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叫板天宫

第六百三十八章 叫板天宫

  “让你那具血肉傀儡回来吧。”赵山陵吩咐道。

  “也好。”聂天无奈点头。

  一道心神念头传达,那头骸骨血妖就飞上天空,就在赵山陵的虚空秘界旁边停住。

  聂天也看出来了,在没有解决华暮这个天大麻烦之前,不论是人族还是异族,应该都不会继续大动干戈。

  入魔以后的华暮,捕食的对象,根本不分目标。

  人族也好,异族也罢,只要出现于华暮那些魔藤的嗅觉范围,都会被华暮以藤条洞穿心脏轰杀。

  强悍如巴斯托,对这个状态的华暮,暂时都没有办法解决。

  他也只能吩咐血脉较低的异族,尽可能远离华暮,令那一条条从华暮体内飞出来的藤条,搜寻不到血肉气息。

  底下的华暮,眉心的树藤闪耀着摄人魔光,游走在尸体遍地的荒野,麻木地找寻着新的血肉生机。

  他能感知到的血肉范围,似乎有一个区间,只要离他足够远,就不会惊动他。

  “呼呼呼!”

  陆远溪,宗峥,董王陵、李牧阳等灵境者,原本散落各处,这时都悄悄汇聚,到了骸骨血妖周边。

  以天宫赵洛峰为首的,另外一批人族灵境者,则是下意识朝着炎神夏羿靠拢。

  人族灵境者,分处两个阵营,相互间隔着千米左右,都悬浮天空。

  异族,以巴斯托为首,也都自然而然聚集起来。

  异族没有冲天,还在大地当中,只是他们所处方位,离华暮足够远。

  巴斯托心中早有谋略,他看着那些玄境、凡境者,都飞快冲向天宫的五行造化阵,也没有下令让族人围剿追杀。

  在他来看,只要他等待的东西成功抵达,人族不论逃往何处,最终都会被揪出来灭掉。

  “陆先生!”相隔千米,天宫的赵洛峰,神色不善地看来,“你们灵鹫会,就对现在的华暮一点办法没有?若是华暮能恢复灵智,冲着异族下手,玄天域这场劫难,应该能提前终止!”

  他也看出,连异族的首脑巴斯托,都颇为忌惮华暮,一直约束着麾下,让他们不要对华暮动手。

  所有五阶、四阶血脉的异族,疯狂远离华暮,也说明了巴斯托的态度。

  他也不想让族人成为此刻华暮的目标。

  这种状况下,若华暮能恢复清醒,携那树藤之威,痛击异族,危机岂非能瞬间解除?

  可偏偏,华暮一点自我意识都没有,明明异族也在这片天地,就只是木然地晃荡着,这让赵洛峰极其不满。

  “恕我无能为力。”陆远溪叹息一声,“要是炎神能早点出手,华先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这种形态的他,谁都无法沟通,让他恢复灵智。除非,能够将天魔藤重创,他或许才能恢复清醒。”

  “可一旦他恢复清醒,天魔藤又会沉睡下去,他也将失去再战之力。”

  “重创天魔藤?”刘岷皇阴沉着脸,“哪有那么容易,我刚刚试过了,差点……”

  “天魔藤!”赵洛峰脸色巨变,“原来是魔域排名第三的魔植天魔藤!”

  身为陨星之地最古老宗门的首领,他似乎听说过天魔藤,从陆远溪口中,得知植入华暮体内的,竟然是天魔藤以后,赵洛峰都被震慑住。

  “重创天魔藤,华暮能恢复清醒,但……又会丧失战力。”天宫的大长老凌冬,皱眉深思,突然道:“与其如此,还不如不理会他。若是由我们合力,重创天魔藤,我们也必有损伤。清醒后的华暮,一点战力都没有,还有何用?”

  “既然如此,就让那些异族去头疼吧,让华暮去消耗他们的力量,我们等待便是。”

  “反正,我也看出来了,华暮优先攻击的目标,永远都是那些血气浓烈的异族。”

  他这么一说,聂天眼中立即缭绕着怒意。

  “小子,你有什么意见不成?”凌冬早就注意到他,冷哼一声,说道:“要不是你死抓着炎龙铠不放,形势怎会衍变成这样?炎龙铠在你手中,又有何用?若是炎神执掌那件通灵至宝,他一人就能压制巴斯托!”

  “巴斯托一旦被他缠住,此战,我们人族胜算极大!”

  “你带着一具血肉傀儡到来,又做了什么?华暮如果不是为了救你,硬抗巴斯托的鬼手,伤了灵魂,天魔藤也不会挣脱出来!”

  他对聂天一直都不满。

  在他的心中,碎星古殿的传承,应该属于出自天宫,被视为天宫未来希望的宁央。

  聂天,只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小子,抢夺了属于宁央,属于他们天宫的造化!

  也是如此,当年聂天携带三枚碎星印记,来玄天域将那条空间缝隙封禁时,他都没有给聂天什么好脸色看,对聂天选择性无视。

  按照他的想法,等聂天去了千绝域,将第三条空间缝隙封闭之后,天宫蛊惑聂天入宗,想办法将碎星古殿传承夺取,就可以将失去价值的聂天或驱逐,或斩杀。

  没料到,李牧阳、邢嬛月横插一脚,冒着和天宫决裂的风险庇护聂天,导致天宫的筹谋付诸一炬。

  “老东西,我的炎龙铠,凭什么给他?”聂天面如寒冰,毫不客气地喝道:“你们天宫既然有一位灵境后期老怪,为何不让他舍弃一切,暂停对虚域的冲击,出来解决麻烦?”

