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一十四章 灵魂失控

第七百一十四章 灵魂失控

  冥魂珠出自邪冥族,对魂体本有着超强的约束力,被纳入冥魂珠内的灵魂,几乎不可能主动飞离。

  另外,冥魂珠吸收的灵魂,还都被抹去生前的记忆和意识,只残留着种种负面情绪。

  从聂天得到冥魂珠起,就没有见过珠子内的魂体,主动飞出的状况。

  在这里,也不知怎么一回事,那几个强大的残魂,居然能不受冥魂珠的约束,直接飞了出来。

  “咻咻咻!”

  一道道残魂,如化为灰暗的狼烟,奔着湖泊逝去。

  而冥魂珠,这时还没有被他从储物戒取出来。

  这让聂天神色巨变。

  他凝神看向周边,发现乔昀曦也人影无踪,不知去了何处。

  远处的湖泊,汇聚着近千三宗的炼气士,此刻那些炼气士哀嚎遍野,都在抱着头尖啸。

  聂天的灵魂识海,那一簇模糊不清的真魂,也像是被一条条看不见的锁链拘禁着,想要脱离识海。

  便在此时,高悬于灵魂识海的九颗碎星,陡然变得明亮如碎钻。

  一缕缕清凉的碎星魂力,从那九颗闪耀于他灵魂识海的星辰释放出来,垂落向灵魂识海,如突然牢牢锁住了他的真魂。

  他的真魂,像是生了根,死死扎在灵魂识海,不为所动。

  “呼呼呼!”

  一缕缕魂念,从三宗炼气士的天灵盖内升腾出来,似乎被湖泊强行牵引着,慢慢朝着湖泊靠拢。

  “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聂天皱着眉头,迅速朝着湖泊靠近,想一窥究竟。

  之后,他又突然看到,从他冥魂珠内飞逝而出的强大残魂,在靠向湖泊时,将沿途那些三宗炼气士飞出的魂念,给大快朵颐的蚕食。

  那几个残魂,气焰更甚,魂力更加汹涌。

  “远离湖泊!”

  三剑宗的魏昱,扬声高呼,一柄金色光剑,从他袖口飞出。

  金色光芒带着浩浩荡荡的气息,瞬间变得巨大,如金色巨峰,漂浮在魏昱头顶。

  灿灿神辉,从那金色巨剑内闪烁出来,神辉如雨点洒落,每一点神辉内部,都混杂着众多更为细密的金色符文。

  “嗤嗤!”

  金色神辉,在半途截杀那几个强大残魂,想要第一时间抹杀它们。

  一只只凶悍残魂,被点点神辉碰触,虚态的躯体,如被火水浇灌的冰霜,出现许多烧伤的痕迹。

  在聂天来看,那一只只残魂,被神辉灼的千疮百孔。

  可只是一霎那,残魂就远离了金色神辉的笼罩范围,又恢复如初,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去蚕食他们那些门徒脑海飞出的魂念。

  那几个残魂,从冥魂珠飞出以后,在这个奇特的陨石上,就仿佛凭空被提升了一截力量。

  御兽宗的洪贤,楚家的楚玄机,还有几个灵境级别的强者,也各自施法。

  他们几人,灵魂强悍绝伦,似能抗拒湖泊内的神秘吸引力,或是缔结诡异的结界法阵,去庇护境界弱小的门徒,或是动用灵器,去斩杀那几个强大残魂。

  “这些人,还不知道那几个残魂,出自于我。”

  聂天变得谨慎起来,小心翼翼地接近时,也悄然看向储物戒,生怕会有更多的残魂,从其中的冥魂珠飞出。

  “啊!”

  乔昀曦的惊恐尖叫声,从不远处传来。

  聂天迅速闪掠过去,就见她玉手捂着太阳穴,一副苦不堪言的表情。

  她虽然天赋非凡,可也只是凡境修为,又不像聂天那般,灵魂识海内存在着九颗神秘的碎星,能给予聂天灵魂识海帮助。

  “她也被影响了!”

  聂天沉吟数秒,就站在乔昀曦身前,犹豫了一下,他再次祭出古木衍生阵。

  他想知道,古木衍生阵缔结出来的绿色光幕,能否隔绝湖泊对乔昀曦灵魂的抽离。

  古木衍生阵一形成,那薄如蝉翼的绿色光幕,就将他和乔昀曦一并罩住。

  失声尖啸的乔昀曦,突然停止怪叫,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聂天旋即明白,从木族祖地那块大陆,领悟而来的古木衍生阵,确有奇效。

  “是你!”

  乔昀曦醒转过来,看了一眼那一截截清莹如玉的树枝,立即明白是那个聂天用来修炼的奇阵,发挥出了作用。

  她惊出一身冷汗,急忙说道:“三剑宗、御兽宗、楚家的那些人,也不知触动了什么,引发了湖泊的巨变!那湖泊,像是成为了一个吸引灵魂的恐怖磁石,开始牵引所有生灵的魂魄。”

  “刚刚,我差点,差点就着了道。”

  聂天沉声道:“越是临近那湖泊,受到的影响越大,我们这边还稍稍好一点。”

  他向乔昀曦靠近时,就生出感觉,知道离湖泊越近,承受的灵魂牵引力,也将越强大。

  乔昀曦没有真魂离体,除了意志力顽强外,还因为她和那湖泊也足够远。

  两人交流时,聂天突听到“嘶嘶”巨蟒活动声,他皱眉一看,就见御兽宗的殷娅楠,骑在那头冰血蟒的身上,急匆匆往这边逃来。

  七级血脉的冰血蟒,显然能抵挡那种恐怖的灵魂牵扯力,冰血蟒和殷娅楠为主仆关系,它似乎也在暗中帮助着殷娅楠,让殷娅楠同样不被影响。

  可即便有冰血蟒的帮助,殷娅楠也颇为狼狈,只想远远离开那湖泊。

  “你们,你们居然没事!”

  殷娅楠接近后,看到聂天和乔昀曦两人,缩在古木衍生阵底下,神色都比较轻松,明显大为惊奇。

  “乔昀曦!这座阵法,能保护我们宗门子弟的安危!你让那人敞开来,容我们进入!”殷娅楠愣了一下,眼睛猛地一亮,立即提出要求。

  这时候,御兽宗的洪贤,以自身的庞大灵魂,裹住几十个御兽宗的青年男女,也焦急过来。

  即便以洪贤的境界修为,要带出所有人御兽宗的门人,也不可能。

  他带过来的,都是那些境界弱小,完全没有抵抗力的。

  他想要将那些人,先送到安全地带,再去接引其他人。

  等到他看到聂天和乔昀曦没事,也瞬间振奋起来,道:“乔丫头,让你那位朋友,敞开阵法,供我安置门人!”

  乔昀曦犹豫了一下,对聂天说道:“从那湖泊出现异常开始,飞行灵器就似乎被限制了,难以冲出这块陨石。你能否将阵法打开,先让御兽宗的人进来躲一躲?”

  “不能。”聂天语气冷硬地拒绝。

  “小子!我知道你有所依仗,但现在大家需要同舟共济,你如果不肯敞开阵法,休怪我不客气,将你的阵法轰碎!”面对着门徒的生死存亡,洪贤再不客气,直接出言威胁,并做出了要动手的准备。

  “轰碎阵法?”聂天深吸一口气,“你们要是好好说话,苦苦哀求,我兴许还会给个面子。但你御兽宗,已经得罪了我,还敢对我发出命令,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不客气?”

  “出来!”

  他立即动手召唤骸骨血妖。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215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