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浑沌乱流!

第七百二十七章 浑沌乱流!

  殷娅楠骑着冰血蟒,越过不断后退的三宗子弟,慢慢接近聂天。

  那条冰血蟒,银白中混杂血丝的眼瞳深处,满是惧意。

  所有人都能看出,它有多么的不情不愿,却在殷娅楠的命令下,只能被迫去靠向聂天。

  冰血蟒庞大的蟒身,略略蜷缩着,离聂天越近,游动的越是缓慢,似做好了随时逃离的打算。

  冰血蟒这种富有智慧,灵性不凡的变种异兽,对危险的嗅觉太敏锐了。

  当它感觉出,聂天能够动用骸骨血妖的力量,轻易轰杀它时,它就只想躲的远远的,生怕聂天秋后算账。

  “娅楠!”洪贤沉喝。

  “没事。”殷娅楠终于驱动着冰血蟒,越过了所有人,正面对向聂天,说道:“聂天,不要继续下去了。你和我们厮杀,只是让那邪魂白白捡了便宜。那邪魂不断在影响着你,激怒你,想要消耗你的力量和魂力,你难道看不出?”

  “你便是能通过那具血肉傀儡,胜过了我们,又能如何?”

  “等你力量和魂力消耗大半,邪魂必会趁势而出,继续对你进行夺舍。”

  她循循善诱地,说明其中厉害关系,希望能中止聂天和他们之间的冲突,将事态平息下来。

  楚玄机和洪贤两人,早没有了先前的自信,沉默不语。

  聂天通过骸骨血妖展现出来的恐怖力量,太过于骇人听闻,让他们一点底气都没了。

  魏昱已经重伤昏迷,他们在合力承受一击擎天之怒后,也耗去了巨额灵力,这种情况下,和聂天死战到最后,他们都觉得三宗会覆灭于此。

  内心深处,其实他们都惧怕了,也想找个理由休战,殷娅楠的走出,正合他们心意,所以才乖乖闭嘴,交给殷娅楠去应付。

  “聂天!听她的,算了吧?”

  神火宗的乔昀曦,也驾驭着焰鸟,在聂天身后停住。

  她和殷娅楠一前一后,都出言劝说,不希望战斗继续。

  聂天是他们神火宗的岳炎玺,不知从何邀请而来的贵客,若聂天将三剑宗、御兽宗和楚家的人,纷纷灭杀于此,事后三宗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三宗都有虚域巅峰强者坐镇,三方合力向神火宗施压,怕是岳炎玺也保不住聂天。

  她既是为神火宗担心,也是为聂天着想,才会劝解。

  “现在想休战了?”聂天神情冷峻,“之前你们可不是这样说的。那块陨石时,我不想和你们闹僵,都主动以遁法逃离了,你们还是苦苦逼人。我要不是还有后手,怕是已经被你们所杀。”

  “如今再想休战,已经迟了。”

  声音一顿,聂天又低吼一声,“我说出戚九川、韩赤癸等人,死于我手时,我就没准备和解。”

  “在场所有人,除了乔昀曦,都给我去死吧。”

  殷娅楠一惊,“你连我都要杀?”

  “不错。”聂天被邪魂的阴暗情绪影响,心灵被疯狂杀戮溢满,压根不再考虑后果,又再次调用骸骨血妖的磅礴血气。

  连续轰出两次擎天之怒,耗去了骸骨血妖体内一半的力量,他自身种种灵力,也耗去近半。

  骸骨血妖毕竟只是傀儡,没办法自行恢复,除非他找到更多强大异族的躯身,供骸骨血妖炼化鲜血。

  洪贤、楚玄机等人则不同,等他们逃脱以后,都能借助灵石,恢复过来。

  就连那重伤的魏昱,也能以灵石,慢慢恢复到巅峰。

  要是给他们机会,让他们一一恢复过来,再寻上来,麻烦就大了。

  给他们生路,就是为自己留下隐患,所以聂天杀心坚定,要一次性解决所有隐患,不想再有任何意外。

  一缕缕不同属性、不同气息的力量,疯狂汇入向骸骨血妖的那只握拳骨手,从那只手上,又陡然爆出能轰破天穹的暴烈之意。

  “他是认真的!娅楠,快退!”洪贤焦急道。

  楚玄机眼看聂天不被殷娅楠、乔昀曦影响,铁了心要血洗他们,也终于死心,喝道:“灵境以下者,立即给我分散逃离,其余人联手,诛杀此凶獠!”

  “咻咻咻!”

