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九十一章 各自经历

第八百九十一章 各自经历

  冰血蟒和骸骨血妖,因聂天和殷娅楠的吩咐,逗留原地,并未追击。

  死去的两个灵境级别的炼气士,由于是人族,不具备丰沛的血肉精气,导致冰血蟒和骸骨血妖,连吞吃他们尸骨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反倒是五大凶魂,将两位灵境者,刚刚死去后,尚未消散于天地的魂魄吸纳。

  “那两个灵境者,储物戒还在手中,你们两个去收取吧,总不能让你们白白忙活一场。”聂天淡然道。

  “算你小子识相。”殷娅楠抿嘴一笑,不客气地从星舟飞出。

  穆碧琼眼中显出一丝喜色,也随后飞离。

  灵境级别的炼气士,手中所藏必然丰富,十有八九持有通灵级别的灵器,再加上灵玉、丹药、灵材,足以满足那两个女人的胃口。

  五大凶魂还没归来,华暮和祁白鹿两人,已经登上星舟。

  两人历经连番大战,灵力消耗剧烈,就连灵魂识海,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创。

  “聂天……”

  华暮苦涩一笑,老老实实地在星舟坐下,取出一枚枚丹药,一股脑儿吞服下去,然后才说道:“没有想到,我们在碎灭战场,最后居然需要你来救援。”

  祁白鹿神色略显复杂,“陨星之地时,你便大放异彩,谁能想到来到碎灭战场,你还是如此夺目。”

  “华叔,你的那一株天魔藤?”聂天欲言又止。

  他隐隐察觉出,扎根于华暮眉心的那株天魔藤,似乎有枯萎的迹象。

  他生命血脉极为特殊,对天魔藤、共生花这类异常的生灵,嗅觉极其敏锐。

  在生命血脉觉醒了生命强化和精血沸腾,进阶到六阶血脉后,他的感知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天魔藤,也受了重创。”华暮轻声叹息,“还好有它,如果不是借助它的力量,我们撑不到现在。可惜,经过一次次战斗,它这些年积蓄的力量,也耗去不少,想要恢复过来,怕是不太容易。”

  “当然,对我来说,这并非什么坏事。”

  聂天奇道:“怎么说?”

  “它的虚弱,意味着以后我的修炼,便是出现意外,它也没有能力,夺舍我的灵魂,成为我这具身体的主人。”华暮略有些伤感,“只是,它过于虚弱,会疯狂\抽离我的魂力,对我的后续修炼,还是会造成影响。”

  聂天沉默数秒,突然将储物戒内,剩余的几个浆果取出,递给华暮,“华叔,没意外的话,这东西应当能帮助那株天魔藤尽快恢复。至于能恢复到什么地步,我也不清楚,但肯定比天魔藤自己的恢复速度,要快许多。”

  “这是?”华暮接过浆果,一脸疑惑。

  “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此物得自血葬山脉一个山洞。那座山,埋藏着一具古老的擎天巨灵。那个庞大如山的擎天巨灵,体内残留的生机,结出了这些浆果,浆果蕴含不弱的生命之力。”

  聂天缓缓解释,“生命之力,对所有的生灵,都有益处。”

  “生命之力!”华暮眼睛猛然一亮,“如果是这样,那株天魔藤,的确能加速恢复!当年,你赠与我的那一枚生命之果,就让天魔藤收益颇丰,生长速度提升迅捷。我当年在玄天域,之所以被天魔藤夺舍,也是因为你给我的生命之果,使得天魔藤强大许多。”

  讲话时,他便将那一枚枚浆果,直接吞下。

  浆果一入他腹部,他眉心的那一株天魔藤,便有所察觉。

  本来已经淡化,很难窥探的天魔藤,又变得稍稍清晰许多。

  浆果在华暮肠胃爆开,有丝丝生命之力弥漫,那些生命之力,立即被天魔藤捕捉,被其纳入眉心。

  天魔藤的生长,依赖华暮的灵魂,还有华暮的气血之力。

  而华暮因为是人族的原因,气血不足,使得天魔藤的生长速度,始终较为缓慢。

  生命之果,浆果,挥发出来的生命之力,比血肉生机还要神秘!

