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七十九章 扫清障碍

第八百七十九章 扫清障碍

  冥魂珠高悬聂天头顶。

  围击骸骨族和人族的凶魂,在冥魂珠飞来之时,一哄而散。

  血葬山脉凶魂无数,聂天为了能专心击杀邢柏,不再以自身为诱饵,蛊惑凶魂临近,以冥魂珠吞食吸纳。

  凶魂退避,骸骨族和人族,立即从泥沼内挣脱。

  可骸骨族那位首脑,不但不庆幸,反而更加恐慌。

  因为他已经知晓了皇津南的身份。

  ——五行宗金宗一系的神子!

  人族的崛起,令星河万千种族都感到惊惧不安,其中四大宗门的强势,更令诸多种族颤栗。

  碎星古殿、五行宗、虚灵教、通天阁,人族这四大古老宗门,在星河的深处,力抗众多强族,不露败绩。

  从这四大宗门走出的弟子,超强的战力,早就为人所知。

  更何况,皇津南还是五行宗的一位神子!

  神子,是被视为宗门继续兴盛的希望来栽培的,被宗门倾斜了无数宝贵物资,每一个单独拧出来,都能和其它种族的新生代领袖叫板。

  骸骨族的那位领袖,在族内的地位,远远比不上携带碎骨刀的帕格森。

  帕格森,弗罗斯特,古塔斯,三位异族新生代的领袖,合力竟然都不能斩杀皇津南,他要是没有说谎,该有多强?

  骸骨族那位首领沉默着,眼中绿光闪耀,已经在思考着,该如何摆脱眼前困局。

  同样沉默的,还有邢柏。

  邢柏深沉的眼睛,死死瞪着聂天,脸上满是愤然。

  他在和骸骨族的一次私会时,被宗门盯上,邢家为骸骨族输送人族尸骨一事,因此败露。

  他们邢家的大部分族人,都被千剑山所灭,只有极少一些人,在骸骨族的帮助下,逃出天莽星域。

  千剑山下手时,曾明确说出,宗门会暗自盯上邢柏,是因为有人告密。

  告密者,从陨星之地而来。

  邢柏也从而知道,陨星之地有人注意到他,联合神符宗和金瀚宗,向他们千剑山施压,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了他和骸骨族的联系,逼的他邢家灭族,残余族人背井离乡。

  他们去了骸骨族的领地,但因为失去千剑山这个依仗,又被天莽星域唾弃,他再也没有能力,为骸骨族继续输送人族尸骨。

  他们邢家在骸骨族的眼中,最大的价值,也就没了。

  之后,骸骨族对待他们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开始不再平等对待他们,还驱使着他们踏入碎灭战场。

  他和一部分族人,来了血葬山脉,他族内的长辈,被骸骨族高等级血脉的族人,领入碎灭战场深处。

  在血葬山脉,他们被眼前这些骸骨族的族人,视作炮灰。

  很多族人,因此而死亡。

  被同族唾弃,又被异族嫌弃,邢柏和邢家的待遇一落千丈,邢柏内心一直怨恨,怨恨将他们和骸骨族勾结消息泄露的人。

  “可是你,将我,将我们邢家和骸骨族一事告知神符宗、金瀚宗,然后通传我千剑山宗门?”邢柏冷声道。

  聂天咧嘴一笑,神态自若:“你猜得没错,你会落得今日这般境地,全都是出自我的手。不怕实话告诉你,神符宗的段石虎,是我在陨星之地的师兄。我就是在师兄的帮助下,潜隐在涡流域,和金瀚宗达成默契。”

  “段石虎!原来如此!”邢柏一切都明白了。

  其余几位邢家族人,听聂天说出内中详情,也都面显愤然,满脸凶光。

  “和骸骨族勾结,为异族输送大量同族尸骨,为骸骨族搭建埋骨之地,你们还有脸了?”皇津南如一尊金色神明,就在聂天旁边静静悬浮,“你们这样的家伙,枉为人族!”

  璀璨金色神辉,从那只金色眼瞳内透射出来。

  “咔嚓!”

