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放手去杀!

第七百二十三章 放手去杀!

  各类情绪,并没有被赋予灵魂力量,未能引聂天灵魂识海的异变。

  可那种种负面的气息,还是渗透向聂天,需要他以顽强的意志来抗衡。

  邪魂似乎也清楚,他吸纳的魂力不足,远远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难以冲破聂天灵魂识海那九颗碎星的灵魂防御,才会通过别的手段,去影响聂天。

  “呼呼呼!”

  十来块魂晶,在那邪魂的牵动下,飞到聂天身前。

  聂天想都不想,抬手一抓,便将剩下的十来块魂晶,尽数收入储物戒。

  当所有的魂晶,都落入他储物戒,湖泊内那种神秘的灵魂波荡,终于完全消失。

  然而,出自邪魂的负面情绪,却像是一个看不见的恶魔,渐渐迷乱聂天的心,让他内心深处潜藏的负面和阴暗之情,都给点燃,处于随时都要爆的边缘。

  聂天心中雪亮,在这个敏感的时刻,他应该什么都不做,尽可能守住内心的清明,一点点消磨邪魂对他的心灵扭曲。

  与此同时,他也突然伸手,指头扣住那块嵌入他眉心的棱形晶体。

  他动用体内灵力和气血之力,用力去拽动,想要把那块棱形晶体拔出来,免得他继续蛊惑自己。

  可那晶体,就像是在他眉心生了根,他试了几次,都未能将晶体抠出来。

  棱形晶体底部渗透的魂丝,早已和他的血肉纤维,骨骼紧密联系起来。

  他有种感觉,如果强行爆所有的力量,拼命去扣那块晶体,他眉心和眉骨都会碎裂,头颅都会遭受重击。

  这绝非他想要的结果。

  “看来,只能先抵消邪魂对我的负面蛊惑,再想办法,将晶体内的邪魂抹杀,才能斩断他和我血肉的联系。”

  聂天沉吟数秒,就有了主意,知道一时半刻,怕是拿那块晶体没办法。

  他连续几个深呼吸,紧守着心灵不被影响,可依旧有阴暗的负面念头,不时从他心间泛出。

  人在湖泊底下,他抬头一望,就见洪贤、魏昱等人,悬浮在湖泊上方,神色不善地瞪着他。

  他再看向岸边,在他眼中,御兽宗、三剑宗和楚家的那些炼气士,仿佛都不怀好意地瞄着他。

  一腔杀戮邪念,止不住地升腾出来,让他恨不得冲杀出去,将眼前所有人斩杀。

  他明明知道,此刻的他,想要和对方撕破脸,绝非明智之举,可就是控制不住情绪。

  “这样下去不行!真要冲杀出去,只会着了那邪魂的道,落入他的算计当中!绝不能出去!”

  他反复地安抚自己,不要轻举妄动,万万不可乱来。

  “聂天!”

  湖面上,御兽宗的洪贤,见他迟迟不出,还被一块棱形晶体嵌入眉心,早就忍不住了。

  他亲眼看到,最后十来块魂晶,也被聂天收入储物戒。

  聂天本就充满挣扎之意的眼瞳,听闻他不客气的喝声,眸中突显阴冷狠毒。

  “你想干什么?难道你准备永远躲在湖底不出?”洪贤冷哼一声,“那些被你收取的魂晶,就算是落入你储物戒,也不能全都给你!”

  “快快出来,将魂晶交出,我们想办法解决你眉心那块邪冥的灵魂之心!”

  魏昱也冷声道:“邪冥族的灵魂之心,嵌入任何种族的眉心,都会进行夺舍。以你的境界修为,还没有被那邪魂夺舍成功,只能说明那邪魂还不够强大。但你,显然也没有能力,将那邪魂斩杀。”

  “既然如此,你还是乖乖出来,以魂晶换取我们的帮助吧。”

  楚家的楚玄机,也站在湖面上,他没有和魏昱、洪贤那般咄咄逼人,可内心深处,其实同样渴望着魂晶。

  “洪老!先解决那邪魂!”殷娅楠焦急插话。

  “不急。”洪贤摆摆手,示意此事他会做主,“那邪魂连他都没有夺舍成功,看来没多么可怕。再说了,区区一个邪魂,即便夺舍了他,又能如何?他这个寄宿体,仅为凡境修为,邪魂夺舍了他,还能翻了天不成?”

