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斗智斗勇

第六百六十四章 斗智斗勇

  赵山陵和戚九川闲聊时,聂天那边,又成功斩杀一人。

  如此一来,极乐山五位降临的老者,便只剩下两位。

  剩下的两位,也是狼狈逃窜,就连虚灵塔都顾不上了。

  吉隆咆哮连连,始终在追赶着聂天,趁着聂天痛下杀手时,尽可能给予聂天重击。

  可聂天压根就不理会他,他的种种攻势,根本不能对聂天真正形成威胁。

  “你们全部回来,先给我杀了此子!”韩赤癸彻底慌了,朝着那些围攻梁浩的极乐山弟子,大呼小叫。

  梁浩那边,如今也只有四人幸存。

  半人半兽,并吞下一颗爆裂兽心脏的梁浩,同样展现出极为恐怖的战力。

  那四位服下百炼丹,激发出生机潜能的极乐山子弟,面对一个梁浩,都颇为的狼狈。

  但在听到韩赤癸的大呼小叫后,他们还是果断舍弃梁浩,奔着聂天而来。

  “吉隆师兄!”一名娇小玲珑的少女,匆忙飞来,询问:“这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比那梁浩还要可怕!”吉隆阴沉着脸,眼中满是沮丧,“他已经杀了三位长老,我们先合力,将他轰杀再说。”

  “呼呼!”

  韩赤癸和剩下一人,逃了一圈,趁机到了吉隆和那四人身后。

  “你们这群废物!”韩赤癸暴跳如雷,怒吼道:“百炼丹既然不行,就给我服下败血丹,如果连败血丹,都不能令你们获胜,你们死不足惜!”

  “败血丹!”戚九川微微变色,“看来,韩赤癸是被逼上绝路了,连败血丹都要他们动用了。”

  赵山陵也暗自吃惊,“败血丹……”

  以吉隆为首的五人,见韩赤癸吩咐他们将败血丹服下,也都面显恐惧。

  不过,他们还是不敢违背韩赤癸的命令,相继取出新的丹药,一一服下。

  聂天斩杀一人,踱步而来时,突然看到吉隆等人的眼瞳,似被鲜血染红。

  五人骨头一阵脆响,皮肤也变成猩红如血的颜色,他们和梁浩一般,纷纷七孔流血,模样如嗜血困兽,给他一种非人的感觉。

  一阵阵血气波荡,从他们体内滋生,五人眼中满是挣扎,表情痛苦不堪。

  聂天以血肉精气稍一查探,就注意到服下败血丹的五人,脏腑率先承受不住败血丹的恐怖血气,有了细密裂痕。

  一枚败血丹,能产生出来的血肉精气,仿佛不弱于五级爆裂兽的心脏。

  “轰!”

  矮小精悍的吉隆,被恐怖的血气激升下,个子都拔高了一截。

  他猩红如血的眼瞳,深处有点点金芒,愈发璀璨。

  他陡然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怒嚎,整个人化为一束金光,如一头流金兽般,猛地撞击向聂天。

  聂天冷笑着,都未曾动用炎星,抬手就是一拳。

  血光熠熠的拳头,突红光耀眼,犹如一轮血色太阳,砸向迎面而来的吉隆。

  “嘭!”

  狂暴而来的吉隆,被一拳轰击的跌跌后退。

  但有众多碎小金芒,还是趁势溅射到聂天身上,终于令聂天感觉到痛意。

  他低头一看,就见被金芒射到的皮肤,有了细密伤痕。

  “终于带了点伤势。”聂天低声一笑,浑不在意。

  眼见另外四人各自施展血肉之力,挥动着兽骨制成的器物,朝着他狂轰乱炸,猛地凝聚旺盛如海的血肉精气。

  一道道血气光柱,从他体内暴射而出。

  他双肩轻轻摆动,精妙到毫巅地,避过那四人的攻击,人如鬼魅幽灵,在四人身侧不断闪动时,不是挥拳痛击,亦或以炎星劈砍。

  几十秒后,他虽也遭受几番攻击,身上再多了一条条伤口,依然活动自如。

  倒是那围攻他的四人,早已满身鲜血,情况堪忧。

  “梁浩!”

