赵山陵很是淡然,“反正你对天宫也没有好感。所有人族离开,就让华暮随意破坏便是了,等天宫那位老怪冲域成功,让他去想办法。”

  “他要是也同样拿华暮没撤,也简单,人族永远舍弃玄天域,不再涉足此域即可。”

  聂天苦笑,“方法倒是一个方法,天宫死活我也懒得理会。只是,华暮始终这个状态,我……”

  “他的问题,只有他自己能处理,除非他灵魂恢复如初,将那魔藤重新压制下去,否则很难帮到他。”赵山陵不冷不热道。

  “巴斯托大人,怎么办?”七阶血脉的妖魔沉声道。

  “不急。”巴斯托淡定自若,“让所有人远离那家伙,暂时不要理会他。稍稍等待半响,等我族的大杀器归来,即便他体内植入天魔藤,我也能将其轰杀。毕竟,那株天魔藤还没有成长到无敌的程度。”

  “您要等待什么?”

  “很快,你就知道了。”

  两人交流结束,旋即众多七阶异族强者,纷纷传递命令。

  不论是那个种族,只要临近华暮者,都分开消失,远远避开华暮,不敢被华暮体内的魔藤嗅到血肉生机,成为下一轮的捕食对象。

  异族的举动,让人族那些灵境强者,也意识到就连这些异族,暂时也拿华暮无计可施。

  可异族,依然没有退出玄天域,似乎还有别的依仗。

  聂天看着入魔之后,失去灵智的华暮,像是自知搜寻生命的魔物,四处游荡着,暗暗着急。

  他在苦思着,究竟应该通过什么方法,才能令华暮恢复清醒,摆脱那一株扎根他体内的魔藤。

  就在聂天暗暗着急,苦无对策时,他储物戒内的冥魂珠,忽蠢蠢欲动。

  他愣了一下,便释放出一缕意识,逸入冥魂珠。

  冥魂珠内部,那一幅因为聚集众多残魂而变得无比清晰的星图,同样闪耀着,聂天的灵魂意识游弋在星图之中,还捕捉到一个画面。

  一艘庞大的星河古舰,在昏暗幽冷的虚空深处,如陨石般呼啸而来。

  在他的感觉中,要不了太久,那艘星河古舰,仿佛就能抵达玄天域!

  “糟糕!”聂天轰然一震,喝道:“从暗冥域飞走的邪冥族星河古舰,正在急赶来!不会太久,那艘属于邪冥族的星河古舰,就会降临玄天域!”

  “你,你怎会知晓?”赵山陵大吃一惊。

  “我手中有一物,就是来自那艘星河古舰,如今因为距离接近,已生出感应。”聂天直言不讳道。

  泰山压顶似乎都不会变色的赵山陵,神色出奇凝重,“星河古舰能横行九域,即便所有空间缝隙被我封闭,异族也能借助星河古舰,踏入任何一个域界。一旦星河古舰被邪冥掌控,不论人族逃往九域何处,都难逃一死。”

  “就连那些斩断连接通道的,一个个小秘境,也不再是百分百安全。”

  聂天骇然。

  赵山陵眉头一皱,又说道:“那巴斯托并没有因为华暮而惊惧不安,而是在耐心等候着什么,依我看他等待的,就是他们邪冥族的星河古舰。或许那艘星河古舰,连被魔藤霸占躯体的华暮,都能一并解决掉。”

  “难道,陨星之地当真没救了?”聂天心生绝望。

  “华暮若被那艘星河古舰轰杀,其余灵境者,恐怕更难逃脱。”赵山陵重新平静下来,“聂天,玄天域恐怕没救了,其它几域,也会迅灭亡。你趁早准备,到时候华暮一死,我便带你离开。”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835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