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四十七章 翻脸无情

第七百四十七章 翻脸无情

  殷娅楠沉默半响,突然道:“他可是出自碎星古殿。”

  “那又如何?”刑北宸反问。

  “他死了,事情一旦泄露,碎星古殿必会不依不饶,你们三剑宗也袒护不了你。”殷娅楠再说。

  “你都说了,事情泄露后,碎星古殿才会问责。他和乔昀曦只要死了,你我守口如瓶,谁能知道?”刑北宸哑然一笑,又道:“更何况,碎星古殿传人,在外界游历,谁又能保证各个安然无恙。”

  “我就不信,死了一人,碎星古殿会大军涌入垣天星域。”

  “算了吧?风险太大了,没那具血肉傀儡,他那辆飞行灵器,麻烦也很大。”殷娅楠道。

  刑北宸微微眯着眼,嘴角常年噙着的温和笑意,一点点收敛。

  当他不笑时,他面部线条倏然变得冷硬如冰岩,整个人的气息,都像是生了天翻地覆巨变。

  “既然如此,那就对不住了。”他轻叹一声。

  “你什么意思?”殷娅楠突生不妙。

  “轰!”

  一股铺天盖地的凌厉剑意,猛地从刑北宸体内爆出来,他缓缓伸手,分别拍向临近的殷娅楠和乔昀曦。

  他两只手,流转出玉石般的晶莹光泽,皮肉底下的筋骨,变得清晰可见。

  一缕缕晶莹的灵力光烁,在他筋脉内疯狂涌动,他缓缓拍击向殷娅楠、乔昀曦的两只手,仿佛充塞了整个天地,令两女生出一种强烈危机感。

  乔昀曦胸腔火焰燃起,一团烈焰夹杂着点点异芒,缔结出玄奥灵诀。

  殷娅楠神色巨变,暴喝一声,有万千气血之力,混杂着她体内灵力,变幻为数头荒古灵兽的模糊幽影。

  “砰砰!”

  刑北宸的两手,分别拍击在烈焰光团和模糊兽影,两女妙曼火辣的躯身,如折翼的飞鸟,先被撞击地凌空飞起,又摇摇晃晃地骤然坠落。

  “你疯了不成?”

  殷娅楠落地霎那,体内气血翻搅,面色潮红,愤怒低吼。

  乔昀曦嘴角逸出一缕血迹,眼眸神采稍稍黯然,剧烈喘息着,竟然一时间连话都讲不出来。

  这一切,生在电光火闪间,聂天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刑北宸已经痛下杀手。

  “不知死活的东西!”

  聂天冷哼一声,便欲唤出炎龙铠穿戴在身,将那具骸骨血妖召唤出来。

  然而,他的灵魂意识倏一凝结,才准备逸入储物戒时,忽头痛欲裂。

  他骇然现,他凝炼的意识,不知因何原因,竟无法脱离灵魂识海!

  “咻咻咻咻咻咻咻!”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彩霞,陡然从附近一个个洞口喷薄而出,一道道彩霞拖曳着灿烂流光,高悬半空,隐隐将他所在的那个洞口,还有上面的乔昀曦、殷娅楠包围住。

  细看之后,聂天才注意到每一道霞光内,都有着一柄薄如蝉翼的灵剑。

  七柄小小的灵剑,绽放出璀璨神辉,神辉虚空隐隐交织,化为一片彩霞光网,遮蔽天日。

  每柄灵剑,都烙印着刑北宸的灵魂念头,在聂天感觉中,仿佛突然多出七个刑北宸。

  七柄灵剑,虚空高悬,神辉如幕,明明相隔甚远,却似刺在聂天头顶,制衡着他的灵魂识海,令他每次想要凝聚灵魂意识,便头痛欲裂。

  灵魂意识延伸不到储物戒,就没办法召唤炎龙铠,动用不了骸骨血妖。

  “七极裂魂剑阵!”乔昀曦骇然失色。

  她放置在储物戒内的长鞭,还有别的战斗器物,也和聂天一样,没办法取出。

  七柄神辉如彩霞交织的灵剑,虚空凝阵,压制着所有人的灵魂识海,任何人妄动灵魂意识,都会被无影无形的剑意冲击。

  “呼!”

