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分道扬镳

第七百三十三章 分道扬镳

  焰鸟在星舟旁边降落。

  两女从焰鸟飞下,翩然一动,就落入星舟。

  “这辆飞行灵器,竟然以星辰石为能量之源!”殷娅楠看着星舟底下,铺展着的一块块星辰石,神色微变,“以星辰之力作为能量,这家伙……莫不成和碎星古殿有关?”

  “他的确修炼着星辰秘术!”乔昀曦喝道。

  她和聂天在一起的时间较长,有几次隐隐感知到,聂天身上确实存在着星辰之力。

  聂天动用浑沌乱流,也将星辰之力凝聚出来,掺杂在乱流当中,结为点点闪耀星芒。

  只是,浩瀚星河深处,并非只有碎星古殿一个宗门修炼星辰之力。

  也有一些小的宗门,同样摸索出,借助星辰之力修炼的法门。

  可那些小宗门,对于星辰之力的认知,远远落后碎星古殿,影响力和碎星古殿相比,更加不值一提。

  就是因为这样,她感应到聂天身上的星辰之力时,并没有多想。

  可星舟……

  这辆飞行灵器,比她的焰鸟都要高级,聂天又持有炎龙铠这类通灵器物,有骸骨血妖这样的强大傀儡带在身上。

  种种异常,让她觉得聂天恐怕出身不凡,再联想起大长老岳炎玺的叮嘱,她不得不将聂天和碎星古殿联系起来。

  “难道他真的出自碎星古殿?”殷娅楠骇然。

  “有这个可能。”乔昀曦道。

  “他怎么不早说!”殷娅楠银牙暗咬,愤然道:“在那湖泊处,他要是主动表明身份,我宗的洪老,还有魏昱、楚玄机等人,绝不会乱来!”

  碎星古殿的威名,震慑各方人族域界,垣天星域的炼气士宗门,和碎星古殿相比,弱了太多太多

  要是聂天事先说明身份,洪贤绝不敢大动干戈!

  殷娅楠突然生出一种无力感。

  “他要真出自碎星古殿,便是杀了洪贤他们,御兽宗……又能如何?更何况,他的动手,还事出有因,是因为洪老他们抢夺魂晶。这种情况下,御兽宗死了一些人,连理都不占啊。”

  一连串的念头,在殷娅楠脑海闪过,让她很是颓丧。

  “先不提他的身份,他又被邪魂下手了,怎么办?”乔昀曦眉头深锁,“一旦他被邪魂夺舍成功,你我都要受牵连。”

  殷娅楠脸一红,恨恨道:“帮他的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乔昀曦满脸苦涩,“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呢,我们谨慎一点,早早将灵魂意识,从他脑海撤离,应该能避免上次的事件。”

  殷娅楠犹豫许久,看着脸色扭曲,应对邪魂的冲击,显得颇为艰辛的聂天,一咬牙,便道:“那好,最后帮他一次!”

  两女再次凝聚意识,逸入聂天识海,助他抵御邪魂。

  她们的灵魂意识,一飞入其中,立即看到围绕着聂天的灵魂识海,邪魂的念头正在疯狂冲击着,变幻出种种玄奥的灵魂秘术。

  聂天识海外域,异光闪烁着,犹如蒙着层层光环圆轮。

  对聂天有所怀疑的两女,意识凑近聂天的识海,马上向邪魂展开攻击,不过她们还额外分出一缕念头,悄然观察着聂天识海。

  她们隐约瞧见,在聂天被蒙蒙光圈护住的识海深处,有九个炫目光团,绽放出星辉。

  聂天的识海,能抵挡住邪魂的连番冲击,依赖的,似乎就是那九个炫目光团。

  从那九个炫目光团内,她们感受到亘古不灭的星辰气息,这更加坚定了她们的判断——聂天和碎星古殿有关!

  她们其实并不知道,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得到认可的霎那,就会被赐予九个星魂。

  碎星古殿的人,也只是在垣天星域的古老传说中,曾经来过她们垣天星域,所以她们对碎星古殿的奇妙所知不多,不知道那九个炫目光团,代表着什么。

  “碎星古殿的人!果真是碎星古殿的人!”

