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大长老

第九百二十一章 大长老

  “炎战长老,竟然去了陨星之地!”

  聂天脸色微微一变,“他去陨星之地,就是要弄清楚我的出生和来历?”

  皇津南点头:“可能和你自身的特殊有关。”

  “怎么说?”聂天皱眉。

  “混血者太罕见了,窃取异族血脉,成功诞生混血者的秘法,没有多少人知晓。”皇津南神色凝重,“目前,只有碎星古殿、五行宗、虚灵教和通天阁,暗自尝试。别的宗门,虽然也是摸索,可从未有过成功先例。”

  “就连四大古老宗门,经过多年的探索,对于这种窃取异族血脉之术的进展,都没有十足把握。”

  “成功的混血者,少之又少!”

  聂天一惊。

  “四大宗门,窃取异族血脉,诞生出来的混血者,几乎绝大多数,出生不久,便死亡了。”皇津南压低声音,“活下来的混血者,天赋有时还不如纯粹的人族族人。他们在人族法决的修炼上,反而不行,异族的血脉,也难以进阶。”

  “想要集合异族血脉优点,出生体魄就强大,且具备悠久的寿命,难如登天。”

  “而你,明明出自陨星之地,居然混血成功,碎星古殿怎能不震惊?”

  皇津南的解释,让聂天忽然明白,他体内含有独特血脉一事,魏来等人,怕是早有察觉。

  魏来一行四人,看破没有说破,私下里却极为重视,秘密安排炎战去调查他的身份。

  “以前的星辰之子,只要是纯粹的人族,不论出生何地,不论品行如何,只要完成星路历练,来到此处,碎星古殿往往不会大动干戈,去刻意调查来历。”皇津南继续说,“炎战这么做,定然是因为你混血者的身份。”

  聂天沉吟半响,道:“我血脉的来源,是我从未谋面的父亲。他是谁?叫什么?因何会在陨星之地出现,我一无所知。他在陨星之地,也只是惊鸿一现,便就此消失。我来碎星古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知道他究竟是谁?”

  从师傅巫寂那边,知道母亲可能还健在人世,和父亲一同消失之事,他隐瞒着没说。

  “看来,问题就出在你父亲身上了。”皇津南有点担忧,“希望他的血脉,没有什么异常,并非是异族族人。不然,待到你们宗门大长老归来,细致检测后,觉得你血脉不对劲,出生有问题,那么……”

  “会怎样?”聂天轻喝。

  “你父亲如果有问题,那么,你也就一样有问题。”皇津南肃然道:“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事关重大。来历有问题的星辰之子,怕是会被除名,轻则剥夺三枚碎星印记,取消星辰之子的身份,重则直接就地格杀。”

  聂天心底突泛出寒意。

  皇津南的一番话,敲响了警钟,让他意识到,因为特殊血脉的存在,他这个新生的星辰之子,未必就能顺利地融入碎星古殿。

  一个不好,还可能死在碎星古殿。

  接下来,皇津南又和他谈了天莽星域的事情,说异族怀疑碎灭战场的那件天养级灵材,被天莽星域的人夺取。

  那件天养级灵材,暗含空间玄妙,一旦让虚灵教得到,就能造就出新的不朽神器。

  异族出没于天莽星域,除了要大肆洗劫一番,更重要的目的,便是搜查那件天养级灵材,不想被虚灵教捕获。

  虚灵教,在前不久,也收到这个消息,已安排强者,前往天莽星域。

  碎星古殿的魏来,和虚灵教沟通过,说天莽星域的神符宗,选择依附于新的星辰之子。

  虚灵教对天莽星域没有兴趣,和魏来达成默契,虚灵教会在天莽星域,找寻那件天养级灵材,一旦得手,就会退出天莽星域。

  异族,虚灵教也会将他们顺手驱逐。

  “天养级灵材……”

  聂天脸色阴晴不定,内心喃喃。

  他自然知道,那件天养级的灵材,十有八九融入裴琦琦体内。

  裴琦琦若暴露身份,异族,虚灵教,怕是都会对他下手。

  他又开始担心裴琦琦的安危。

  “聂天!”

