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三十八章 神域强者亲临?

第九百三十八章 神域强者亲临?

  异变突如其来,汹涌如潮。

  偌大一个晶雪域,都在震动,大地撕裂,冰川融化,寒气锐减。

  所有生活在晶雪域的炼气士,都察觉出天地之变,纷纷被惊到。

  和其它八域不同,晶雪域在整个雪域,众多域界之中,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

  此域,为寒晶老祖苦修之地,乃天冰宗最重要的领地之一,千万年来,天冰宗为了打造晶雪域,建造城池,梳理冰川河道,不知道消耗了多少人力物力。

  其它八域的巨变,或许不会伤到天冰宗的根本,可晶雪域一旦出了问题,天冰宗必将损失惨痛。

  即便是寒晶老祖,都没办法向宗门交代。

  “地心结构,竟然有了变化,受未知炎能影响……”

  连神符宗的景飞扬,也在虚空停住,不再急着和寒晶老祖动手。

  他们沿途经过的八大域界,都是在他们离去不久后,才开始出现巨变。

  因为没有天冰宗的人,主动联系过他们,所以景飞扬等人并不知道,在他们的星河古舰飞逝而过后,那八域有了何等的变化。

  “哪位前辈途径晶雪域?”

  寒晶老祖早就罢手,以无比恭敬的态度,四处张望,显得小心翼翼。

  他的灵魂意识,如蔓延的海,以他为中心,笼罩大半晶雪域。

  意识如触手,悄悄找寻着,足以威胁晶雪域的灵魂动静。

  然而,除了眼前的景飞扬,他并没有感知到,能够令他感到威胁的气息。

  这不但没有让寒晶老祖安心,反而让他更加紧张,“真是神域者,若刻意隐匿气息,我的确是难以觉察的……”他心中苦笑,愈发肯定有神域级别的,精通火焰法诀的绝世强者,潜隐在晶雪域。

  也只有这类人物,因洞察火焰真谛,神域蕴藏无穷玄妙,才能以散播的气息,影响晶雪域的大地结构,令晶雪域陷入如此恐怖动荡。

  没人回应。

  不论寒晶老祖怎么吆喝,都没有什么人站出来,表明身份,道出来由。

  这让寒晶老祖愈发惊惧。

  “前辈,不要开玩笑啊。”寒晶老祖哭丧着脸,虚空中连连拱手,态度放的尽可能低,“天冰宗如果有什么地方,令前辈不满,还望前辈明说。我们天冰宗,只是小门小派,经不起前辈这般折腾啊。”

  “咻!”

  聂天的那辆星舟,趁机停落到星河古舰,在段石虎、景柔身旁顿住。

  山谷中,那位虚域后期的天冰宗强者,本有能力拦阻。

  只是因晶雪域的惊天之变,他也被吓到,未能及时出手。

  星舟足够快,等他反应过来,想要再次出手时,发现聂天已经在星舟的带动下,和那艘星河古舰汇合。

  此刻,他也顾不得,去找聂天的麻烦,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寒晶老祖。

  他私下里觉得,可能真是寒晶老祖招惹了什么人,为晶雪域,为整个天冰宗,带来了大祸。

  神域级别,精通火焰法决者,既然到来,引发晶雪域的天地之变,恐令天冰宗都毁于一旦啊!

  于聂天相比,这个没有暴露身份,来历不明的绝世人物,才是最大的麻烦。

  许多涌向此地的天冰宗炼气士,显现后,眼见组成寒山锁灵阵的座座冰川,都在消融,寒晶老祖惊惧不安地四处问话,鞠身作揖,都忽然安静下来。

  那些人,有了一种大难临头的惶恐感。

  “难道说,碎星古殿恼怒寒晶老祖的刁难,安排神域强者抵达?”

  “老祖也是糊涂啊!明明知道那些陨星之地的人,乃是第七位星辰之子的麾下,还坚持要囚禁。”

  “得罪了碎星古殿,我们天冰宗都要跟着陪葬,你看看,人家过来教训了吧?”

  “希望别迁怒整个宗门才好。”

  散落各处的天冰宗弟子,压低声音,小声地讨论着,分明在埋怨寒晶老祖,不该为了几个亲传弟子,和聂天这位新晋的星辰之子交恶。

  “不行!此事,我需要立即禀报宗主!”

  一些身份不凡,境界高深者,略作犹豫,就开始以各自手段,要将晶雪域的异常,告知雪峰老祖,要雪峰老祖化解麻烦,亲临此地,祈求那不明身份来客的原谅。

  就连山谷内,一直陪他寒晶老祖的那位虚域后期者,一咬牙,也准备了一番说辞,向雪峰老祖告状。

  “别怪我,禁锢那些陨星之地来人,是你单方面的决定。和那人的交易,也是你在收取利益,我们天冰宗要撇清干系!”

