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外敌

第八百八十八章 外敌

  三个月后,聂天乘坐着穆碧琼那辆木质结构的飞行灵器,抵达通往涡流域的空间缝隙。

  黄沙漫天,头顶众多空间缝隙交织如网,那条连接着涡流域的空间缝隙,绽裂着,内部却拥堵不堪。

  “还没有到稳定的时刻。”

  殷娅楠抬头望着那条空间缝隙,以灵魂意识感知半响,说道:“从我们降临碎灭战场,至此,也差不多过了三年。根据神符宗的说法,这条空间缝隙,三年以后,就能通行,具体何时能通过,就说不准了。”

  聂天三人,兴许是最先到达此处的一批。

  除他们外,暂时还没有人归来。

  天莽星域的,垣天星域的,还有从陨星之地而来的诸多强者,一个人影都没。

  “我们,就在这里坐等空间缝隙恢复稳定,然后回归涡流域吗?”穆碧琼询问。

  聂天看了她一眼,“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没有。”穆碧琼冷着脸说道。

  “那就先等等看。”聂天道。

  三月后,聂天的三个灵力漩涡,在赤练龟的龟壳,三片树叶,还有九星花的帮助下,都凝炼到极致。

  他的灵丹,经过日夜的打磨,也即将处于突破新境界的关卡。

  就连他的真魂,因他手中持有魂晶,修炼的速度,也极为迅疾。

  他很清楚,他离突破境界壁垒,踏入到玄境,已经不远。

  碎灭战场之行,他收获颇丰,矽银矿石,含有生命之力的浆果,三片树叶,苍白火焰……

  除此之外,他的境界,也在碎灭战场,跨入到凡境后期,离进阶玄境,仅有一步之遥。

  他的生命血脉,于碎灭战场迈入六阶,成功觉醒生命强化和精血沸腾。

  冥魂珠,吸纳众多凶魂后,诞生出五大凶魂。

  他真实的战力,因碎灭战场,有了大幅度提升。

  虽是凡境的修为,可真要厮杀开来,他不惧怕任何玄境级别的人族炼气士,即使对方在玄境后期,他都有信心一战。

  令聂天遗憾的是,他在碎灭战场,并没有碰到裴琦琦。

  他当时斩杀邢柏时,没有追问裴琦琦的下落,是因为他知道裴琦琦和那只冰凤在一起。

  可那只冰凤,活动的区间,必然是在碎灭战场的深处。

  以他的境界,想要在碎灭战场深处,和虚域、圣域级别,亦或者异族八级、九级血脉者争斗,即便有骸骨血妖诸多依仗,还是不够看。

  “希望裴师姐安然无恙吧,邢柏这人,我已经杀了,也算是为甄前辈报仇了。”他暗自叹息。

  空间缝隙暂时不能通行,一行三人,就在那交织的空间缝隙底下,默然等候。

  聂天继续着自身的修行。

  一个月后,他的那一枚灵丹,也凝炼到极致。

  丹田灵海,灵魂识海,这两样关乎境界突破的根本,都牢牢打下坚实的基础。

  境界的突破已变得指日可待。

  这天,苦修中的殷娅楠,忽地睁开眼。

  那条融入她体内的冰血蟒,悄然从其裸露的腰腹处游弋而出,“嘶嘶”轻啸着,仰望别处天空。

  聂天和穆碧琼两人,都嗅到异常,纷纷从修炼中醒来。

  “怎么了?”聂天奇道。

  殷娅楠眯着眼,和八级冰血蟒沟通,道:“它在远处,察觉到异常的寒冰之力波动。”

  “异常的寒冰之力?”聂天表情古怪,“难道是有人在接近?那人,同样修炼极寒之力,为寒冰属性?”

  “有这个可能性。”殷娅楠点头。

  聂天旋即凝结天眼,九只天眼悬空,分散开来审察大地。

  通往涡流域的那条空间缝隙,所在之地,黄沙弥漫,天眼的视野窥视各方,并没有看出异常。

  聂天的生命血脉,也未感应出磅礴的生机。

  “应该是离的太远。”他嘀咕道。

  就在此刻,众人身旁的一方天空,有雪花飘零。

  此处酷烈炎热,按道理而言,是绝无可能会漂浮出雪花的。

  晶莹雪花洒落,周边的酷热,似被寒气笼罩。

  三秒后,漫天雪花中,有一道冰莹的身子,凭空出现。

  “宗峥前辈!”