  本处于洞穴底部的聂天,灵力运转,血气涌动,轰然飞出。

  一走出来,他就突然看到,殷娅楠急匆匆地,欲图离开脚下陨石,去七阶玄冰巨蟒所在的那块。

  “殷师妹,你走不掉的。”

  刑北宸犹如鬼魅般,突然就在殷娅楠逃离之处浮现,语气漠然地说道:“在我宗这座七极裂魂剑阵之下,你的每一缕灵魂意识,便是能凝结出来,也无法冲出自身。”

  “你那条冰血蟒,此刻正在专心炼化玄冰巨蟒的余留之力,怕是察觉不到你的危机。”

  “你的灵魂意识,释放不出,也就沟通不了它,它帮不了你的。”

  他慢条斯理讲话时,这一片天空,忽下起淅淅沥沥的七彩光雨。

  雨点,来自那七柄色泽不同的灵剑。

  淅淅沥沥的光雨,落向聂天头顶天灵盖时,倏然隐去。

  下一瞬,在聂天的灵魂识海内,就多出点点滴滴的光雨。

  光雨渗透进来的瞬间,聂天识海的九颗星魂,立即觉察出凶险,众多灿灿光烁,从星魂内飞逸出来,和那些光雨碰击在一块儿。

  聂天识海,陡然爆出瑰丽绚烂的火光,撕心裂肺疼痛,从他脑海传开,让他禁不住出低声尖啸。

  同样的凄厉惨啸,也分别从乔昀曦和殷娅楠口中传开,急着飞离七极裂魂剑阵的殷娅楠,如遭电击,猛地定住。

  乔昀曦离焰鸟停泊之地,还有几十米,她本来高空飞掠,却再次轰然坠地。

  她眼中的光彩,忽明忽暗,灵魂似乎遭受痛击,眼皮子不断跳动着。

  “刑北宸!我愿意和你统一战线!”殷娅楠大声尖叫着,“那个聂天,你我两人合力击杀,他手中所藏,你占大半,我只取几块魂石即可!”

  眼看处境不妙,先前还犹豫不决的她,迅改变主意。

  “迟了。”刑北宸轻轻摇头,一柄沉重的黑色灵剑,从他胸前漂浮而出。

  他一把握住那柄黑色灵剑,如攥住了整个天地,随手挥动了一下,便有凝炼至极的灵力光芒,爆射八方。

  殷娅楠怒喝着,两手疯狂变幻着灵诀,牵扯着灵力和气血之力,短时间缔结出层层能量光盾。

  “噗噗噗!”

  千百灵力光芒,暴雨般冲击向那层层能量光盾,火光四溢。

  殷娅楠闷哼一声,节节后退,每一脚落下,她脚下的陨石,都在炸裂。

  “聂天!我们合力杀他!”乔昀曦大呼小叫。

  从洞穴飞出,感受着灵魂识海异变的聂天,因她的一声呼叫,陡然冲向刑北宸。

  漫天洒落的七彩光雨,虽然依旧在荼毒肆虐着他的灵魂识海,令他头痛欲裂,但因九颗星魂的存在,聂天还能承受。

  “咻!”

  他手持的炎星,汇聚星辰、火焰、草木和灵丹之力,如要划破虚空,带着十几米长的虹芒,朝着刑北宸劈来。

  “即便你出自碎星古殿,又能如何?”刑北宸眼中满是讥诮,“失去了那具血肉傀儡,没了那辆奇特的飞行灵器可用,你也就是一个凡境的炼气士,凭什么和我斗?”

  黑色灵剑随着他手腕一抖,无数细如游丝的灵力,猛地凝结为一道。

  “轰!”

  两道灿灿光芒,如两根能量光柱狠狠撞击在一块儿,爆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凌厉的剑意,糅合着凝炼的灵力,将聂天炎星的那一击,给冲的支离破碎,聂天施加在炎星内的各类不同属性灵力,如繁星一一熄灭。

  反倒是黑色灵剑溅射开来的灵力,如金丝钢线,余威不减地,刺向聂天持刀的手臂。

  “噗噗噗!”

  只一霎,聂天右臂便皮开肉裂,血流不止。

  但聂天皮肉之下的晶骨和筋脉,在那一剑的余威渗透下,却坚如神铁,没一丝裂痕。

  刑北宸脸显错愕,略有些惊奇地看来,轻声道:“能从那湖底,将魂晶给带离出来,果真是有点不凡。”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465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