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六十一章 新的来人

第六百六十一章 新的来人

  眼见赵山陵有了眉目,聂天愈发淡定,就在暗处,静静观察着极乐山那边的动静。

  刚来时,除了五名老者以外,极乐山修炼体术的年青人,有数十个之多。

  如今再看,那些被极乐山培养出来,苦修体术多年的年青人,就只剩下十来人。

  五名极乐山老者,对那座银亮色的九层塔楼,反复尝试,利用种种方式,都未能将人送入塔楼。

  塔楼大门前,残尸堆积,令那些还没有行动的年青人,心生恐惧。

  这时,聂天发现那五位老者,经过一番交谈,似乎又有了定计。

  他们嚷嚷着,伸手点向三人,示意他们冲击塔楼。

  被他们点向的三人,其中一个心神俱裂,激烈地分辨着什么。

  其中一位老者,脸色骤然一冷,掌心突浮现一枚紫色光球。

  光球内,有点点绿色幽光闪耀,似对应着眼前十几个极乐山的年轻子弟。

  老者一节指头,点向紫色光球,当中一点绿色幽光,陡然炸碎。

  那名挥动着双手,满脸惊惧的年青人,身影骤然一顿。

  下一刻,他眼中所有神采就消失了,灵魂如突地碎灭,一言不发地倒地,再没有起来。

  所有被极乐山召集至此的年青人,看到那位老者取出紫色光球,就纷纷变了脸色,待到一点绿色幽光炸碎,那人瞬息惨死,被极乐山精心栽培多年的那些人,眼中满是绝望和无奈,再没有人敢出言反驳。

  老者眼皮子都没动一下,又伸手指向一人,简单说了两句。

  之后,就见一共三人,猛地冲向塔楼门前,有两人一临近塔楼,就急忙从门前散开,想要从空间光刃的缝隙透过。

  “噗哧!”

  灵动异常的光刃,轻轻从他们身上划过,两人断成一截截,轰然坠地。

  第三人,趁着空间光刃游离到那两人身旁,想要跨入塔楼。

  一束空间光刃,忽从高空降落,将其从头到脚,斩成两截。

  三人动手之际,那五位老者其实也没有闲着,而是借助五种灵器,试图影响空间光刃的轨迹,为他们争取时间。

  可惜,他们还是又一次失败了。

  塔楼门前,又白白多了三具尸体,五位老者互视一眼,似乎验证了内心的某种猜测,不惊反喜,又凑在一起暗自嘀咕。

  剩下的那些年青人,看着死去的三个同伴,面若死灰,却又无能为力。

  那边发生的事情,赵山陵也收入眼底,语气淡漠地说道:“极乐山培养出来的这些弟子,就是为了虚灵子的遗藏。他们修习的体术,应该并不属于极乐山。极乐山的核心灵诀秘术,似乎也没有传授给他们。”

  “在那五位眼中,他们这些家伙,根本就是送死的对象。依我看,不论极乐山能否拿下虚灵子的遗藏,那些人都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得不到虚灵子的遗藏,他们都会被一个个送进去死。真拿到虚灵子的遗藏,他们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极乐山怕是也会舍弃他们。”

  “毕竟,一旦走出此地,那些人比普通人强悍许多的躯体,其实并没什么优势。”

  “在极乐山心中,他们……根本就算不上宗门子弟。他们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虚灵子的遗藏。”

  聂天观望了这么久,也渐渐看出端倪了。

  五位老者手中的紫色光球,内部烙印着他们的残魂,只要那五位老者想,可抹杀任何一人。

  那些年青人,被分批用来验证他们的猜测,为他们寻找进入塔楼的方法。

  不论那些人死多少,五位老者脸色都古井无波,一点变化都没有。

  或许,在那五位老者心中,眼前所有的年青人,其实早就已经是死人了。

  “可悲,那些人的命运,怕是早已注定了。”聂天感叹道。

  “和我们无关。”赵山陵神情冷漠,“莫着急,我们再等等看。等我觉得差不多了,或他们找到方法了,我们再过去也不急。虚灵子的遗藏,没那么容易得到,极乐山筹谋多年,用了七波人进来,不还是困在门前?”