  在聂天惊呼声中,那道身影陡然坠落。

  来人赫然是寒冰阁的宗峥!

  宗峥踏入碎灭战场时,为灵境中期修为,如今他已成功进阶到灵境后期。

  可他此刻的模样,却颇为狼狈,衣衫破破烂烂,裸露在外的皮肤,沁出鲜血。

  宗峥是耗费庞大寒冰灵力,陡然运转某种隐秘遁法,横跨虚空,倏然而至。

  一般而言,能短瞬挪移的遁法,都会有反噬力。

  不到生死攸关之际,没有人愿意以秘传的遁法,横跨空间,令自己伤上加伤。

  “聂天!”宗峥猛地看到聂天,神色一喜,“你,你们竟然已经过来了?”

  “宗前辈,何人逼迫你动用寒冰晶遁?”聂天喝道:“其余人呢?”

  “其余人被困住了!”宗峥讲话时,有碎小的冰光,从他体内溅射开来,他深吸一口气,道:“华暮,祁白鹿,都被人围击,现在应该也未能脱身。我以遁法赶来,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天莽星域和垣天星域的强者,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没想到,只有你们三个在此。”

  宗峥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过。

  显然,他认为单凭聂天、殷娅楠和穆碧琼,是没办法帮他们解围的。

  “华叔也被围击?”聂天脸色一沉,“可是异族?”

  宗峥苦笑,“是同族。”

  “怎么回事?”聂天着急起来,“我师傅呢,他有没有和你们一道儿?”

  “你师傅没和我们一起,我和华暮、祁白鹿在碎灭战场深处探索,你师傅单独活动,去了可能有时光之河显现的传说之地,我们早就断了联系。”宗峥不断喘息着,将一枚枚丹药,一股脑地塞入口中,急匆匆说道:“我们三人在碎灭战场,都有了奇遇。如今我们的境界,都进入到了灵境后期,有了向虚域进阶的资格。”

  “我们在碎灭战场深处,一起奇地内,大有收获。”

  “可其间,华暮因天魔藤的反噬,短暂迷失,被天魔藤夺舍。他入魔时,恰恰被一些别的域界的人族强者注意到,那些人以华暮入魔为借口,向我们发动了攻击。”

  “但他们真实的目的,其实是我们手中在那奇地的一些收获,我能看得出。”

  “华暮入魔以后,神志不清,杀了他们一些人。”

  “初始时,他们力量不足,不过慢慢积蓄力量,传唤别处的强者过来,令我们的压力越来越大。”

  “我们三人,被迫从那奇地撤离,还被他们寻上,一路追追逃逃,一直到附近。”

  宗峥解释一番,伸手指向一处,“就在那边,三十里处,有七位灵境者,还在追击祁白鹿和华暮。祁白鹿和华暮,快要撑不住了,我急着过来,是想看看有没有我们的人,先一步过来,是来求援的。”

  “七位灵境……”聂天神情一动,“只是灵境?”

  “嗯,七位都是灵境,其中有四位在灵境后期,另外三位在灵境中期。”宗峥愣了愣,道:“聂天,你……是想过去救援?”

  聂天以行动回应。

  他立即唤出星舟,自己率先踏入,然后沉静地看着殷娅楠和穆碧琼。

  离开血葬山脉以后,殷娅楠和穆碧琼的冰血蟒、共生花,再也不用担心暴露后,遭遇浓烈几十倍的污秽能量侵蚀。

  八级冰血蟒,神秘莫测的共生花,这两者的力量,极其恐怖,区区灵境者,应当能轻易拿下。

  关键在于,殷娅楠和穆碧琼,愿意不愿意为他陨星之地的长辈动手。

  “你聂天的面子,岂敢不给?”殷娅楠抱怨了一句,跳落到星舟。

  穆碧琼一言不发,可也同样顺从地,进入了星舟。

  “宗前辈,你安心疗伤,我会将华叔和祁前辈,安然带过来。”聂天霸气道。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496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