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四十章 不远万里的援手

第九百四十章 不远万里的援手

  飞雪域外界星空。

  雪峰老祖没有借助任何器物,将其圣域释放,进入域外。

  雪峰老祖的圣域,展开之后,也是一片辽阔的冰雪之地,其中一座若影若现的雪峰,散发出极寒气息。

  雪峰老祖就站在那座雪峰之颠,如那片天地的唯一神明,周身流溢着条条洁白寒光。

  “咦?”

  他突然低呼一声,看着一个方向,目显惊容。

  飞雪域和极炎星域接壤地带,另有一艘庞大的星河古舰,突然间浮现。

  “暗渺星域,水月宗,谢家!”

  雪峰老祖皱眉,看着那冒出的星河古舰,略加辨别,就识出对方的来历。

  “水月宗的谢家人,怎么突然到来?”景飞扬也很是错愕,“最近数百年,暗渺星域的水月宗,和雪域的天冰宗,常年交恶。双方实力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关系一直很僵,他们为何猛地冒出?”

  “谢家……”聂天表情古怪。

  碎灭战场的谢婉婷,谢云海两人,皆是来自水月宗。

  他和谢婉婷道别时,谢婉婷还极力邀请,希望他去暗渺星域做客。

  看的出来,谢婉婷非常感激他,感激他在碎灭战场,对其的照应。

  谢婉婷也是因为他,在碎灭战场收获颇丰。

  “聂天可在?”

  谢婉婷温柔的声音,从那停留在极炎星域和飞雪域之间的地带传来。

  聂天一行人,在星河古舰的防护光罩底下,能清楚地看到,谢婉婷、谢云海姐弟,陪同着一名英俊不凡的中年男子,远远看向他。

  “你怎么来了?”聂天笑道。

  “我们恰巧路过,听闻你在这边出现,特意等候你。”谢婉婷笑容灿烂,忙向聂天介绍身旁男子,“聂天,这是我父亲,谢谦,为水月宗现任宗主。”

  聂天肃然起敬,拱手道:“见过谢前辈。”

  “聂天,多谢你在碎灭战场,照应云海和婉婷。”谢谦彬彬有礼,语气温和,态度诚恳:“发生在碎灭战场的种种事情,他们回来后,和我都说过了。我本来就想着,何时去天莽星域找你,亲自道谢。”

  “正好我们有点事,路过这边,知道你在雪域,就寻思着,等你过来一见。”

  讲话时,谢谦又向景飞扬颔首致意。

  景飞扬连忙回礼。

  “谢家族人,乃水月宗的中流砥柱,整个水月宗,都是谢家说的算。”景柔压低声音,为聂天解释:“谢谦前辈,也是圣域中期,和雪峰老祖相比,他进阶圣域中期的时间更早,修为还稍强一点。”

  “水月宗比天冰宗,实力也略强一些。”

  停顿数秒,景柔又道:“附近各大域界,天莽星域、垣天星域、雪域、暗渺星域,单论星域实力的话,暗渺星域也是最强大的。”

  “只是暗渺星域离天莽星域、垣天星域都较远,反倒和雪域颇为接近,我们也接触不多。但水月宗的口碑,还有谢家人的气度,是要比天冰宗好很多的。”

  聂天一边听着,一边轻轻点头。

  听得出来,景柔对暗渺星域的谢家族人,观感不错。

  双方讲话时,水月宗的那艘星河古舰,渐渐开赴而来。

  两艘星河古舰很快拉近距离,相互靠拢,谢谦也领着谢云海、谢婉婷两姐弟,从他们那边飞出,落向聂天这边。

  数千米外,孤身而来的雪峰老祖,望着谢谦,脸色变了又变。

  他犹豫半响,硬着头皮,也慢吞吞接近。

  “林雪峰,好久不见。”谢谦似乎刚刚注意到他,扭头一看,轻笑一声,挥手打招呼。

  “按照约定,你们水月宗的星河古舰,百年内,不允许踏入雪域的。”本名叫林雪峰的雪峰老祖,脸色不太好看,“这里,从域界归属上,已经是我们雪域的领地了。”

  “哎呀,别这么斤斤计较嘛。”谢谦笑嘻嘻的,颇为不正经地说道:“我们这趟是来访友,特意要见聂天一面,过来也只是稍作停留罢了,你别那么紧张。”

  “访友?”雪峰老祖冷着脸,盯着水月宗的那艘星河古舰,“访友,需要带那么多人?”

