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七十七章 再见邢柏

第八百七十七章 再见邢柏

  皇津南渐渐生出兴趣。

  一朵金色莲花,从其掌心浮现而出,莲花的花瓣,似镌刻着金之力量的真谛。

  “呼!”

  金色莲花旋动着,绽放出眩目的金色神辉,圣洁庄严。

  花瓣之中,有千丝万缕的金色丝线,一条条飙射出来。

  一种洗涤污秽,将邪灵诛灭的气息,轰然而出。

  在金光照耀下,那只妖魔族的女性尸鬼,躯体如在燃烧。

  尸鬼发出呜咽痛呼,打结的长发,无声飞舞。

  苍白的鬼火,从尸鬼空洞呆滞的眼瞳内闪耀出来,此地较为浓郁的污秽能量,竟然加剧涌来。

  包括聂天在内,所有置身于庭院的人,都开始遭受数倍污秽能量的侵蚀渗透。

  这只尸鬼,和其它所遇的那些尸鬼,分明不一样。

  其余的凶魂、尸鬼,在血葬山脉游弋活动,都不具备掌控污秽能量的力量,而它却可以。

  五颜六色的污秽能量,汇聚到尸鬼身上,仿佛为尸鬼穿戴了一件彩衣。

  从皇津南释放的金色莲花中,飞出的一缕缕金色丝线,钢针般穿透而来,竟然未能破掉那层污秽能量集结的彩衣。

  尸鬼那具燃烧的躯体,金色火苗,也在顷刻间被扑灭。

  尸鬼瘦骨嶙峋的左手,像是无意识地,虚空划动了一下。

  一道苍白光芒一闪而逝。

  “咚!”

  金色莲花如遭重击,一朵朵金色花瓣,竟然脱离莲花炸裂。

  朵朵金色花瓣,形成为一簇簇金色火焰,火焰内部,有金色神文璀璨而出。

  “金罡法阵!”

  皇津南低喝一声,一簇簇金色火焰的神文,涌现出更为圣洁的能量,组成一个玄奥阵法。

  尸鬼立即被阵法所困。

  从四面八方涌入的污秽能量,似被隔绝在外,再也不能流逝向那只尸鬼。

  一簇簇火苗中,那些金色神文蝴蝶般飞舞出来,拥有灵性般,在冲击那只尸鬼。

  尸鬼身上的彩衣,渐渐破裂,白色绒毛又重新闪现。

  “皇兄!”

  这时,以皇津南为首的,那些人族的炼气士,相继赶来。

  他们一过来,也引发附近更多尸鬼的攻击。

  分食了同伴碎尸,不能飞天的尸鬼,嗅着气血的味道赶来。

  “外面的尸鬼,你们来对付,这只有点特殊的尸鬼,我来诛杀即可。”皇津南神色从容,眼中金光如织,以灵魂秘法掌控着那金罡法阵,以金色火焰,将尸鬼身上的彩衣,燃烧殆尽。

  妖魔族的女性尸鬼,很快就被金色火焰,烧成黑炭。

  污秽的能量,尸鬼体内独特的尸毒和尸气,渐渐消散。

  “回来。”

  皇津南伸手一抓,一簇簇金色火焰,一个个神秘的金色神文,又重新凝结为金色莲花,散发着宝光神辉,圣洁无暇。

  金色莲花消失在他掌心,他一步跨出,就到了那只尸鬼旁。

  此战,聂天袖手旁观,但却暗自观察着皇津南动用的种种秘法,还有尸鬼体内的异常动静。

  他感应出,那朵金色莲花,怕是皇津南手中,另外一件通灵至宝。

  此物和那杆金色长枪相比,有不同的奇妙,能缔结法阵,有洗涤邪物的圣洁之力加诸,同样厉害。

  能动用污秽能量的尸鬼,在他的攻势下,也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就被金色火焰燃烧而亡。

  尸鬼一死,聚涌到庭院内,加倍的污秽能量,又消散不少,令聂天等人压力顿时减轻。

  “不管你生前的血脉,在什么等阶,你毕竟死了,成为了一具死物。死物,动用不了血脉秘术,你岂是我的对手?”皇津南嘀咕一句,手中那杆金色长枪重现,他提着长枪,将那具焦黑的尸体分裂。

  焦黑的尸体,干巴巴的,其中并没有什么特殊。

  皇津南很快就失去了兴趣,扭头看了聂天一眼,“我去井底查探一下。”

  聂天点头,道:“小心。”

  “无妨。”皇津南自信地笑了笑,一束束金色神光,环绕着他,令他如沐浴在金色宝光下的神祗,诸邪不侵。

  “呼!”

