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异族天骄

第八百二十七章 异族天骄

  殷娅楠和穆碧琼两女,听到这句话,神色淡漠,一点反应都没。

  那些人的死活,似乎压根不会影响到她们,不会令她们心中起一点波澜。

  聂天哑然一笑,“你们倒是心宽。”

  他也不再多言,只是眼中多了一丝冷意,也在静观其变,看看暗处的三个家伙,究竟能捣鼓出什么花样来。

  离开的几个,皆为凡境。

  当聂天觉察出,他们连微弱的血肉气息都不存,确定他们死亡以后,从外面漂浮而来的死亡气息,分明浓郁许多。

  几位凡境级别的人族炼气士,被斩杀时,悄无声息,说明动手的家伙,手段非凡。

  更为浓郁的魔气和冥气,持续汇聚,被那些炼气士,称呼为悟道岩的山川,渐渐被魔气和冥气淹没。

  聂天抬头,已瞧不见点缀天幕的繁星。

  “有点不太对劲。”

  先前和殷娅楠交流的,那位玄境初期者,也嗅出了不妙。

  他皱了皱眉头,从袖口掏出一块音讯石,暗自交流。

  离开的那些人中,有人和他关系匪浅,相互间能通过音讯石进行交谈。

  他握着那块音讯石,感应半响,脸色渐渐阴沉。

  他深吸一口气,暴喝一声:“钱飞没音讯了。”

  悟道岩旁,一边凝聚灵力,形成光幕结界,阻止魔气、冥气渗透,一边参悟岩壁奇妙的剩余炼气士,几乎全都停了下来。

  那些人都皱着眉头望着他。

  其中另有两人,也拿出音讯石,悄然沟通。

  那两人,脸色也变得难看,先后道:“没一点讯息!”

  到了这一刻,感受悟道岩的所有人,联想起冥气和魔气的诡异,都嗅到了不妙。

  “此地不宜久留!”

  那些人互视一眼,瞬间汇聚在一块儿,就准备脱离悟道岩。

  浓郁的魔气和冥气,慢慢加剧的死亡气息,不利于人族的战斗,不管有没有危险潜伏,尽快脱离悟道岩,都是明智的做法。

  “你们不走?”率先察觉到不妙的那人,愕然看向殷娅楠。

  殷娅楠三人,一动不动,脸上连惊慌都没有。

  “不走。”殷娅楠语气冷淡。

  “随便你们。”那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就和剩下的几个玄境者结伴,选了一处冥气和魔气较为稀薄的方位,狂冲而出。

  他们身影飞动时,几辆不同造型的飞行灵器,也呼啸出来。

  那些人乘坐的飞行灵器,速度骤然加快。

  “蓬蓬蓬!”

  然而,他们只冲出数百米,一个个,突然从他们乘坐的飞行灵器内跌落下来。

  他们的飞行灵器,则是因惯性,继续呼啸向前。

  “邪冥族!幽暗魂界!”

  从飞行灵器坠落的那些人,脸色骤变,禁不住惊喝。

  聂天从端坐中,慢吞吞站起,看向他们坠落的方位,喃喃低语:“幽暗魂界……”

  他和邪冥族的阿姆斯,有过一番血战,对邪冥族的这个血脉天赋,异常熟悉。

  邪冥族的“幽暗魂界”,能限制灵魂,当年他和阿姆斯战斗时,想要冲出“幽暗魂界”,都承受了灵魂和血肉分离的痛苦,被迫返回。

  玄境级别,灵魂和血肉,或许能强行分离开来,可舍弃了血肉之身,那些人的修行之路,怕是也到了尽头了。

  另外,没了血肉,只剩下灵魂的人族炼气士,遇到精通种种灵魂秘术的邪冥,下场怕是会更为凄惨。

  “呼!”

  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飘逝而来。

  骷髅头上,赫然端坐着,聂天等人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邪冥少年。

  少年露齿一笑,那由无数残魂凝聚而成的骷髅头,张口一吸。

  有两个玄境级别的炼气士,沉落于灵魂识海的真魂,竟被瞬间给扯动出来。

  一霎后,那两人的真魂,就被骷髅头吞没。

  两人失去灵魂的躯体,软绵绵倒地,立即没了生机。

  还站在那一块的,剩下的几位人族玄境炼气士,大惊失色,下意识地往后退避。

  剩下五人,也被骷髅头抽离了真魂,可那五人或许修炼的法决奇特,或许有灵器庇护,真魂牢牢钉在灵魂识海,都躲过一劫。

  他们身如闪电,飞快地,重回悟道岩。

  邪冥族的少年,笑容灿烂,坐在那骷髅头上方,御动着骷髅头,慢悠悠赶来。

  “三位,好久不见啊。”少年没有理会那五位玄境的人族炼气士,反倒是看向聂天等人,“天巫宗的矽银矿石,应当被你们夺取了吧?”

  殷娅楠冷哼一声,“是又如何?”

  “承认就好。”少年很高兴,“矽银矿石,不单对你们人族有巨大的价值,对我们来说,一样颇为珍贵。本来呢,还以为你们和天巫宗,会有一番惨烈战斗,我抵达之后,却只见到一具尸体。”

  殷娅楠没有答话,伸手按向那条冰血蟒的蟒兽,传递讯念。

  她脸色忽地变了变。

  冰血蟒寄托的魂丝,还在悟道岩内徘徊着,似在感悟那些错综复杂线条的奇妙,她给出命令,冰血蟒都没有理睬。

  冰血蟒的灵魂不归位,她最大的依仗,也就没了。

  邪冥族少年脚下的骷髅头,让八级的冰血蟒,都感到忌惮,没了冰血蟒的助力,她也忽然不再信心十足。

  “聂天,有点麻烦。”她轻声道。

  聂天也瞧出了不妙,不过还算是淡定,冲着邪冥族的少年说道:“除了你,还有两个呢?让我猜猜看,一个妖魔,一个骸骨族族人,是不是?”

