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算你有点良心!

第七百三十八章 算你有点良心!

  冰血蟒兽目中的痛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安详。

  和冰血蟒有着微妙灵魂感应的殷娅楠,立即看出端详,轻轻咦了一声,紧皱的眉头,忽舒展开来。

  这条异种蟒蛇,是御兽宗为她精心培育出来,御兽宗将冰血蟒作为她的护道者来对待。

  异种冰血蟒,混杂着寒冰巨蟒和血纹蟒的双重血脉,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以后血脉进阶到八阶和九阶都有可能。

  在御兽宗,因为殷娅楠身份特殊,才会被赐予异种冰血蟒。

  她和冰血蟒相处多年,将这条蟒蛇,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伙伴,不仅仅只是当做灵宠那么简单。

  异种冰血蟒,已经救过她几次,令她屡屡从凶险绝望的境地,挣脱出来。

  她对冰血蟒的感情,外人实难体悟,所以看到冰血蟒痛苦不堪,频临死亡,她比自己受了重伤都难受。

  冰血蟒忽安静下来,兽目中的痛色渐消,让她心情大好,连带着看向聂天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柔和,不再满溢冷色。

  “跗骨血棘的麻烦,解决了?”

  三剑宗的刑北宸,时刻关注着聂天的举动,看到冰血蟒平静下来,他慢悠悠走来,脸上满是惊诧。

  就连远处的乔昀曦,也为之动容,不时望来。

  聂天停在冰血蟒旁,按在冰血蟒蟒身的那只手,掌心正一点点回收释放出的血肉精气。

  生命汲取的天赋奥妙,将一根根跗骨血棘内残留的噬骨蛭血气,抽离出来,令那缕缕血肉精气壮大,从他按在蟒身的掌心重新逸入身体。

  “咻咻咻!”

  壮大后的血肉精气,炼入自身,被他心脏处的青色血气嗅到。

  青色血气骤然变得异常兴奋,疯狂吸收,那几条血肉精气,顷刻间被扯入心脏。

  青色血气贪婪地,蚕食向吸收了跗骨血棘的血气,青色血气当中,一条条晶莹剔透的血脉晶链,内部众多青色光烁,猛地闪耀出来。

  血脉晶链深处,一个个青色光烁,都烙印着生命血脉的奥妙。

  往常,只有青色血气吞没了浩瀚的血肉精气,才能催生出新的青色光烁,待到青色光烁多到一定程度,青色血气才会蛰伏,生全新蜕变。

  噬骨蛭留在跗骨血棘内的血气,比起那些七阶血脉的异族血气,分明要弱很多。

  可就那些不算多浓烈的气息,被纳入青色血气以后,竟然引血脉晶链的异常变动,瞬间催生出不少烙印着生命奥妙的青色光烁。

  “难道是因为,噬骨蛭为荒古异种,气血有其独特之处?”

  他有些惊愕,猜测生命血脉的异常活跃,和噬骨蛭的古老来历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令生命血脉生蜕变的方法,除了足够磅礴的血肉精气之外,应该还有别的方式。特别古老奇特的血气,炼化进生命血脉,也能帮助它更快生蜕变,产生新的血脉天赋!”

  他神情振奋,有一种找到全新方法,能够为生命血脉加蜕变的喜悦。

  他也没料到,他突异想,为冰血蟒解决跗骨血棘的麻烦时,还能让令自己受益,领悟出生命血脉加蜕变的方式。

  “好了,它应该没事了。”

  在他暗自沉思时,殷娅楠轻轻呼出一口气,说道:“那几根怪刺,正在被它熔炼,很快就会消失。”

  聂天再次感应,立即注意到冰血蟒凝结血脉之力,将几根跗骨血棘裹着。

  源自血纹蟒的某种血脉神秘,一点点地,消融着失去噬骨蛭残留气血的跗骨血棘,那几根怪刺,像是被火焰焚烧的冰晶,迅融化。

  知道冰血蟒没事了,聂天收回手,往后退出一步。

  殷娅楠美眸碧波荡漾,轻咬着嘴唇,犹豫了数秒,才说道:“这次,算你有点良心!”

  话罢,她从自己的储物戒内,取出一块块硕大的灵兽肉,丢向冰血蟒。

  冰血蟒张口,将一块块五级、六级灵兽的血肉,大口吞下去,以富有浓郁生机的灵兽肉,来补充自己的损耗。

  “来袭的灰岩族,你不用管了,交给我就行了。”

  见冰血蟒处理了跗骨血棘的麻烦,殷娅楠又变得霸气十足,冷冷望向他们来时的方位,说道:“我就不信,那些灰岩族的族人,还有更多的跗骨血棘可用!只要没跗骨血棘,以那些灰岩族族人的战力,休想胜过我这条冰血蟒!”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就靠你了。”聂天咧嘴笑道。

  “冒昧的问一下,你是通过什么手段,帮助冰血蟒将那些跗骨血棘解决的?”三剑宗的刑北宸,表情怪异,“据我所知,很多七阶甚至八阶血脉的异族,被跗骨血棘渗透血肉筋骨,都会头痛不已。”

  “跗骨血棘,刺入筋脉和骨骼,强行剔出,只会加伤者的死亡。”

  “你,可是有什么特别手法?”

