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沼泽吃人

第八百三十五章 沼泽吃人

  聂天等人这边的变故,自然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

  四十九口造化源井,每一口井,都有人族或异族把守。

  其中只有一半人,从修炼中睁开眼,神色淡漠地望来。

  还有一些人,压根没有理会,依旧专注于自身的修炼。

  裘冀一声暴喝,周边的重力场,突然开始加重。

  柴龙歌轻轻叹息,再次开口说道:“裘冀,如果他们放弃那三口造化源井,能否给我一个薄面,让他们安然离去?”

  地灵宗人多势众,裘冀又刚刚参悟千重君的秘法,突破到玄境后期。

  柴龙歌也不觉得,加上他们兄妹两个,就是地灵宗的对手。

  裘冀到来,主要的目的,应该也是造化源井。

  聂天这边的境界最低,即便地灵宗和聂天等人没有私怨,他们抵达以后,要挑选目标下手,很有可能也会选择聂天等人。

  柴龙歌希望,能通过灵武殿,稍稍压制裘冀一下,让裘冀得了造化源井,饶过聂天等人。

  “柴龙歌,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裘冀脸色一冷,“你不是陶书文,你们兄妹两个,在灵武殿的天骄序列排名,并非首位。要是向我做出请求的,是你们灵武殿的第一天骄陶书文,这个面子我就给了。”

  “而你,没这个面子!”

  柴龙歌脸色一沉。

  他妹妹祡凤舞,也哼了一声。

  地灵宗在乾元星域,实力不及灵武殿,可裘冀却是地灵宗钦定的少宗,柴龙歌兄妹在灵武殿的身份,和他在地灵宗的身份并不相当。

  地灵宗的其它宗门子弟,会忌惮他,可裘冀不会。

  祡凤舞正要发怒,柴龙歌摇了摇头,示意他妹妹不要轻举妄动,他以充满歉意地目光,看了聂天等人一眼,无奈道:“抱歉,我也爱莫能助了。”

  众多观望者,见地灵宗的裘冀发难,有的淡漠,有的兴趣浓郁,好整以暇地望着。

  在那些观望者中,几乎没有人看好聂天等人,都觉得在地灵宗裘冀的威慑下,三人必然要遭难。

  连带着聂天等人抵达的柴龙歌兄妹,到了这时,都不敢和裘冀发生冲突。

  场内众人,唯有一人,神色古怪。

  那人正是天巫宗的罗辉。

  罗辉眯着眼,瞧着飞扬跋扈的裘冀,低声自语:“又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他是真正和聂天三人有过冲突的人,三人中,他对聂天并不熟悉,没有见聂天出手,但殷娅楠和穆碧琼这两个女人,在他眼中,不啻于妖魔怪物,凶悍绝伦。

  即便裘冀在玄境后期,他在动用那只金色蜘蛛以后,都有信心一战,甚至相信自己能获胜。

  可拥有八级冰血蟒的殷娅楠,还有体内能狂飙出妖花根茎的穆碧琼,他当真是没太大信心。

  也是如此,眼前裘冀咄咄逼人,他心中暗自冷笑,有点幸灾乐祸。

  “真是啰嗦。”殷娅楠从她的那口井处,缓缓站起,就欲出手。

  “上次,你说我未尽全力。”穆碧琼忽然发话,“这次的小麻烦,就让我来解决吧。”

  此言一出,本打算动手的聂天,也悄然愣住。

  “呼!”

  黑色妖花的根茎,如妖物伸出的漆黑触手,瞬间抓向耀武扬威的裘冀。

  裘冀乘坐的那辆飞行灵器,长六米,宽三米左右,通体幽青,以某种金铁淬炼而成。

  然而,那朵源自穆碧琼体内的黑色妖花,巨大的根茎,从她掌心狂飙出来,在碰触到那辆飞行灵器时,那辆飞行灵器,脆弱的如纸糊般,瞬间撕裂开来。

  粗长的根茎,将那辆飞行灵器撕成粉碎,又顺势缠绕向裘冀。

  “少宗!”

  散落于远处,同样驾驭着飞行灵器的其余地灵宗门人,骇然失色。

  那些造化源井附近的沼泽,蕴藏多大的恐怖,他们心知肚明。

  一看裘冀乘坐的飞行灵器,竟然轻易碎裂开来,他们唯恐裘冀从空中跌落,被沼泽给吞没。

  一辆辆飞行灵器,立即呼啸而来,要将裘冀接住。

  裘冀也变了脸色,看着那黑色妖花根茎,如影随形地缠绕而来,生出强烈危机感。

  他取出一块土黄色岩石,猛地抛向那黑色妖花根茎,土黄色的岩石,似蕴藏大地之力,能迅速再次变幻重力场。

  原先数倍变幻的重力场,发生了新的巨变,重力如凭空消失。

  裘冀快要落下的躯体,忽轻盈如羽毛,在空中飘飘浮浮,没有第一时间落向沼泽。

  穆碧琼掌心飞出的黑色妖花根茎,在重力突变时,也有点不适应,本来快要缠住裘冀的妖花根茎,忽地狂冲向天际,分明失控。

  “少宗!”