  戚九川冷哼一声,伸出一指,遥遥点向缩在后面的韩赤癸,还有剩下一位极乐山老者。

  梁浩已没有灵智,只能听候他的指示,才会行动开来。

  就是因为这样,当那四人脱离他,去围攻聂天时,他还是愣着原地,没有主动出击。

  然而,一听到戚九川的命令,他就仿佛被再次激活,奔着韩赤癸“蹬蹬蹬”冲去。

  “呜啊!”

  也在这时,一声凄厉惨叫,引起了戚九川和赵山陵的注意。

  两人分神一看,就见那个好不容易避过一束束空间光刃,艰难冲到塔楼前的另一位极乐山弟子,在塔楼门前仰天倒地。

  他落地之后,胸口布满血洞。

  进入塔楼的那扇银亮大门,门板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银色光刃,他似乎在推门那一刻,被洞穿而亡。

  “虚灵子的遗藏,哪有那么容易得到?”戚九川冷然一笑,“赵兄,我有办法进入塔楼前,但那扇门……也暂时没有想到好办法。”

  赵山陵出奇地淡定,“不着急,等干掉极乐山这些家伙,我们慢慢来。”

  “我也是这般想的。”戚九川笑道。

  “这,这都没能进去!”韩赤癸大声哀嚎,眼看被寄托希望的那人,没有能推门而入,似乎绝望了。

  “走!”

  他口中嚷嚷着快走,却在梁浩冲来时,一把将身旁那位老者,推向了梁浩。

  他本人,则是取出一件羽衣披戴在身。

  羽衣由灵禽的七彩羽毛编制而成,华丽至极,他倏一穿上羽衣,组成羽衣的那一根根羽毛,就释放出五颜六色的血气光芒。

  韩赤癸的身子,被七彩羽衣带动着,如化身为灵禽,翱翔在高空流光之下,突冲向黑色光团。

  “韩赤癸!”

  被他推出去的那位极乐山老者,发出撕心裂肺的愤怒吼声,也疯狂逃离。

  可梁浩过来以后,发现韩赤癸借助一件七彩羽衣,已冲上天空,速度极快的渐行渐远以后,自然只能将他视为目标。

  梁浩杀气腾腾地,盯着咆哮不止的那人冲去,显然是准备先杀他了。

  “赵兄,别让韩赤癸逃了!”戚九川脸色一变,喝道:“韩赤癸要是冲出此地,必然会在外面埋伏我们!他要是先去了虚空乱流,以灵石恢复战力,只要我们出来,就会被迎头痛击!”

  “韩老鬼有着灵境后期的实力,你我两人,都只是灵境中期。我们即便夺取虚灵子的遗藏,出去的那一霎,因灵力没有能迅速恢复,也绝非他的对手。”

  赵山陵也想到其中关键,点了点头,就不再理会虚灵塔前方之战,没有再看聂天。

  他和戚九川同时行动,去追赶极乐山的韩赤癸,可韩赤癸披着七彩羽衣,不仅能翱翔天际,速度也是远远快过他们,令两人都大为着急。

  “梁浩!给我回来,去追击那人!”戚九川不断下达命令。

  他声音响起不久,就听到梁浩飞奔的方位,传来一声临死前的惨叫。

  显然,被韩赤癸推出来的,另一位极乐山的老者,已被梁浩毙杀。

  梁浩闻声而动,极速向戚九川靠拢,虽不能如韩赤癸一般凌空飞翔,可他陆地行进的速度,也并不比飞在空中的韩赤癸慢多少。

  “韩老鬼走不掉的,他那件七彩羽衣,以血气催发。这件羽衣,一旦血气耗尽,就会让韩老鬼从空中坠落。”戚九川阴森森地冷笑着,“等他从空中落下的那一刻,就是韩老鬼的死期!”

  赵山陵笑着点头,神色渐渐放松,“我也注意到了,他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动用这件羽衣,就是因为此物,在此地为一次性消耗品。一旦血气耗尽,羽衣就废了,再难给他帮助。”

  讲话时,有意无意地,赵山陵放缓速度,和梁浩保持着距离。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5556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