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三十章 血绝会

第九百三十章 血绝会

  “是白蔷薇的人。”

  船舱内,景飞扬看着归来的聂天,轻声说道。

  他释放在外的神符,以秘术隐匿,跟随着阴影老怪,见到了阴影老怪和那些白袍人在接头。

  “白蔷薇!”景柔一惊,“白蔷薇也是圣域初期啊!”

  景飞扬点头,“有点棘手。真没有料到,就连那白蔷薇居然都被人说动了。”

  “白蔷薇,什么来历?”聂天奇道。

  “白蔷薇是一个女性炼气士的名号,她也出自雪域的天冰宗,和雪峰老祖还是师兄妹的关系。”景飞扬道出其中渊源,“白蔷薇本来应当是天冰宗的宗主,但在宗门内斗中,似被雪峰老祖坑害,被提出了天冰宗。”

  “白蔷薇和一部分追随她的人,从此就流落到各大域界之间,成为了星空狩猎者。”

  “只要是炼气士,要想持续修炼,都依赖种种天材地宝,必须以各类修炼物资堆积才行。失去天冰宗这个靠山,不能踏入雪域,白蔷薇就在域界之间狩猎,洗劫来往星河古舰上运送的物资,以此继续修炼。”

  “白蔷薇,也是附近各大星域,最为著名的星空狩猎者之一。”

  “白蔷薇和她的麾下,手段还算温和,一般来说,只要他们盯上的星河古舰,将携带的修炼材料拱手交出,就会放行,不会赶尽杀绝。“

  “白蔷薇麾下,也有虚域强者,她没有安排自己人动手,反而找阴影老怪,恐怕也是忌惮你背后的碎星古殿。”

  聂天皱眉,“圣域初期修为,如此精湛强大的境界,居然甘愿沦为星空狩猎者。”

  “她也无奈。”景飞扬解释,“她沦为星空狩猎者的时候,还不是圣域级别,仅仅只是虚域中期而已。在那个时期,雪域、天莽星域、暗渺星域、垣天星域各大域界,都有强大宗门坐镇,由于她和雪峰老祖交恶,没有一个域界接纳她。”

  “她当时的实力,也不足以拿下任何一个域界。”

  “等她成为星空狩猎者,通过洗劫物资,进阶到圣域,够实力去垣天星域,重建宗门时,又得罪了太多人。”

  “这种情况下,她去最弱的垣天星域建造宗门,反而有了明确的靶子,更容易被仇家针对。”

  “她只能沦为星空狩猎者,漂泊在不同域界的夹缝中,时而出手洗劫物资,继续生存。”

  说起白蔷薇,景飞扬都有些惋惜,似乎有些同情此女的遭遇。

  “还好是白蔷薇,不是血绝会。”段石虎神色还算轻松,“我也当过一段时间星空狩猎者,只是我以前只是活动在天莽星域,不敢踏入到域界之间活动。白蔷薇的口碑,在星空狩猎者之中还算不错,当年我被神符宗追杀时,都想过投奔白蔷薇。”

  “血绝会的话,就有点令人厌恶了。”

  聂天站在一旁,听三人讲述星空狩猎者的一些事迹,从而得知活动在周边各大域界间的星空狩猎者,最强的两支,就是白蔷薇和血绝会。

  白蔷薇做法比较讲道义,抢夺了物资,一般不会大开杀戒。

  血绝会截然不同。

  被血绝会盯上的,不仅是洗劫所有物资,所有生灵,也都会被屠戮干净。

  血绝会才是真正的豺狼,一点道义不讲,据说和异族也有来往,甚至会将人族的族人,贩卖给骸骨族这类的异族,获取异族域界的灵材。

  附近各大星域,对白蔷薇还能包容,但是血绝会都厌恶至极。

  天莽星域的三大宗门,也曾经在周边域界势力的主导下,参与过,对血绝会的追杀围剿。

  连续几次,血绝会的会长都成功逃了出去,事后变本加厉,行事更为残忍血腥。

  血绝会在星空狩猎者中,也臭名卓著,人人喊打。

  聂天乘坐的星河古舰,继续在那片曾经被神火毁去的域界穿梭,目标锁定雪域。

  又是几日后。

  静坐冥想,洗练真魂的景飞扬,霍然睁开眼。

  他的念头,瞬息传递到聂天等人的石室,一行人迅速聚集到船舱中央。

  “糟了。”景飞扬脸色凝重,“血绝会的人也出现了!”

