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七十六章 脸颊生花

第七百七十六章 脸颊生花

  “不!”

  穆碧琼凄然尖叫。

  面纱扯落,一幅绝美的容颜,映入聂天眼帘。

  穆碧琼那张脸,白皙无暇,如最卓越的画师,耗费毕生之力精心绘制而出的美人图。

  看着那张脸,就连见惯美人的聂天,都为之惊艳。

  “果真生的极美。”殷娅楠冷哼一声,略有些嫉妒地说道:“明明如此之美,偏偏终年蒙着面纱,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聂天也赞叹不已,抚掌道:“的确漂亮。”

  可穆碧琼脸上却毫无得意,相反,她还颇为惊恐不安。

  下一刻,聂天就霍然发现,从她那精美至极的脸庞底下,悄然浮现出两朵鲜花。

  鲜花似深藏在她肌肤下,待到面纱褪去,才会一点点显现出来。

  两朵鲜花,从淡然,迅速变得清晰。

  一朵鲜花,黑如墨,透露出阴森诡异的气息,另外一朵鲜花,为粉嫩彩色,妖艳绝美。

  两朵鲜花,分别处于她两边脸颊,几乎充满她的面部。

  两朵鲜花,出自同一根茎,那根茎就在她晶润尖长的下巴处,并一路朝着脖颈下延伸。

  鲜花根茎,在那两朵鲜花显现以后,也一点点浮现。

  聂天凝神细看,就注意到鲜花的根茎,从其雪白脖颈处,延伸到她高耸胸部,并在她腰腹处也凝现,直抵向她脐下丹田灵海,似扎根于她丹田深处。

  “这……”

  殷娅楠忽然呆愣着,也被那两朵突然冒出的鲜花,长长的根茎被惊讶。

  原本绝美至极的穆碧琼,等两朵鲜花,和根茎一一浮现,聂天再看时,就生出一种异样感。

  她一边脸颊黑色花朵,在聂天眼中,渐渐变得狰狞可怖。

  另一边的彩色花朵,娇艳欲滴,说不出的妖艳美丽。

  穆碧琼的气质,也仿佛在不断变幻,一会儿美到极致,一会儿狰狞如恶鬼,让聂天都暗自变色。

  “殷娅楠!我绝不会放过你!”

  穆碧琼本交叉在胸前的玉手,掌心按着脸颊的两朵奇异鲜花,凄然地朝着远处奔去。

  殷娅楠被她脸上的巨变被镇住,一时间,也忘却阻拦,任由她渐行渐远。

  很快,她半裸着的身子,便消失在聂天视野。

  “她脸上的花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聂天奇道。

  殷娅楠眉头紧皱,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听说,她美丽至极,可她常年带着面纱,让我不喜,觉得她太装。”

  “明明生的如此美貌,为何整日带着面纱,不想给人看,弄一副面具带着便是?”

  聂天回想着穆碧琼面部奇变,沉吟数秒,道:“依我看,不论是什么面具,都遮掩不住,她脸上的两朵花。那两朵花,透露着诡异,一旦浮现,根茎也会冒出,从其脖颈,直抵腰腹下的丹田。”

  “嗯,确实奇诡难测。”殷娅楠轻轻点头,解释道:“在我被血气反噬时,她鬼鬼祟祟而来,心生不轨。你到了后,她才打消邪念,和我主动拉开距离。我是想要教训她一番,让她真容显现,也算是还了一个人情。”

  “还我一个人情?”聂天愕然。

  “你将我弄到那异族、古兽气血混乱之地,助我平复气血暴动,并令我顺利破境,自然是个大人情。”殷娅楠理所当然道。

  给她这么一说,聂天才醒悟过来,“你跨入玄境了?”

  从宫殿走出,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半裸着身子的穆碧琼身上,倒是没有仔细端详殷娅楠的变化,所以没感觉到她成功破境。

  “不错。”殷娅楠神色傲然,嘴角有着一丝喜色,“我那冰血蟒,尚未完成血脉的蜕变,我反而更快一步。”

  “恭喜你。”聂天道贺后,表情古怪:“你即便是觉得欠我人情,你不必将那个女人,衣衫扒成那样吧?”

  “少给我装清高!”殷娅楠撇嘴,不屑道:“你们这些男人的心思,真当我不懂?你任由极乐山所有人离去,偏偏留下她,难道不是因为她在垣天星域的美丽之名?”

  “还真不是。”聂天苦笑。

  “我才不信。”殷娅楠冷哼一声,忽转过身子,望着穆碧琼离去的方向,“那丫头,怕是有点古怪,从她脸上浮现的两朵花,让我都觉得危险。极乐山挑选她为圣女,一定有着特别的理由,莫不成就是因为那两朵花?”

  “你都看不出那两朵花的来历?”聂天奇道。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奇异花朵,只是,我隐隐觉得,那两朵花……怕是有着灵魂。”殷娅楠凝重道。

  “有灵魂的花朵?”聂天猛然变色,“地蕴级的灵材?”

  “可能性极大。”殷娅楠轻轻点头,“只是不知那两朵花,究竟有着什么奇妙。那丫头,目前境界不足,或许还不能释放那两朵花的威力。另外,我还感觉,那两朵花对她并非全是善意。”

  聂天脸色深沉,淡然道:“看来,以后我要多注意注意她了。”

  “切!”殷娅楠很是不屑,“没什么好在意的,她的境界还是不足,即便和我同级别,也只会是我手下败将。要不是被她脸上的奇花给震慑了一下,我刚刚就扒光她衣服了,看她以后还敢在我面前装?”

  殷娅楠在成功突破到玄境之后,自信心暴涨,觉得即便是刑北宸未死,也非她对手。

  她还有一条即将跨入八阶血脉的冰血蟒可用,垣天星域,以后年青一代,谁能是她敌手?

  “未必。”聂天低喝一声。

  就在此时,他敏锐地察觉到这方天地,似乎有一缕缕草木气息,被猛地惊动。

  那气息,并非出自草木繁茂的那处修炼宝地,而是来自大陆外沿,他之前窥视到的,将整个大陆束缚的巨藤。

  先前,他在半球体大陆外面,早就看到有一根根粗长到难以想象的巨藤,将大陆拴捆。

  可在他进入大陆内部,并没有瞧见巨藤的根茎,只在陆地最外部的区域,隐隐看到深埋地底的藤条踪迹。

  那巨藤,曾给他巨大震撼,可是进来以后,他遇到太多问题,也没有好好探察。

  这时,不知因何原因,巨藤犹如从悠久岁月的长眠中,悄然苏醒,似注意到穆碧琼,释放出一缕缕草木精气,以他未知的方式,在暗自观察着穆碧琼。

  “怎么了?”殷娅楠毫无所觉。

  “你我进来前,曾瞧见一条条粗长无比的藤条,捆缚着大陆,像是阻止大陆碎片脱离。”聂天眯着眼,脸上深沉,“此刻,那些巨藤好像特别注意到了穆碧琼。”

  “穆碧琼,修炼的属性,应该不是木属性啊。”殷娅楠愣了下,陡然醒悟过来,“难道,是因为她脸上浮现的那两朵花?”

  “十有是这样。”聂天道。

  “这种变化,对她来说,是好还是坏?”殷娅楠再问。

  “我也不清楚。”聂天犹豫了一下,突然道:“想要知道答案,还是去看看吧。”

  殷娅楠马上起身,朝着穆碧琼追去。

  聂天也旋即跟上。

  ……。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647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