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双色妖花

第七百七十七章 双色妖花

  穆碧琼离开的并不太远。

  聂天两人,只稍稍闪掠千米距离,就看到穆碧琼的身影。

  半裸着的穆碧琼,盘坐在地上,已经重新换了一件衣裙穿戴好。

  待到聂天抵达,发现她又取出一个新的面纱,正要戴在脸上,要将那两朵诡异鲜花,还有绝美容颜一并遮掩。

  “蓬!”

  洁白面纱,轻柔覆盖在她脸颊霎那,忽猛然粉碎。

  穆碧琼眼中闪过一丝痛意,等她注意到聂天和殷娅楠时,又明显有些不安。

  “呼呼呼!”

  聂天能清晰感应的奇异草木精气,从大陆边沿,一条条如山粗长的巨藤飘逸而来。

  在聂天的天眼感知中,那些草木精气并非青色,而是一种古怪的灰褐色。

  灰褐色的草木精气,似乎被穆碧琼吸引着,一丝丝渗透她体内。

  穆碧琼刚刚穿上的衣衫,忽化为柳絮般,漫天纷飞。

  只是霎那,她就完全赤裸,再没有片缕衣衫。

  她脸颊上的两朵鲜花,一朵愈发娇艳,一朵黑幽明耀。

  两朵鲜花共有的根茎,从其脖颈、双峰,一路延伸到脐下丹田。

  根茎突涌现出勃勃生机。

  灰褐色的草木精气,一点点注入,从那根茎之中,悄然分叉出一根根细长枝干。

  那些枝干,初始非常淡,几乎微不可查。

  然而,随着更多灰褐色草木精气的注入,一根根枝干,似被加重了墨汁,逐渐明显。

  在聂天的感觉,从大陆边沿巨藤飘逸而来的灰褐色草木精气,仿佛加快了那株花的生长,令其生出了新的枝干。

  他觉得,每一个新的枝干,都会在将来,结出新的花朵。

  不过,以根茎为界限,生长在她两侧皮肤内的花朵,怕是会颜色各异。

  穆碧琼眉头紧皱,眼睛轻轻闭着,脸上充满了痛楚之色。

  聂天细致感应,发现那两朵鲜花,仿佛以穆碧琼躯身为战场,已在悄然争斗,其中那多鲜艳欲滴的花朵,似站在穆碧琼一边,隐隐和穆碧琼的灵魂意识交融。

  另外那多黑色鲜花,却透露出阴森和暴戾。

  “呵呵。”

  殷娅楠突轻声笑了起来,以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深深看着她,说道:“谁能想到,我遇到的麻烦,她也会在不久遭遇?我修炼的体术,因混杂太多灵兽之血,会发生冲突,在特定时刻作乱。”

  “而她,血肉之中,竟生长着一株妖花。”

  “妖花结出的两朵花,只要显现出来,彼此就会争斗。其中一朵倾向她,另外一朵,则是深怀恶意。”

  “那株妖花,也不知怎么就引发巨藤的美意,被其赐予了力量。”

  “涌入的力量,催生了妖花的生长,令妖花多出一根根枝干。或许不久后,那些枝干也会结出新的花朵,那会导致她体内两朵花的厮杀,更为的凶猛。”

  “她的这具躯体,依我看,早晚会被两朵花的争斗摧毁。”

  聂天脸色凝重,“一株花,扎根体内……”

  他自然而然地联想起华暮。

  华暮眉心之中,生长着一株天魔藤,天魔藤乃是魔域排名第三的魔植。

  那一株天魔藤,也具备智慧,曾经夺舍过华暮,以华暮的躯体,展现出滔天魔威。

  强悍如华暮,一旦势弱,都会被天魔藤侵入,时至今日,都没有办法解决天魔藤的麻烦。

  华暮越强,天魔藤也越强,待到天魔藤生长到一定程度,将会彻底取代华暮,成为他躯体的新主。

  他见识过天魔藤的厉害,如今在这方天地,在穆碧琼的身上,又看到一株妖花,神情渐渐阴沉下来。

  “你在担心什么?”殷娅楠瞥了他一眼,语气轻松地说道:“那株妖花,才结出两朵,明显弱小的多。我的那条冰血蟒,很快就能蜕变到八阶,八阶的冰血蟒,不会惧怕区区一株不成熟的妖花。”

  “更何况,此地可是你们碎星古殿的大贤,特意为你所留。”

  “在这里,那一株妖花,还能吃了你不成?”

