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零一章 幽天域

第一千零一章 幽天域

  半月后。

  在阚智圣的施手下,垣天星域那座跨域空间传送阵,被成功搭建。

  这座阵法,能连接天莽星域的涡流域,和陨星之地的裂空域。

  从此,三大星域的炼气士,可自由来往。

  但是,要想踏入碎星古殿,还是依赖裂空域、破碎域,两座宫殿内,碎星古殿早年布置的阵法。

  聂天和阚智圣,返回碎星域前,权子轩、瞿明德,还有董奇松、钟离坚、冯玉麟,也都选择跟随。

  垣天星域其余宗门的虚域者,还没有急迫到,要在短时间突破境界的程度。

  他们也在观望,想看看董奇松等人,和聂天去幽天域后,能否真正得偿所愿,以多年积累的灵材,换取到能够令他们入圣的奇珍。

  抵达鸿天楼,阚智圣将那座空间传送阵,调整一番,在内部刻画出幽天域的空间坐标。

  随后,聂天留其余人在鸿天楼,只领着景飞扬,前往碎星古殿的藏宝阁。

  恢宏壮阔的阁楼一角,陈列着五枚天符。

  一枚天符,烙印在光滑如玉的巨石上,石面的符文弯弯曲曲,像没有特殊意义。

  第二枚天符,为一块干土,土上沟壑密布,错综复杂。

  第三枚,刻画在灰黄帷幕,符文如龙蛇游走。

  第四枚,拓印在一块木头,符文和木纹掺杂。

  最后一枚天符,印在一个巨大纸扇,符纹散乱。

  五枚天符,都高悬于空,从中并没有释放出,任何的异常灵力波动,也没有异族的血脉气息残留。

  然而,聂天站在阁楼,处在五枚天符之间,不论看向任何一枚天符,只是看的久一点,灵魂都会生出疲惫虚弱感。

  仿佛,仅仅只是看着天符,就会消耗魂力。

  “这,就是宗门目前所藏的五枚天符。”魏来在一边解释,“五枚天符,价格不等,前面三枚,皆要五十万\功勋值方能对话。后面两枚,需七十万。”

  “每一枚天符,都蕴藏着天地奇妙。这些年来,宗门长老,还有星辰之子,也曾参悟天符奥妙。有人,从五枚天符中,还获益良多。”

  “不过呢,具体从天符内感悟到什么,谁都没有道明。”

  一番话说完,魏来瞄了一眼景飞扬,“你运道不错,聂天肯以功勋值,为你兑换一枚天符。我们宗门,又恰巧有五枚。你所修行的灵诀秘法,本就是参悟符文,另辟蹊径。这五枚天符,你感悟任何一枚的奇奥,都有令你再次破境的可能。”

  聂天淡然一笑,“别客气,我手中\功勋值还有不少。这五枚天符,你可随意挑选一枚。”

  景飞扬过来以后,看向天符的目光,便熠熠生辉。

  他已沉默良久。

  在聂天和魏来话音结束后,他眼中的精芒,陡然暗淡。

  “噗!”

  一口鲜血,被景飞扬喷涌出来。

  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按着急剧跳动的胸口,突指向第五枚,拓印在大纸扇的天符,几乎以咬牙切齿的声音喝道:“就是这枚!”

  魏来沉默了一下,轻声道:“你倒是聪明。”

  他早就看出,景飞扬进入霎那,就散发出灵魂意识,游荡在五枚天符之间。

  景飞扬为圣域初期修为,可即便如此,在同一时间,去参悟五枚天符,他数千年凝聚的魂力,依然吃不消。

  他之所以选择第五枚天符,是因为在参悟第五枚天符时,他耗去的心神最多,承受的伤痛最重。

  他就是以这种不惜自损的方式,从五枚天符中,挑选了一枚。

  那一枚,带给他的伤创,其实更大。

  在他来看,第五枚天符,蕴藏的天地奇妙,也必然最为惊人。

  “这枚储物戒,还有天符,一并归你。”魏来递给景飞扬一枚戒指,“戒指内,是聂天以三万\功勋值,为你兑换的灵材。加上这枚天符,你一个人,就耗去聂天七十三万\功勋值。”

  “我希望你明白一点,碎星古殿的功勋值,其实相当宝贵。”

  “在我们碎星古殿,有众多幽天域都不可能找到的灵材和异物,只有宗门内部成员,才可以功勋值进行兑换。”

