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三十二章 追追赶赶

第七百三十二章 追追赶赶

  六大凶魂呼啸而来,迅接近焰鸟,铺天盖地的灵魂邪念,将那片天地都给淹没。

  “糟了!”乔昀曦悚然变色,娇喝道:“那混蛋自己驾驭着飞行灵器离开,留我们在这里,怎么办才好?”

  “我的冰血蟒,也不是这些凶魂对手。”殷娅楠愁眉不展。

  “希望能甩开它们。”乔昀曦不敢犹豫,立即便准备动焰鸟,想要以焰鸟的高,拉开和凶魂的距离。

  “嗷嚎!”

  六只凶魂咆哮着,再次施展出,类似于幽冥府灵魂大磨盘的奇异阵法。

  一股针对灵魂的吸力,猛地滋生出来,牵动着乔昀曦和殷娅楠的真魂。

  她们坐镇灵魂识海的真魂,犹如被五花大绑着,一点点从识海飞出,就要融入那大磨盘,被凶魂撕成碎片。

  两女苦不堪言。

  这时,她们才从先前的暴怒中醒转,意识到如果没有聂天手中的冥魂珠,她们根本无力抗衡六只凶魂。

  “咻!”

  就在她们的真魂,即将被牵动出来时,星舟如飞逝的流星,去而复返。

  只是一霎,星舟就到了焰鸟旁边。

  “呼!”

  聂天飞身一跃,突然再次落入焰鸟内,他抬手一招,星舟也消失在他储物戒。

  他另一只手,则是扬起冥魂珠,冷冷看向那六只凶魂。

  六只凶魂在感应到冥魂珠时,已经在恐惧地暴退,等他飞入焰鸟,凶魂都离的远远的。

  凶魂释放出来的,针对殷娅楠和乔昀曦的灵魂吸力,也荡然无存。

  两女的真魂再不受约束。

  “你还知道回头?”乔昀曦怒气不减。

  聂天讪讪干笑着,解释道:“我的离开,只是希望你们能冷静冷静,并不是真的想看着你们去死。”

  有过先前的并肩战斗,他明白当邪魂对他动攻势时,两女确实能给予他一定助力。

  尤其是殷娅楠。

  和冰血蟒的血脉魂印融合之后,殷娅楠能为他分担很多邪魂的压力,可以让他较为轻松地,抵御住邪魂对他灵魂识海的冲击。

  他相信,只要有殷娅楠在一旁,一次次助他,邪魂将对他将无可奈何。

  随着邪魂的魂力,一点点地耗尽,他总能找到办法,将那邪魂彻底抹杀。

  “先离开再说!”殷娅楠冷着脸哼道。

  她们虽然对聂天一肚子怒火,但在凶魂的威胁下,还是知道时机不对。

  乔昀曦点头,再次唤动焰鸟,焰鸟立即风驰电掣。

  须臾后,那六只凶魂,就被焰鸟给抛离身后,双方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

  “你持有的那辆飞行灵器,是什么来头?”乔昀曦眉头一动,说道:“它的疾驰度,比起我的焰鸟来,都只快不慢。我刚刚并没有看清楚,可我隐隐觉得,你那辆飞行灵器的等级,或许过了我的焰鸟。”

  殷娅楠也暗暗惊奇。

  焰鸟这辆飞行灵器,在她们垣天星域名气很大,比焰鸟还要珍贵的那几辆飞行灵器,都被几位大人物把持着。

  聂天唤出的星舟,显然不是那几辆,可居然等级过焰鸟,由不得她们不奇怪。

  “嘿嘿。”

  对于乔昀曦的询问,聂天只是怪笑了两声,分明不想回答。

  看着他一脸的坏笑,殷娅楠一肚子恼火,又突然注意到聂天后颈部位,那一排排出自她的齿痕。

  殷娅楠陡然捏拳,重重捶击到聂天胸口。

  “嘭!”

  一声擂鼓轰鸣,从聂天胸口\爆开,令聂天猛地变色,禁不住出闷哼。

  殷娅楠的拳头内,爆出堪比凶蛮灵兽的恐怖巨力,若非他这具躯体久经淬炼,胸骨怕是会全部爆碎开来。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以手捂着胸口,防止殷娅楠再次动手,冷声道:“还有完没有?”

  “没完!”殷娅楠低呼。

  “砰砰砰!”

  就在焰鸟狭窄的空间,殷娅楠又一次出手,聂天也给出回应,以掌、手肘、膝盖,和她连番互相轰击。

  一连串沉闷的轰鸣,从两人肢体碰触点爆,令焰鸟都剧烈地摇晃起来。

  聂天有过和异族血战的经验,近身格斗技艺非凡,可在焰鸟狭小空间内,他和殷娅楠的贴身战斗,竟然没有占据一点上风。

  “砰!”

