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七十九章 一株枯死的圣灵树

第九百七十九章 一株枯死的圣灵树

  景飞扬早知道聂天异于常人。

  他也清楚,异族因血肉精气旺盛,躯体强悍,个个也都是极其沉重。

  但他和异族,也时常战斗,死在他手的异族,多不可数。

  可即便是六阶血脉的异族,他击杀时,感觉都不如聂天那般重。

  异族,淬炼血肉,令骨密质大幅度提升,所以才会沉重无比。

  同等血脉者,越重,意味着躯体的淬磨越强悍。

  他以符文托浮着聂天,注意到那些符文有点吃力,就明白,聂天这具躯体的淬炼程度,恐怕比绝大多数六阶的灵兽和异族都强大。

  也就是说,单单以自身血脉,聂天的战力,就能和六阶的异族、灵兽叫板,并有压倒性优势。

  “再加上人族丹田灵海的三种灵丹之力,碎星古殿的奥妙,同级者,怕是无人能胜过他,不论人族,还是异族和古兽。”

  景飞扬目显异色。

  “咻!咻咻!”

  又有十来个符文,被他挥手打出,环绕着聂天,令聂天忽然变得更加轻盈,在众多符文的带动下,林间飞逝。

  “咦!”

  数秒后,景飞扬轻呼一声,忍不住再次扭头,望了聂天一眼。

  这时,聂天已动用生命血脉的潜隐天赋,一身气血波动,尽数隐匿,就连心脏的跳动,都仿佛悄然停顿。

  只要是血肉生命,心脏跳动,血液的流淌,思维的变化,都会有细微的动静。

  异族强者,能感知到那种源自血肉的波动,人族的强者,能够在生灵思考时,感知到灵魂的动静。

  血肉波动,灵魂波动,分别是异族和人族,探察生命最重要的两种方式。

  景飞扬并非异族,但因为聂天就在他身边,离他太过于接近,他原本也能隐隐捕捉聂天丰沛的气血波荡。

  可如今,景飞扬再也不能从聂天身上,嗅到一丝一毫气血外溢,源自血肉的动向。

  他忽然明白,聂天先前的说法是对的,除了特别的,同样精通灵魂奥妙的邪冥,其余异族,单单以血肉的感知,恐怕是难以寻觅到聂天的。

  即便聂天就在他们脚下大地,他们都无法察觉到,聂天的存在。

  “掩饰了气血波荡,灵魂要遮掩,我可以代劳。”

  围绕着聂天的一个个符文,其中有一半,陡然闪耀。

  聂天所思所想,散发出来的灵魂动静,都被那些符文给屏蔽,不会传递出来。

  血肉和灵魂都不会传出,只要聂天不出现于异族视线,被他们直接看到,他相当于处于隐形状态,连邪冥都无法感应出来。

  一刻钟后。

  聂天草木灵丹内,那三片圣灵树的树叶,绽放出来的青绿色光耀,更加夺目。

  他甚至能感应出,那三片树叶的雀跃和激动。

  似乎,在他们前方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圣灵树的树叶。

  “究竟是什么?”

  聂天困惑不解,暗自琢磨着,愈发谨慎。

  “有妖魔驻守前方,不过……血脉等阶较低,全都是六阶、七阶。”景飞扬轻哼一声,速度陡然加快。

  数十秒后,有大量的神符,从他体内飞出。

  神符五彩斑斓,初始鲜艳美丽,却在一霎后,化为无形,如沉落于地底,暗中飞逝。

  景飞扬暂停,眼眸深处,千万符文涌动着,两手穿花蝴蝶般缔结手印。

  “好了。”

  景飞扬淡然一笑,再次提速,迅速抵达目标。

  一株枯死的树木,断裂为三截,扎根于一块干涸土地。

  那块土地,分明不属于密林,如从天而降,将那片区域砸成一个坑。

  深坑附近,十几个妖魔,无声无息间,被景飞扬的符文袭杀,死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景飞扬指着那块土地,说道:“先前,这些妖魔就散落在附近,好像在谈论着,要将这株断成三截,早就枯死多年的树木带走。他们,似乎想要以这一株枯死的树木,和木族进行交易。”

  仅仅看了一眼,聂天就认出,那断成三截,枯死了不知多少年的树木,就是圣灵树!