  景飞扬接过戒指,在魏来的示意下,抬手一抓,第五枚天符所在的大纸扇,瞬间落向他。

  纸扇,沉落向魏来给出的戒指。

  他以心神查探,就将他罗列在清单上的,有利于他进阶的众多稀缺灵材,全部都摆放在戒指内。

  景飞扬没有向魏来道谢,而是转身,朝着聂天鞠身一礼。

  “好了。”魏来挥挥手,对聂天说:“你的九十五万\功勋值,建造跨域传送阵,耗去五万,一枚天符加灵材,七十三万。如今,你所剩的功勋值仅剩十七万了。”

  聂天表示明白。

  他带领景飞扬,又回归鸿天楼,一过来,权子轩、瞿明德等人,就迎上来。

  他们看出了景飞扬的虚弱无力。

  “我这趟,获得了一枚了不得的天符!”景飞扬激动不已,“幽天域那边,我不过去了,这就重返天莽星域,要好好参悟那枚天符的奇妙。我有信心,能借助那枚天符,融为我符域,成功跨入到圣域中期!”

  “恭喜!”众人齐齐道贺。

  他们虽然羡慕,却也明白景飞扬带领神符宗,是最先归顺聂天的人。

  并且,在聂天决定去雪域,从雪峰老祖手中索要樊锴等人时,一路暗自护送。

  聂天特别照顾景飞扬,不惜为他耗去众多功勋值,也是理所当然。

  很快,景飞扬就通过那座传送阵,由碎星城离去,着手向圣域中期的冲击。

  “我带你们去幽天域。”聂天道。

  众人纷纷站到刚平静下来的阵法,在聂天拨动指向幽天域的空间坐标以后,阵法重新启动。

  幽天域。

  隶属于碎星古殿的巨型陨石上方,坐落着一座类似于裂空域、破碎域的宫殿,宫殿底层的阵法中,聂天等人陡然冒出。

  坐镇于此的,十二大长老之一的韩婉容,也是圣域后期,修炼柔水之力。

  她从静坐中苏醒,从宫殿上方一间密室飞落下来,奇怪地看向来客。

  聂天正欲讲话,她抿嘴一笑,“原来是宗门新晋的,第七位星辰之子。”

  她又看向权子轩一行人,“两位圣域初期,三位虚域后期。不错哦,没料到你居然这么快,就能招募到如此麾下。”

  聂天一来,她就明白了来意,“你领着麾下过来,应该是准备为麾下,在幽天域交易灵材吧?”

  “前辈慧眼如炬,什么都看出来了。”聂天笑着说。

  “你初来乍到,我要为你解释一番,幽天域的情况。”韩婉容招招手,以一股轻柔的力量,托浮着聂天,直达宫殿穹顶。

  穹顶的隔界光幕,被其轻易穿透。

  她带着聂天,站在穹顶之外,幽暗天空。

  聂天在高空,眺望四周,发现以这座宫殿为中央,周边分布着更多矮小的楼阁,有很多人影出没。

  还有一些人影,不在楼阁内,随意寻一个地方坐下,身前摆放着各类奇阵。

  不论是在楼阁出没的,还是随便坐着的炼气士,几乎绝大多数为虚域,还有不少为圣域者。

  虚域、圣域者,在这里随处可见。

  “那边,是五行宗的地界,那边,还有那边,分别为虚灵教和通天阁。”韩婉容笑着介绍,“幽天域早就崩裂,分成四大片区,被我们和其它三宗夺取。四大方位,为四个巨型陨石,都是从幽天域分裂出的碎片。”

  “四大宗门的来人,能自由在各大片区走出,公平地交易灵材。”

  “你再看那边。”

  韩婉容指向远方星空。

  那片星空,充斥着数不尽的黑点,每一个黑点,都像是一个死去的域界天地。

  “死星海。”

  韩婉容脸色骤然凝重,“死星海极为辽阔,以我们碎星古殿的最高等级星空古舰,没任何意外,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穿过。越过死星海,就是异族的领地,妖魔的各大魔域,幽族、木族、邪冥等异族的老巢,也在那方星空。”

  “死星海以前也有着诸多域界,可那些域界随着种族之战,几乎全部被摧毁,沦为死星。”

  “死星海,乃是我们人族,和那些异族常年厮杀之地,为真正的域外战场。”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082487.html