  殷娅楠右肘,如一团光划破他两手的招架,猛地砸在他肩膀,让他猛地暴退一步,差点从焰鸟中飞出。

  焰鸟在两人的战斗中,摇摇晃晃,度自然放缓。

  “好了好了!”

  乔昀曦嚷嚷着,趁着他们交战的空暇,闪入两人中间,阻止他们继续。

  聂天揉着火辣辣的肩膀,神色略显凝重,道:“你这娘们,简直就像是一头荒古母兽。”

  殷娅楠的每一次攻击,都似乎被赋予百兽之力,在她的举手投足间,仿佛有一声声巨兽的咆哮呼应着她,让她每一击都蛮横暴力。

  她血肉精气内,仿佛烙印着灵兽的精血,强悍绝伦。

  聂天隐隐感觉到,她在战斗时,都没有动用凡境修为,没有借用一丝灵力。

  仅仅只是以充满爆炸力的躯身,她所挥出来的战斗力,就让聂天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此女在近身格斗技艺上的造诣,比他居然都要高出一截,要不是他躯体坚韧,怕是已经在短短时间内,被其打碎了一身骨头。

  “别以为你助我躲过凶魂,我们就扯平了。”殷娅楠还是因乔昀曦的插手,暂时停了下来,可她神情依旧颇为不善,“你杀了我御兽宗很多人,还,还侵犯了我,我们之间的帐,早晚都要细细算一算。”

  “和我算账?”聂天咧嘴一笑,“我并不觉得,我欠你什么。”

  “我们还是想想,怎样才能活下去吧。”乔昀曦苦涩一笑,“那两只凶魂紧追不舍,有它们在,我们都不敢和你分开。”

  “而你,又被邪魂锲而不舍地想要进行夺舍。跟着你,一旦你被邪魂夺舍成功,我们怕是也要遭殃。”

  “更麻烦的是,我们在这片被封禁的天地,已经失去了方向,不知该何去何从。”

  她说出的问题,也在困扰在殷娅楠,让殷娅楠也沉默了。

  聂天眯着眼,沉吟许久,突然道:“是时候分开了。”

  “什么?”乔昀曦一愣。

  聂天指向眉心那块棱形晶体,说道:“凶魂是被他传唤而来。只要他在,凶魂会始终找到方向,而你的焰鸟,也没办法持续高飞行,将邪魂和六只凶魂的联系,给隔绝开来。”

  “趁着现在那六只凶魂没有赶来,我自行离去,将那六只凶魂带走,你们朝着相反的方向飞驰,应该不会再遭受凶魂的追击。”

  乔昀曦仔细一想,道:“似乎,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殷娅楠也觉得有道理。

  “就这样吧,后会无期!”聂天一下定决心,便不再迟疑,又将星舟唤出来。

  他瞬间落入星舟,御动着星舟,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两女呆呆看着他离开,见星舟渐行渐远,反而有点怅然若失。

  “他就这么走了……”乔昀曦茫然道。

  殷娅楠黛眉深锁,沉默不语。

  “不行!”半响后,乔昀曦低呼一声,“他是我宗大长老邀请过来的,大长老不会无缘无故地,将他弄到这里!那处有魂晶的奇地,也是在他的指引下,才被现的!他舍弃我们,或许有别的算计!”

  这般说着,她一咬牙,就对殷娅楠说道:“你便是没有焰鸟,也能借助冰血蟒四处活动。凶魂的目标是他,你只要和我们分开,那些凶魂就不会向你追来!你下去吧,我要跟着他,看他究竟想干什么!”

  殷娅楠盯着聂天星舟远去的方向,出神了一会儿,一咬牙,就娇喝:“我们一起!”

  “为何?”乔昀曦不解。

  “我,我和他的账还没有清算!”殷娅楠先丢出这句话,又神色黯然道:“你们离去了,我也不知道该去向何方。在这片浩淼天地,我孤身一人四处漂泊,有点,有点孤单。”

  乔昀曦讶然,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她也觉得,如果和聂天、殷娅楠都分开,她一个人在茫茫未知星空漂泊,也实在太孤独了。

  焰鸟于是追随着星舟,飞驰而去。

  仅仅一刻钟,焰鸟就在一块青黑色的陨石上,看到星舟的踪迹。

  聂天端坐在星舟内,停止不动,双眸紧闭,表情扭曲。

  “邪魂再次对他动手了!”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351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