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一十九章 银甲虫巢穴

第八百一十九章 银甲虫巢穴

  殷娅楠驾驭的飞行灵器猛地顿住。

  双方相隔还有数百米,彼此相望着,俊美的邪冥族少年,笑容玩味,并没有着急动手。

  纯粹由残魂汇聚而成,非是实体,而是虚态的骷髅头,依旧缓缓飘荡着,将刚死不久的,一些人族的痛苦残魂抽离。

  少年脚下的矮山,光可鉴人,仔细去看,居然不是石头,而是某种罕见的晶体。

  那种晶体,似藏匿在矮山内部,在矮山被切割成两半后,才呈现出来。

  熠熠星光照耀之下,那块不知多大,存于矮山的晶体,悄然释放出蒙蒙清辉,如在吸纳着什么。

  聂天眯着眼,认真查探,渐渐意识到,此地的冥气,一点点地,正在融入那块晶体。

  “六阶血脉的邪冥。”殷娅楠皱着眉头,“他给我的感觉,已经极为棘手,可最令我不安的,还是那个残魂凝结的骷髅头。那骷髅头,不知何物,连我的冰血蟒,都有些忌惮。”

  在她讲话时,聂天看到她腰肢处,冰血蟒的纹身刺青,逐渐浮露。

  待到冰血蟒以图腾纹身形态,从她腰间真正显现时,聂天立即感应到,她的气血在疯狂飙升。

  “嘶嘶!”

  下一瞬,那条冰血蟒,变为活物,从她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处,游动出来,真真盘绕在她腰间。

  一股八阶血脉灵兽独有的气血,从冰血蟒体内传来,让临近的聂天,都生出巨大压力。

  “八级,终于成功蜕变了。”聂天轻叹。

  八级的冰血蟒,即便刚刚蜕变成功,也是堪比人族虚域的战力。

  有了这条八级冰血蟒,聂天的骸骨血妖,在殷娅楠面前,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骸骨血妖生前的血脉,也只是八阶,被炼化为血肉傀儡后,至今,都只能发挥出七阶巅峰战力,未能重返巅峰。

  邪冥族少年,本笑容灿烂,待到瞧见那条冰血蟒,从殷娅楠体内浮现,并慢悠悠离开殷娅楠腰肢,匍匐在地时,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不见了。

  远远看着冰血蟒,他眉心那块棱形晶体一亮,残魂凝聚的骷髅头,顿时漂浮在他头顶。

  此刻,他才稍稍心安。

  “我脚下的是冥晧石,对你们人族的修炼,并无裨益。”少年暗自戒备着,伸手点向一个方位,以娴熟的人族语言说道:“你们去那边,那儿……应该有适合你们人族的灵材。你的那只灵兽,血脉在八阶,我们战斗起来,谁都占不到便宜,还是避免冲突吧。”

  殷娅楠轻抚着冰血蟒的额头,闭着眼,和冰血蟒暗自交流。

  从冰血蟒那儿,她也知道那残魂汇聚的骷髅头,极端邪恶诡秘。

  八级的冰血蟒,都向她说明,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胜过那个奇特骷髅头。

  “这里所有人,都是被你所杀?”聂天诧异道。

  少年缓缓点头。

  “包括异族?”聂天惊愕。

  散落附近的尸体,除了人族外,还有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族人,甚至还有妖魔。

  他和异族有过几次接触,每次都发现邪冥和妖魔、幽族这些种族,都是共同战斗,他还以为双方是坚实的盟友。

  没料到,那邪冥少年,居然连妖魔、翼族都杀。

  “嗯。”俊美少年以奇怪的眼神看向他,道:“你们……是初次来碎灭战场?”

  殷娅楠回应:“不错。”

  “难怪了。”少年一副了然的表情,旋即说:“碎灭战场,没有既定规则,别说不是同一族群类了,就是同族,也照杀不误。敢于和我抢夺冥晧石的,即便是邪冥,我也会灭掉,不会客气。”

  “嘿,在这方面,你们人族才是做到极致者。”

  “人族内部的厮杀争斗,比我们还要惨烈不讲道义,我奉劝你们一句,以后见到同族,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话罢,他就原地坐下来,不再多言。

  巨大的骷髅头,幽暗空洞的眼瞳,正朝着他们。

  聂天三人,只要凝望那骷髅头,都会头晕目眩,有种灵魂即将失控的诡异感。

  殷娅楠和八级冰血蟒,交流一番,就对聂天说:“这个邪冥不易对付,冥晧石我们也确实用不着。”

  聂天想了想,道:“你看着办吧。”

  殷娅楠没询问穆碧琼的意见和态度,见聂天这么说了,又再次催动脚下飞行灵器。

  飞行灵器稍稍变幻方向,没有直奔着那名邪冥少年,而是绕了绕,就向那少年指引的位置掠去。

  “异族有着悠久的寿命,那少年看着很小,实际的年龄,或许也在百岁开外,甚至年岁更大。”飞行灵器越过那少年时,殷娅楠轻声说:“在异族当中,他肯定算是小的,可是比起我们,经历的事情应该不算少了。”

  “碎灭战场的外沿,也没有我们所想的那般容易。”穆碧琼皱眉。

  聂天深以为然。

  本以为,依仗着骸骨血妖,还有殷娅楠八级的冰血蟒,他们只要不冒然深入,应该是能横行碎灭战场外沿地带的。

  谁能想到,第一次碰到的邪冥少年,就如此可怕?

