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九十六章 难以超越!

第九百九十六章 难以超越!

  青蒙蒙的冥魂珠内部,似自成一方世界,分五个片区。

  每一个片区,都涌动着众多残魂,有一个凶魂坐镇。

  分散于五大片区的凶魂,动荡出怨恨,恐惧,绝望,狂怒,嗜杀五种不同的,极致的负面气息!

  五大凶魂,从它们片区中的残魂之中,分别抽离着那五种负面魂能。

  含有怨恨,恐惧,绝望,狂怒,嗜杀的负面魂能,其实是魂力的糟粕,常人是难以吸纳,融入真魂的。

  可对五大凶魂而言,这类魂力的糟粕,偏偏就是它们壮大自己的养分。

  五大片区,围绕着器魂。

  凶魂凝炼负面魂能,强化自身时,如春蚕吐丝般,将纯粹的魂力,飞向中央器魂。

  器魂则是以澄净魂力,洗练魂魄,渐渐清晰。

  器魂那魂体中,也有着细若游丝的魂线,聂天仔细端详,发现器魂炼化自身的方式,和他动用魂晶,一点点地凝炼真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唯一不同的是,他炼化真魂,依赖魂晶。

  器魂,则是通过五大凶魂,在五大凶魂吞噬魂能糟粕以后,将魂力精华,转接到它身上,助它飞快地成长。

  五大片区上方,有零碎的,并不完整的星图。

  早知冥魂珠奥妙的聂天,盯着那些星图看了半响,就明白在浮陆中,被冥魂珠吸纳的异族残魂,生前记忆被剥离,才形成这样的星图。

  只是,那些异族分属妖魔、邪冥、幽族和其它种族。

  他们生前的记忆,在死亡以后,本就支离破碎,难以全部被获取烙印。

  加上他们种族繁多,也就导致即便是冥魂珠,都没有办法,以不同种族的零碎记忆,形成特别完整的,他们生前活动过的星域图。

  “没想到冥魂珠,竟然有和邪冥族噬魂湖类似的功效。器魂,借助冥魂珠,以五大凶魂吞没残魂,拉入珠子。五大凶魂,通过残魂死前的恐惧、怨恨等遗留于魂体的负面力量,凝炼自身。”

  “凶魂的强大,成长,只依赖这种被人族舍弃的,会影响本心和修行的负面干扰。”

  “炼化后的灵魂精华,则是被器魂获取,让器魂一点点成长。”

  “邪冥族的噬魂湖,能缔结魂晶,适用于任何种族生灵。冥魂珠内部,不会缔结魂晶,可魂力精华,都被器魂获取。”

  “器魂,通过这种方式,令自己变得愈发强大。”

  “五大凶魂,也以灵魂糟粕,继续凝炼自身。”

  “可我,从冥魂珠内,好像并不能捞到太大好处。”

