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七十二章 收获颇丰

第八百七十二章 收获颇丰

  穆碧琼望着那绿色光膜的眼中,满是恐惧。

  她那柔媚的身子,都在小幅度颤抖着,一缕缕鲜血,不自禁地从鼻孔和嘴角流溢而出。

  “不行。”她丧气地轻呼。

  “竟然连共生花这类异花,都没办法穿透那些光膜。”皇津南很是失望,道:“有点麻烦啊。离去的那些异族,未必就会放弃此地,等他们重新集结了力量,怕是还会再来。血葬山脉的异族数量众多,邀请更多异族过来,绝非难事。”

  “我们还是要加快速度。”

  其余的那些人族炼气士,在穆碧琼失败,听他这么一说后,又再次尝试下手。

  火焰灵力,雷电之力,水之柔力,各类不同属性的灵力,推动着种种器物,都奔着那绿色光膜飞去。

  聂天暗自感应,发现这些人族的炼气士,御动的器物,居然很多都是通灵级别。

  通灵级别的器物,在陨星之地数量极少,只有那些灵境级别的宗门巨擘,才有资格享用。

  而眼前的那些人族同道,几乎都是凡境级别,一个个都非常年轻。

  他们修炼的灵诀精妙,器物等阶通灵,有器魂入驻,可在对绿色光幕发动攻击时,全部都无功而返。

  半响后,除了五行宗金宗一系的神子皇津南,别的人都相继动了手。

  绿色光膜没有破裂,反而是那些含有生命之力,能增加额外寿龄的浆果,居然又失去两个。

  三十五个浆果,只剩下三十三个了。

  浆果内力量,注入绿色光膜,令光膜愈发坚韧,抵挡了一波波的攻势。

  “都停下来吧。”皇津南无奈叫停,“再这样下去,即便光膜能穿透,浆果也会耗尽。我们的目标,只是那些浆果。若是浆果全部失去,破掉那些光膜,又有什么价值?”

  众人轻声叹息,纷纷住手,神色颓丧。

  “你来试试吧。”吞下一枚丹药的穆碧琼,深幽的眼瞳,瞄向聂天:“或许,只有你才能,再不伤害浆果的前提下,将绿色光膜给穿透。”

  殷娅楠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两女都很清楚,聂天体质特殊,他修炼的草木灵诀,含有奇妙。

  八级的冰血蟒,妖异的共生花,都对聂天展露出渴望,足见在聂天体内,必然有神秘的东西,吸引着异兽和妖花。

  另外,殷娅楠和穆碧琼还知道,聂天曾经动用的古木衍生阵,和木族的奇物有关。

  她们的讲话,令皇津南为之侧目。

  皇津南眯着眼,一双眼瞳,如被金色染料涂抹,化为金瞳。

  金瞳内,碎小的金色神文,游鱼般灵动游弋。

  “你……”皇津南讶然,“你除了修炼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力,竟然还额外修炼了火焰和草木之力?你这家伙,还真是令人惊奇啊。哦,也对,你不是普通的人族,你窃取了异族的神秘血脉。”

  “成功的混血者,寿龄的确比普通人族要长的多,这便是你敢于修炼三种属性灵诀的底气吧?”

  不等聂天回答,他又自顾自地说道:“只是,你修炼的草木之力,难道就有什么不同?我们当中,也有人修炼草木法决,动用草木之力的精妙,依然未能从那绿色光膜内穿过,将那些浆果采摘啊。”

  聂天洒然一笑:“我就试试看吧。”

  这般说着,他指尖一束暗绿色灵光,悄然凝结。

  暗绿色的灵光,源自草木漩涡内灵液的力量,含有不弱的生机。

  那一束暗绿色的光芒,筷子般粗细,袅袅注入绿色光膜。

  “蓬!”

  暗绿色的光芒,接触那绿色光膜的霎那,顿时崩灭。

  一股浩荡的排斥力,顺势而来,反噬向他伸出的那一截手指。

  排斥力蕴含着浓郁的生机,生机并非人族的灵力,而是气血!

