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八十三章 炎龙铠的来历

第六百八十三章 炎龙铠的来历

  “就是炎龙铠。”

  夏羿笑了笑,继续解释:“千年前,有一人在临近暗冥域的一颗死寂星辰冒出,手持炎龙铠。当时,我和巫毒教的章兄,幽灵府的刘兄,皆为灵境初期。我们在那颗死寂星辰找寻灵材,正好巧遇到那人。”

  章仲池和刘岷皇纷纷点头,证明确有此事。

  “我们三人合力,轰杀了那人,想要抢夺他手中所藏。”夏羿不急不缓,道明其中的缘由,“结果,我们费尽力气,终于将那人击杀。可他临时之前,却将炎龙铠的血核,投掷到星外。”

  “血核内部有器魂存在,还残留着不少炎力,我们三人眼睁睁看着血核,在星辰之外飞逝着,也无能为力。”

  “我们去那颗死寂星辰,是借用了一座遗留的古老传送阵,我们并没有横渡星空,追击血核的能力。”

  “之后,血核就彻底消失,不知去了何处,我也只得到炎龙铠的铠甲。”

  “血核借用残留之力,不知漂泊到了何处,辗转反侧,居然遗落在离天域,被聂天所得。”

  “没有我们击杀那人,血核不会飘离,他也拿不到血核。”

  “这件通灵级别的器物,按照我和章兄、刘兄的约定,本就归属于我。我耗费心思,才得知血核在离天域出现……”

  炎神夏羿,将发生在当年的秘事,一五一十地说出,表明了对炎龙铠的渴望。

  “你炎神殿拿到的,只是失去血核的铠甲罢了。”华暮插话,“血核才是关键,既然被聂天所得,那炎龙铠就应当属于聂天!血核最初时,余留炎力耗尽,变成一个骨片,是聂天一点点的,令血核恢复本来面貌,令血核内器魂苏醒。”

  “此物,应当属于聂天,和你夏羿没有太大关系!”

  夏羿冷哼一声,“没有我们三人斩杀那人,炎龙铠不会分成两部分,血核不会飞出,也不会遗落到离天域!”

  两人开始争执,在炎龙铠的归属问题上,吵嚷起来。

  聂天立在一边,并没有插话,只是看向火鸟形状的飞行灵器上,站着的聂东海、聂茜、董丽。

  当他注意到聂东海三人安然无恙,神情出奇平静时,也放下心来。

  聂东海三人,都没有讲话,只是看向他的目光,令他觉得有点奇怪。

  三人太淡定了,淡定到似乎不但不怕自己死亡,也不为他感到担心,仿佛有恃无恐。

  “我听明白了。”神火宗的岳炎玺,轻轻点头,“持有炎龙铠的那人,从域外而来,被你们合力斩杀,可是如此?”

  “就是这样。”幽灵府的刘岷皇,呵呵一笑,说道:“我们幽灵府,还有巫毒教,已经向雷家明确表态,愿意依附神火宗。夏羿兄,只待炎龙铠物归原主,也会领着炎神殿,成为神火宗的一部分。”

  “那你们可知,被你们联手轰杀那人,究竟是谁?”岳炎玺沉声道。

  “这倒是不清楚。”刘岷皇摇了摇头,“不过,他应该不是陨星之地的人,因为我们从未见过他。”

  “他的确不是出自陨星之地。”岳炎玺深吸一口气,眸中杀机陡现,“他也是我们垣天星域的,就是我们神火宗的,而且是我们神火宗的少宗!”

  此言一出,所有汇聚此地的各方强者,皆是变色。

  雷家兄弟也轰然巨震,一脸的不可思议,似乎就连他们,都不清楚炎龙铠的来历,不知道炎龙铠竟然是神火宗少宗把持之物。

  夏羿、刘岷皇和章仲池,在岳炎玺说出,被他们所杀之人,赫然出自神火宗,并且是少宗时,就骇然失色。

  他们互视一眼,像是失了魂般,猛地朝着那座空间传送阵飞去。

  三人内心惶恐到了极致。

  “多谢你们如实道明内中详情。”岳炎玺咧开嘴,残忍地怪笑起来,“胆敢击杀我神火宗的少宗,从今日起,你们炎神殿、幽灵府和巫毒教,就从陨星之地除名吧。”

  “呼!”

  一点火芒,从他眉心狂飙而出。

  火芒一出,大荒域地心深处的岩浆地火,都在汹涌沸腾。

  有几座本来不该喷涌的火山,轰然爆发,朝着天穹释放着滔天火焰光柱。

  那一点火芒,急剧膨胀着,眨眼之间,就仿佛衍化为一个火焰秘界,内部无数的火焰流光飞逝,四处都是炽烈的火焰光团。

  流光和火焰光团,充斥在那火焰秘界,蒸腾的所有人都汗如雨下。

  整个大荒域,滔天的火焰灵力,从四面八方汇聚。

  众人能清晰看到,有赤红色的烟云,渐渐涌入荒城。

  很多境界低微者,只觉得此刻的荒城,成为了火焰炼狱,一个个苦不堪言,不得不疯狂催发体内灵力,形成许多明熠的光罩,去抵挡炎能对血肉的烘烤。

  可他们的光罩,也撑不了太久,逐个爆裂。

  就这么短短几秒钟,有人的皮肤,已被太过于稠密的火焰之力,给灼伤了,变得赤红。

  很多灵境强者,一看局势不妙,急忙出手,形成各种各样的光幕,去覆盖荒城,防止那些境界低微的门人,被火焰焚烧为黑炭。

  “咻!”

