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神秘骨节

第九百五十九章 神秘骨节

  “咦!怎么回事?”

  聂天垂头,看着急促跳动的心脏,一脸惊异。

  此刻,娄红烟的火焰域界,诸多能为她带来炽烈炎能的火山、火海、火焰溪河,尽数消失。

  域界已支离破碎。

  磅礴血气,从那一截骨头汹涌而出,狂暴、血腥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域界,令火焰域界变幻为一个血色海洋。

  “轰!”

  汇聚世间万千火焰奇妙的鲜艳彩带,颗颗烈日光团绽放出极致的光和热,重击向那根骨头。

  霎那间,爆发出无穷炎能,旺盛无比的血肉精气。

  诸多火焰奇妙,和血肉精气蕴含的狂暴气息,反复碰撞,形成恐怖的震荡波。

  聂天那辆星舟,被一道血光击中,瞬间脱离娄红烟,朝着后方无垠星河飞去。

  声声爆炸轰鸣,从娄红烟的那条鲜艳彩带传来,娄红烟成为一个火人,周身火焰如蝴蝶飞舞。

  鲜艳彩带,绵延数百米,突急剧缩小。

  娄红烟闷哼一声,一口殷红鲜血,不受控制地狂飙而出。

  “咻!”

  鲜艳彩带,如一条血蛇,忽然在她体内隐没不见。

  那根未知物种的骨头,则是化为一束闪电,笔直前行。

  “神女!”

  “师姐!”

  附近众多虚域强者,包括皇津南,都大声疾呼,神色惊恐。

  骨头飞逝的方向,分明是娄红烟,她那火属性的通灵至宝,一击之后,迅速返回她体内,说明那火焰至宝,也抵挡不了那根骨头的威力。

  先前那位精通草木之力,虚域后期的炼气士,瞬间域碎,身灭,只剩灵魂遁离。

  其余虚域者,就算动手拦截,也拿那根骨头无计可施。

  大家仿佛能预见,下一秒,那根未知物种的骨头,就会穿透娄红烟,将她也给斩杀。

  “不对!”

  皇津南突看出端倪,忍不住放声高呼,“聂天小心!”

  那根灰绿色骨头,就在临近娄红烟,让娄红烟都生出绝望无力时,居然猛地改变了飞逝方向。

  “噗哧!”

  一霎后,十几米长的骨节,就穿透了聂天腰腹,从他后腰突现出来。

  “聂天!怎么会是聂天?”

  “那蜥蜴族的老者,真正的轰杀目标,竟然是聂天!”

  “放着神女没有下手,他居然要杀只有玄境的聂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所有虚域境界的强者,包括和蜥蜴族九阶战士厮杀的杨凡等圣域,也都目显茫然,无法理解那蜥蜴族老者的做法。

  幽暗星河一角,蜥蜴族那位老者,阴冷邪异的目光,死死瞪着聂天,以人族语言喝道:“你,和所有人都不同!你的血脉,你的灵魂,都异于常人!”

  话音一落,他从杨凡和赵衡那片区域,径直飞向聂天。

  “咻!”

  聂天脚下的星舟,如闪电驶过天空,极速后侧。

  刺入他腰腹的那根骨节,有狂暴嗜血的气血之力,汹涌而出,似要绞碎他的血肉和脏腑。

  “咚咚咚!咚咚咚!”

  聂天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有擂鼓轰鸣的异响,频频传出。

  盘踞在心脏内,那道烙印着生命真谛的青色血气,尚未蜕变成功,可内部一条条血脉晶链,陡然璀璨闪耀。

  一滴接着一滴的生命精血,如赤红宝钻,如神秘星辰,从他心脏飞出。

  十滴生命精血,突然漂浮出来,滴落向那根未知物种骨节的前端和后端。

  “嗤嗤!”

