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四十六章 觅地苦修

第八百四十六章 觅地苦修

  “是他?”

  殷娅楠扭头,远远看向木族的法拓,奇怪地说:“他来作甚?”

  “应该是找我的。”聂天道。

  穆碧琼黛眉紧皱,轻声道:“这个木族族人,非同小可。”

  法拓斩杀众多地灵宗的弟子,只让裘冀一人逃了出去,而且以当时法拓展现的力量来看,他如果真的想杀裘冀,裘冀未必就能活着离开。

  在穆碧琼眼中,这个木族的法拓,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找你的?”殷娅楠想了一下,“要放他过来吗?”

  聂天点头,“他应该没袁九川强大,我们三个人,难道还要怕他不成?”

  “也是。”殷娅楠被其说服,她御动的飞行灵器,稍稍放缓速度。

  法拓迅速接近。

  他不时扭头,看向他们一同离开的那片造化源井,神色凝重。

  聂天等人和莫青雷的对话,柴龙歌兄妹两人,未能听到。

  反而是离聂天较远的他,通过隐秘的血脉天赋,听到了只字片语。

  他从而得知,那个老者为人族的一名转世重修者,上一世的修为境界,赫然在圣域中期!

  法拓也庆幸,庆幸因为想要和聂天交谈,从那边脱身。

  不然,他也会试图染指那口能喷涌精炼魂丝的造化源井。

  在殷娅楠放缓飞行灵器速度后,法拓顺势落下。

  “能否找个地方,和你聊一聊?”法拓看着聂天。

  聂天望了一眼身后,说道:“暂时,还是不要停下为妙。”

  “是因为那个转世重修的袁九川?”法拓道。

  此言一出,穆碧琼和殷娅楠两女,齐齐看向他。

  聂天一愣:“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法拓坦然点头。

  “继续远离那个片区。”聂天对殷娅楠说道。

  殷娅楠冷冷看了法拓一眼,持续加速,他们乘坐的飞行灵器,速度又骤然加快,如闪电长虹。

  在他们后方,柴龙歌兄妹乘坐的飞行灵器,都被抛至身后。

  柴龙歌兄妹在灵武殿,不是排名首列的天骄种子,他们持有的飞行灵器等阶,也没有殷娅楠的高级。

  眼看那辆飞行灵器,越来越远,柴龙歌喟然一叹:“他们是要甩开我们了。”

  祡凤舞反倒是看得开,“我们能遇到他们,也算是幸运了,没料到垣天星域这类初级星域,会有这样不凡的人物。以前,是我们坐井观天了。”

  柴龙歌深以为然。

  兄妹两个,很快收敛了失落,不再因聂天等人的离去而有芥蒂。

  星河浩淼无穷,有众多星域和域界,他们和聂天等人相遇,也是偶然,此次一别,除非他们刻意去垣天星域寻觅,以后怕是没有再见的可能性。

  十来日后。

  殷娅楠的那辆飞行灵器,飘逝到一处寒气酷厉的天地,有皑皑雪山分落着。

  雪山深处,有一口口温泉,冒着白茫茫的暖雾。

  山谷内,还生长着许多植物花草,生机盎然。

  “此地适合我的境界突破。”殷娅楠眼睛一亮。

  穆碧琼望着那些温泉,也流露出想要好好沐浴的想法,说道:“要不,就在此地落足一段时间。我的境界,兴许也能于此,顺利突破。”

  两女通过造化源井,都吸纳了寒冰和草木精气,夺取了机缘。

  她们的境界,极有希望,在短时间突破桎梏,再进一步。

  十来日的疾驰,他们离袁九川所在的片区,已经足够远,加上莫青雷被他们舍弃,袁九川也没有理由,盯着他们不放。

  几人短暂交流一番,就准备在这方区域暂时休战。

  殷娅楠和穆碧琼,将飞行灵器停泊后,翩然飞向一个山谷深处,找寻温泉沐浴更衣。

  聂天和法拓两人,站在那飞行灵器处。

  当殷娅楠和穆碧琼消失在视线,法拓终于忍不住询问,“你的那些树枝,还有领悟的阵法,来自何处?”