  以一己之力,通过那奇诡的骷髅头,那位邪冥少年轰杀了数百人,死在其手中的人族,几乎都是凡境和玄境。

  这说明那邪冥少年,具备的战力,远远不是六阶血脉。

  八级冰血蟒,都忌惮那骷髅头,可见那骷髅头的凶悍。

  待到他们乘坐的飞行灵器,渐行渐远,邪冥族的少年,又重新睁开眼。

  漂浮在他头顶的骷髅头,又活动开来,继续抽离死者尚未消散于天地的残魂碎念,那骷髅头……似在悄悄壮大着。

  “八级的灵兽,还是一个混血异种。”少年眯着眼,冷冷望着三人消失的方向,低声笑道:“嘿,你们竟然真去了我指引的那处方位,有意思了”

  他慢慢合上眼。

  ……

  不久,一声声怪啸,掺杂着器物碰撞的轰鸣声,由前方传来。

  殷娅楠脚下的飞行灵器陡然加速。

  很快,聂天就看到四座三千米高的银色山岳显现。

  那四座银山沐浴在星光下,银灿灿的,熠熠生辉。

  一圈圈银色光环,环绕着那四座银川,从光环内传来刺耳的嗡鸣。

  银色光环内,有近百道身影,祭出灵力光罩,手持器物,大呼小叫着。

  仔细看来,聂天发现那一圈圈围绕着四座银川的光环,其实是数不尽的银色虫子,光环就是又那些虫豸甲壳上的光芒释放而成。

  “银甲虫!”

  还有很远一截距离,殷娅楠主动将飞行灵器停住,脸色沉重。

  四座银川,布满了无数虫洞,这让那四座山川,猛一看像是四个巨大的蜂窝般。

  从那些虫洞内,还在飞出更多银色的虫豸,和那些分明是人族某一宗的炼气士厮杀。

  “银甲虫,也是荒古异虫的一种?”聂天问道。

  殷娅楠点头,“和噬骨蛭,噬金虫一样,银甲虫也是荒古异虫。这种虫豸或许不如噬骨蛭、噬金虫可怕,可胜在数量多。碎灭战场,曾经是荒古时代的古灵族,和各大异族血战之地,有荒古异虫逗留于此,也不意外。”

  “先前那邪冥少年,指引我们来此,说这里有适合我们修炼的灵材,不会是故意坑害我们吧?”穆碧琼警惕道。

  “有这个可能性。”聂天皱眉。

  他凝结天眼,远远观望,能看到那些人族炼气士,身穿同一服饰,分明来自同一宗门。

  那些人和漫天的银甲虫厮杀着,有人斩杀银甲虫,有人在收集银甲虫的尸体,还有的人,取出网兜般的器物,直接擒获活着的银甲虫。

  另外有一些人,不断挥舞着深褐色烟雾,烟雾扩散开来,银甲虫像是喝醉了般,晃晃悠悠地坠落。

  他们分工明确,一部分战斗,一部分收取,伤亡并不大。

  四座银川下边,也仅有十几具躯体,被银甲虫啃噬而亡。

  只是,那十几具死亡的躯体,却颇为凄惨,只剩下累累白骨,没有一丝血肉筋脉黏在身上。

  很显然,被银甲虫啃噬的尸体,都被吃光了血肉。

  “他们是天巫星域,天巫宗的炼气士。”殷娅楠看了一会儿,压低声音,说道:“天巫宗和神符宗一样,也是有圣域强者坐镇的大宗。他们所在的星域,被其命名为天巫星域,因为整个星域,没有一个宗门能够和他们抗衡。”

  “我之所以知道这个宗门,是因为天巫宗修炼的灵诀,和我们御兽宗有点相似。”

  “天巫宗,最喜欢找寻荒古异虫,以荒古异虫增强战力,御使众多巫虫作战。这个星域,离我们垣天星域极为遥远,我是从未去过,但我们御兽宗的宗主,年少时,曾经偶然到过天巫星域。”

  穆碧琼轻声道:“这些天巫宗的门人,应该是在收集银甲虫,想要令银甲虫,成为被他们奴役的巫虫。”

  在他们讲话时,四座银川旁,有一位站在飞行灵器上的妙龄女子,眉梢忽地一动。

  她没有参战,而是不时发出吆喝,指挥其余人作战。

  此刻,她仿佛察觉到聂天等人的抵达,转过身来,远远看了一眼。

  “呼!”

  然后,她忽然乘坐着飞行灵器,脱离那些天巫宗的门人,独自过来,并扬声娇喝:“我们从天巫星域而来,我是天巫宗的方莹莹,你们从何而来?”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896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