  地灵宗的其余门人,终于趁机过来,以他们的飞行灵器,将裘冀接住,一个个明显松了一口气。

  狂冲上天的黑色妖花根茎,适应了突变的重力后,猛地甩了下来。

  “蓬!”

  其中一辆飞行灵器,被那黑色妖花的根茎,给抽打的炸裂开来。

  妖花根茎突然震动了一下,从那辆飞行灵器逃离的两个地灵宗的门人,似未能享用突变的重力场,直勾勾坠落下来。

  其中有一人,正是之前被殷娅楠重创,指使裘冀过来寻仇的那人。

  那人,和另外一个地灵宗的弟子,身躯抛落在沼泽。

  两人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恐惧惨叫。

  两人躯体接触到沼泽的霎那,都在疯狂挣扎着,想要从淤泥沼泽冲离。

  可他们越是挣扎,身子往淤泥隐没的越厉害,那些淤泥沼泽,如变幻为了一头洪荒巨兽,正张开嗜血大口,将两人一点点吞下去。

  很快,这两个地灵宗的弟子,就完完全全消失在淤泥内。

  聂天以魂念感知,都不能穿透淤泥,嗅到他们的血肉生机。

  聂天倒吸一口凉气,愣愣地看着那片淤泥沼泽,眸中惊色浓郁。

  四十九口造化源井,每一口的主人,在那两人隐没沼泽时,都睁开眼,望着那两人的消失。

  不论是人族,灵兽,还是异族,神色都变了。

  这些人,几乎全都听过造化源井的传说,知道那些沼泽的恐怖之处。

  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来造化源井,寻求造化机缘,并没有亲眼看到过沼泽吃人的诡异。

  如今,他们总算是验证了,那些沼泽果真如传言一般,为此地最大的潜在凶险。

  穆碧琼操控着那朵黑色妖花根茎,眼瞳深幽,继续下手。

  “蓬蓬!”

  又有两辆地灵宗的飞行灵器,先后碎裂,那些人发出鬼哭狼嚎的怪叫,都欲图逃离。

  其中有人,被黑色妖花根茎的抖动之力甩到,如一道光,飞向天雷宗的莫青雷。

  那人快要落向莫青雷时,神色不惊反喜,急忙喝道:“让我停一下!”

  他分明想要在莫青雷把持的,那口造化源井,先落个脚。

  “我的地方,不允许任何人借力!”

  莫青雷咧嘴狞笑,他没有动,那只雷冥兽陡然嘶啸,无数交织的闪电,将那位地灵宗的弟子,电的如黑炭,还没有落入沼泽,就提前死了。

  乘坐的那两辆坠落飞行灵器的其余地灵宗弟子,比起他来,没有幸运太多。

  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沉落向沼泽,被淤泥吞没,眨眼就没了踪迹。

  “少宗!”

  地灵宗的弟子,看着黑色妖花根茎依然在肆虐着,一副快要哭的表情。

  这时,他们才明白,他们是踢到铁板了。

  “难怪在凡境级别,就敢来造化源井,夺取机缘。”有人小声嘀咕。

  柴龙歌兄妹,呆呆看着穆碧琼,神色骇然。

  直到此刻,他们兄妹才明白,在那石人族的破碎城池内,即便没有他们兄妹出面,聂天三人也不会有危险。

  有危险的,反倒是地灵宗的弟子。

  穆碧琼区区凡境后期,展现出来的实力,有点骇然听闻。

  几辆地灵宗的飞行灵器,在那黑色妖花根茎的抽打下,一一坠落,有好几个地灵宗的弟子,已经率先阵亡。

  就连玄境后期的裘冀,都分明有了一丝惊慌和犹豫。

  “先撤离此地!”

  裘冀只迟疑数秒,见那黑色妖花的根茎,如妖物触手般,还在空中肆无忌惮地寻找着目标,他终于慌了。

  剩余的几辆飞行灵器,赶紧远离穆碧琼,脱离黑色妖花根茎的攻击范围。

  几十米后,那条黑色妖花根茎,也不能延伸过来,地灵宗的裘冀,这次有了喘息的机会。

  “你们从何而来?”裘冀远远喝道。

  穆碧琼冷哼一声,倒也没追击,那条黑色妖花根茎,如巨大的长鞭,猛地缩入她掌心不见。

  她都懒得多看裘冀一眼。

  “那条黑色植物的根茎,有点像我们魔域,传说中的一种魔植。”造化源井一处,一名妖魔,暗紫色的眼瞳,闪过异色,向另外一个妖魔说道。

  “是有点像。”另一个妖魔,一脸忌惮,“很蹊跷,那个女人是人族,她的体内,怎么可能怀有传说中的那种魔植?而且,那种魔植……应该并非一个。那种传说中的魔植,在人族的灵材当中,称得上天养级别,本身就有非凡的灵智。”

  “鬼才知道,不过那女人体内,如果真的是传说是中的那一株魔植。”最先讲话的妖魔,表情凝重至极,“那我们,千万不要招惹她。那一株魔植,不论现在是什么状态,都不是你我能对付的。”

  “的确如此。”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012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