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三十二章 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

第九百三十二章 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

  大片大片的鲜血之地,如被橡皮擦,擦拭着的墨迹,正在诡异消失!

  血绝子的域,本来是完整的,此刻竟消失了一块块。

  这是神符宗宗主景飞扬,都做不到的壮举!

  域,为域境者的根本,揉炼能量、魂丝和法决的感悟,汇聚而成。

  每一个域境级别的强者,都将自己的域,视作比血肉躯体,灵器,都要关键的核心之物。

  域一旦出现意外,强者实力暴跌,心境都可能失衡。

  同为圣域初期级别的强者,景飞扬动用全力,也只是消磨血绝子域的力量,难以真正破坏掉他奇诡的血域。

  可聂天倏一到来,也不知动用了何种秘法,他自身,还有那具血肉傀儡,居然从血绝子的血域之中,抽离浓稠鲜血,令血绝子的血域,隐隐有了崩塌碎裂的迹象。

  景飞扬怎能不震惊?

  “好浓烈丰沛的气血能量!”

  聂天咧开嘴,笑的异常畅快,如一头嗜血鲨鱼,瞧见鲜美的鱼群般,大肆掠夺着那些鲜血内的血之精华。

  一缕缕浑厚的精血,从他释放出来的纤细血线,以生命汲取,输送到心脏。

  盘踞在心脏处的,那条青色血气,像是游动的巨蟒,吞天吸地,尽情采集着源自不同种族的鲜血精华!

  六阶血脉之后,这道青色血气若要再次蜕变,需要的血肉精气几乎是天文数字。

  最近半年来,他一有闲暇,就从储物戒内囤积的灵兽肉内,炼化血肉精气,可还是远远达不到,令青色血气再次蛰伏的地步。

  然而,被那血绝子融入血域的,大片大片的鲜血,似乎都来自七阶、甚至八阶的古兽和异族。

  八级的古兽、异族,和人族虚域级别强者战力相当,这种层次等级的古兽、异族,聂天拜托神符宗都找不到。

  同样是古兽和异族,八级的鲜血,蕴藏的气血之力,是七级的十倍之多。

  那一条条纤细血线,在这短短时间,抽离出来的血肉精华,能抵得上他三个月时间,吸纳的血肉精气!

  “血绝子修炼的秘法,已经脱离人族功诀的范畴,类似血宗秘术,又仿佛带有某种缺陷,沦入邪道。他构建筑造出来的血域,虽然有异族、古兽鲜血凝炼而成,可他并没有本事,令诸多鲜血真正融合。”

  “他只能以血域内,众多种族鲜血,来抵消同级者域界冲击。异族、古兽鲜血内,含有的血脉秘术,天赋之力,他是动用不了的。”

  “不论是血宗的炼血术,还是我的生命血脉天赋,都能从其血域,众多鲜血之中,剥离出力量!”

  “对他来说,我,就是他天生的克星!是他的天敌!”

  “换了任何一个人族的圣域强者,只需要修炼正常法决,以常规方式筑造出域,我都没办法威胁到分毫。”

  “可他的域,偏偏是由古兽、异族鲜血构筑,且他自身,又非异族,发挥不出鲜血内的奥妙,甚至不能真正掌控!”

  聂天嘿嘿低笑,集中精神,全力施展生命汲取。

  “嗤嗤!”

  从他体内飞离的血线,钢针般刺入鲜血浓稠之地,连带着点点血光,将鲜血内的气血之力,卷向他体内。

  “咚咚咚!”

  他的心脏,如擂鼓,爆裂般轰鸣。

  血绝子的血域,一片片鲜血黏糊之地,尽数消失。

  猛一看,绵延万米的血域,竟有了撕裂的迹象。

  “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个五颜六色的血之光团内,血绝子忽地显露,以看向妖怪般的目光,死死瞪着聂天。

  血域崩灭,构建域的众多鲜血,被聂天和骸骨血妖分配抽离,伤害了他域的根本,令他再也无法淡定。

  他出道多年,和人族,异族、古兽强者,都有过争锋。

  人族,对他那些浓稠鲜血,从来没有太好的办法应对。

  异族和古兽,也仅仅只能影响,他那血域之中,和异族、古兽对应的小片血之区域。

  毕竟,组成他血域的,混杂着太多种类的异族和古兽,没有任何一个异族和古兽,能将不属于他们血脉源泉的鲜血,给影响或借用。

  他原以为,天地间,万千域界,诸多种族,也没有任何一个生灵,能将其血域给彻底压制破坏。

  可今天,聂天的出手,打破了他的自傲!

  仅仅玄境修为的聂天,以他无法理解的方式,令他的血域有了崩灭碎裂迹象,他耗费万年时间,从不同域界内,捕获的异族、古兽鲜血,纷纷失控,从他血域消失,反融入聂天和骸骨血妖。

  血绝子几欲发狂!

