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六十一章 我要他们死绝!

第八百六十一章 我要他们死绝!

  “谢婉婷!”

  那些先前将自己掩埋在冰雪之中,突然动手的炼气士,轻呼一声,眼中凶光顿显。

  他们显然都认得谢婉婷。

  “雪域,天冰宗?”殷娅楠冷着脸,因那辆飞行灵器被摧毁,杀气腾腾,“你认得他们吗?”

  谢婉婷点头,“天冰宗所在的雪域,和我们暗渺星域比邻。千百年来,天冰宗已经数次侵入我们暗渺星域,我们和天冰宗算是世仇,延续很多年了。”

  “仇敌啊?”殷娅楠娇笑,笑的满怀恶意,对她说道:“你运气不错,今天这些天冰宗的家伙,胆敢摧毁我的飞行灵器,一个都休想活着离开。”

  “好大的口气!”一人冷哼。

  那人身高体壮,虎目寒光四溢,分明是玄境后期的炼气士。

  他一讲话,其余天冰宗的弟子,自然而然地看向他。

  “高林鹄,你们天冰宗鬼鬼祟祟潜隐于此,也想去血葬山脉不成?”谢婉婷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屑道:“我们水月宗,都不敢涉足血葬山脉,你觉得你们天冰宗就可以?”

  “谁说我们要去血葬山脉了?”高林鹄冷笑,“血葬山脉的边沿,冰寒酷厉,我们在此引动寒冰之力修炼难道不成?”

  他答了一句,不怀好意的目光,便在殷娅楠、谢婉婷和穆碧琼三女身上游荡,“三个应该都是绝色,嘿!”

  几名天冰宗的炼气士,听他这么一说,眼神都暧昧起来。

  “师兄,那个带面纱的女子,不论真正的模样如何,单单她那迷人身姿,我都有兴趣尝试一下。”一人放肆地笑道。

  “谢婉婷这丫头,自然让给师兄你。”又有一人,伸手突然点向殷娅楠,“这个身材火爆的,比较适合我的口味。”

  一众天冰宗的炼气士,纷纷笑了起来,目光淫亵。

  “有意思。”聂天咧开嘴,扭头对神色难看的殷娅楠和穆碧琼说道:“看来,你们成为他们的猎物了。”

  “一群不知死活的废物!”殷娅楠骂骂咧咧,突然就向高林鹄奔去。

  “玄冰锤!”

  银色巨锤,由殷娅楠储物戒狂暴而出,势若万钧,轰然砸向高林鹄。

  被其称呼为玄冰锤的巨锤,比她躯体都要硕大,银光灿灿,有一道道冰丝,从玄冰锤内飞逝而出。

  “竟然也是修炼寒冰之力,妙哉。”高林鹄轻笑。

  在玄冰锤砸来之际,他两手胸口结印,寒力陡然凝结,一面岩冰形态的盾牌,被其构建出来。

  “极寒冰盾!”

  那面盾牌,像是伞一般撑开,浮在他头顶。

  “砰!”

  玄冰锤重击在那面冰盾,殷娅楠的嘴角,突显冰冷笑意。

  “嗷嚎!”

  玄冰锤内,有一头头古兽虚影,悄然浮现。

  玄冰锤从银色,瞬间变得血光熠熠,一头头古兽的影迹,从模糊形态,瞬间清晰。

  山崩地裂般的巨力,融入殷娅楠的寒冰灵力和气血之力,陡然爆发。

  高林鹄骇然失色。

  那面以他的灵力集结的冰盾,一秒都没有撑住,便陡然碎裂开来。

  玄冰锤的恐怖巨力,如天河崩塌,疯狂灌泄而来。

  “喀喀!”

  一块块坚冰,在高林鹄头顶突出,欲图阻挡玄冰锤的重击。

  可刚刚凝结的坚冰,倏一生成,便再次爆碎。

  “蓬!”

  玄冰锤顺势砸下,痛击在高林鹄的脑壳,他头顶灵光溃散,摇摇晃晃地,一屁股跌落在地上。

  热腾腾的鲜血,从他鼻孔和嘴巴内流溢出来,他眼神迷迷糊糊,头昏脑涨,仿佛想要昏厥。

  “杀了他!”

  高林鹄怒声尖叫。

  天冰宗的那些炼气士,早已看出不妙,纷纷动手。

  冰属性的灵剑,寒冰玉石,各类缭绕着极寒气息的器物,都奔着殷娅楠而去。

  殷娅楠没有唤出那条八级血脉的冰血蟒,在众多灵器内,腾挪跌宕,灵巧如雌豹,进退自如。

  “这样的家伙,也敢来此?”聂天一脸古怪,对谢婉婷说道:“你不是说,敢来血葬山脉的,都是各族真正厉害的家伙吗?我本以为,我遇到的应该都是邪冥族的弗罗斯特那般的人物,这天冰宗……算什么东西?”

