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四十六章 金色母虫

第七百四十六章 金色母虫

  聂天矗立不动,冷冷看向刑北宸落下的洞穴,嘴角逸出一丝讥诮。

  “轰隆隆!”

  突然间,从刑北宸飞落的洞穴内,传来震动天地的轰鸣。

  一股凝炼至极,带着中正平和的浩然剑意,由那个洞口流溢出来。

  “喀喀喀!”

  剑意溅射处,硬如精铁的岩石,纷纷爆裂。

  那一缕缕凌厉剑意,聂天只是以灵魂意识探察,脑海竟传来刺痛,脸色当即一变。

  “此人!竟如此之强!”

  聂天和刑北宸认识也有段时间了,可从未见过此人出手,始终估摸不准他真实战力。

  但通过殷娅楠对刑北宸的提防,他就猜测此人绝对非同小可,若不然,殷娅楠、乔昀曦这类天骄,不会那么慎重。

  即便早有心理准备,真正感觉到那无匹剑意内,泄露出来的丝丝缕缕力量,他还是为之动容。

  从刑北宸剑意传来的气息,有着撕裂天穹,能斩碎一切的凌厉和霸道。

  在聂天来看,刑北宸的剑意若是不分散,凝为一股,恐怕能够和玄境中期者争锋!

  “小心刑北宸!”乔昀曦似早知如此,刑北宸忽然展现出来的力量,她并没有觉得意外,而是说道:“如果不是有你和殷娅楠在,我都不敢和他结伴而行。当时,他想要乘坐焰鸟时,我和殷娅楠不肯答应,也是惧怕他。”

  聂天眯着眼,道:“如果我没有那具血肉傀儡,殷娅楠没有七阶冰血蟒,确实非他对手。”

  “他可是垣天星域青年一代的传奇人物啊!”乔昀曦解释,“当年他刚入凡境后期不久,便越级斩杀过玄境初期者,此事曾轰动一时。这人来历不明,忽然就在三剑宗出现了,被三剑宗视作未来希望。”

  “他刚到三剑宗时,仅有凡境初期修为,短短时间就跨入后期。”

  “三剑宗原来的那位天骄,和他一同外出试炼时,莫名其妙暴毙而亡。那场试炼,三剑宗派出了十几人,深入了一个秘境,可活下来的,只有他一个。”

  “外面传言,是他将同门都给击杀,奠定了他在三剑宗独一无二的尊贵地位。”

  “三剑宗几种秘传的剑术,他全部都精通,而且听说,有一种三剑宗多年来无人能修成的剑决,他也成功悟透玄奥。”

  乔昀曦神色复杂,又低声说道:“此人,对三剑宗似乎还没有什么归属感。三剑宗悉心栽培他多年,他在很多事情上,都拒绝了三剑宗的好心安排。三剑宗本来想要和关家联姻,挑选了关荷,他婉言拒绝。”

  “关家那边,让他在家族内,随便找寻年轻貌美的族女,也被他回绝。”

  “因此此事,三剑宗和关家还有过一番冲突。”

  乔昀曦说起刑北宸时,表情凝重,分明颇为忌惮此人。

  “咻!”

  刑北宸倏地从洞穴口飞出,先前爆出来的惊天剑意,尽数收敛,消失无形。

  他讪讪干笑着,扬声说道:“好像没新的噬金虫啊。”

  “有肯定有,能不能找到,要看人。”聂天咧嘴一笑,“丑话说在前头,还是有噬金虫在底下陨石内的,我们谁找到,就算谁的。”

  刑北宸满脸无奈,点头道:“好吧。”

  聂天悄然动用生命气血,如无形触手渗透向陨石底下,去感应微小的血气动静。

  半响后,他不动声色地,闪掠到另外一个洞穴口,一路深入,以炎星不断凿击。

  “蓬!”