  “你竟敢顶撞我?!”凌冬暴怒。

  “顶撞你又如何?”聂天夷然不惧,“怎么,你想试试我这具血肉傀儡的威力?嘿,不是我瞧不起你,除非你们那位老怪冲域成功,不然你们天宫,恐怕无人能撼动我这具血肉傀儡!”

  此言一出,连赵洛峰都动了真怒,他冷哼一声,突看向赵山陵,轻声道:“山棱,那小子在你的虚空秘界。你给大哥一个面子,制住他,将炎龙铠交给我。巴斯托那些异族,即便能解决华暮,也会付出惨痛代价。”

  “到了那时,炎神手持炎龙铠,必能轰杀巴斯托,将所有问题解决!”

  所有人的目光,顷刻间,都汇聚到赵山陵身上。

  陆远溪和宗峥,包括董王陵和李牧阳,都霍然变色,下意识靠向赵山陵。

  他们都清楚赵洛峰和赵山陵的关系,都害怕赵山陵会念亲情,在这个时候插手,逼聂天交出炎龙铠。

  聂天就在他的虚空秘界,他若是突然出手,聂天百分百在劫难逃。

  “诸位莫慌。”赵山陵眼皮子都没动一下,似笑非笑地看着陆远溪等人,“我要动聂天,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而且,若非我插手此事,离天域、百战域应该已经失守,哪还有眼前的局面?”

  他这么一说,陆远溪等人都冷静下来,按兵不动。

  赵山陵轻声一笑,看了赵洛峰一眼,“大哥,你或许还未斩断亲情,可我早就斩断了。在我眼中,没有亲情,唯有利益。谁对我有用,我就会站在谁的那边。抱歉,你虽为天宫之主,能号令群雄,可你手中,并没有让我动心的东西。”

  “他区区一个小辈,能给你什么?”赵洛峰沉声道。

  “你这就不需要知道了。”赵山陵怪笑,“事实上,你们这些家伙坚守的一切,很快就会离你们而去。既然整个陨星之地,不久后便会沉陷于异族之手,我就更加需要聂天了。”

  陨星之地一旦被异族彻底霸占,他虽然能依仗空间秘法,横行八方,但也会麻烦不断。

  这种情况下,就逼迫着他,让他必须趁早离开。

  而聂天,就是他能否离开陨星之地的关键!

  “赵山陵,你别危言耸听!”刘岷皇惊叫,“胜负未分,玄天域未失,陨星之地怎会沉陷?”

  “我们明明还有优势!”凌冬也呵斥道。

  “优势?”赵山陵抬头看向大雨倾盆的灰暗天空,满脸讥笑,“狗屁的优势!”

  “来了!”聂天低喝。

  同一时刻,站在大地上的巴斯托,也仰头厉啸,遥遥看向天穹。

  灰蒙蒙的天穹深处,游荡的闪电,仿佛都被惊动,从一处聚涌地,向四方溅落。

  “轰隆隆!”

  沉闷的雷轰声,擂鼓般敲打在众人心头,让所有人都有了一种不安感。

  就连磅礴雨势,都受到影响,变得稀稀拉拉。

  一艘如存在万古的星河古舰,穿破星空苍穹,越过空间晶壁,渐渐显现于众人视线之内,迅速清晰。

  “星河古舰!”

  “邪冥族的星河古舰!”

  “巴斯托没有轻举妄动,等候的,就是此物!”

  “这艘古老的星河古舰,既然属于邪冥,巴斯托一定有办法掌控!传言,能在星河深处活动的星河古舰,和飞行灵器截然不同,每一艘,都具备洞穿天地的力量!天外陨石,虚空流光,都会被星河古舰轰破,让他能持续航行!”

  “完了,竟然是一艘星河古舰,这次真的完了。不论逃往何处域界,即便空间缝隙被封禁,所有传送阵炸碎,星河古舰还是能抵达啊!”

  “华暮即便被一株天魔藤霸占躯体,恐怕,也挡不住星河古舰的一次冲击。”

  每个看到星河古舰的灵境强者,都在哀嚎着,那艘星河古舰上仿佛乘坐着死神,倏一显现,就将他们心中仅存的一丝丝希望,都给带走。

  恐慌,在每个人心头发酵,并迅速蔓延到他们的灵魂深处。

  “趁着还有时间,你们尽快安排门人,逃离玄天域。”见所有人都面如死灰,赵山陵语气冷漠地说道:“回到自己的域界,立即尽数遁入秘境。秘境,或许也不安全,但那艘星河古舰想要找到秘境,也需要时间。”

  “你们都在各自秘境内,做等死的老鼠,等待星河古舰找上来吧。”

  “陨星之地没救了,诸位,后会无期。”

  这般说着,赵山陵看了聂天一眼,说道:“将那具血肉傀儡收回来,我们也准备准备,华暮一旦被星河古舰轰杀,我立即带你离开。”

  “不,别急,似乎,似乎……有点不对劲。”聂天神色突然变得无比怪异,他低头看向胸口,看着融入他皮肉底下的三枚碎星印记,渐渐浮现,迅速清晰,传出令他不适的灼热感。

  “怎么了?”赵山陵愕然。

  ……。

  a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839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