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八十九章 救援

第八百八十九章 救援

  酷热的沙漠深处。

  祁白鹿、华暮两人虚空疾驰,炎罗镜如一面火焰光盾,守护在两人身后。

  从炎罗镜内,不时涌出一团团地火精华,硕大火球般,轰炸向后方。

  后方,七位灵境级别的外域炼气士,阴沉着脸,眼中凶光四溢。

  一人手持巨斧,巨斧滴溜溜旋动着,紫色神光如闪电溅射开来,将一团团地火精华打的溃散。

  “可惜不是在大荒域。”祁白鹿皱眉,叹息一声,说道:“在大荒域的器宗本部,炎罗镜能沟通六大火焰秘界,能调用其中源源不绝的炎能,为炎罗镜增加威力。”

  炎罗镜也是通灵级别的灵器,可此物本来就是器宗上一代宗主,传到他手上的。

  炎罗镜和器宗可以视作一个整体,只有在器宗,炎罗镜才能将最强的力量释放出来。

  在别的域界天地,炎罗镜无法沟通和器宗息息相关的六大火焰秘界,威力要小很多。

  华暮精神萎靡,眼神黯淡无光,叹道:“这已经是第五批了。”

  “就快要到通往涡流域的空间缝隙处了,只要再坚持一下,我们说不定就能返回涡流域。”祁白鹿意志坚定,说道:“宗峥以遁法过去,如果能碰到垣天星域的岳炎玺,亦或者其它虚域者,兴许能帮我们挡下这一劫。”

  “咚!”

  一个银色轮盘,越过那巨斧,重重撞击向炎罗镜。

  炎罗镜中汹涌的火焰,不受控制地狂涌而出,祁白鹿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忽苍白下来。

  “放弃吧,你们是逃脱不掉的。”一名身穿银色长袍,面容枯瘦的老者,虚空踏步,越过一簇簇火焰,放声嘲讽道:“陨星之地?这种不起眼的小地方,我连听都没有听过!就凭你们,也敢在碎灭战场深处活动,还让你们得到了众多珍稀灵材,你们真以为,你们能活着带出去?”

  华暮眉心,天魔藤的魔影,时而显现。

  濒临绝望之际,华暮甚至不惜入魔,也想再次召唤出天魔藤,帮助他作战。

  可就连在魔域,排名第三的魔植天魔藤,到了此刻,都似元气大伤,他放开心灵,天魔藤都没有主动进行夺舍。

  “那株魔藤,他似乎再也召唤不出了!”御动战斧的一名人族炼气士,死死瞪着华暮,等看到华暮额头,天魔藤的魔影浮现时,他本来还畏惧地赶紧停住,待到发现天魔藤又消失不见以后,他猛然振奋起来。

  其余几人,因天魔藤冒出,也都如临大敌,似吃过大亏。

  他们不敢逼的太急,不敢离华暮太近,惧怕的,仿佛都是天魔藤。

  一看天魔藤又蛰伏下来,他们眼中凶戾之色,更为浓郁。

  “就连它,都失去了力量,一蹶不振了。”华暮绝望道。

  “这一路,你连续借用它三次力量,才让我们能撑到现在。”祁白鹿满脸苦涩,“它虽然强悍,也禁不住一次次剧烈消耗。因为它,追杀我们的人,都死了不少了。它的力量,并非无穷无尽,也有油尽灯枯的时候。”

  “没了它,怕是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华暮黯然。

  天魔藤和他已融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若死了,天魔藤恐怕也难以存活。

  天魔藤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每每在他快要死的时候,都会主动冲出作战。

  如今他主动呼喊,放开灵魂不做抵挡,天魔藤都没有冒出来,说明天魔藤在几番战斗,帮他化解一次次危机后,的确再无余力。

  “认命吧!”

  银色轮盘虚空转动,有飓风厉啸传来,众多明晃晃的风刃,将空间都仿佛撕碎。

  炎罗镜内,一团团地火精华,轰然爆裂。

  “当当当!”

  轮盘内的银色光刃,雨点般,敲打着炎罗镜。

  炎罗镜在连番重击下,镜面上突显出来的,一条条火焰秘纹,似隐没下来。

  “糟了!”