  气血沿着聂天的指头,钻向聂天体内,竟衍生出一种奇特变化。

  那种变化,类似于天木荆棘术的功效,似在掠夺聂天体内的血肉生机,反噬聂天。

  “生命汲取!”

  聂天心中冷哼,悄然运转生命血脉的奇异天赋,散落于他四肢百骸的,含有生命奥妙的缕缕血肉精气,忽地束缚向那一条就要壮大的气血。

  “咻!”

  那条气血,在他体内发生异变的霎那间,如感知到吸引,竟主动汇聚向他心脏。

  聂天以魂念暗暗注视,瞧见那条源自绿色光膜的气血,飞快融入那道青色血气,如一条纤细如丝的溪河,汇入了大江,转瞬不见。

  青色血气马上扭动着,如贪婪的巨蟒,在他心脏内蠢蠢欲动,渴望着更多。

  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目显异色。

  他们都试着接触了绿色光膜,都知道碰触绿色光膜时,会遭受反噬。

  反噬力,渗透进来,会以他们气血壮大,进而破坏他们的生机。

  他们抵御时,都颇为狼狈,有人受伤严重,有人勉强能抗衡。

  在绿色光膜的反噬力,进入聂天体内时,他们都认为聂天会和他们一样,神色大变,然后狼狈地处理内部的暴乱。

  可聂天的反应,出乎他们的意料。

  一股隐秘的气血波动,于聂天体内涌现霎那,来自绿色光膜的反噬力,就消散于无形。

  聂天神色平静,显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更没有受伤的迹象。

  “咦!”

  皇津南眼睛一亮,被勾起了好奇,说道:“你修炼的草木灵力,也会被绿色光膜反噬,可你的血脉,似乎……不太受影响。聂天,你不用动用草木灵力,以你体内的血肉精气,再次试试看。”

  聂天眯着眼,并没有答话。

  那道烙印着生命血脉真谛的青色血气,吸纳了一缕光膜内的反噬力后,变得愈发活跃。

  他默默感知,生命血脉敏锐的觉察出,那一层绿色光膜中含有的生命之力,比起剩下的那些浆果,要强烈了十倍都不止。

  此刻,他百分百确信,只要他动用生命汲取,是能够极为轻松,就将绿色光膜内含有的能量尽数抽离干净的。

  甚至,就连浆果中的一缕缕生命精气,也能全部蚕食干净。

  可他真要是这么去做了,好处就相当于被他一人霸占,包括皇津南在内的所有人,都会一无所获,这势必会造成麻烦。

  他沉吟数秒,暗自斟酌着,决定暂时不乱来,还是飞到那绿色光膜上方,先将一个个浆果收取再说。

  “呼!”

  他猛地一跺脚,身如大鸟,飞天而起。

  身形即将接触绿色光膜时,他体内的生命血脉轰然爆发,血气弥漫周身。

  他的躯体,如一柄剑,轻易洞穿绿色光膜,直接就沉落在光膜之上。

  所有观望者,都失声惊叫起来。

  “成功了!”

  “如此轻易,就穿透了光膜,好像没有遇到一点阻碍!”

  “难道,他的血脉和光膜内残存的,擎天巨灵的气血,完美的契合不成?”

  “他不会是混杂着擎天巨灵的血脉吧?不对啊,擎天巨灵每一个的血脉,都并非是一模一样的,他的血脉,难道正好吻合这个死去的擎天巨灵?”

  众人惊声怪叫。

  踩着绿色光膜的聂天,目显异色,发现站在光膜上方,即便没有动用生命汲取,光膜内残留的生命之力,居然都在朝着他注入。

  那道青色血气如有意识般地在兴奋狂喜着。

  那层隔绝众人的绿色光膜,本来极为厚实,如今因聂天的站立,已经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似被一点点消薄。

  只是因为光膜的变化,暂时还极为轻微,众人都没有察觉。

  可聂天的感受却极其深刻,他相信只要他站在光膜上,要不了太久,光膜就会薄到一定程度,最终完全消失。

  ——光膜内蕴含的血肉能量,必会被青色血气彻底熔炼!