  给她这么一说,聂天细想后,又渐渐冷静下来。

  之后,他的目光从穆碧琼身上移开,看向大陆的远方尽头,“那缠绕着大陆的巨藤,怕是……”

  殷娅楠悄悄点头,“不错,应该也有灵智。以那巨藤的庞大来看,它比穆碧琼体内的妖花,也不知强大了多少倍。除此之外,大地深处,还埋藏着同样有着模糊灵智的归元神石,这个陆地,蕴藏着世间太多奥妙。”

  “可不论是那巨藤,还是归元神石,仿佛都被碎星古殿驯服,或者和碎星古殿达成某种默契,在暗自守护着脚下大陆。”

  “有那两样奇物在,加上宫殿,还有神秘阵法,你何惧之有?”

  在她讲话时,聂天又发现从大陆边沿飘逸而来的灰褐色草木精气,不再注入穆碧琼。

  仿佛,那具备灵智的巨藤,知道继续对那株妖花馈赠,会导致穆碧琼承受不住,直接就惨死于此。

  穆碧琼虽忍受着痛苦,可她现在还能勉强抵御,她的灵魂意识,和那鲜艳的花朵,悄然呼应,如成为一体。

  聂天又端详一阵子,知道穆碧琼的异常,怕是只能靠她自己来解决。

  “走吧,你和我一同回宫殿,暂时不要出来了。”聂天突然道。

  殷娅楠愣了愣,“为何?”

  “我怕你趁机杀了她。”聂天答道。

  “你不觉得,这丫头有点危险吗?她体内的妖花,如果在将来真正彻底生长,还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殷娅楠眯着眼,很认真地给出建议,“我觉得,留着她未必就是好事,不如杀了算了。”

  “你也说了,在这里,她应该不会对我构成威胁。”聂天哼了一声,“行了,你别待下去了!”

  他有种感觉,如果任由殷娅楠在此,她一定会忍不住,将穆碧琼杀了。

  “你不再多看一会?那丫头现在可是全身赤裸,错过今次,你以后怕是再没有机会了。”殷娅楠调侃。

  “不必了,该看的,已全部看过。”聂天喝道。

  见他渐显不耐,殷娅楠也没坚持,点了点头,就和他一同离开,返回宫殿。

  聂天敞开石门,放她进去后,一松手,石门再次紧闭,“你留在此地,我准备回一趟陨星之地。”他对殷娅楠说道。

  不论是殷娅楠,还是穆碧琼,于此天地,都意外地得到了好处。

  殷娅楠体内几股兽血,牵引几头古兽残留血气,有了长足增长进步,导致她境界都跨入玄境。

  穆碧琼,体内一株诡异莫测的妖花,引发巨藤的注意,被馈赠了精纯草木之力。

  此地还有五行宝地,其中烙印着众多玄奥……

  他要回陨星之地,就是打算将至亲好友,弄到这儿来,给他们一番造化,为自己的未来积蓄力量。

  本来,他还不着急,可在看到穆碧琼、殷娅楠都有收获时,他终沉不住气了。

  “陨星之地?”殷娅楠来了兴致,“就是你出生的域界?我听乔昀曦的意思,那陨星之地似乎还不如垣天星域,仅仅只有九个域界,就连虚域级别的强者,都尚未诞生出一位来。我反正闲暇无事,要不,你带我一起去陨星之地见识一下?”

  聂天正要回绝,眉梢一动,又转而应承下来:“也好。”

  留殷娅楠在宫殿内,他担心此女会破坏那座阵法,令他不能归来。

  可要是放殷娅楠在外,他又担心此女,会趁着他人在陨星之地,将穆碧琼给杀了。

  一见他答应下来,殷娅楠眼睛一亮,“你放心,你不会乱来的。”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650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