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五十八章 虚灵子遗藏

第六百五十八章 虚灵子遗藏

  赵山陵在陨星之地数次帮助聂天,看重的就是他手中的那具血肉傀儡,他本以为能依仗那具傀儡,横行此地。

  怎么也没有料到,骸骨血妖倏一显现,就引发了禁制。

  没了骸骨血妖这一手底牌,连赵山陵都瞬间怂了,只想尽快脱离此地,有多远逃多远。

  因为,这次的情况和他上次到来时,截然不同。

  上一次他误入此地,没有看到一个活人,以为此地只有他一人知晓,即便在这里耗尽灵力,依仗血肉之躯的行动力,还是能较容易退出。

  可如今,这里不仅有人,数量还不少,看样子对方准备也非常充足,这就令他惊惧了。

  “那边!定然是三剑宗的后续来人!”一个阴沉的声音,渐渐逼近,“三剑宗还真是锲而不舍,明明没我们准备充足,居然还连番派人过来,和我们极乐山争抢虚灵子的遗藏!”

  听到来人声音,赵山陵头也不回,朝着那黑色光团冲去。

  可他因一身灵力耗尽,只能以血肉之躯活动,速度和以前相比,差的太多太多。

  聂天并没有着急,而是尝试着,以灵魂识海内的九颗碎星,去凝结天眼,想洞察一下来人的实力。

  然而,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在这里天眼根本不能凝结。

  不但如此,他试着动用精神意识感应时,惊愕地发现,就连他的精神意识,都不能冲出脑壳。

  仿佛,他自身成为了钢板铁墙,反将精神意识挡住。

  他旋即明白,在这个鬼地方,不仅灵力会迅速流失干净,连精神意识、甚至赵山陵的灵魂力都无法动用。

  精神意识和魂力不可用,境界高深的炼气士,就彻底沦为凡人。

  也难怪赵山陵一看骸骨血妖会触发禁制,想都不想,立即掉头就走了。

  “聂天!还不走?”赵山陵冲出一大截,见聂天依旧屹立不动,神色骤变,冷喝道:“你如果非要找死,就不要怪我丢下你不管了!”

  丢下这句话,赵山陵果然没有继续劝说,只顾着自己逃离。

  “咻咻咻!”

  三道身影,不分先后抵达,那三人都颇为年轻,两男一女,身穿类似的青色战斗袍。

  三人之后,有一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气喘吁吁,反而拉在最后。

  那名中年男子,境界应该最高,但因为一身灵力耗尽,只能以肉身凡胎行走,战力似乎最是不堪。

  没有精神意识可用,聂天另辟蹊径,尝试动用自身血肉精气,去细查。

  他眼睛猛地一亮。

  拥有生命血脉的他,依仗自身血肉气息感应,一下子就分辨出,率先抵达的三人,体内都蕴藏不菲的血肉生机。

  两男一女,虽然年轻,境界不高,可似乎全部修炼过奇特体术。

  他们的躯体,被独特的体术改造过,生机盎然,远远超过那位境界更高的长辈。如果走出此地,去了外界,不论是虚空乱流,还是别的域界,那位中年人的丹田灵海恢复,战力一定远远强过三人。

  可这里,在大家灵力都耗尽之后,修炼过独特体术的三人,却有着明显优势。

  “这种程度的血肉生机,连四阶血脉的灵兽、异族都不如,战力应该极其有限。”聂天迅速判断出,以他旺盛的血肉之力,想要吃下这几位,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那三人的血肉生机,比起他来,就像是山间湖泊,和汪洋大海般不可比拟。

  “赵前辈莫慌。”聂天突怪笑一声,“你且看着,看我如何帮你处理掉眼前麻烦。”

  渐行渐远的赵山陵,听他这么一说,猛地回头。

  赵山陵眼中充满狐疑。

  “咦,竟然不是三剑宗的家伙。”为首一名高大魁梧的青年男子,修炼的体术和金锐之力有关,他皮肤呈现出淡金色,肌肉虬结有力,站在那儿如一块金疙瘩,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威慑。

  聂天早就感应出,此人血肉之中,含有微弱的金铁气息,他那具躯身,应该以某种奇特的金汁铁水浸泡炼制过,使得血肉比普通炼气士,要坚固的多。

  但那种坚固程度,在聂天来看,依然是不堪一击。

  “呼!”