  刑北宸深深看向他,紧皱着眉头,一副求知如渴的神色。

  此言一出,殷娅楠也疑惑起来,“对啊,你怎么能解决跗骨血棘?”

  “无可奉告!”聂天转身就走。

  “这人,和碎星古殿可能有点关系。”殷娅楠压低声音。

  “碎星古殿!”刑北宸猛然变色,“难怪了,也唯有这类雄霸星河深处,敢于和异族争锋的古老宗门,才有处理跗骨血棘的方式。”

  他脸色忽有些黯然,“他要是出自碎星古殿,那……三剑宗的仇,怕是就报不了了。”

  魏昱被聂天重创,才会因实力不足,被妖魔所杀。

  三剑宗的戚九川,似乎也死在聂天手中,刑北宸早就打定主意,等避过异族的追击,逃到这片禁地之外,那艘三剑宗停泊的星河古舰处,立即如实禀报。

  待到三剑宗强者降临,聂天便是坐拥骸骨血妖,也难逃一死。

  可如果聂天出自碎星古殿……

  “哎。”殷娅楠也幽幽一叹,“我没有早早说明他的身份,就是怕你有压力,碎星古殿的门人,垣天星域的宗门,还真的招惹不起啊。”

  刑北宸茫然地点头,“关键是,我们和他的冲突,也没有占住什么理啊。”

  “难道就这样算了?”殷娅楠满腹委屈。

  洪贤和数名御兽宗灵境者,因聂天而死,她和聂天待了一段时日,没淘到什么便宜,反而被聂天侵犯了,心有不甘。

  “还能如何呢?”刑北宸苦笑。

  另一边。

  乔昀曦突然说道:“解决掉灰岩族,我准备回那座雷家布置的空间传送阵,先回神火宗了,你呢?”

  “我也去那边,不过我不去神火宗,我回陨星之地。”聂天答道。

  “也只能这样了。”乔昀曦看了一眼殷娅楠那边,说道:“他们也决定先离开这片禁地,去边沿停泊的星河古舰,要借助星河古舰中的传送阵,令三宗更多强者到来。三宗再来的人,怕是会有虚域级别,你趁早离开,也是对的。”

  “虚域强者!”聂天脸色微变。

  就在这时,一路追随而来的灰岩族族人,终于现身。

  千百块大大小小的碎石,被灰岩族族人以血脉之力掌控着,遮天蔽日,浩浩荡荡飞来。

  几十个灰岩族的族人,都在那些以陨石碎块中央,以异族语言交流着,待到看到他们苦追许久的人族小辈,居然在下面陨石停住时,灰岩族的族人,都咧嘴狞笑,满目凶戾。

  “区区灰岩族,也敢放肆,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还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呢!”

  殷娅楠低吼一声,瞬间跨到冰血蟒脖颈处,那条蟒身几十米长的冰血蟒,也对灰岩族族人充满恨意,蟒身一动,便飞天而起。

  “呼!”

  七阶血脉的冰血蟒,朝着灰岩族的族人,张口喷出一团寒雾。

  寒雾“喀喀”作响,混杂着无数冰渣,带着彻骨寒意,如要冰冻天地,令灰岩族的族人,都化为冰雕。

  众多岩石,稍一碰触到寒雾,立即就开始结冻,虚空静止。

  寒雾中,还有丝丝带有爆裂的气血之力,那些气血之力,来自冰血蟒体内的血纹蟒血脉。

  血纹蟒的气血,溅射到冰冻的岩石,岩石竟直接炸碎。

  两个血脉较弱,冲到前方的灰岩族族人,被寒雾淹没,坚硬如铁石的躯体,也在顷刻间冰冻,被血纹蟒气血溅射后,虚空爆裂,化为一块块冻结的血块,当场惨死。

  “那条异种蟒蛇,怎么还能如此凶残?”

  灰岩族三位血脉达到六阶的族人,看到族人死亡,突然傻眼了,简直不敢相信。

  跗骨血棘的威力,他们心知肚明,他们曾经利用跗骨血棘,将众多七阶血脉灵兽灭杀,他们不相信冰血蟒以自身的力量,能摆脱跗骨血棘的侵蚀。

  “咦,那人,那人……”

  灰岩族的族人中,有一人看着下方,神情一动,突惊呼起来。

  那人赫然就是岩山。

  在那神秘的下层大6,黑色海洋的一座孤岛上,他曾经见过聂天。

  他后来也跟随着灰岩族的族人,侵入了陨星之地,不过因为他在灰岩族的地位较高,为了保护他,他和阿姆斯等人一样,都被安置在裂空域。

  邪冥族的巴斯托,在玄天域死亡后,他和阿姆斯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成功由裂空域的六条空间缝隙逃走。

  他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片被封禁多年的遗忘之地,再次见到聂天。

  “岩山!”聂天咧嘴一笑,扬声高呼:“没想到你竟然没有死在陨星之地。”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404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