  “血之禁咒!”

  一个古朴的巨大“血”字,从血绝子脑海飞出,“血”字如一轮猩红的太阳,寄托着他的魂力,对鲜血的渴望,猛地覆盖向聂天。

  “血”字一闪,忽地消失,一种对所有生灵的鲜血,都有独特制衡的力量,封罩天地!

  就连景飞扬,都轻“咦”一声,敏锐地察觉出,他体内的鲜血,在经脉血管内,竟停止流淌!

  景飞扬脸色巨变。

  可被禁咒视为主要目标的聂天,只是一震,又突然恢复正常。

  没有人知道,盘踞他心脏的那条青色血气,内部一条条血脉晶链,只璀璨一霎,就莫名其妙地,化解了针对众生鲜血的禁咒。

  “蓬!”

  点点血光,从骸骨血妖的晶莹骨身,闪耀而出。

  这具由骸骨族族人炼制的骸骨血妖,因那“血之禁咒”的出现,流淌在骨骼筋膜内的鲜血,也因此停止。

  骸骨血妖,再难以炼血术,去抽出那片片鲜血之地。

  唯一不受影响的,就是聂天,他还在继续以生命汲取,疯狂地去吸纳血域内的黏糊鲜血!

  不仅如此,血咒之中,散逸向这方星河的禁术之力,也被其生命汲取天赋给影响,被强行掠夺内禁咒中暗含的血之精华!

  血绝子一察觉出不妙,含恨吐出一口鲜血,心灵似乎崩溃,“你,你究竟是什么怪物?”他指着聂天,讲话都不利落了,犹如老鼠看到猫,绵羊看到雄鹰,本能地生出,遭遇了天敌的大恐怖。

  “嚎!”

  血绝子发出痛不欲生的悲痛尖啸,裹着支零破碎的血域,连他的麾下也顾不上了,突然遁向无尽星空深处。

  他被暗渺星域、天莽星域和雪域等周边域界强者追杀,一次次逃离时,都没有如此恐惧狼狈过。

  生平第一次,他对一个人,生出了不可力敌的无力感。

  聂天的影子,诡异的手段,像是一个梦魇,深深地烙印在他的灵魂,让他这一生,只要想起今天,只要想起聂天对他血域的破坏,都会颤栗不安。

  雄心壮志,万年的信心,仿佛就在此刻,被人给无情地践踏了。

  他再也顾不得和异族的交易,甚至不顾血绝会那些麾下,大声的叫嚷劝阻,只想和聂天这个生命中的克星,尽可能的远离,再远离!

  直至永生不见!

  两域之间的战斗,白蔷薇,阴影老怪,和白蔷薇的众多麾下,也都远远看着。

  只是,真正看清内情的,仅有白蔷薇一人。

  阴影老怪和白蔷薇的麾下,只看到一片片鲜血之地消失,看到血绝子逃离,却不明深意。

  “魁首,魁首!”

  白蔷薇的一名麾下,连续呼喊数次,声音急促,“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血绝子被景飞扬击败,我们正好趁机斩杀他的人,竖立我们的名号。”

  “不必了。”白蔷薇语气复杂,“血绝子的信心,被击溃了,心境有了大破绽,以后怕是不足为惧了。”

  “另外……”停顿了一下,她再次开口:“令血绝子溃败的,并非景飞扬,而是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

  “聂天?这,这怎么可能?”阴影老怪都失声尖叫。

  “若非亲眼所见,你告诉我这件事,我都不会相信。”白蔷薇叹了一口气,“我实在没有想到,他这位初生的星辰之子,竟能给血绝子如此惨痛教训!域境强者,最怕的就是不相信自己的域,最怕的就是怀疑自己。”

  “血绝子的那奇异血域,是他横行域界之间的根本,他坚信自己的域,将来会趋于完美,无惧任何人,任何种族。”

  “然而,就在今天,他发现他的域,并非如他所想那般奇妙。”

  “有人,明明弱于他太多太多,却可以从根本上,毁去他的域。那人,还只是玄境,他的域就承受不住。即便有一天,他突破到神域,他的域在那人眼中,也同样不堪一击,这令血绝子万年积累的信心,都出现了巨大裂痕,恐怕难以修复。”

  “他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弄不明白缘由,他的境界,将永远止步于此,甚至倒退!”

  “这样的血绝子,再也威胁不了我,也失去了在各大域界,继续纵横,为血绝会再次扩张的可能。”

  一众人,听的目瞪口呆。

  “你们留在此地,我要独自去见那位名叫聂天的星辰之子。”白蔷薇再道。

  “魁首,你是要从景飞扬手中,生擒他吗?”

  “不,我和那人的交易,已经被我单方面取消。”白蔷薇摇头,“此人,我招惹不起。”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748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