  一滴生命精血,滴落在聂天身前的那截骨头,骨头内部清晰可见的血纹,如被点燃的火山,汹涌而动。

  血纹蠕动着,像是有灵智的生命,忘乎所以地吸纳那滴生命精血。

  聂天扭头,又看向后方,另外一截穿透他腰腹,从他背后突出的骨头。

  又有几滴生命精血,挥洒滴落下来,以飞快的速度,融入那骨头内。

  骨头中的血纹,继续在蚕食着,那一滴滴生命精血。

  灰绿色的骨头,在十滴生命精血的旋即注入,被血纹吸收时,颜色悄然发生变化,成为深红色。

  骨头中,和蜥蜴族族人的肤色,一模一样的灰绿色,犹如被十滴生命精血驱散。

  聂天并不知道,那种灰绿色,乃是蜥蜴族老者,炼化骨头施加的,自身的精血。

  九阶巅峰的蜥蜴族老者,乃族群血脉的启明者,有希望打破血脉桎梏,突破蜥蜴族血脉上限的非凡人物。

  他耗费无数时光,以自身精血,温养那截骨头,好不容易才掌控此物。

  他注入骨头的精血,有数千滴之多,并覆盖了他各个血脉等阶。

  他得到骨头时,仅有七阶血脉,从那个时期,他就注入精血,试图勒破骨头秘密,拥有此物。

  七阶,八阶,九阶。

  他每次突破血脉极限,精血重新凝炼后,都会继续注入。

  他用在那根骨头的时间,极为漫长,已有近万年之久。

  即便如此,他也只是在近期,才真正能稍稍动用那根骨头。

  他煞费苦心,用了万年的时间在那根骨头上,因为他知道,那根骨头的来历,明白那根骨头,关系着他能不能问鼎十阶血脉,造福整个蜥蜴族族人,令蜥蜴族诞生十阶血脉大尊,成为高等级的生命种族。

  然而,随着灰绿色的消失,随着骨头渐渐变成深红,恢复本来的色泽,他突然感觉,他正在和那根骨头,慢慢断开联系。

  血之联系,玄之又玄,一旦他感知不到骨头内,他烙下的血脉印记,就意味着,他将彻底失去那根骨头。

  “怎么这样?怎么会这样?”他内心在咆哮,“那根骨头,比擎天巨灵、古兽,荒古异虫的历史都要久远!此物,根本不是出自荒古时代,茫茫星河,众多种族,还有什么物种的血脉,能触动它?”

  “只有血脉的起源,接近它,亦或者凌驾它,比它还要接近血脉本源,才能有如此神妙啊!”

  “那家伙,分明是一个人族!人族啊,低贱卑微的种族,血脉最驳杂的东西,岂会触动它?”

  “我不明白,我想不明白啊!”

  蜥蜴族的老者,歇斯底里地拽着头发,然后好像浑身都痒,在身上四处抓来抓去。

  很快,他脖颈、手臂,腰腹处,都被他抓的血肉模糊。

  可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这……”

  聂天呆呆看向穿透他腰腹的骨头,也是茫然失措,骨头刚刺入时,他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死去。

  他能感受到骨头内蕴含的恐怖血肉能量。

  然而,等到他的一滴滴生命精血,滴落到骨头上时,那暴躁的骨头,就突然平静下来。

  骨头,随着颜色改变,灰绿色渐渐褪去,他敏锐地察觉出,蜥蜴族老者汇聚在骨头中的血脉力量,似被悄悄融化了。

  许多特殊的血脉烙印,都发生改变,属于蜥蜴族老者的,渐渐消失。

  源自于他的,生命血脉的烙印,开始在那根骨头上,深深刻画。

  “难道是,我的生命血脉,犹于蜥蜴族的血脉,更容易得到骨头的认可?”他不由深思。

  “那骨头,那骨头上蜥蜴族的气息,开始不见了!”

  “蜥蜴族的类人形态老怪,寄托在骨头上的灵魂之力,也好像快要散尽了。”

  “他和那骨头的联系,即将中断!”

  以杨凡为首的圣域强者,通过自己的感知,都非常敏感地洞察出细微变化,一个个都突然振奋。

  在他们眼中,那根未知物种的骨头,比蜥蜴族老者的威胁大的多!

  没有那根骨头,蜥蜴族老者实力暴跌,好像并非不可战胜。

  他们并不知道,蜥蜴族老者万年来,每次凝炼出精血,都会分出一部分,融入那根骨头。

  因为这样,那根骨头可以视作他的另外一个躯体,甚至比他本身还重要。

  骨头一旦和他断开联系,不再被他所控,他的实力,是确确实实的暴跌一大截,再也不能为所欲为。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保护好聂天,不要让他碰到再次那根骨头!”

  杨凡瞬间有了明智的决定,大声吆喝,他和赵衡两人,专心对付蜥蜴族老者,以免他醒悟过来,召唤回穿透聂天的神秘骨头。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879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