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更久远的时代

第九百六十一章 更久远的时代

  “过来!”

  娄红烟扬起手,一个流光溢彩的器皿,忽然从其掌心飞出。

  那个虚域后期,被骨节洞穿域界,躯体炸碎的强者,飞离的魂魄,轻飘飘地,落入器皿。

  “多谢主人!”

  他发出魂音,安然待在器皿中,再没有一丝魂烟,从他魂魄内飞逸而出。

  此人精通草木之力,因蜥蜴族老怪攻击娄红烟,帮其挡住第一击,从而域碎体裂,只余灵魂。

  即便是虚域级别,真魂遁离血肉,在浩瀚星河内,都不能长时间存活。

  先前聂天讲话时,也注意到,他脱离血肉的真魂,始终有魂丝飞离。

  长期如此,他的真魂,也会渐渐消散,淹没于星河,化为飞烟,不剩一丝痕迹。

  娄红烟取出的器皿,能保证他的真魂,再不会消散。

  待到娄红烟解决蜥蜴族族人,重返五行宗,就能帮他找寻合适的人选,转世重修。

  一旦他灵魂深处的记忆,在某一天苏醒过来,他又能迅速踏上修炼之路,如袁九川那般,以飞快速度,再次恢复今日的境界。

  当然,筑造新的虚域,还是要耗费大量灵材,这些娄红烟应该会帮助他一并解决。

  娄红烟本人,同样有过一次转世重修的经历,对于其中的细节,早就了然于心了。

  器皿收回,娄红烟认真道:“你是帮我死的,你的一切,我会做出安排,你尽可放心。”

  那人继续道谢。

  这时,战场被切割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乃是杨凡等圣域者,和九阶血脉的蜥蜴族族人血战。

  在聂天和他们中间,为第二部分,由虚域级别的人族强者,力抗蜥蜴族的八阶血脉者。

  对众人构成最大威胁的,类人形态的蜥蜴族老者,因那根骨头遗失,因他烙印在骨头内的精血,被聂天和骨节自身力量炼化,他受了重创。

  杨凡和赵衡合力,一人对付他释放的血脉光束,另一人,以透明气泡,裹住他,将他的锋芒,一点点压制。

  娄红烟和皇津南,神色渐渐变得轻松,不再心惊胆颤。

  包括聂天在内,三个身份尊贵者,都没有参战,只是远远观望。

  灵境修为的皇津南,和聂天一样,也进入了娄红烟的火焰虚域,被其中的力量庇护着,不受星河内游离杂质的侵害。

  “聂天,那根骨头,你能否动用?”皇津南好奇道。

  娄红烟也看了过来,“你的精血,究竟蕴含何种奇妙?除非你血脉的源头,接近或超过骨节的原主人,不然骨头不可能排斥蜥蜴族老怪的血脉精血,选择让你的血脉,烙印在内。”

  “可知那骨头来历?”皇津南再问。

  战斗在继续,虚域级别的人族炼气士,迅速取得优势。

  四个圣域者,合力对付八个蜥蜴族的九阶战士,分明有点吃力。

  可一旦杨凡和赵衡,能解决那蜥蜴族老怪的威胁,腾出手来,就能再次改变局势,令整个蜥蜴族族人落败。

  短时间来看,人族这边,不会出现重大伤亡。

  “骨头被那老怪取出时,我看出了一幕幕画面,那些画面,我可以和你们分享一下。”聂天沉吟数秒,道:“我看到,有庞然大物,捕食擎天巨灵,古兽,巨龙,和荒古异种。那些生命物种,庞大到如域界星辰般。”

  “它们翱翔星空,穿越星域,只需要一瞬,比任何星河古舰都要快。”

  “连擎天巨灵,还有古兽、巨龙,仿佛在更为久远的年代,都是它们的猎物!”