  “你早就知道暗中潜伏着异族?”与殷娅楠有过交流的那人,勃然动怒。

  “知道。”聂天轻描淡写地回答。

  “厉害,居然提前感知到我们三个的存在。”邪冥族的少年,冲着聂天伸出大拇指,“你们三个人,才是我们的目标,其余人,只是附带罢了。”

  他忽地眯着眼,视线落向聂天,道:“在你身上,有一样东西,应该不属于你。”

  “你指的是什么?”聂天询问。

  “冥魂珠。”邪冥族少年眸中突显异彩。

  他眉心之中,那块显目的棱形晶体,也陡然闪耀。

  有微小的青色电光,从那块棱形晶体内浮现出来,青色电光交织着,似在掌控着散布在外的幽暗魂界。

  幽暗魂界像是一张巨网,迅速收缩着,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小。

  “咔咔!”

  众人脚下的大地,突然有一处裂开,一截晶莹的骨手,从大地内刺出。

  站在那儿的,一个玄境中期者,被那只骨手抓住脚踝,一把扯入地底。

  那人的恐惧厉叫,从大地内嘶啸而出,又戛然而止。

  “骸骨族!”

  还剩下的四个外域炼气士,神色惊动,再不敢驻留原地,都远远避让开来。

  裂开的大地,有鲜血溢出来,那人似在顷刻间惨死。

  一个矮小的骸骨族族人,慢吞吞地,从那裂开的地底走出。

  那里本溢满鲜血,可他出来以后的身体,却不沾染一丝血迹,晶莹如玉,有华光在骨骼内流动不息。

  一股令万物枯寂的死亡气息,从他那晶莹的小小骨身内,渐渐弥漫开来。

  和他接近的所有人,都暗暗变色,赶紧加剧灵力的结界,防止被死亡气息渗透。

  “骸骨族……”

  聂天惊奇地,看着那位骸骨族族人,沉吟了一下,突然道:“敢问,你可认得天莽星域,千剑山的邢柏?”

  邢柏和邢家一位虚域强者,事迹败露,被千剑山围杀时,在骸骨族的接引下,逃往骸骨族的域界。

  邢柏他们离去前,还放出话来,会来碎灭战场。

  邢柏袭杀了甄蕙兰,还曾擒拿住裴琦琦,此人已被聂天视为必杀对象。

  忽然看到一个骸骨族的族人,聂天首先想到的,竟是邢柏的下落。

  “天莽星域,邢柏……”骸骨族的年轻族人,操着熟练的人族语言,嘀咕一句,“隐隐听过,但印象不深刻。你说的那些人,和我族的另外一支有点渊源,他们借助我族和碎灭战场的通道,似乎也来到了此地。”

  “可知道他们去了何处?”聂天眼睛一亮。

  骸骨族的年轻族人,眼睛骨碌碌转动着,很奇怪地打量着聂天:“你都快要死了,理会那么多作甚?”

  讲话间,这个骸骨族的族人,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柄骨刀。

  骨刀仅有半米长,可倏一冒出,这片天地所有的死亡气息,都忽然沸腾起来。

  骸骨族的族人,挥动着骨刀,朝着另外四个外域人族炼气士,懒腰划去。

  无数晶莹的光烁,从那柄骨刀内闪耀而出,遮天蔽日的死亡气息,瞬间将那四人淹没。

  骨刀轻轻划过,如有看不见的死亡之神,赋予了骨刀无穷威力,让这人天地,似一分为二,虚空绽裂!

  “骸骨族传说的那柄骨刀!”

  那四人在茫茫死亡气息内,疯狂惨叫,似突然认出那位骸骨族族人的身份。

  “喀喀!”

  他们祭出的器物,身上的灵甲,在那柄骨刀之下,脆弱的如白纸,应声而裂。

  一同裂开的,还有他们的血肉躯体。

  骨刀划过,四人被斩断为一截截,他们死后散逸而出的死亡气息,尽数被那柄骨刀吞没,令那柄骨刀上的光烁,愈发明耀。

  那四人,境界最高者,为玄境后期。

  可那四人在骨刀的划动下,一个照面就惨死了,没有一人能多坚持霎那。

  至此,所有聚集在悟道岩的外域人族炼气士,尽数死绝。

  “我要一半的矽银。”骸骨族的年轻族人,杀了那四人,眼瞳中一点波动没有,扭头看向邪冥族的少年,提出要求。

  “我要那条八级的蟒蛇!”一个暴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下一刻,就有一个身穿黑衣,腰间束着一条紫金腰带的高大青年,阔步而来。

  青年有着紫色的头发也眼瞳,分明为一个高阶妖魔,他眸中凶戾的光芒,让他看着不像是有智慧的生灵,而是像一头魔域的狂暴魔兽。

  汹涌激荡的气血,在他身旁汇聚,他瞬间抵达战场。

  “好,我们按照约定办事。”邪冥族的少年,抿嘴一笑,盯着聂天等人说道:“我要一半矽银,加我族的那枚冥魂珠。”

  三位异族,三言两语,就达成默契。

  “冥魂珠……”

  聂天的一缕魂念,在储物戒内游了一下,将那枚冥魂珠取出,握在掌心。

  “果然是一枚冥魂珠!”邪冥族少年惊喜道。

  “出来!”

  聂天轻喝一声,骸骨血妖也从储物戒内,轰然而出。

  “我族前辈!竟被炼制为血肉傀儡!”骸骨族的族人,看到骸骨血妖冒出,眸中怒意汹涌,似被突然点燃,他指着聂天,喝道:“他是我的!”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6955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