  只是几个浆果,散发出来的生命之力,被天魔藤吸纳后,那株天魔藤,就明显地浮现在华暮眉心。

  华暮闭上眼,感受着自身的变化,对聂天说道:“这些浆果,不仅具备生命之力,还有擎天巨灵残存的血气。我的寿龄,因为这些浆果,还能再增加二三十年!足够了,我有信心,在寿龄极限到来前,迈入到虚域!”

  一旦跨入虚域,人族炼气士的寿龄极限,就从三千年,直接提升到万载!

  突然多出的七千年寿命,可以让华暮放心地,继续冲击新的境界!

  他在生命之果帮助下,已多出百年寿龄,再加上那些浆果的二三十年寿龄,华暮立即有了强大底气。

  更何况,他在碎灭战场收获不小,他得到的那些灵材,等回归涡流域,可以为他换取到,让他能筑域的特殊材料。

  华暮闭着眼睛的脸上,喜色明显。

  旁边的祁白鹿,看着聂天如此阔绰地,将含有生命之力的浆果,送给华暮,又听到华暮说的那番话,眼中流露出羡慕。

  他从而得知,华暮由聂天手中,之前就获取了一枚生命之果。

  那枚生命之果,从何而来,他心知肚明。

  “大荒域。他和董丽两人,在大荒域深处,将传说中的,有生命之果诞生的异地寻到以后,董丽以一枚生命之果,令自己在董家的地位变得超然。聂天获取的两枚生命之果,分别交给了华暮和他师傅巫寂。”

  “此子,果真是鸿运当头,碎星印记,生命之果……”

  祁白鹿感慨万千,忽然意识到,只要向聂天展露善意的,不论是谁,都能因聂天而获利。

  “祁前辈,你们究竟遭遇了什么?我师傅呢,有没有见过赵山陵,还有其他人呢?”聂天开口询问。

  祁白鹿从沉思中醒来,整理了一下,将他们和聂天道别后,发生的一些事情言明。

  聂天很快得知,赵山陵进入碎灭战场不久,就单独行动,没有选择和任何人同行。

  天宫的樊锴,与一部分和天宫交好的,也抵达碎灭战场的炼气士,也分开行动,他们再没有见过。

  祁白鹿和华暮、巫寂,宗峥等人,结伴去碎灭战场深处探索。

  途中,巫寂从别的星域炼气士口中,知晓了时光之河的大致位置,孤身而去。

  巫寂离开前,向他们说明,只要他寻觅到时光之河,就不会理会那条通往涡流域的空间缝隙,会在何时开启,会不会某一刻消失。

  以巫寂的意思,一旦让他见到时光之河,他就再也不会离开。

  不论是三年五年,还是三十年,五十年,他都会留在时光之河处,参悟时光秘法,直到他从时光之河内,再也得不到领悟,才会想别的办法,离开碎灭战场。

  祁白鹿、华暮和宗峥,后来在碎灭战场深处,发现一处曾经有各族血战的墓地。

  那墓地处,埋葬着异族和古兽尸骨,还有人族破碎的域界碎片,有虚域碎片,也有极为稀少的圣域碎片。

  他们在其中,各有收获。

  在他们心满意足地,想要从那个墓地离开时,遭遇了别的星域的炼气士。

  华暮在墓地内,因天魔藤的又一次冒出,有过短暂的迷失。

  就在那个阶段,华暮大开杀戒,将不少外域的炼气士斩杀。

  外域的炼气士,也知道他们收获颇丰,以华暮被魔物夺舍,杀了他们的人为借口,向他们展开追杀。

  他们回归的路上,在华暮天魔藤的强大力量下,斩杀不少追击者。

  可新的追击者,层出不穷,一波波寻了过来。

  直到天魔藤都耗去太多力量,他们心生惧意,算算时间,快到了前往涡流域的那条空间缝隙稳定,他们便朝此而来。

  “原来如此。”

  从祁白鹿口中,弄清楚事情经过后,殷娅楠和穆碧琼两人,也早就回来了。

  聂天将五大凶魂,还有骸骨血妖,再次收起后,说道:“先和宗峥前辈汇合,然后我们就等候那条空间缝隙恢复稳定,好尽早返回涡流域。”

  祁白鹿点头同意。

  星舟重新飞逝而出,没太久,就到了宗峥所在的,头顶有众多空间缝隙交织的荒漠。

  可在宗峥所在地,聂天却惊奇地,看到了一个熟人。

  “袁九川!”殷娅楠骇然。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515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