  聂天没有察觉出,在水月宗的那艘星河古舰内,还有众多强者潜隐。

  雪峰老祖圣域中期的修为,细致入微的灵魂意识,早就看出,那船舱内部,有十几位水月宗的强者,皆是虚域!

  水月宗,几乎将宗门大半虚域强者,都给带上了,这还是访友?

  “哈哈,就知道瞒不过你。”谢谦爽快一笑,解释道:“我们其实刚去一处探索,为了避免误会,我让他们留在里面,没有出来,还不是怕你多想吗?对了,听说寒晶老祖禁锢了聂天的人,老林啊,给我个薄面,把人放了可好?”

  “人,聂天已经带回了。”雪峰老祖哼道。

  谢谦愣了愣,奇怪地重新看向聂天,“人带回来了?”

  聂天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大家以后都在这片星河活动,不要伤了和气嘛。”谢谦打着哈哈,“天莽星域、垣天星域,都被碎星古殿声明,划给于聂天,这两个域界,都是聂天的领地。我们水月宗呢,也正准备和聂天缔结互不侵犯,互相帮助的盟约,都是一家人了。”

  “你把人放了,以后大家都好说话,打打杀杀的就不好了。”

  谢谦的一番话,软硬兼施,又有威胁,又有劝说。

  但任何人都能听出,他对聂天的维护,也猜测出,他这趟亲临,恐怕就是要帮助聂天,向雪峰老祖要人。

  只是星河的漫长旅程,使得他和水月宗那边的消息,没能时时保持,他还不知道聂天要回樊锴等人,不是雪峰老祖想通了,宽宏大量,而是另有原因。

  “水月宗,要和聂天结盟……”雪峰老祖眼皮子一跳,内心震惊,愈发不安,“水月宗,神域级别的火焰强者,这位星辰之子背后,究竟有多少人为他撑腰?”

  沉思了一下,雪峰老祖不再理会谢谦,而是抛出一枚储物戒,飞向聂天。

  “寒晶为了私事,擅作主张禁锢你的人,是我们天冰宗不对。储物戒内,我挑选的物资,就当做赔礼,还望你网开一面,不要继续刁难我们天冰宗这样的小门小派了。”他拱手作揖,连连致歉。

  一直笑呵呵的谢谦,顿时呆住。

  他看了看聂天,又看了看雪峰老祖,眉头渐渐皱起,一时间弄不清楚状况。

  这趟,他亲自过来,真正目的就是要帮助聂天要人,还聂天助他两个子女在碎灭战场,被聂天照应的恩情。

  他了解雪峰老祖,也通过种种消息,知道寒晶老祖的算计,本以为聂天是不太可能轻易从雪域脱身的,没想到事态的变化,大出所料,天冰宗和林雪峰……居然认怂服软了。

  聂天接过储物戒,看也没看,就先收了起来。

  “我只问一句,那寒晶老祖,受何人教唆,要囚禁我的人,想留我在晶雪域?”聂天冷声道。

  雪峰老祖正想隐瞒,谢谦却拆台:“据我所知,寒晶老祖受了人重要的灵材,用作域界的再造。”

  雪峰老祖面容苦涩,垂头道:“实话实话,我真的不清楚,我也问了,他……也不知道那人身份,因为那人改头换面,没有用真正的面貌出现。”

  “当真?”

  “绝无半句虚言!”

  聂天挥手,“那就这样吧!”

  雪峰老祖心中忐忑,左右张望了下,叹息一声,又鞠身一礼,旋即飘向飞雪域。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785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