  聂天陡然催发自身血气,整个人气质骤变,像是一座活动的血肉巨山,滚滚气血之力如大江阔河奔腾不休。

  气血一动,聂天就生出一种力量无匹,能手撕巨兽的霸道自信来。

  他抬手一拍,便轰在那人肩膀上。

  “喀喀!”

  修炼独特体术,血肉混杂金汁铁水的那人,浑身骨骼碎断,散了架般,软塌塌倒地。

  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听信聂天的赵山陵,眸中异光一闪。

  “师兄!”

  剩下的一男一女,眼看那人被聂天一掌秒杀,悲痛厉啸。

  离得较远的,那名中年男子,则是勃然变色,一言不发,掉头就跑。

  聂天低声嘿嘿一笑,动用气血之力,行如蛮兽出闸,几步就横跨百米,指尖一道血气狂飙而出。

  那道血气,轻易洞穿那人,令其再次惨死。

  “没了灵力守护自身,就是一个凡人罢了,不论是原先境界多么高深,在我眼中,都如蝼蚁一般。”聂天摇了摇头,再没有看他一眼,转身扑向剩下的两个男女。

  “你,你是何人?”有点姿色的女子,仓皇失措,尖叫道:“虚灵子的遗藏,是我们极乐山发掘的。为了这处遗藏,我们极乐山秘密筹谋了一百多年,先后派出七波人入内,我们是第七波。”

  “你速速滚出去,我们极乐山可既往不咎,不然,你绝对逃不掉!”

  她色厉内荏的死死瞪着聂天,大声威胁着,一只手悄悄在袖口活动着,似乎想要传递消息。

  “极乐山?”聂天轻哼一声,“没听过。”

  “咻!”

  他身影再动,扶摇入空,如苍鹰扑食般猛地扑下。

  “起!”

  女子惊叫着,匆忙取出一截兽骨。

  兽骨入手,一束淡黄色血气,从骨头内迸射出来,欲图阻止聂天临近。

  “六级灵兽的兽骨,还有部分血气遗留,竟然能够被她所用。可惜,区区一截兽骨内的残存血气,又能余留多少?”

  聂天冷然一笑,一拳轰向那束淡黄色血气,“蓬”,血气溃散。

  飞扑而来的他,十指如剑,一道道血气射出。

  “噗噗噗!”

  女子那具生机盎然的躯体,在他十道血气的冲击下,胸口突现十个血淋琳的洞口。

  她身姿晃动了两下,就轰然坠地。

  聂天没有停留,又纵身掠向最后一人,指尖光芒如柱,猛地刺来。

  “留个活口!”赵山陵忙道。

  眼看聂天在此地如鱼得水,连续斩杀三人,都显得游刃有余,他不但不急着逃了,还转过身来,朝着聂天一步步走来。

  “你敢!”剩下的那人,满脸惊惧,“虚灵子打造的这番天地,已被我们极乐山占领,你休想活着离开!”

  “轰!”

  他腰间佩戴着的腰带,以兽骨串联,此刻一块块兽骨内,都涌现出灵兽的血肉气息。

  一缕缕血肉气息,凝聚为蒙蒙黑色光圈,将其肉身牢牢护住。

  “哧啦!”

  然而,那些黑色光圈在聂天五指切割下,却轻易撕裂开来。

  聂天的一只手,化为利刃,在他四肢和丹田处接连刺了几下,就将他丹田灵海捣碎,令他四肢筋脉断裂。

  他本人,四肢无法活动,灵海溃散,连凡人都不如,也仰天倒地。

  这时,赵山陵终于慢悠悠归来,站在那人身旁,微微蹲伏下来,随手取出一把匕首,刺入其腹部,不断拨动着匕首,令那人发出痛不欲生的惨叫。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只要你老实回答,我就让你死的痛快一点。”讲话时,赵山陵取出一枚褐色丹药,硬塞到他口中,然后才回头对聂天说:“软骨丹会令他全身无力,就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你们敢和我们极乐山为敌,必死无疑!”那人死死瞪着赵山陵,有气无力地说道。

  “嘿嘿。”赵山陵拨动匕首,在他肠胃内绞,并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若不老实听话,我会一点点凌迟了你。我的手段,你或许没见识过,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慢慢来,让你各种酷刑都尝试一遍。”

  一根根半米长的钢针,又从赵山陵手中浮现,他笑吟吟的,将钢针,一根根刺入那人筋骨之内。

  那人惨嚎了一阵子,终老实下来,“快问,让我死,让我早点死!”

  “这不就对了嘛?”赵山陵轻笑一声,便开始逼问。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5349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