  殷娅楠连冰血蟒都没有唤出,只是依仗着刚刚晋入的玄境中期修为,还有堪比异族的强悍体魄,就差点一击杀了那为首的高林鹄。

  其余几名天冰宗的玄境炼气士,如今合力围攻,殷娅楠都没有露出败像。

  在聂天眼中,这些天冰宗的家伙,真实的战力,恐怕连裘冀都不如,他们竟然也敢在血葬山脉外沿伏击自己,当真是可笑之至。

  谢婉婷也一脸无语。

  “那个,天冰宗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弱。只是,只是她太强了而已。”谢婉婷轻咳一声。

  “元冰法阵!”

  稍稍恢复的高林鹄,爆吼声中,一块块坚冰,从他掌心飞出。

  那些坚冰飞上天空,几乎顷刻间,就凝为阵列。

  这方极寒山谷,彻骨的寒力汹涌而来,竟然全部汇聚向那一块块坚冰。

  被高林鹄称呼为元冰法阵的那些坚冰,来自雪域一个寒湖,每一块坚冰都经过上万年时间的凝炼,颇具神妙。

  元冰法阵一成,法阵内部的冰雪都似被高林鹄掌控,“贱人!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

  滚滚寒气,从阵法内涌动着,从四面八方凝聚的寒力,已超过玄境级别的炼气士能抵达的极限。

  就连精通寒冰之力的殷娅楠,在法阵内部,鲜血都似被冰冻,活动受限。

  围攻她的那些天冰宗的炼气士,因高林鹄祭出元冰法阵,也赶紧撤离出来。

  “万载寒冰形成的元冰,不错的器物,稍加淬炼,就能被我所用。”殷娅楠在元冰法阵内,对聂天说道:“你们都不准插手,这些天冰宗的家伙,我要他们死绝。”

  那条冰血蟒,从她赤裸的丰腴腰肢处,终于缓缓飞了出来。

  冰血蟒的咆哮声,陡然响起。

  “轰!”

  元冰法阵内,有极寒风暴,被冰血蟒的血脉之力营造而成。

  一块块元冰,尽数被极寒风暴吞没。

  风暴急剧阔大,将那些散落在附近的天冰宗的弟子,一一掩盖在内。

  天冰宗炼气士的恐惧惨叫,从极寒风暴内,陡然传出。

  “喀嚓!喀嚓!”

  肆虐的风暴深处,冰血蟒啃噬骨骼的异响,声声清晰。

  冰莹的极寒风暴,很快涂抹了一层血色,从中涌现的冰血蟒的气息,惊天动地。

  “至少七级的灵兽!”

  高林鹄吓破了胆子,连那些同伴都不管了,掉头就要逃离。

  极寒风暴汹涌而来,未等他逃离山谷,就如寒冰巨兽张开的口,把高林鹄吞没。

  高林鹄杀猪般的惨叫,也立即从风暴中心响起,一会儿便没了动向。

  聂天老神在在,“天冰宗的战力,竟然如此不堪。这种家伙,缩在血葬山脉边沿老实修炼就罢了,居然还敢对我们袭击。”

  谢婉婷苦笑不迭,“他们其实不弱的。如果不是你们,而是我们水月宗碰见他们,胜负难料。”

  聂天不做多说。

  很快,极寒风暴消失,那条冰血蟒重新在殷娅楠腰腹处隐没。

  可高林鹄等人的尸骨,却一个不见,分明被冰血蟒吞吃了。

  “我手中没有飞行灵器了,换你们的吧。”殷娅楠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掌心内,有一块块万年寒冰。

  丝丝冰光,从她指尖飞出,在那些元冰内飞逝着,似在重新炼制。

  “用我的吧。”谢婉婷乖乖取出一辆飞行灵器,等众人相继落入,她便御动而飞。

  途中再没有遭遇意外。

  半日后,他们从越过血葬山脉的边沿,终于进入真正的血葬山脉。

  寒雾消失,比裂空域浓烈十几倍的污秽能量,扑面而来。

  一只灰蒙蒙的凶魂,似嗅到生机,伴随着淹没的污秽能量,也在众人眼中显现出来。

  更多凶魂,在聂天的前方,在围杀另外一股炼气士,那边怪叫声不绝于耳。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314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