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零四章 刺头

第八百零四章 刺头

  神符宗在涡流域的片区,石楼林立,有虚域中期的孟璃长期驻守。

  段石虎、景柔两人,因聂天在此,最近也都待在涡流域。

  但景柔和段石虎并没有闲着,要么钻研神符之道,要么通过种种途径,调查邢柏和骸骨族勾结一事。

  当聂天向三人表露出,想要依托神符宗在涡流域的据点,打造一座空间传送阵,连接陨星之地时,景柔瞬间就同意下来。

  她是看在聂天是段石虎的师弟,又是星辰之子的身份上。

  她还划出一座五层高的石楼,交到聂天手中,供赵山陵布置空间传送阵。

  涡流域作为整个天莽星域,一处最为神秘的交易区,搭建空间传送阵所需的诸多灵材,很容易就能聚齐。

  而赵山陵手中,本就储备着众多构建传送阵的材料,他借助神符宗,只收取了一些辅材,便着手进行。

  一座能够和裂空域连接的空间传送阵,对神符宗来说,有没有都无所谓。

  在孟璃等人眼中,陨星之地只是偏隅小域,就连一位虚域强者的突破,都艰险困难,还需要和妖魔交易,才能凑齐筑域所需的所有灵材。

  此类域界,实在难入神符宗法眼。

  然而,对陨星之地所有宗门来说,有一座可以和天莽星域连接的空间传送阵,则是意义重大。

  这意味着,从今以后,陨星之地的炼气士,能进出高等级的天莽星域。

  而传送阵的另一端,又坐落在天莽星域都最为奇特的涡流域,在涡流域,从陨星之地而来的强者,只要手中有真正的宝物,是能够和异族、古兽直接对话交易的。

  很多灵境强者,想要跨入到虚域,依赖的珍奇异宝,都有希望在涡流域找到。

  赵山陵建造的那座空间传送阵,因为具备横跨无垠星河的功效,耗时很长。

  期间,聂天再没有关注涡流域始终在发生的交易,而是专心苦修。

  他通过各属性灵石,以神符宗那座石楼中的修炼室,一遍遍淬炼灵丹,洗涤三个灵力漩涡,修为大进。

  涡流域的天空,像是一口井,没有日月,永远都是繁星点缀。

  他在此地修炼,扎根于星辰漩涡的九星花,也在无时无刻牵引着星辰之力,缓慢生长。

  他的十滴精血,早已重新凝炼,生命血脉也再次处于蛰伏期,等候者蜕变的来临,觉醒新的血脉天赋。

  转瞬间,便过了三个月。

  聂天沉溺在苦修中,浑然不知时间的流失,也没有人前来打搅。

  这天。

  苦修中的他,突被外界的嘈杂声惊醒,他走出修炼室,来到外面。

  神符宗一栋栋石楼中央的青石广场内,赫然站着一道道身影,有孟璃,有千剑山的杜正,还有金瀚宗那位名叫吴芸的老妪,加聂天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仲士枢。

  孟璃,杜正和吴芸,皆为虚域中期,分别代表神符宗、千剑山、金瀚宗坐镇涡流域。

  一行人面色都颇为沉重。

  “师弟。”段石虎见到他走出,招手示意他过来,向众人介绍,“他叫聂天,是我在陨星之地的师弟。”

  杜正和吴芸轻轻点头,并不在意。

  他们并不知道聂天星辰之子的身份。

  “邢柏,已经被确定和骸骨族有勾结。”景柔沉吟一下,解释道:“他和邢家的族人,在一个死星和骸骨族来往时,被我们抓了个正着。可惜,邢柏和邢家的邢立峰,在骸骨族的帮助下,逃脱了我们的围击。”

  “邢立峰所在的邢家,依附于千剑山,此人有着虚域中期修为。”

  “千剑山因为一些事情,虚域强者损失严重,未能将邢立峰、邢柏两人斩杀。他们逃往了骸骨族的域界,似乎想要通过骸骨族的秘密之地,去碎灭战场。”

  千剑山的杜正,冷着脸,说道:“若非柯金鹏等人,被邢家另外一个小儿刑北宸怂恿到一处外域禁地,就此没了消息,邢立峰他们断然逃脱不掉。”

  “邢家所作所为,千剑山并不知情。他们既然和骸骨族勾结,为骸骨族输送了众多人族尸首打造埋骨之地,那邢家自然会被灭族。”

  “可惜,未能斩草除根,留下了后患。”

  邢柏和刑北宸,都是千剑山的天骄种子,两人之前在千剑山众多天骄当中,排名还相当靠前。

  失去了柯金鹏等五位虚域,千剑山受了重创,如今在天骄种子排名首列的邢柏,也出了问题,令杜正极为烦躁。

  千剑山实力锐减,邢家也会覆灭,而邢柏和骸骨族勾结一事,又危害到金瀚宗,使得向来和千剑山站在同一阵营的金瀚宗,都大为不满,他们千剑山自然要给个交代。

  杜正撇清此事和千剑山的关系,表明会让邢家灭族,但却在继续追杀邢立峰、邢柏一事上,模棱两可。

  “邢家余孽,会去碎灭战场,但那里有多么复杂,我们都心知肚明。”杜正表示无奈,“我们千剑山最近麻烦事太多,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去碎灭战场,将邢家余孽斩杀。”