  陶锦的高呼声,突从外面响起。

  聂天和皇津南立即中止谈话,聂天从庄园走出,看到陶锦表情严峻地说道:“大长老回来了!”

  聂天一惊。

  “你过去吧。”皇津南挥挥手,“具体如何,还是要你们宗门大长老亲自检验以后,才能判定。我暂时多待几日,看看你的结果,再从碎星域离开。你能不能在碎星古殿立足,真正成为第七位星辰之子,就看他给出的结果了。”

  聂天点头,和陶锦离去。

  碎星城,碎星古殿一个秘密殿堂中,魏来等人,陪同着一名温润如玉的老者。

  老者名叫莫珩,乃碎星古殿长老会的大长老,神域初期修为。

  在碎星古殿,莫珩的身份地位,仅次于殿主和两位副殿主,位高权重。

  殿主和副殿主不归,碎星古殿一切事务,都由莫珩来打理。

  此刻,莫珩静静矗立着,正在聆听炎战说话。

  炎战归来,将他在陨星之地,得到的关于聂天的种种消息,详细禀报,没有一丝遗漏。

  从头到尾,莫珩都只是安静听着,没有开口打断。

  他目无表情,脸色没有一丝变化。

  反倒是魏来,辛晴,还有祖光耀等人,听到奇特之处,一惊一乍的,颇为惊异。

  许久许久之后,炎战不再吭声,他获取的所有关于聂天的消息,都已道明清楚。

  其余人也旋即沉默,都看向莫珩。

  “血脉源头,来自他那不明来历的父亲。”莫珩这才开口,“你走遍陨星之地各大域界,从众多人脑海内,找寻记忆,都没有那人的影迹,颇为蹊跷。”

  炎战点头,“的确诡异。”

  “没有影迹,没有姓名,此人无从查起。”莫珩神色淡然,“我们只能从聂天身上,来找一找,他的踪影了。”

  讲话时,陶锦在殿堂之外禀报,说聂天到来。

  莫珩轻声道:“聂天进来即可。”

  陶锦道:“知道了。”

  很快,聂天就独自一人,进入这殿堂。

  “聂天,这位就是我们碎星古殿的大长老,莫珩。”魏来介绍。

  聂天毕恭毕敬行礼:“见过大长老。”

  莫珩点头,直言不讳地询问:“你体内怀有的异族血脉,如今在哪个等阶?”

  “六阶。”聂天早有准备,知道血脉一事,被这些手眼通天的人物,看的清清楚楚,也没有隐瞒的意义。

  另外,他自己也想知道,他那素未谋面的父亲,究竟是谁,是何来历?

  碎星古殿为人族最为古老的四大宗门之一,或许,在他的配合下,能给他一个答案。

  “六阶……”莫珩略显诧异,“血脉的等价,和境界持平,很不错。你体内的血脉,可能凝结出精血?”

  “有十滴精血凝结于心脏。”聂天道。

  莫珩眼睛一亮,说道:“你修炼的火焰灵诀,草木之力,星辰之力,我无需检测。我只需要你取出一滴精血出来,看看那滴精血的源头即可。”

  “好。”聂天毫不迟疑,从心脏之中,剥离出一滴精血出来。

  那滴精血,赤红如宝钻,倏一离开心脏,就释放出极为纯粹的生命气息。

  莫珩一惊,忽取出一个器皿,小心翼翼地,将聂天那滴精血,给盛放其中。

  他挥手示意,“你先出去等候。”

  聂天乖乖听命,给出精血后,便依言走出殿堂。

  殿堂外,陶锦也在安静等候。

  一出殿堂,就有无形之力,隔绝了一切声音和灵魂感测。

  聂天再也不知,殿堂内部,莫珩等人,如何检测他的那滴精血。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670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