  他立即沉落向井底。

  “井底,究竟有什么?”殷娅楠奇道。

  “那些污血,从何而来?”穆碧琼也在深思,“那个妖魔族的尸鬼,痛饮那些污血,难道才变得不同?污血对尸鬼的强大,定然有好处。”

  谢婉婷则是一脸嫌弃,“对尸鬼有用的污血,我们肯定用不着,井底便是有东西,也不会适合我们人族。恐怕那些修炼邪术,亦或者妖魔族的魔人,才能将污血利用起来。”

  没有太久,周身环绕着金光的皇津南,就从井中飞出。

  “就是这东西了,原来是一枚秽血珠。”皇津南左手戴着一副手套,抓住一个珠子,向聂天说道。

  珠子散发着黑红色的血光,似能主动吸纳污秽能量,从中传来极为惊人的气息。

  那气息,让聂天的生命血脉,都本能地抗拒厌恶。

  “井底,沉落着一具妖魔的尸骨,那个妖魔身前的血脉怕是不低。他死亡以后,体内残留的精血,结为晶体。晶体在血葬山脉,导引污秽能量,经过千万年的凝炼,化为了这一枚秽血珠。”

  “秽血珠内的污秽能量,是侵入你们体内的几百倍,要是秽血珠沾染了生灵的鲜血,生灵会很快惨死。”

  “此物,对待那些血脉强悍的异族,更有奇效。一些高等级的异族,体内的精血,一旦沾染秽血珠,死的更快。他们动用精血形成的种种血脉秘术,可以用秽血珠,轻易地化解。”

  “这东西等我带回五行宗,稍稍炼制,就能成为克制强大异族的奇物。”

  他解释了一下秽血珠的来历,就毫不客气地,将那一枚珠子收起。

  井口的异常,是他率先发现的,守护井口的尸鬼,也被他斩杀,所以那秽血珠自然属于他,聂天等人也没有异议。

  “那只尸鬼,能动用污秽能量,应该就是痛饮的井水,含有秽血珠淡化的污秽之力。它体内污秽能量,和尸力凝结,让它有了额外的手段。”

  这边讲话时,庭院外面的战斗,也到了尾声。

  围击而来的尸鬼,都被陆续击杀,那些人都重新到了皇津南身旁,皇津南没有再取出秽血珠,但说明了秽血珠从井口得来,简单介绍了一下。

  大家对他收取秽血珠,也没有异议,此物便被他收入囊中。

  “换个地方继续探察。”

  皇津南重新登上那辆金色辇车,一马当先,从庭院内飞出。

  众人一一尾随其后。

  皇津南眼瞳金光闪闪,继续四处感应,不久忽听到异响,立即御动着金色辇车迅速赶往。

  一刻钟后,几个骸骨族的族人,加七个人族族人,映入众人眼帘。

  那些骸骨族的族人,还有人族的族人,在一栋几十米高的石楼上,正在和凶魂厮杀。

  骸骨族的族人,和那些人族的族人,仿佛统一战线,共同对敌。

  聂天远远看了一眼,嘴角忽泛出奇异之色,冷笑道:“碰到熟人了。”

  “谁?”殷娅楠讶然。

  “天莽星域,千剑山的邢柏!”聂天眼中杀光一现,“我有一位长辈,被此人所害,我有位朋友,也曾经被其禁锢。他和骸骨族暗自勾结,为骸骨族提供众多人族尸体,让骸骨族搭建了埋骨之地,后来败露,在骸骨族的帮助下,从天莽星域逃离。”

  “和骸骨族来往,以同族尸体,为骸骨族提供便利,增强骸骨族的力量?”殷娅楠神色一冷,道:“此人该死!”

  “是该死,所以我这次要他死!”聂天喝道。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408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