  “为了表达歉意,陨星之地一事,我们千剑山不再插手。”

  话罢,杜正没有多看聂天一眼,转身而去。

  他已经知道,陨星之地虽然也是一个星域,可仅仅只有九个域界。

  而且,陨星之地物产似乎并不丰富,未能诞生大量虚域强者。

  在杜正眼中,陨星之地的价值,并不大,他不认为千剑山在陨星之地夺取几个域界,就能大幅度提升他们千剑山的实力。

  杜正离开后,金瀚宗的老妪吴芸,悠然说道:“那个陨星之地……”

  孟璃临近她,悄然传音:“陨星之地和碎星古殿或许有关,我有确切消息,证明在陨星之地内,曾有天门数次开启!”

  吴芸骇然失色。

  她只犹豫半响,就果断说道:“那个陨星之地,和我们金瀚宗没有瓜葛,我们的人,也绝不会踏入陨星之地!”

  不等仲士枢表态,她就瞪了其一眼,神色匆忙地同仲士枢离去。

  “孟前辈,你和她说了什么?”聂天讶然。

  “我只说,那儿曾经有天门开启过,她就被吓到了,主动放弃陨星之地。”孟璃轻声一笑,“碎星古殿的威名,果然还是管用啊。”

  “咻!”

  赵山陵的身影,突从旁边一栋石楼飞出,他眸中满是傲然。

  “幸不辱命,我打造的那座大型空间传送阵,在以空间至宝做阵眼沟通时,成功将我送回裂空域。”他在孟璃身旁站定,即便是面对虚域中期,在神符宗身居高位的孟璃,也不亢不卑,神色从容,“我刚从裂空域归来,那条能够连接骸骨族一处埋骨之地的,隐秘不定的空间缝隙,已被我彻底摧毁。”

  “从今以后,天莽星域的炼气士,包括骸骨族,都休想再依赖那个埋骨之地的隐匿空间缝隙,进出陨星之地。”

  “想去陨星之地,只能以我搭建的那座空间传送阵,还必须我本人的空间至宝在,才能顺利通行。”

  他没有和神符宗打声招呼,就将那条处于幻空山脉深处的,能够连接骸骨族那埋骨之地的空间缝隙,第一时间摧毁。

  这么做,就是为了提前斩灭千剑山、金瀚宗,进入陨星之地的可能。

  而且,他来此之前,并不知道金瀚宗和千剑山,已经放弃深入陨星之地。

  这说明,在此人眼中,他还是颇为在乎陨星之地的,为了陨星之地的安危着想,他根本不理会金瀚宗、千剑山,包括神符宗的态度!

  和聂天一同到来的几人,祁白鹿性格温和,华暮老谋深算,赵山陵向来桀骜不驯。

  他在陨星之地,就是令各大宗门头疼的人物,行事作风全凭自己喜恶,自私自利,一切以自己为主,很少顾及别人感受。

  没料到在天莽星域,他做法依然如此。

  神符宗的孟璃,听说他一声招呼不大,就将那条能连接陨星之地的空间缝隙摧毁,也是暗恼。

  即使他们神符宗,在知晓聂天星辰之子的身份后,不欲染指那片天地,可神符宗已放出话来,会探索陨星之地。

  赵山陵这么做,让神符宗都有点下不了台。

  “碎灭战场开启后,我会进入其中,将邢家余孽轰杀,尽量将裴琦琦活着带回来。”赵山陵丢下这句话,又道:“在此之前,我会留那件空间至宝做传送阵的阵眼,尽快跨入虚域。”

  声落,他倏地飞向涡流域外域的涡流,在那些混杂着众多不明空间缝隙的涡流内消失。

  “此人,在你们陨星之地,应该也是一个刺头吧?”景柔轻声道。

  聂天苦笑点头。

  “他竟然如此有信心,会在短时间内,成功踏入虚域?”孟璃眯着眼,神色玩味:“一跨入虚域,就要去碎灭战场,还想斩杀邢立峰,他哪来的自信?修炼空间秘法者,筑造虚域所需灵材奇特,他难道已经筹集?”

  “应该是了。”聂天道。

  他明白,赵山陵在虚空乱流地,得到了虚灵子的部分遗藏,应该收集齐了,成功突破到虚域所需的诸多关键材料。

  赵山陵此人,在陨星之地谁的面子都不给,独来独往,横行无忌,的确是最让人头痛的桀骜角色。

  “叮铃铃!”

  也在此刻,景柔皓腕之中,一个翡翠手环,传来异响。

  她聆听数秒,脸色古怪,道:“聂天,那两个在枯炎域修炼的夫妇,几乎不分先后,都跨入到灵境后期了。”

  聂天一震。

  孟璃愣了半响,感叹道:“看来,小小的陨星之地,还是一个频出奇人异士的宝地啊。”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815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