  两女心灵被震撼,竭尽所能地,帮助聂天和那邪魂争斗。

  冰血蟒的灵魂印记,化为一条条纤细如丝的寒冰巨蟒和血纹蟒,成为了力抗邪魂的主力,让邪魂被迫分出大半精力来。

  因她们的加入,这场灵魂之战,又匆匆结束。

  邪魂再次从聂天识海退出,缩回那块棱形晶体。

  感受到邪魂的退却,殷娅楠和乔昀曦两女,一刻都不敢逗留,她们的意识,如闪电般,极回归。

  她们也担心,担心邪魂再次难,以**本能淹没她们,让她们再次沦陷。

  “呼呼呼!”

  也在此刻,那六只凶魂,尾随而来,降落到陨石上方。

  聂天霍然睁开眼,看了乔昀曦和殷娅楠一眼,沉声道:“你们为何要来?”

  “我们不来,你刚刚就被邪魂夺舍了。”乔昀曦冷声道。

  “你可是出自碎星古殿?”殷娅楠喝道。

  “你管我来自何处!”聂天态度不善。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等殷娅楠飙,乔昀曦已经忍不住了,“如果不是我们帮忙,你怕是都被邪魂夺舍了!你不谢谢我们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恶言相向,你知不知道好歹?”

  “没你们,我照样能处理好邪魂!”聂天语气冷硬道。

  他在决定和两女分开时,其实就有了一个计划,他准备通过炎龙铠的血核,打开空间之门,进入那个有着八头炎龙骸骨的异地。

  在那儿,他曾经通过八头炎龙骸骨,将冥魂珠炼化!

  邪魂,也只是魂体,他认为一旦去了那儿,还是能借助那八头炎龙骸骨组成的阵法,一举解决邪魂的麻烦。

  这也是他铁了心要和两女分开的主要原因。

  炎龙铠的上一个持有者,乃是神火宗的少宗,他不想暴露炎龙铠的秘密,尤其是在乔昀曦眼前暴露,免得以后神火宗眼红。

  刚刚,他苦苦抵御着邪魂的冲击,其实在默默等候那六只凶魂的到来。

  他是准备,将那六只凶魂的麻烦,一并解决掉。

  没有乔昀曦、殷娅楠过来,这时候,他应该已经通过炎龙铠,敞开空间之门,将那六只凶魂,一并诱导到那异地,着手进行炼化了。

  “好!你就继续嘴硬吧!”殷娅楠被他气的花枝乱颤,“以后,你再被邪魂入侵识海,你看我会不会再帮你!”

  “聂天!你赶紧道歉!”乔昀曦喝道。

  “道歉?”聂天哼了一声,不客气地说道:“两位,我郑重地说一句,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你们别死缠着我不放!”

  “我要走了,请你们下去,不要继续跟着我!”

  话音一落,他便挥挥手,一脸厌弃地示意两女离开星舟。

  “你出自碎星古殿就了不起啊?”乔昀曦火气冲天。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殷娅楠眼瞳冰冷,也一肚子恼火,觉得聂天简直不可理喻。

  “好!从今以后,我们再无干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乔昀曦轰然飞向焰鸟,“娅楠姐,我们走吧!”

  殷娅楠也带着冰血蟒,飞回焰鸟,内心深处,也对聂天充满了厌恶。

  “我最后护送你们一截,然后我们分道扬镳。”聂天眯着眼,先将星舟收回,一步跨入焰鸟,就握着冥魂珠闭目不语。

  只有他在,持着冥魂珠,六只凶魂才不会轻举妄动。

  乔昀曦也明白这一点,倒是没有驱赶,为焰鸟补充了火焰晶石后,就重新驾驭焰鸟飞出。

  半个时辰后,六只凶魂,再次被焰鸟抛至身后。

  “再见!”

  聂天取出星舟,以比焰鸟还快的度,飞逝离去。

  “混蛋!”

  眼看星舟渐行渐远,乔昀曦咬着牙,低声咒骂。

  殷娅楠面寒如冰,道:“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无耻混蛋。”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359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