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擎天之怒!

第七百二十五章 擎天之怒!

  被封禁多年的遗忘之地一角。

  聂天突兀闪现于空中,他脚下百米,便有另一块不规则的陨石。

  “呼!”

  他躯体骤然下落,炮弹般冲向脚下陨石。

  长途星烁的一次瞬间挪移,耗去他三成星辰之力,令他浑身酸痛。

  好在这具久经淬炼的躯身,足够坚韧强大,并没有对他造成严重的伤创。

  他和骸骨血妖的灵魂联系,相隔虽远,还是能隐隐感知。

  一个念头滋生,他便感应到骸骨血妖,正极速驰来。

  “咻!”

  星舟被他唤出,他稳稳落入星舟,灵魂和星舟立即呼应,精准操控着星舟,轻盈地落向那块陨石。

  也在此刻,眉心棱形晶体内的邪魂,再次发动攻势。

  一缕缕阴寒邪诡的灵魂丝线,猛地冲击他的灵魂识海,和九颗碎星缔结出来的结界壁垒,瞬间交汇。

  脑海绞痛,他闷哼一声,神色微变。

  他被迫强行中断了和星舟建立的灵魂联系,集中所有的精神,去力抗邪魂的汹涌攻势。

  一幕幕奇诡幻象,接憧而来,有堆积如山的血肉尸体,漂浮在猩红血海内,一座连着一座,如要渗透到他灵魂深处。

  众多的鬼魂,闪耀着碧绿色的光焰,鬼火般,撕咬着他的躯身。

  并有聂东海、聂茜,还有董丽惨死的画面,被邪魂营造出来,想要击溃他心灵防线,让他放弃无谓的抵挡。

  幻象,被邪魂通过碎小魂念,滋生而出,直指他内心。

  “都是虚幻!”

  聂天坚守心灵,借用碎星魂力,还有真魂的灵智,顽强抵挡着。

  在他灵魂识海边沿,无数青黑色的魂丝,刺入晶莹星魂结界,纷纷炸碎,幻化出更多迷乱他心灵的场景。

  他视而不见,从灵魂深处发出咆哮:“不管你以前有多强,恢复多少魂力,想要夺舍我,都没半点可能!”

  他和邪魂的灵魂拉锯战,又持续下去。

  九颗硕大的碎星,不断挥洒出晶莹的星辰魂芒,照耀着他的灵魂识海,令他不被邪魂侵入。

  那邪魂,通过几块魂晶恢复的魂力,迅速被消耗着。

  半响后,邪魂意识到他在洪贤的灵魂攻势下,似并没有遭受太大伤害,自知短时间内,拿他还是没办法,便主动收回邪恶魂念。

  聂天吸了一口气,从灵魂酣战内挣脱出来,脸上满是汗渍。

  睁开眼,望着一块块陨石,他皱着眉头,自语道:“邪魂的魂力,所剩不多,应该经受不住连番消耗。而我,手中还有魂晶可用!”

  这般想着,他从储物戒内,取出了一块魂晶,就要汲取其中魂力。

  “咻!”

  那块被他拿出的魂晶,才落入掌心,突被眉心的邪魂牵引住。

  魂晶瞬间贴在那块棱形晶体之上,一种清凉的感觉,从他眉心传来,那块魂晶……竟在一点点缩小。

  聂天脸色骤变。

  “他竟然能剥夺我的魂晶!”

  聂天突然明白,他被棱形晶体嵌入眉心,即将冲离湖泊时,湖底剩下的十来块魂晶,为何会逐个飞出,被他轻易获取了。

  邪魂对魂晶,分明有着神秘的掌控,只要他唤出魂晶,就会被邪魂率先抢夺,反而会壮大邪魂。

  “邪魂,一次,似乎只能吸纳一枚魂晶的魂力!”

  他思索数秒,决心冒险一试,又果断取出一块新的魂晶。

  新的魂晶,果真没有被邪魂给剥夺,那邪魂正忙于吸纳第一枚魂晶内的魂力,无暇分心,去掠夺第二枚魂晶。

  “他需要魂晶,我灵魂识海中的九颗碎星,同样需要补充消耗的魂力!”

  聂天赶紧静下心来,以那九颗碎星的吸力,去抽离魂晶内的魂力,准备和邪魂就这样耗下去,看谁先承受不住。

  不知名的陨石上,他和那邪魂,分别通过一枚魂晶,各自恢复魂力。

  邪魂抽取魂力的速度,比起他来,似乎明显快不少,那块被贴在棱形晶体上的魂晶,一点点缩小着,渐渐就要消失。

  在那块魂晶,彻底消失之前,聂天果断将手中那枚只吸收大半魂力的魂晶,重新丢入储物戒。

  这么做,是在提防着邪魂,从他手中抢夺那枚魂晶。

  “呼!”