  聂天的一缕魂念,化为虚影,于冥魂珠内部青耀的天地,四处飘荡着。

  他的到来,那些五大片区的残魂,一无所觉。

  可凶魂,还有中央的器魂,都早已察觉。

  他的灵魂虚影,越过那些残魂环绕的片区,抵达器魂所在位置。

  器魂亲昵地,主动飘向他的灵魂虚影,像是在欢呼,在诉说着什么。

  没有实际的语言交流,可聂天能非常明了地,洞察出它的喜悦,知道随着众多异族残魂的汇入,它正在飞快地成长着,智慧越来越高。

  犹豫了一阵子,聂天主动释放出灵魂念头,表露出,需要精纯的魂力,去强化真魂的想法。

  他要器魂想想办法。

  器魂已有智慧,能明白他的诉求,知晓他的渴望。

  器魂突发出无声尖啸。

  啸声震荡于冥魂珠每一个角落,啸声一起,五大片区的残魂,皆恐惧地欲图逃亡,似知道将会发生什么灾难。

  受器魂御动的五大凶魂,獠牙展露,如在“桀桀”狞笑。

  凶魂在各自片区,开始屠杀残魂,一只只残魂,本来支离破碎的躯体,被撕裂,被它们吞没。

  冥魂珠内部,那一幅幅不完整的星图,陡然爆灭。

  残魂一簇簇消失,从它们体内剥离出来的记忆,也瞬间不复。

  与此同时,从五大凶魂模糊的庞大魂体,蒸发出,一缕缕细若游丝的魂丝。

  每一缕魂丝,皆为灵魂精华,不存丁点糟粕。

  魂丝飘逸着,由冥魂珠飞离。

  聂天本体,蓦地睁开眼,看着一缕缕魂丝,顺着他的眉心,流向他的灵魂识海。

  纯粹的灵魂精华,和他从魂晶之中提炼出来的魂力,似乎没有区别。

  魂丝一入,他灵魂识海中的星魂,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于空中俯冲而来,将一缕缕魂丝缠绕着,拉扯进星魂。

  星魂渐渐壮大,星魂内的魂力,迅速凝炼。

  反观冥魂珠,残魂却在大片大片的消失,被五大凶魂圈养着,准备用作长久食物来补充的残魂,短时间就失去三分之一。

  千万魂丝,从凶魂身上蒸发,一一汇向聂天灵魂识海。

  星魂继续壮大。

  这个过程,好像持续了许久许久,又好像只是极短时间。

  束缚聂天境界的壁垒,突然被聂天触碰,猛地崩裂开来。

  “跨境!”

  聂天目显狂喜,一块块灵玉、星辰石,天炎晶,还有众多含有草木之力的灵材,突然从储物戒内飞离,就在他的身旁堆积如山。

  小境界的突破,往往不会伴随太多风险,也不会发生质变。

  只要没外力的打搅,玄境级别者的境界晋升,其实都相当顺利。

  而浮陆,只剩下人族强者,和巨龙、古兽活动,且离他们极为遥远,根本不可能打扰他的境界突破。

  他能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境界的逾越,不怕遭受外力的干扰。

  他着手进行跨境突破!

  时间匆匆,一晃又是半月。

  半月后,他身旁堆砌的灵玉、各类不同属性的灵石,几乎被消耗干净。

  董丽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妖娆迷人的躯体,仿佛能吸纳光源,令她笼罩在神秘的黑幽天地。

  她静静地,远远看着聂天,轻声道:“这家伙……”

  好不容易借助魂晶,从玄境初期,迈入到中期,以为终于能追逐上聂天修炼步伐的她,又生出颓丧感。

  “混蛋,明明兼修星辰、火焰、草木三种法决,修行速度,怎可如此之快呢?”

  嘴里说着埋怨的话,可她的嘴角,还是逸出由衷的喜悦之色,“毕竟,是我选定的男人,如此不凡,也是应该。”

  她呵呵傻笑着,自言自语。

  ……

  又是半年匆匆逝去。

  无边无际的漆黑深海,一座孤零零的岛屿坐落着,碎星古殿建造的宫殿旁,此刻聚集着景飞扬等人。

  从和聂天道别算起,时间过了差不多一年。

  这一年,以景飞扬为首的众多圣域、虚域,分散开来,活动在浮陆各个区域,将那些曾经被异族奴役的人族族人,都陆陆续续带到这里,并通过跨域空间传送阵,送回了裂空域。

  天莽星域的人族奴役,在神符宗、千剑山、金瀚宗的安排下,都重返家园。

  还有数量更多的,隶属于其它星域的人族奴役,原先生活的域界,很多都沦陷在异族之手,无家可归。

  对于这些人,景飞扬让他们自行选择。

  天莽星域、垣天星域和陨星之地,就是三大选项。

  那些人,了解了三大星域,同属于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后,慎重考虑以后,都选择了在三大星域重新生活,开始于新的修行之路。

  时至今日,奴役者都被安排妥当,有不少虚域者,也先回归了。

  只有景飞扬三大圣域,樊锴,还有和聂天关系较为紧密的岳炎玺、江枫等人,依旧留下来等候。

  “咻!”