  “嗯。”聂天点头。

  极乐山五位老者手中器物,似能影响那些空间光刃的游动轨迹,不过范围有限。

  他们不断以人命去填,就是找寻稳妥的方式,陆陆续续,又有几人死在塔楼门前,那五位老者眼睛渐渐发亮,似快要摸着门径。

  这天,聂天耐心等候时,忽从身后感应到一股浓烈气血。

  他猛地回头。

  还没有等他来得及通知赵山陵,就见一老一少,已出现于视野范围。

  老者身穿三剑宗的炼气袍,胸口有着三把倒悬的灵剑,年青人衣着黑衣,体格壮硕,比聂天还要高大一点。

  聂天感应到的那股浓烈气血,就来自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在聂天的感应中,像是一头野兽,从他眼中透出的光芒,也是凶残嗜血。

  青年肩膀处,有几截骨头外露,他那具强壮的躯体,也给聂天一种不和谐的触觉,总觉得他似人又似兽。

  在他们慢慢临近时,赵山陵眯着眼细看了一下,面色古怪道:“垣天星域的宗门,还真是手段不凡。那名黑衣青年,体内大部分骨头,还有极少的筋脉,似乎被兽骨、兽筋替代了。”

  “那具躯体因兽骨和兽筋,替代了原先的筋脉,他恐怕是没办法修炼人族灵诀。”

  “将自身骨骼敲碎,筋脉取出,以兽骨、兽筋替代,在这种非人的痛苦下……他竟然活下来了。”

  聂天脸色剧变,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名黑衣青年的骨头、筋脉,竟被兽骨、兽筋替换大半。

  也难怪,看着那名青年,他有种对方不像人的错觉。

  “你们……”

  三剑宗的老者,来到两人面前后,神色略显凝重,“我们一路行来,看到不少极乐山的尸体,那些尸体可是出自你们之手?”

  赵山陵轻笑一声,“是又如何?”

  老者如临大敌,“两位看着面生的紧,应该不是极乐山的,除了我们三剑宗和极乐山,垣天星域难道还有别的宗门,也寻到了虚灵子遗藏之地?”

  “谁说我们从垣天星域而来了?”赵山陵嘲讽道。

  “不是垣天星域?”老者骇然失色,“那你们从何而来?”

  “这就无可奉告了。”赵山陵讲话时,其实已暗中准备,并不时以眼神询问聂天。

  他是担心,聂天不是那位黑衣青年的对手,想趁早做打算。

  等他发现聂天极为从容,回应他的眼神,也充满了自信后,他才放下心来。

  “既然大家都是为虚灵子的遗藏而来,又和极乐山不合,或许可以试着联手,你们怎么看?”老者犹豫了一下,抬手拍了拍那黑衣青年的肩膀。

  从过来以后,就死死瞪着聂天,分明将聂天视为对手的黑衣青年,渐渐安静下来。

  老者找过来前,看到一批批本应是搜寻他们的,极乐山的尸体,这让他明白赵山陵和聂天恐怕不易对付。

  他只有两人,也没有把握在那九层塔楼处,和极乐山抗衡,所以才提出联手建议。

  “联手?行啊,我们先合力解决极乐山,再商讨如何夺取虚灵子遗藏,如何分配之事如何?”赵山陵欣然应诺。

  “可以!”老者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我叫戚九川,出自三剑宗。”

  “赵山陵,他叫聂天。”

  “虚灵塔那边情况如何?”

  “极乐山还没有找到方法进入,人……倒是死了不少。我们在耐心等待,等那边死的差不多了,或者找到方法踏入了,再去接近。”

  戚九川和赵山陵各怀鬼胎地交流着,聂天仰头,不时看向塔楼处。

  半响后,聂天突然道:“有一人冲到塔楼门前了!”

  赵山陵咧嘴一笑,道:“好!我们现在过去!”

  戚九川也精神一振。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5483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