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四十九章 领域反噬

第七百四十九章 领域反噬

  剑芒飞旋度越来越快,如凝为剑刃风暴,刑北宸的身影,都变得模糊不清。

  “蓬蓬!”

  声声异响,由刑北宸背后传来,殷娅楠出痛呼,似突遭重击。

  乔昀曦以九阳法珠衍变出来的火焰祥云,临近那剑之风暴,如被撕碎的彩色帆布,片片散落。

  与此同时,一股恐怖吸力,陡然从那刑北宸所在的风暴内涌现。

  周边碎小的石块,纷纷被牵动,朝着刑北宸飞去。

  石块一落入风暴,就被千万剑芒斩成齑粉,漫天飘散。

  聂天,殷娅楠和乔昀曦,也瞬间感应到那股吸力,身不由己地,似被磁石吸引的铁块,一步步凑向刑北宸。

  聂天没办法看到刑北宸身后的殷娅楠,却能瞧见乔昀曦面色嫣红,似在竭尽全力地,抵御那突生的吸力。

  “哧啦!”

  乔昀曦身上的衣衫,忽地炸碎,只剩下一件贴身的轻薄衣甲。

  那衣甲薄若蝉翼,像是以某种火焰灵兽的皮制作而成,和她皮肉无比契合,拥有着神妙,才未被吸力扯碎。

  可乔昀曦凹凸玲珑的妙曼酮体,却在那轻薄衣甲底下,若隐若现。

  乔昀曦神色焦急,却毫无办法,频频看向聂天,似希望聂天能力抗刑北宸。

  她本离刑北宸最远,在其右侧,可她在剑刃风暴的吸力下,反而最是无力,脚步蹬蹬蹬地,仿佛是飞奔着,急不可待地要冲入风暴内,化为一团残肢碎肉。

  “浑沌乱流!”

  关键时刻,聂天再次动用从擎天巨灵参悟出来的秘法,种种不同属性的灵力,混杂着浓烈气血之力,以自身营造和刑北宸截然不同的力量磁场。

  这次形成的“浑沌乱流”,只缺少魂力,威力要弱许多。

  消减一点的“浑沌乱流”,以聂天为中心,忽然蔓延时,受到那剑刃风暴的牵扯,无数碎小的光点,疯狂涌向刑北宸。

  他释放出的“浑沌乱流”,拥有扭曲天地,紊乱一切力场的玄奥,倏一接触那千万剑芒凝成的风暴,刑北宸便低声惊呼。

  噼里啪啦的光烁,从那剑刃风暴内烟花般爆炸,刑北宸的惊呼,突化为一声闷哼。

  下一刻,聂天就清晰地察觉到,形成“浑沌乱流”的所有异力、流光、星点,都失控地如海般逸入剑刃风暴。

  被刑北宸以七极裂魂剑阵的光雨,赋予了灵魂的剑芒,瞬间乱了。

  疯狂旋动的千万剑芒,原本有秩序地,彼此间绝不会相互冲突撞击。

  可在聂天营造出来的“浑沌乱流”,消失到那剑刃风暴之后,一束束剑芒,突“啪啪”撞击在一块儿。

  千万剑芒,彼此冲突,互相抨击,不仅瞬间破掉那剑刃风暴,还在顷刻间,令刑北宸遭受某种重创。

  一束束剑芒,再也难以维系,朝着四面八方溅射开来。

  离刑北宸接近的殷娅楠、聂天,都被剑芒穿刺而来,聂天肩膀、胸腔、手臂处,一下子多出众多微小血洞。

  他突然一身鲜血,遍体鳞伤。

  殷娅楠也在厉声尖叫,分明和他一样,也被飞射的剑芒伤到。

  反而是乔昀曦,因离刑北宸较远,在那剑刃风暴破灭霎那,她突摆脱了吸力牵引,狼狈后撤,堪堪避过一劫,没受到太多伤害。

  “嗤嗤!”

  飞溅的剑芒一一坠地,刑北宸模糊的身影,再次清晰浮现。

  他依然手持着那柄黑色灵剑,可眼角,却多出两条猩红血迹,令他此刻显得略显阴厉可怖。

  “这种模拟的领域之力……”

  刑北宸呼吸急促,惊异看着聂天,“你不过区区凡境修为,竟然能悟透如此古怪的领域力场!”

  “七极裂魂剑阵的封禁失效了!”

  殷娅楠满身血迹,可眼中充溢着欣喜如狂的神采,“刑北宸!你竟然伤了灵魂,再难御动七极裂魂剑阵!”

  聂天和乔昀曦,也在她的高呼下,敏锐察觉到,不再有奇异的力量,阻止灵魂意识的延伸。

  “出来!”