  一名血脉低微,骸骨之身淬炼不足的骸骨族族人,一根根骨节,传来断裂的诡异声。

  其余骸骨族族人,身上的骸骨,也出现更多细密的裂痕,裂痕越来越大,骨头仿佛会在下一刻,就彻底爆裂。

  不仅是骸骨族,邢柏周边,几位邢家的族人,也一脸痛苦。

  他们被金光洒落的血肉之躯,如被众多看不见的匕首,慢慢划动,有密密麻麻的伤口显现。

  鲜血,止不住地流溢出来。

  他们祭出的光罩,早就无声消失,当血肉撕裂时,浓稠的污秽能量,顺势入侵。

  那几位邢家族人,看着伤口处,鲜红的鲜血,变成污血,脸上满是绝望。

  只有邢柏,未被金光照耀,没有遭受这场厄难。

  “逃!”

  骸骨族的首领,看出不妙,以异族语言低吼。

  石楼上的骸骨族族人,无人理会邢家的族人,从不同的方向,要脱离此地。

  “逃?往哪里逃?”皇津南摇了摇头,眼瞳深处,诸多金色神文,绽放出圣洁的威严。

  那只金色眼瞳,释放出来的金色神辉,更加的精炼。

  神辉化为实质性的金光,一缕接着一缕,奔着飞出的骸骨族族人而去。

  石楼周边,有绚烂的烟花爆开。

  那一团团烟花,都是被金光追逐到,躯体炸裂的骸骨族族人。

  包括那位首领。

  短短十息,刚刚摆脱凶魂的噬咬,以为能从容退去的骸骨族族人,便一个不剩,尽数死亡。

  他们尸骨炸裂,有灰绿色的灵魂,漂浮出来。

  他们的灵魂,因这方天地的特殊环境,并没有迅速地消散开来。

  以往,刚刚死去的生灵,飞逸的灵魂,要么被凶魂分食,要么经过漫长时间的衍变,沾染浓郁污秽能量后,被同化,成为新的凶魂。

  这次并不一样。

  冥魂珠从聂天头顶漂浮出来,珠子灵动地飞逝着,将骸骨族族人,刚刚形成的那些残魂,逐个收取。

  当冥魂珠重返聂天头顶,邢柏身旁,他的那些族人,也在金色眼瞳的凶厉威慑下,全部死亡。

  冥魂珠再次游弋了一下,人族刚脱离血肉的残魂,也成为了冥魂珠的补给。

  突然间,这栋石楼,本来还在和凶魂厮杀的骸骨族、人族族人,就只剩下一个——邢柏。

  皇津南还特别照应了他,将其区别对待,金色眼瞳的凌厉攻势,始终没有加诸在邢柏身上。

  邢柏这才安然无恙。

  “聂天,你确定要以自己的力量,击杀他?”皇津南最后问了一句。

  聂天点头:“确定。”

  皇津南不再说什么,很识趣地,一步步往后退,退到几十米开外,才停了下来。

  他转身,回首,对那些陪同他来的炼气士,还有谢婉婷等人说道:“你们散落开来,那个叫邢柏的家伙,若是想冲出去,给我拦下就是。不过要记得,别把他弄死了,聂天既然想玩玩,就让他玩的痛快一点。”

  “哦。”

  以他为首的那些人,都以石楼为中心,各自散开。

  谢婉婷、殷娅楠和穆碧琼三女,乘坐在聂天的星舟上,一动不动,只是远远望着石楼。

  星舟属于聂天,聂天没有催动,她们也无法驱使。

  “你以为你能单独击杀我?就凭你,陨星之地而来的废物?”在身旁族人尽数死亡,被他依仗的骸骨族族人,也被皇津南所灭后,邢柏反而冷静下来,他沉静如水的眸子,有隐讳的疯狂之意,渐渐酝酿,“我不清楚你是如何攀上五行宗神子的,但你本人,就是陨星之地那种穷乡僻野的低贱人!”

  一柄柄灵剑,从邢柏体内飞出,垂落着,浮在他周边。

  一共十二柄灵剑,其中一柄被他握着掌心,剑内有厉啸声传来,分明为通灵之物。

  事迹没暴露前,邢柏为千剑山排名首列的天骄,他在千剑山的资源浇灌下,能持有一件通灵至宝,也是理所当然。

  十二柄灵剑,一一飞出,剑阵顿生。

  ……

  ps:昨天热成狗了,儿子非闹着出去玩,嗨皮后,儿子中暑了,下午照顾儿子,没有码字,欠下一章,老逆今天会补欠,哎,这鬼天气,好烦~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434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