  为了不引发冲突,聂天从储物戒内,取出一柄只是中级器物的匕首,身形闪掠着,以匕首将一个个浆果和筋脉的连接斩断,将浆果纷纷收取。

  短短十几秒,剩下了的三十三个浆果,都被聂天拿到手。

  他没有长时间逗留,又穿过绿色光膜,落向山洞。

  “三十三个浆果,都取下来了,如何分配?”他只看向皇津南。

  皇津南眼中绽放出异彩,想了想,道:“你取十三个浆果,就当是你们一行四人的战利品,这是你们应得的。剩下的二十个浆果,我们继续来分配,你可满意?”

  聂天灿然一笑:“可以!”

  他爽快地,将二十个浆果,递给了皇津南。

  “皇兄!”韩森率先发难,“凭什么他们取十三个浆果,我们这么多人,才分二十个?”

  “因为他比你有用,他斩杀的异族较多,而且浆果也是他想办法得到的。”皇津南拿到二十个浆果,不悦地瞪了韩森一眼,“剩下的二十个,我取八个,你韩森,拿一个,其余人再分别的。”

  韩森明显不满意。

  可惜,皇津南根本就不理会他的不满,随手丢给他一个浆果,就将剩下的,分别交给了其它几人。

  那几人,似乎是剩下炼气士的一支支小头目。

  他们都对皇津南的分配没有异议,接过浆果后,还笑着道谢。

  聂天眼睛一瞄,也发现围绕着皇津南的那些人族炼气士,有一些身穿同一服饰,出自一个宗门。

  皇津南手中的浆果,不是一个个给,而且剩下浆果也不够这样分配,所以他只交给那些人的头领。

  那些人都敬畏他,也觉得这种分配方式还算公平,无一人反对。

  “你们的。”

  聂天手中十三个浆果,他分别给了谢婉婷、殷娅楠、穆碧琼三女,一人两个,自己截下七个,“没意见吧?”

  三女每人得到两个浆果,都流露出惊喜,连连点头,将浆果收起。

  “跟着你这家伙同行,果然是正确的决定。”殷娅楠笑的很开心。

  “多谢。”谢婉婷轻轻鞠身,她眼睛都笑成月牙状,“能陪同你来血葬山脉,是我最正确的决定。”

  她是聂天身边最弱的一人,也没有出什么大力,就沾光得到两枚浆果,岂能不喜笑颜开?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大家趁早离开吧。”皇津南示意众人,又对聂天说道:“我们可以结伴同行,我还知道血葬山脉,另有一处奇妙之地,有没有兴趣和我们探索?”

  “那个,不介意的话,在你们出去以后,稍稍等我一下?”聂天道。

  皇津南愣了愣,瞄了一眼那依然存在的绿色光膜,似乎看出了点什么,说道:“你看那条石道,我们会从那边离开。等我们出去后,会等你半个时辰,你要是准时赶来,另外一处的探索,加你们一个。”

  他脸色一冷,又对韩森说:“而你,现在被踢出队伍了,拿着你的浆果给我滚!”

  韩森眸显怒声,却不敢多说,一声不吭就独自走了。

  “皇兄,这人……你似乎不太喜欢?”聂天奇道。

  “他本来名声就不太好,他在血葬山脉没少坑害同族族人,我知道的,就有两支人族的小队伍,被他算计而死。”皇津南也没遮掩,“如果不是他恰巧也来了,又正好碰到异族攻击,我是不会允许他参与的。”

  “小心他,我担心他会再找过来,夺取你的浆果。”

  叮嘱了几句,皇津南领着那些人,从他指出的石道撤离。

  殷娅楠等人,都选择留下来,等候聂天。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386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