  一块冰玉,从他掌心飞出,飞驰到周边冰川内,秘密的阵法内,跨空而去。

  “前辈,我们天冰宗,还有我,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明示。”

  寒晶老祖将其寒域都给收回,悬浮于空,忐忑不安地,连声询问,再没有先前的跋扈,只剩下满满的惊惧。

  可惜,始终无人回应。

  景飞扬眼看闹成这样,犹豫半响,也将其符域撤掉,飘然落向星河古舰。

  “聂天……”景飞扬皱着眉头,低声说道:“你是不是和哪位神域级别的,修炼火焰法决的强者交好,他才特意出手相助?”

  就连景飞扬,都误以为,晶雪域的异变,可能是出自某物神域强者。

  聂天摇了摇头,“没有。”

  “那?”景飞扬欲言又止。

  “你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一路上,我都有种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吗?”聂天道。

  景飞扬点头。

  “那种感觉,现在更加强烈了。”聂天低呼。

  景飞扬一震,“难道……是那一团神火?”

  那团神火,当年在极炎星域出现后,令极炎星域一个个域界,化为死星,燃烧多年。

  神火之威,导致极炎星域从周边除名,生活在其中的众多强大炼气士,要么死亡,要么背井离乡逃离。

  如果是那团神火……

  景飞扬眼中有了惊惧,“极有可能是它,它的力量,能轻易引发域界核心的巨变!雪域的众多域界,都是寒气酷厉,更加容易受它的力量扭转!只是,他常年在毁去的极炎星域出没,为何会一路追随你我,到达雪域?”

  “这我就不清楚了。”聂天苦笑。

  “不要轻举妄动,我们也不急着离开,静观其变吧。”景飞扬沉吟半响,道:“我们也不知道它究竟出于何意,天冰宗这边,至少有寒晶老祖,雪峰老祖听闻此处的异常,要不了太久,也会到达!”

  “如果它是恶意,有寒晶老祖加雪峰老祖,我们还有逃脱希望!”

  聂天微微变色,点头道:“好!”

  就在此事,从附近一些隐秘地底,传来空间的波动。

  旋即,就有十几道身影,从临近的冰川处,一一呼啸而出。

  那些人,似乎都是借助于空间传送阵,由雪域别的域界,跨空而至。

  他们竟然都是虚域级别!

  “我乃天冰宗宗主,雪峰老祖,不知那位前辈降临?”一个声音,从某个山川内部响起,随后就有一人飞向天空。

  “宗主也来了!”

  “宗主不是在闭关吗?因为晶雪域的大变,他是被迫从闭关状态,提前走出了吧?”

  “寒晶老祖到底得罪谁了啊?”

  数百个天冰宗的炼气士,散落在周边,纷纷惊呼。

  雪峰老祖雪白头发披肩,面容苍老,猛然在寒晶老祖身旁显现,他冷冷看了寒晶老祖一眼,再次喝道:“前辈,如果是他的怠慢,亦或者曾无意得罪过前辈,我代表天冰宗先行道歉,还望前辈息怒啊!”

  “我……”寒晶老祖一肚子苦水。

  雪峰老祖一来,就认定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引来神域强者的不满,这让他有口难言。

  他苦思冥想很久,都想不通,他在何时何地,曾得罪过神域级别的强者。

  “咳咳,难道是因为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雪峰老祖见没有回应,自行猜测,“如果是这样,我们天冰宗愿意赔罪。”

  他看向聂天,轻轻鞠身,也不管聂天同意不同意,先主动认错,“寒晶老祖囚禁你麾下一事,我并不知情,是他擅作主张。如今你麾下已经走出,还望你能原谅我宗,我会备下厚礼,向周边各大域界声明,乃是雪域天冰宗之错。”

  聂天哑然,古怪地笑了笑。

  他没有丢下一句话,只是以眼神示意景柔,要他再次启动星河古舰。

  景柔也没吭声,钻入船舱,他们乘坐的星河古舰,忽然轰隆隆震响,很快就从晶雪域驰离。

  期间,天冰宗没有一人拦截。

  寒晶老祖想讲话时,被雪峰老祖瞪了一眼,又识趣地闭嘴。

  待到那星河古舰,渐渐穿透大气层,进入外域星空之中,出奇地,晶雪域的天地巨变,居然真的渐渐平息下来。

  “竟然真的是因为星辰之子!”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779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