  魏昱也道:“我们帮他解决邪魂可以,前提条件,是他先将魂晶交出。”

  殷娅楠心中急切,她知道聂天非同小可,不仅持有炎龙铠这类奇物,还有那枚神秘的珠子,并且可动用骸骨血妖。

  聂天的躯体淬炼,比她还要恐怖,真要是被邪魂夺舍成功,聂天定能给大家造成大麻烦。

  可惜,她的提醒和警示,并没有被洪贤、魏昱当一回事。

  那两人,悬浮在湖面上,冷冷看着聂天,口中威胁不断。

  被邪魂的负面情绪,将内心阴暗面,一点点勾动出来的聂天,只是应付邪魂就够头疼的了。

  被他寄予希望,能够给予他帮助,助他压制邪魂的洪贤等人,不但没有出手,还在威胁他,简直就是火上加霜。

  聂天内心的暴虐因子,像是被他们的一句句话,给无穷放大了。

  “哗啦!”

  水花飞溅时,聂天冲离湖面,突然在乔昀曦身旁落定。

  “聂天!我们走!”

  乔昀曦神色一喜,立即唤动着“焰鸟”,主动靠向聂天,示意他快快上来。

  在所有的魂晶,被聂天塞入储物戒以后,湖泊异常不在,脚下那块陨石,对飞行灵器的禁锢也同样消失。

  乔昀曦很清楚,她的“焰鸟”快逾闪电,只要能接到聂天,全力驰出,洪贤、魏昱也无可奈何。

  “你可以走,但他不行。”

  一柄金光灿灿的灵剑,虚空飞落,缔结出一层金色宝光,将焰鸟和聂天隔开。

  金色宝光内,一个个金光熠熠的神秘符文,悄然浮升出来,透露出无匹的凌厉,能威胁到焰鸟。

  乔昀曦驾驭着焰鸟,一头撞击在那金色宝光,众多金色符文游鱼般活动开来,形成反弹力。

  “轰!”

  腾空而起的焰鸟,又重重坠地

  焰鸟火焰翅膀溅射着火芒,乔昀曦也被落地的震动力,给震的头晕眼花。

  “魏昱!你敢对我动手?!”乔昀曦气急败坏,眼瞳似乎要喷出火来,“我宗的大长老如今就在这片区域,你敢向我下手,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后果?”魏昱哼了一声,懒洋洋地说道:“等岳前辈来了,我才会考虑后果。可惜啊,你们两个小辈只是单独行动,如果岳前辈真的在附近,他应该早就到了,岂会等到此刻还没现身?”

  洪贤虚空跨出一步,临近聂天十几米后,方才停住,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小子,我们也不是太过分的人。你把那枚盛放魂晶的储物戒给我,让我检查一下魂晶的数量。我们三方,各取十分之三的魂晶,剩下的十分之一,还给你留着。”

  “另外,我们也答应你,你眉心那块邪冥族的灵魂之心,由我们出手帮你解决。“

  “你看如何?”

  三宗的其余人,悄然散开,玄境、灵境者,漂浮于空,那些先天境和凡境者,则是呈合围之势,将聂天层层包围。

  那些人当中,有很多之前还是在聂天的古木衍生阵下,避过湖泊的异动,保住灵魂不灭。

  此刻,当洪贤图穷匕见,要强取豪夺,去压榨聂天收集的魂晶时,他们都瞬间忘却聂天对他们伸出的援手,成为了帮凶。

  “九成魂晶归你们?”聂天视线一扫,瞄向骸骨血妖。

  “蹬蹬蹬!”

  骸骨血妖迈动步伐,如一座庞大骨山,迅向他靠拢。

  感受着和骸骨血妖的灵魂连接,重新建立,聂天心神大定,再看向那些人贪婪的目光,他再难遏制内心的暴躁,怒喝道:“去你妈的!”

  一个命令,被他瞬间传递出去。

  “轰!”

  万物枯灭的死亡气息,从骸骨血妖晶莹如玉的骨骸爆出来,骸骨血妖锋利如爪钩的骨手,虚空拍打下来。

  “蓬!”

  骨手捶击在那柄金色灵剑焕出来的金色光幕,众多金色符文,纷纷颤栗,如被飓风吹拂的烛火,迅熄灭。

  将他和焰鸟隔绝的光幕,应声而碎,金光如雨点洒落。

  “小子!你敢!”

  魏昱佝偻着的驼背身子,剧烈颤抖着,他五指弯曲,一把将那柄金色灵剑抓住。

  “聂天!”

  乔昀曦也被聂天吓了一跳,没料到聂天竟然根本没有和三宗商谈的意思,直接就翻了脸。

  “我不管你来自何处,你手中那些魂晶,都必须给我留下!”

  魏昱杀气腾腾,手中金色灵剑一挥,众多金色符文,蝗虫般呼啸而出,奔着聂天而来。

  这时,聂天纵身一跃,就站到骸骨血妖身上,眸中闪烁着嗜血的暴怒光芒,“给我放手杀!”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279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