  消失许久的星舟,突然于远方天空显现,并如奔雷闪电般,迅捷而来。

  景飞扬松了一口气,粲然一笑,“我就说嘛,那小子在浮陆,怎会发生意外?”

  其余人脸色的紧张不安,也在顷刻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下一霎,三大圣域眉梢一喜,眼中笑意更浓。

  随着星舟的临近,以他们铺天盖地的灵魂意识,已敏锐地感应出,聂天的境界,又往前推进了一步,正式踏入玄境后期。

  “我猜测,他也是因为修行耽误了,果真如此。”瞿明德一副早就明白的架势。

  星舟之上,聂天和董丽衣决飘飘,宛如神仙眷侣。

  岛上,站在樊锴旁边的苏琳,出神地望着两人,内心发出一声叹息,自怨自怜。

  樊锴没有着急离开,一直在浮陆等候,做为出自天宫,曾经是仅次于宁央的天骄,苏琳也被樊锴留在身边。

  樊锴是觉得,苏琳经过磨砺,被异族俘虏多年,心性有了巨大蜕变,经历反而可贵。

  他将苏琳视为重点对象栽培,这段时间耗费心思,将天宫诸多灵诀秘术,传授給苏琳,希望苏琳能重振士气,后来居上,成为天宫将来的中流砥柱。

  “聂天,还有董丽,你这一生是无法企及了。”樊锴压低声音,“别说你了,就连我,以后的成就都不可和他们相比。但你也无需颓丧,你的经历特殊,应该会更加珍惜眼前的机会。陨星之地的其他天骄,没有你复杂的经历,以后未必如你。”

  “可是,从始至终,他……才是我真正想超越的目标啊。”苏琳盯着聂天低呼。

  “定为目标也行,只是呢,不必太过于勉强自己。”樊锴沉默良久,喟然一叹,道:“看来,留你在浮陆,或许不是一个好主意。聂天对你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大到让你意志都有点消沉。”

  “可你要明白,不只是你,整个陨星之地的所谓天骄,都已经醒悟,聂天是难以超越的。”

  不等苏琳多言,樊锴伸手一抓,带着她,去了通往裂空域的那座殿堂,将她送走。

  他这么做,是担心苏琳和聂天待在一起,会被刺激的更厉害,心有魔障,且永难消除。

  “呼!”星舟落下,聂天看了一眼众人,问道:“那些被奴役的族人,都安排妥当了?”

  “放心,有我们三个在,这种事情自然安排的妥妥帖帖。”景飞扬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能通过那些魂晶,顺利跨入到玄境后期。”

  “确实因为那些魂晶。”聂天没有解释,而是说:“浮陆的任务,算是成功完成,你们不必等我了,都各自返回。”

  “你呢?”瞿明德诧异道。

  “我最后沟通一下。”聂天瞥了一眼深海。

  众多等候者,见他看向无尽黑色汪洋,愣了下,便醒悟过来。

  到了这时候,他们当然知道黑色海洋深处,怕是潜隐着一个了不得的存在。

  此事,聂天既然没有明说,显然就是碎星古殿那边有顾忌,不愿太多人知晓。

  他们点了点头,在聂天平安抵达后,也都陆陆续续进入宫殿,由浮陆撤出。

  待到岛屿上,只剩下聂天和董丽后,聂天才缔结出星瞳,沉落深海,发出呼唤。

  星空巨兽浩浩荡荡的意识,很快就从极远之处,渐渐降临。

  “按照约定,此物给你查探一番。”

  聂天没有啰嗦,取出那根同样出自星空巨兽的骨头,将其抛落向深海。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063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