  皇津南和娄红烟骇然失色。

  “你是说,那根骨头,来源于那种庞大生命?”皇津南喝道。

  “应该是。我所看到的一幕幕画面,就是在骨头出现时,映照我脑海。甚至,我觉得那些画面,是我体内的血脉,根深蒂固的印记,催生出来的。”聂天解释,“我本以为,你们也都瞧见了。”

  “没人瞧见,唯有你看到了!”娄红烟深吸一口气,喝道:“难怪,难怪那家伙明明可以杀了我,突然转向,要斩杀你!也难怪,他莫名其妙地说出一番话,说你异于常人,血脉和灵魂都独特无比!”

  “师姐,如果我没有猜错,那未知物种,怕是出自宗门典籍内,记载的,荒古时代之前的那个时代!”皇津南道。

  娄红烟脸色深沉地,轻轻点头,“一定是这样!”

  “荒古时代之前,还有一个时代?”聂天一惊。

  “在我们五行宗,和擎天巨灵、古兽族、巨龙征战的古老历史中,曾经从这些荒古时代的生灵口中,知道一个更远的时代。那个时代,就连如今擎天巨灵、古兽、巨龙的十阶存在,都语焉不详。”

  娄红烟解释,“他们称呼那个时代,叫做始源时代。关于始源时代,连他们都说不清楚,没有太深记忆。”

  “他们只是说,始源时代,有更为庞大的生命物种,躯体如域界巨大。那个物种,才是真正的星河宠儿,从诞生起,就天生具备穿梭星河的能力,能适应外域星空的一切危险。”

  “然而,那个物种,在始源时代结束时,仿佛灭绝了。”

  “他们灭绝以后,擎天巨灵、古兽族、巨龙,荒古异种,才登上星空舞台,成为新的霸主。”

  “可在擎天巨灵此类生命的血脉深处,还残留着,对那座物种的恐惧。”

  “强大的古兽,擎天巨灵,巨龙,在血脉蜕变到十阶的过程时,好像能偶尔看到过去的痕迹,看到那个物种的模糊影像。”

  “……”

  娄红烟娓娓道来,看向那根被聂天攥紧骨头的眼神,充满了忌惮。

  “十阶的擎天巨灵,古兽,巨龙,才能在进阶血脉时,看出过去的模糊影迹?”聂天大惊失色。

  三人讲话时,一个八阶血脉的蜥蜴族族人,被重击后,巨大肉身,突飞了过来。

  重创的蜥蜴族族人,心有恐惧,似不敢继续参与和同级别人族强者的战斗,转而向他们飞来。

  娄红烟冷哼一声,正欲出手。

  聂天愣了愣,随手将攥紧的骨头,扔了出去。

  骨头离他霎那,他体内所藏的血肉精气,顷刻间融入其中,骨头势若闪电,猛地刺向蜥蜴族族人头颅。

  八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动用血肉力量,结出层层血膜。

  可血膜,连片刻都没能抵达骨头的锋芒,似被更高层次的气血之力压制着,一穿而过。

  “噗!”

  十几米的骨头,从那八阶血脉的蜥蜴族族人的头骨,直接洞穿。

  那个蜥蜴族族人,仅仅发出一声戛然而止的嘶嚎,庞大的蜥蜴族躯体,就失去了气血的托浮,突然坠落向下方星海。

  “堪比虚域中期的蜥蜴族族人,就这样,被一下子秒杀了?”

  皇津南一呆,看着斩杀蜥蜴族族人后,慢吞吞地,又飞向聂天的骨头,眸中满是恐惧和不安,“聂天,你小心一点!”

  娄红烟也变色,“你应该能控制此物吧?”

  “应该,应该能……”

  聂天手忙脚乱地,有些不知所措地,去抓那骨头。

  残留的血肉精气,在他指尖绽放,骨头似受到牵引,从缓慢,突然变得呼啸,闪电般,重新落入他掌心。

  “回来了!”聂天沉喝。

  皇津南和娄红烟,都吓出一身冷汗,明显极其惧怕那根骨头。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889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