  祁白鹿大惊失色,他已经察觉出,他数百年来,从不同的火焰秘界,从火焰之心聚涌的炙烈炎能,就要耗尽。

  炎能一旦耗尽,炎罗镜的器魂,将无力可用。

  而他的丹田灵海,灵力也即将枯竭,不能为炎罗镜注入额外的力量。

  “天斧七式,裂天!”

  紫光璀璨的巨斧,陡然绽放出一条条交织的紫色电光,电光呈一个个“十”字形,锋锐到极致。

  “嗤嗤!”

  巨大的紫色“十”字,如古老的神文,有裂开天穹,撕碎众生的神秘力量加持。

  “华暮!要不,舍弃肉身,灵魂遁离?”

  祁白鹿一见不妙,禁不住低声轻喝,想要逃离真魂,躲避这场注定不能获胜的战斗。

  “你能舍弃真魂逃离,可我……灵魂深处,有天魔藤的魂丝禁锢,一旦脱离肉身,真魂也被天魔藤的魂丝给搅碎。”华暮苦笑一声,“祁兄,你不要管我,你先真魂离体,尽快逃生吧。”

  祁白鹿给他这么一说,又犹豫起来。

  便在此刻,一束星光,横贯空间,倏然而至。

  星光就在炎罗镜处,忽地顿住,将星舟的原始模样呈现出来。

  星舟上,聂天三人长身而立,衣决飘飘,姿态潇洒。

  “聂天!”

  华暮轰然一震,眼中突迸射出狂喜。

  他和宗峥不同。

  宗峥对聂天的了解不算深,不清楚聂天手中有着诸多依仗,也不清楚骸骨血妖究竟能发挥出何等力量。

  华暮深知,有过众多奇遇的聂天,恐怕能成为他活下来的希望。

  “咻!”

  一束粗壮的星力光柱,猛然从星舟内激射而出。

  星光浩淼深邃,如囊括一方星海域界,似有无数繁星沉落其中,将一个个巨大的紫色“十”字,给冲击的虚空炸裂。

  紫色“十”字内,烙印着的灵魂之力,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御动巨斧的那名灵境后期的炼气士,陡然变色,一缕血迹,从他嘴角止不住地流溢出来。

  “何人?”

  身影一晃,踩着银色轮盘的另外一位灵境后期炼气士,冷冷盯着聂天。

  “三个小辈,两个在玄境,还有一个,竟然只是区区凡境修为。”那人目显异色,“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小鬼,急匆匆赶来,意欲何为?”

  “我们来,自然是想要杀你们。”聂天冷漠道。

  他已经看出祁白鹿和华暮,都快要油尽灯枯了,不论是丹田灵海,还是灵魂识海,都消耗巨大,无力支撑接下来的战斗。

  “杀我们?”那人阴森厉啸。

  聂天一句废话都不想说,心神一动,骸骨血妖便轰然飞出。

  令万物枯萎的死亡之力,瞬间弥漫开来,骸骨血妖巨大的骨身,虚空踏步,庞大的骨臂,如一柄死亡骨剑,刺向讲话的那人。

  殷娅楠脚下,那条八级冰血蟒,则是嘶啸着,掀起极寒风暴,涌向其余人。

  穆碧琼犹豫了一下,左手黑色妖花的根茎,如黑色苍龙狂暴而出。

  “八级血脉的骸骨族!”

  “八级的寒冰古兽!”

  “一株比天魔藤都丝毫不弱的妖花!”

  七名灵境级别的人族炼气士,如白日遇鬼,恐惧地惊叫起来。

  “针对他们薄弱的灵魂动手!”运转银色轮盘者,大声疾呼,他猛然盯住聂天,眼瞳深处,银色熠熠。

  肉眼可见银色光线,从其眼睛内飞出,忽地向聂天灵魂识海渗透而来。

  “出来!”

  聂天冷哼一声,五大携带着怨恨、绝望、恐惧、狂怒、嗜杀的凶魂,十几米高的魂体,模糊虚幻地浮升出来。

  五大凶魂,就悬浮在聂天头顶,令其如化为一尊远古魔神,透露出极度危险的气息。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498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