  玄境、凡境、先天境者,借助飞行灵器,果真分头飞出。

  三宗剩余的几位灵境者,散落开来,将骸骨血妖围在中央,各自唤出趁手器物,同时轰击下来。

  洪贤的碧玉葫芦,葫芦口流出紫色液体,液体化为紫色烟雾。

  烟雾内,有一头头灵兽的影子浮现出来,以雾气凝为实质,凶蛮地撕咬向骸骨血妖。

  楚玄机的一杆杆幡旗,消失的图画重新显现,山川湖泊,域界大地,灵兽古木,也升腾出来。

  “万象禁!”

  楚玄机低喝,神秘的禁术,施加下来,如重重枷锁,笼罩其身。

  “截天一式!”

  三剑宗一位灵境中期者,握住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划向骸骨血妖。

  一道百米长的剑芒,犹如截断了天空,斩向骸骨血妖腰鼓,欲要将骸骨血妖断成两截。

  “天蛇绞!”

  御兽宗另一位灵境者,以自身鲜血,混杂灵力和魂力,凭空捏造出一条黑色巨蛇,巨蛇甩动着长长的尾巴,缠绕向骸骨血妖脖颈。

  三宗的灵境者,各施妙法,齐心合力,要灭杀骸骨血妖,令聂天惨死当场。

  乔昀曦和殷娅楠,看到众多三宗的灵境者,齐下杀手,也都慌了神。

  两人一个驾驭着冰血蟒,一个御动着焰鸟,都尽可能地远离骸骨血妖。

  她们眼中满是慌乱焦急,事态衍变到如此地步,非她们所愿,可她们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双方斗出血气,不死不休。

  面对众多灵器和禁术、法决的轰击,聂天中止擎天之怒的爆,心中念头一转,就动用混乱磁场。

  混乱磁场,能扭曲种种来袭的力量,可以视作一种防御手段。

  他以前通过自己的种种灵力,混杂而出的混乱磁场,只能笼罩十来米范围,扭曲之力也有限。

  可这趟,当他将自身的各类灵力,和骸骨血妖的残魂、庞大血气,一同抽离,散落周边时,混乱磁场的覆盖范围,瞬间扩散到百米之外。

  不仅如此,在他释放混乱磁场时,一幅模糊的画面,竟然也映入心间。

  苍茫的星河深处,似有一个顶天立地的巨灵,仰天怒啸。

  在那巨灵周遭,有星辰旋动,有无数6地和陨石,围着他打转,浑沌茫茫的杂乱力量,化为一束束流星飞逝。

  他似在以自身的磁场,扭乱星河,引域界星辰巨变,令流星以他飞驰。

  “浑沌乱流!”

  混乱磁场的真正奥妙,映入他灵魂深处,让他知道被他命名为混乱磁场的奥义,其实叫做浑沌乱流。

  “呼呼呼!”

  骸骨血妖的血气,化为流星飞逝,源自他的星辰之力,凝为碎小星辰,颗颗旋转。

  草木之力和火焰之力,如集结为火焰和草木域界,浮动在他身边,他的灵魂意识,和骸骨血妖的残魂,则是为那诸多力量,赋予了灵魂,而他的生命之血,则是为那些星点、流星、域界注入生命。

  浑沌扭曲之力,充斥百米后,继续扩散,直达千米范围。

  楚玄机以一杆杆幡旗,对他产生的万象禁术,荡然无存。

  紫色烟雾幻化出了的灵兽,撕咬而来,落入浑沌乱流内,悄然消散,从灵兽形态,又被扭曲之力撕裂为烟雾。

  “咔嚓!”

  锈迹斑斑的古剑,以截天一式,斩在骸骨血妖腰骨。

  可那先前凌厉至极的百米剑芒,飞入浑沌乱流时,已被扭曲消弱大半,那一剑,已没了太多锋锐。

  骸骨血妖的骨手,突然抓来,将那古剑以指头夹住。

  那柄古剑,在他两根骨指内,出哀鸣,挣扎着想要逃离。

  可仅仅一霎,那古剑就突然崩断,当中的器魂,也被骸骨血妖的血气包裹着,迅死亡。

  “砰砰砰!”

  骸骨血妖两只巨大骨臂挥动着,将一个个进入浑沌乱流的灵境者,要么以巨力轰杀,要么以指头洞穿。

  就连御兽宗的洪贤,落入其中,也被骸骨血妖刺穿心肺,惨死当场。

  在浑沌乱流内,这些灵境者,似乎突然变得脆弱不堪。

  仅有楚家的楚玄机,因为在外面御动着一杆杆幡旗,没有深入其中,才幸免于难。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309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