  景柔慌忙取出那面棱镜。

  棱镜内,映照出星河古舰前方一片位置,在那儿停泊着三艘规模不小的星河古舰。

  三艘星河古舰上,高悬着猩红如血的幡旗。

  船舰两侧,以麻绳捆缚着许许多多的头骨,头骨有的是人族,也有少量的异族和古兽硕大头骨,众多头骨还黏在筋膜血肉,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

  血腥嗜杀的气息,从那三艘星河古舰释放开来,如在星河深处捕食的巨兽。

  一道道身影,在那三艘星河古舰上方,接连闪现。

  有些人,乘坐着小型的飞行灵器,咧嘴狞笑着,如食人鱼群般,朝着聂天等人所在的星河古舰飞来。

  “当真是血绝会!”段石虎一脸凶戾,“既然是血绝会,就没有善了的可能,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

  他也曾经做过一阵子星空狩猎者,对于血绝会的行事作风,实在太了解了。

  血绝会的人一出现,他就明白,这趟和上一批遭遇的白蔷薇,阴影老怪,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父亲!”景柔低呼。

  “血绝会的会长,在中央的那艘星河古舰,他应该不知道我来了。”景飞扬眯着眼,对景柔吩咐:“加速!以最快速度冲过去!”

  景柔不再讲话,众多灵石,从她掌心飞了出来,填满船舰内部的能量枢纽。

  几十个五颜六色的符文,烙印着能帮助星河古舰更快飞驰的阵法,打在船舰上。

  他们乘坐的星河古舰,突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有璀璨灵力光幕,从战舰内飞射出来。

  “轰!”

  一道延伸三百米的灵力光柱,从船舰尖端咆哮而出,灵力光柱内,神符闪闪,如星如火,令那灵力光柱陡增数倍威力。

  “嘿嘿,神符宗也有今日?”

  一个响亮的声音,跨域层层空间,虚空震荡。

  “当年,你们神符宗,也参与过,对我们血绝会的围剿。我下面的不少儿郎,死在你们神符宗的追杀下。”

  “今天,你们神符宗未来的两个希望种子,将死在我手!”

  震荡的声音,铺天盖地,三艘等候许久的星河古舰,突然分开。

  悬挂在船舰上的,几千个不同种族的头骨,如炮弹般,居然同时飞了出来,化为一片骷髅头海,雨点般轰击到聂天乘坐的那辆星河古舰。

  “咚咚咚咚!”

  金铁神精打造的星河古舰,在那些头骨的轰击下,摇摇晃晃。

  笼罩着古舰的,奇异的灵力光幕,直接爆灭,一枚枚神符,如燃烧殆尽的火焰,坠落向星河深处。

  先前乘坐飞行灵器而来的血绝会成员,疯狂怪笑着,顺势攀上战舰。

  那些人提着带血的灵器,就要沿着入口,进入船舱底部。

  “不知死活的东西。”

  景飞扬冷哼一声,船舱之中,有密密麻麻的神符,呼啸而出。

  众多飞逝而来的血绝会成员,被神符击中,一具具躯体,像是落地的熟西瓜,纷纷炸裂,化为漫天血雨飘落。

  “景飞扬!”

  震荡星空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一人从中间的星河古舰内,含怒而出。

  那人周身缭绕着血光,竟然有着极为旺盛的气血波动,只是他的气血驳杂不纯,仿佛永远不可能彻底洗练干净。

  除了腥臭味扑鼻的气血,从他体内泛起的灵力,散落开来,交融灵魂意识,也凝为一个混混沌沌的血腥奇域。

  他的域内,交替闪现出一幅幅血腥画面,如死亡的绞肉场,充斥着杀戮、残暴的气血。

  “血绝会!”

  万米之外,另外一群白袍炼气士,和阴影老怪仰望远处,也骇然失色。

  他们是授命,要生擒聂天的,白蔷薇的人。

  ……

  ps:今天开始,恢复更新,并不定时补欠!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746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