  圣灵树乃是天养级的灵材,扎根域界后,能牵引域外的草木之力,融入域界本身,令域界生机勃勃,成为修炼草木法决,亦或者木族这类依赖草木者的圣地。

  根据碎星古殿的典籍记载,荒古时代,圣灵树很多,有众多域界充满草木生机。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圣灵树已渐渐稀少,如今只有木族的域界,还有圣灵树存活着。

  “木族域界……”

  聂天看着那块,将大地砸成深坑,干裂开来,分明不属于下层大陆的土地,又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

  “没意外的话,这块土地,乃是上层大陆碎裂后的其中一块,必属于木族。”

  “那株圣灵树,是被斩成三截,渐渐枯死后,随着陆地一同坠落于此。我丹田灵海的圣灵树树叶,自然是感知到这株圣灵树,才会那般雀跃兴奋。只是,它已经死去多年了,三片树叶即便感知到,又能如何?”

  这般想着,聂天移步到,圣灵树的三截树干。

  其中有两截树干,干裂地落在一旁,第三节为树根部分,还扎根于那块陆地,根茎没办法看见。

  聂天来到另外两截树干,伸手触摸,并暗自动用草木法决。

  那两截树木,毫无反应。

  沉吟半响,聂天又来到枯死的圣灵树,根茎深入大地的那一截。

  他再次抬手,按向那截失去青绿色,干巴巴灰褐色的圣灵树。

  突然间,那三片圣灵树的树叶,从他草木灵丹内飞离,顺着他的手臂,飞逝到掌心,钻向那截圣灵树。

  灰褐色的那截圣灵树,突“喀喀”脆响,干裂枯死的树皮,一片片脱落。

  与此同时,聂天那枚草木灵丹,也受到触动,浓郁的草木灵气,不受控制地,开始疯狂汇聚向圣灵树的根茎!

  草木灵丹内,一滴滴草木灵液,迅速消失。

  聂天陡然变色。

  他发现,他草木灵丹内积蓄的草木灵液,流失的实在太快,要不了太久,所有的草木灵液就会见底。

  “这样不行!”

  他微微皱眉,果断收手,立即从储物戒内,将那七十二根树枝取出,以古木衍生阵的方式排列。

  待到古木衍生阵形成,这阵法瞬间运转,密林深处,缭绕着的草木之力,忽从八方汇聚。

  聚涌而来的草木之力,都进入古木衍生阵内部,如绿幽幽的浓雾。

  浓雾,为草木精华,居然不需要聂天后续发力调动,就自发地汇聚向圣灵树的那枯死根茎。

  在这一刻,聂天突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觉得,最初的时候,古木衍生阵,就是为了庇护圣灵树!

  七十二根树枝的出处,就是上层大陆漂浮的一块陆地,那块陆地乃是木族的一个祖地,原本有七十二株巨大无比的古木,以古木为根本,汇聚草木之力,形成奇阵,守护那块陆地。

  后来,他勒破古木衍生阵的奥妙,陆地碎裂沉落。

  古木衍生阵的精妙,化为生命古树的树纹,融入七十二根树枝,被他得到手。

  “那块陆地,就是木族曾经的一个祖地,古木衍生阵以七十二根古木为基础,守护着圣灵树。只是,那株被守护的圣灵树,被斩断为三截后,从那陆地分离出来,抛落至此。”

  一道电光,从聂天脑海划过,他像是顷刻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三片圣灵树的树叶,虽然不知是不是来自这株死去的圣灵树。可三片树叶,融入枯死的圣灵树,在其根茎内部,似点燃了圣灵树的活力,令其产生异变!”

  古木衍生阵形成,浓郁的草木精气,从密林各个方位聚涌。

  那截圣灵树的根茎,显露在外的树干,干裂的树皮,纷纷脱落。

  聂天眸中异彩涟涟。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7983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