  从岳炎玺眉心飞出的火焰秘界,飞速旋动着,释放着焚烧天地,令万物化为灰烬的毁灭气息,瞬间覆盖住那座空间传送阵。

  和外域连通的,能进行跨域传送的那座大阵,在众人注视下,陡然燃烧开来。

  冲到空间传送阵中央,打算强行碎裂雷震宇留下的禁制,回归暗冥域的夏羿三人,在燃烧的大阵中央,纷纷祭出手中灵器,苦苦支撑。

  可那来自岳炎玺眉心的火焰秘界,却一点点地压迫而来,千万座火山一同爆发的恐怖炎力,从那火焰秘界内滚滚飞射下来。

  一霎间,夏羿、刘岷皇和章仲池的灵器,包括他们自身,都被汪洋火海淹没。

  那三人,似被岳炎玺的火焰秘界给吞噬了,在其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可声音……并没有传出来一丝。

  “收!”

  岳炎玺伸手一点,将三人吞没的火焰秘界,又猛地收缩。

  三秒过后,引发大荒域天地之变的火焰秘界,又凝缩为一点火芒,重新逸入岳炎玺的眉心。

  火芒消失霎那,疯狂汇聚向荒城的炎能,又自发消散开来。

  从大地深处涌现的,恐怖的火焰汁水的异常动静,也渐渐平息。

  “呼!”

  躲过一劫的董百劫,以惊惧莫名的目光,看向身材矮小,但却异常强壮的岳炎玺,喃喃道:“这,便是虚域强者的手段吗?心念一动,就能引发天地巨变,能营造出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域,焚灭众生。”

  “太可怕了。”曹秋水不断擦拭着脸上汗水,“没有几位老祖宗出手,就刚刚那一会儿,我们就被烧成灰烬了。”

  荒城各方强者,都神色惶惶,以恐惧地目光看着岳炎玺。

  炎神夏羿,刘岷皇、章仲池,陨星之地三位灵境后期的强者,在他祭出火芒,衍变为火焰秘界之后,居然被瞬间吞没。

  火芒飙出,玄境以下的炼气士,如置身在末日火海,差点都被波及至死。

  场内,在岳炎玺出手之后,唯一没有遭受波及者,只有四人。

  聂天,聂东海,聂茜和董丽。

  还坐在那火鸟形状飞行灵器上的聂东海三人,没感到一点炎热,那件灵器,似主动吸纳了临近的炎能,让三人没有一点不适感。

  而聂天,就在岳炎玺一旁。

  然而,在岳炎玺动手时,他似生怕会对聂天造成影响,暗中以一缕魂力守护,将聂天周边暴烈的炎能,悄然阻绝。

  聂天也感到诧异,他也察觉到有一股力量,悄然庇护着他,让他不受影响。

  可他并不知道,那股力量来自于谁。

  他斟酌了一下,声音艰涩地说道:“那个,神火宗少宗之死,和我并无关系,我只是偶然得到血核罢了。”

  他将炎龙铠,从储物戒取出,眼神黯然,“既然此物,原本就是属于你们神火宗,我愿意奉上。”

  很多人看向聂天的表情,都充满了同情,觉得聂天必死无疑。

  和炎龙铠有关的夏羿、章仲池、刘岷皇,已被岳炎玺轻易灭杀,和此事有点关系的聂天,不同样要死?

  他们都认为,聂天之所以现在没死,是因为岳炎玺还未从他身上,剥离出三枚碎星印记出来。

  所有人都看向岳炎玺,等候着岳炎玺的出手,都认定聂天的死亡,会在碎星印记被岳炎玺抽离之后。

  “炎龙铠,竟然会在你的手中,实在是没想到。”岳炎玺叹息一声,说道:“这或许也是一种缘分吧。聂天,炎龙铠我们神火宗不会索回,既然在你手中,那就属于你了。”

  “啊!”聂天一呆。

  “我神火宗,只是吩咐雷家务必找到你,并没有让雷家采取如此手段做事。”岳炎玺神色一正,很诚恳地说道:“这是我们神火宗的疏忽,我代表神火宗,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为你,和你亲人造成的伤害,我们会一力承担,并给你一个交代。”

  “这,这是何意?”聂天傻眼了。

  陨星之地众多炼气士,也呆若木鸡,以匪夷所思的目光,呆呆地看着岳炎玺,望着聂天,根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一个情况。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5637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