  “和你们木族有关?”聂天道。

  法拓重重点头。

  “有两个巨大的陆地,一上一下。上方的大陆,因种族之战碎裂,化为一块块浮空陆地……”聂天斟酌着用词,将他从幻空山脉的六条空间缝隙,进入的那个奇特天地,向法拓描述了一番。

  法拓暗暗动容,“那里,曾经有我族的一个祖地!”

  “我就是从其中一块浮空陆地,感悟了阵法,得到了这些树枝。”聂天解释,“可惜的是,从我参悟阵法后,那块浮空陆地也分崩解体了,不复存在。”

  法拓并不意外,“构建那方祖地的,就是你参悟的阵法玄奥。你剥离其中秘密,那方祖地,自然无法永远持续下去。”

  聂天道:“在那里,有妖魔、邪冥、幽族,相继出现过。但我没有瞧见,你们木族的族人,听说你们已经舍弃那边了?”

  “我们都是战败的一方,败了,家园破碎,只能迁移。”法拓深深叹息,“没料到许多年后,别的种族族人,还有方法过去。你给我的消息,非常重要,多谢。”

  “不客气。”聂天脸色淡漠。

  “我想再问一句,你为何能参悟那阵法,能得到烙印生命古树玄奥的光幕认同?”法拓惊奇道。

  “或许和我修炼草木之力有关。”聂天道。

  “不,没那么简单的。”法拓摇了摇头,“你体内的气血,不仅无比旺盛,还生机浓郁。你和一般的人族,不太一样。”

  这个话题,聂天就不太想回答了,冷着脸不吭声。

  法拓出手,算是帮助他解决了地灵宗的威胁,可没有法拓,聂天也认为自己不会真的出事。

  在聂天来看,他给出的讯息,已经足够了。

  看到他不吭声,法拓似乎醒悟过来,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不再追问。以后,你如果有机会来我们木族的域界,可以说是我法拓的朋友。我们木族,会欢迎你的到来。”

  聂天笑了笑,说:“未必会有这样的机会。”

  “说不准呢。”法拓也笑了笑,竟然直接就离开了。

  他跟随聂天等人许久,所要求证的,似乎只是聂天从何处得到那些树枝,参悟古木衍生阵。

  聂天答复以后,他就爽快地离开。

  “奇怪的家伙。”聂天摇头嘀咕了一句。

  法拓走后,他也开始着手修炼。

  没有造化源井神妙,他便取出各类不同属性的灵石,汲取力量,充盈丹田还有三个灵力漩涡。

  刚刚突破,他的丹田和灵力漩涡,犹如海绵般,渴望着浩荡的灵力灌注。

  在那飞行灵器的十日,他废寝忘食修炼,也未能为灵丹,还有三个漩涡凝聚出足够的灵力。

  几日后,专心苦修的他,听到了穆碧琼的一声轻呼。

  他迟疑了一下,就站了起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逝去。

  不多久,他便在深谷中一块块温泉池子处出现,他一眼看到穆碧琼浸泡在一个天然形成的温泉池,赤裸的身子,不着片缕。

  穆碧琼整个身子,在温泉池子内,因雾气的升腾,若隐若现。

  彩色和黑色的妖花,以她胸前一条直线为分割,大片大片地,在她雪白肌肤上浮露,让她透露出一种妖艳的惊人美丽。

  她脸上的面纱还在,额头却汗珠子不断滴落,眸中满是痛意和不安。

  “别过来!”

  看到聂天以后,她惶恐不安地,两手遮掩着高耸胸部,冲着聂天厉喝。

  可厉喝声,才发出霎那,她又闷哼一声,眸中的灵智,犹如迅速溃散。

  她的双瞳深处,那双色妖花,分别从左右瞳孔闪耀而出,似在顷刻间,夺取了她躯体的所有权。

  双色妖花,从她眼瞳冒出时,一股蛊惑众生的魅惑磁力,似瞬间缔结。

  聂天轰然巨震,竟不受控制地,一步步走向前。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218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