  幽暗穹空内,骸骨血妖依循着灵魂感应,终显现出来。

  聂天暂缓和邪魂的较劲,凝神一看,就发现骸骨血妖虚空翱翔的速度,竟超过了洪贤、魏昱和楚玄机等人。

  生前血脉在八阶的骸骨血妖,自从被他以一滴滴精血,令心脏处血脉晶链重连后,骸骨血妖的战力,就获得了质的飞越。

  他本就强悍的骨身,通过众多七阶血脉异族的血肉精气滋养,具备了虚空如电般的高速飞行能力。

  灵境后期的洪贤等人,都被拉开了一大截距离,被甩在后方。

  至于那些三宗之地操控的飞行灵器,更是被骸骨血妖抛至身后,几乎瞧不见。

  唯一能够跟得上骸骨血妖,甚至比骸骨血妖都要快捷的,居然是乔昀曦的焰鸟!

  焰鸟这辆飞行灵器,以速度见长,其速度在整个垣天星域的飞行灵器中,排名前列,比灵境后期的洪贤等人要快的多。

  “聂天!”

  乔昀曦的惊呼声,远远传来,焰鸟如一只翩然火烈鸟,渐渐临近。

  聂天神色一动,在乔昀曦还没有到来之前,将星舟收起。

  等焰鸟飞近,他在乔昀曦的招手下,一跃而起,马上就在焰鸟内站定。

  “稍等片刻。”他喝道。

  “呼!”

  骸骨血妖终于飞逝而来,他扬起手,就准备将骸骨血妖收起,借助焰鸟来脱身。

  就在这一刻,邪魂又一次动用负面情绪,涌现出滔天怒意,去激怒他,令他丧失理智,和三宗死战。

  怒意升腾,他的那颗心脏,突然“咚咚咚”地急促跳动。

  聂天愣了一下,立即注意到蛰伏于心脏的那道青色血气,因他内心的暴躁,以难以想象地速度蜕变着。

  一条条纤细的血脉晶链内,有众多血脉印记,轰然闪耀。

  一个全新的血脉天赋,几乎在霎那间,就蜕变成功。

  “生命糅合!”

  新的血脉天赋,种种玄奥,瞬间深深烙印在他灵魂深处。

  “咚咚咚!咚咚咚!”

  骸骨血妖的强健心脏,也在剧烈跳动着,仿佛在呼应着他的心跳。

  “呼!”

  本欲将骸骨血妖收回的聂天,从那焰鸟身上,猛地飞出。

  他的躯体,如磁石一般,牢牢吸附着骸骨血妖胸骨处,一条条血肉精气,从聂天体内如血蛇般飞出。

  众多血肉精气,像是千万条血蛇,渗透到骸骨血妖的骨骸、心脏和脖颈、脑壳。

  在那些血肉精气之中,有着生命血脉的神奇奥秘,聂天在极短时间,似和骸骨血妖融为一体,能调用骸骨血妖体内磅礴的血肉能量。

  就连他灵魂识海的灵魂,在那“生命糅合”的神秘作用下,都散逸出一缕缕魂丝,和骸骨血妖的灵魂有了更为紧密的连接。

  这一刻,聂天契合无间地,和骸骨血妖融为,彼此不分。

  一股强大的自信,从聂天身上爆发出来,他不再理会乔昀曦的急促吆喝,没有踏上焰鸟逃脱,就吸附在骸骨血妖的胸口。

  “聂天!我看还能逃到何处?”三剑宗的魏昱,气势汹汹而来,“你残杀我宗十几名弟子,你今日非死不可!”

  那柄灿灿金色灵剑,划出灿灿金色光华,一剑斩落。

  聂天冷冷看着他,骸骨血妖随他心意而动,巨大的骨手,握紧为拳,被邪魂激发的滔天怒意,轰然爆发。

  那一拳,轰击向金色灵剑时,瞬间抽离了骸骨血妖部分血肉精气,并汇入了聂天本身的各类不同属性灵力。

  “擎天之怒!”

  在那一拳轰出霎那,聂天似突然领悟出怒拳真正的奥义,知道了被他称呼为怒拳的那一式真正的名称。

  骸骨血妖如铁锤般的拳头,无视金色光华的凌厉,携带着毁天灭地的暴烈,重击在那柄金色灵剑。

  “嘭!”

  无数金色符文,因擎天之怒的一拳,从金色剑体内碎灭。

  藏匿在灵剑内的器魂,在这暴烈的一击下,竟然也分崩解体。

  “嗷!”

  魏昱虚浮于空的躯体,因那柄通灵级别的灵剑暴废,突遭重击,脸上的皮肉都裂开,神情狰狞至极。

  骸骨血妖的另一只手,虚空一拍,魏昱就像是一辆被轰破的飞行灵器,一下子摔到百米开外。

  他用来庇护全身的灵力光罩,接连爆灭,令他瞬间重伤欲死。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295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