  不多时,灿灿金辉,又从一块碎裂的陨石内绽放。

  将表层石块剔出,又有一只拇指大小的金灿灿异虫,被聂天给找了出来。

  “还,还真的有!”刑北宸神情振奋。

  乔昀曦愣了愣,也反应过来,欢呼一声,就奔向别的洞穴,想要依法施为。

  刑北宸远远观察着聂天,一肚子疑惑,不清楚他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能那般准确地,再次找出噬金虫。

  他也明白,聂天是不可能将搜寻之术,告知他的,犹豫了一下,只好随便挑选洞穴,又间或重新凿开洞口,漫无目的地搜查。

  他境界虽然精湛高深,可毕竟没有生命血脉,无法感知到噬金虫的微弱血气。

  他和乔昀曦两人,四处忙碌着,闪掠到不同洞口,碎裂岩石,苦苦搜寻,还是一无所获。

  反观聂天,每一次深入洞穴,都能获得一只或多只噬金虫。

  每每听到金铁交击声,看到惊鸿一现的金色宝光,他们就明白聂天又有了收获,这让他们大为丧气。

  很快,两个时辰匆匆过去,聂天已得到了几十只噬金虫。

  到了这时候,御兽宗的殷娅楠,已经安排了冰血蟒,那冰血蟒潜入另一块陨石内部,去炼化八级玄冰巨蟒的残留力量。

  见冰血蟒步入正轨,闲暇下来的殷娅楠,才注意到他们的异常举动。

  她好奇看了一会儿,以灵魂意识沟通了一下冰血蟒,就从那块陨石慢悠悠漂浮过来。

  中途时,她猛地注意到,聂天从一个洞穴底部,拧起金灿灿的噬金虫,将其收入储物戒。

  “噬金虫!那块陨石内部,竟然有噬金虫!”

  殷娅楠也瞬间来了兴致,旋即就现乔昀曦和刑北宸两人,也在四处活动,分明和聂天一样,都在搜寻噬金虫。

  她不由分说地,也落向陨石,到处找寻被简家、关家凿开的洞穴,收集噬金虫的尸身。

  和刑北宸、乔昀曦不同,她对气血也异常敏感,可噬金虫体积极小,余留的气血较弱,而且还处于陨石深处,便是她,也是没办法如聂天那般,精准地选中目标,将一只只噬金虫从地底剥离。

  半个时辰后。

  “喀嚓!”

  聂天重新以炎星凿开的陨石洞穴口,猛地传来爆响,璀璨金辉,从中闪烁而出。

  毫无收获的其余三人,下意识汇聚而来,站在洞口低头探望。

  一块头颅般大小的陨石,炸裂开来,从中再次显现出一只噬金虫。

  这只噬金虫,比聂天收集的其它噬金虫,大了十倍都不止,在那噬金虫的坚硬外壳上,有着一条条细密的金色花纹。

  那些金色花纹,仿佛烙印着金锐之力的玄奇,暗含无穷奥妙。

  “就是这只了!”

  聂天目显奇光,不等刑北宸三人看个仔细,就将这只噬金虫的尸身,赶紧收入储物戒。

  他的生命血脉感应中,这只噬金虫,也是陨石底下最后一个。

  这只噬金虫体内残存的气血能量,比起他先前收集的几十只,加起来都要强大!

  他之所以留待最后,去收集这只噬金虫,是因为这只噬金虫埋藏之地,远离简家、关家所有凿开的洞穴。

  他必须重新洞穿大地,碎裂岩石,煞费苦心,才能将其得到。

  他是将较容易收集的噬金虫,都迅给剥离出来,才集中精力,斩获最后一只,也是最强大的一只噬金虫。

  “那是母虫。”刑北宸眸显奇光,“此地所有噬金虫,恐怕都出自它。它比别的噬金虫,强大了太多太多,这只母虫……”

  “我的。”聂天在洞穴底部插话。

  刑北宸扯了扯嘴角,笑容有点耐人寻味,“聂天,那处湖底的魂晶,尽归你手,这些噬金虫也打算独吞么?”

  “我记得,我先前说的清清楚楚,隐藏在陨石下的噬金虫,谁找到归谁。”聂天皱眉。

  “可所有的噬金虫,都在你手中啊。聂天,事情不要做的太绝,弄几只噬金虫给我们如何?”刑北宸道。

  “谈不起来。”聂天回绝。

  “殷师妹,我有个小建议。”刑北宸不再搭理他,而是望向殷娅楠,认真地说道:“你我联手,以你七阶的冰血蟒,应该能挡住实力锐减那具血肉傀儡。而我,负责解决他,还有乔昀曦。他身上的魂晶,噬金虫,你我事后再分,大头归你,你意下如何?”

  “什么?”乔昀曦变色。

  聂天脸色阴沉下来。

  殷娅楠一脸错愕,旋即蹙眉,似在认真衡量得失。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462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