  炎龙铠瞬间飞出,并立即套在他身上,令他气势攀升。

  “主人,炼化邪魂,带你去那处地方,耗去我太多能量,我能给你的帮助有限。”器魂弱弱地说道。

  “无妨!”聂天哼了一声,星舟和骸骨血妖,也猛地从储物戒飞出。

  “刑北宸!我看你怎么逃脱?”殷娅楠大声喝道。

  乔昀曦终于松了一口气,匆匆忙忙地取出新的衣衫,随意穿上,就直奔焰鸟。

  “这次,竟然栽了。”刑北宸一脸地遗憾,无奈说道:“算了,以后再作计较便是。”

  “没有以后了!”殷娅楠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带着彻骨寒意,“你真是疯了,竟然连我和乔丫头的主意都敢打!就算你是三剑宗的天骄种子,现在都没用了!”

  “三位,再会吧。”刑北宸语气淡漠地说道。

  “咻咻咻!”

  七柄颜色各异的灵剑,虚空飞落,剑体交叉,突组成一个神秘阵法。

  他轻悠悠地落入那剑阵之内,身姿潇洒地,踩着那剑阵飘然而去。

  剑阵在聂天等人眼中,轨迹不断变幻,那剑阵之度,犹如某种遁法,比焰鸟和星舟竟然都快了太多。

  乔昀曦驾驭着焰鸟,正准备追击时,就现那剑阵时而消失,时而再现。

  剑阵每次显现,都比原先停留之地,远了数里,眨眼间,就彻底从三人视线内消失,无迹可寻。

  “那剑阵竟然蕴藏空间遁法!”

  殷娅楠恨的牙痒痒,“这刑北宸当真是坏到骨髓了,他明明有比焰鸟毫不逊色的器物,居然始终没有拿出,只是以断兵糊弄我们!”

  “从头至尾,他都没有安好心。”乔昀曦愤怒地望着刑北宸消失的方向,说道:“不过他那剑阵,应该不是飞行灵器。剑阵的催动,对他会造成伤创,他也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动用此阵。”

  聂天沉默不语,心中透露,知道刑北宸脚下的剑阵,有着和长途星烁般的玄奥。

  此类能瞬间脱离战场的遁法,往往都会反噬施法者,那刑北宸的剑刃风暴,被浑沌乱流反伤,又动用再次伤上加伤的剑阵,势必会安分一段时间。

  “此人,是不是疯了?他怎敢对你我下手?他就不怕,事情败露以后,三剑宗都包庇不了他妈?”乔昀曦匪夷所思道。

  殷娅楠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我隐隐听说,这家伙并非我们垣天星域的人。他是被三剑宗的宗主,从某处带过来的。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对三剑宗始终没有归属感,没有真正将三剑宗当做宗门对待。”

  “他连苦心栽培他的三剑宗,都没有当一回事,自然也不会顾忌你我的身份。”

  “我猜测,他来自的域界天地,或许比我们垣天星域还要强大。可能,他也仅仅只是暂时性地,待在三剑宗。”

  乔昀曦震惊道:“你怎么知道?”

  “这是我御兽宗的秘密。”殷娅楠哼道。

  他们两人交谈时,聂天默然坐下,取出一块块灵石,已经在凝聚灵力了。

  和刑北宸的一战,让他差点死去,动用擎天之怒和浑沌乱流,也耗去他太多力量,他必须尽可能恢复。

  除此之外,他还受了不小的伤,身上满是血洞,他也需要赶紧以天木重生术恢复。

  知道刑北宸脚下的剑阵,暗含虚空遁法后,殷娅楠也放弃了叫唤出冰血蟒,追杀下去的想法。

  等她注意到,聂天开始抓紧时间治愈伤势,恢复力量后,也不再和乔昀曦多言,强忍着伤势,慢悠悠飘向冰血蟒所在的那块陨石。

  她显然也在担心,那刑北宸去而复返,觉得在冰血蟒身边,才能万无一失。

  “你那血肉傀儡,千万不要再收入储物戒了,就一直放在外面。”在她动身离去时,乔昀曦心有余悸地叮嘱聂天。

  聂天睁眼看了她一下,点了点头,随手扔出一块魂石过去,“尽快恢复。”

  乔昀曦接过魂石,脸上有了一丝感激,但却没有道谢,而是乖乖坐下。

  “也给我一块,我也被七极裂魂剑阵伤了真魂。”已飞离这块陨石的殷娅楠,猛地回头,朝着聂天伸手,“那个,我们也算是并肩作战的盟友了,你不会还那么小气吧?”

  “赏你一块就是了。”聂天再次扔出一块魂石。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477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